第20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19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雨雨用舌尖舔了舔薄薄的唇,看了看哥哥,暗淡的眼神变得明亮起来,圆鼓鼓的脸蛋上表情变得坚定起来。

雨雨来到他们面前,用桑扶语对他们说:“我们不是外星人,也没有飞碟,我们也是地球人,而是地球发生了大灾难,就是这场灾难,把我们从故土挪移到了这里。”

那桑扶男人听了雨雨的桑扶话,粗短的眉毛下,双眼瞪得圆鼓鼓的,似乎在回味,然后惊恐从眼里闪出,慢慢跌坐在地上,木木的说着他们的母语:“纳尼……”

桑扶男人说着鹏鹏几人听不懂的桑扶语。

说着说着忽然激动起来,霍地站起身,神经质的从这头走到那头,簸萁样的大手微微抖起来,忽然一下举起来,伸向天空,开始对天空屋里哇啦的大喊起来……

雨雨美丽的黑眼珠紧紧盯着他。

一句一句的翻译他的日本话:“完了,地球毁灭了,人类完蛋了,完蛋了,完了,全完了,马蹄镇,镇府大楼震塌了,你知道吗?”

那桑扶男人忽然快步走到鹏鹏他们身边来,一把抓住了宏信哥哥宏达的手,继续哇哇得喊着。

浑黄的泪水滚滚而下,把他那张肮脏的脸冲刷出来两条水道,然后流进了他唇边黑黑的胡髭里。

雨雨继续翻译着他的话:“全镇最美丽的优姬子小姐正当大婚,她美得像仙女,那新郎啊,是商务会社的少爷,帅的呀……忽然天上一阵白光闪过,那白光……”

那男人又放开了宏达的手,一下子捂住了眼睛,像喝醉了酒一样,摇摇晃晃的走到了他妈妈身旁,继续喃喃着大家听不懂的语言。

雨雨继续翻译着:“那白光在天上闪烁了有几分钟的时间,妈妈,你还记得吗?那光又白又亮,当时我的眼睛好像被炽瞎了一样……”

桑扶男人仿佛呆傻了一样,跪坐在母亲身边,目光呆滞而又带一些恐惧,看着山下,不再说话了。

那桑扶老太太皮肤松弛成葫芦形的脸上也体现出了哀痛。

早已不在把玩啤酒了,颇疲惫的闭了一下眼睛,抬起头来目光变得哀伤与漠然,慢慢叙述起来。

雨雨继续翻译着她的话:“当时,儿媳妇正坐在院里晒太阳,要生孩子了,我在门前晒鱼……”

“ 晒鱼?”雨雨用桑扶语问。

老太太的脊柱萎缩了下去:“是啊,晒鱼,我们家是打鱼的,人力单薄,船也小,只能在浅海打一些小鱼,回来晾晒,晒成鱼干去卖。那天我蹲在院子里,想把晾好的鱼干装起来,就见外面突然大亮起来,嗨,婆罗鬼呀,那天多亏优姬子小姐结婚,我儿子起早去海边弄来一些海鲜,卖给了他们的婚宴,卖了一大笔钱,往回走,我看到他一脸的喜滋滋走到山坡上……”

然后老太太深深的低下头去,消瘦的肩胛骨显得很高,她似乎闭上了眼睛,仿佛睡着了一样。

天空变得高远起来,稀稀落落的星星开始点缀夜空了。

腥臭的风吹过来。

老太太似乎回过神来了,从哀痛中走出来。

继续讲诉着。

雨雨继续翻译着:“我也晕倒了,等我醒过来,挣扎着从地上往起爬的时候,又看见一幅奇怪的现象,我活了这么大岁数,头一回儿看见这种阵势,镇上那些鸡鸭猫狗的都飞快的往山上跑,就像山上有吸铁石在吸着铁器一样,把所有的动物都吸向山上了。还有,那原本风平浪静的海面像面被掀起来的巨大的镜子一样,又像有一个巨人把海底翻起来了一样,一海的水排山倒海的一下子就灌过来了,那浪都有大山那么高,一浪接一浪,眼看着优姬子小姐结婚的礼堂……大街上的大大小小的车辆、行人,一瞬间都被海水淹没,一下子没了踪影,只剩下光亮亮的无边无际的水面,我们家三口人都没命的往山上跑,海水倒是没有满到山尖上来,但是山下的镇子已经变成一片汪洋大海了,淹没了一切……婆罗鬼降临……”

老太太说着说着,忽然伸出双手,啪啪的拍起巴掌来,这一下那一下的,口里骂着什么……

雨雨翻译着:“这些个死蚊子,婆罗鬼他们也长这么大,我非打死他们不可,邪恶的婆罗鬼。”

老太太又起身,抓起旁边的一件衣服,就去扑打蚊子,好像对蚊子有着十足的仇恨一样。

而那些黑色羽毛样的蚊子极轻盈的飞上了高空,老太太根本打不到他们。

老太太狠狠地对飞去的蚊子叽里咕噜的叫骂了一阵后,才又回来坐下。

继续悲愤的讲着。

雨雨翻译着:“镇上那个二十五城楼的星级宾馆慢慢倾斜起来,还能看见有人在楼顶呼喊,一个人举着旗帜,后来一个大浪把楼也撞断了,倒进水里了,一切就都变成这个样子了,都消失了,都死了。我们的天皇啊,神皇啊!谁能来救救我们这些可怜的人啊?”

老太太泪流满面的对着天空呻吟。

他的儿子仍然木雕一样的跪在她的身边,肥硕的鼻孔翕动着,狭小的眼睛泪汪汪,倒挂的西红柿样的脸上满是哀痛。

雨雨表情严肃的翻译完了老太太的话。

那场几天前的灾难仿佛又被拉回来了,人们都被那场灾难击中了。

每一个人都变成了泥朔木雕一样的了。

夜色来的极其迅速。

山上无风,海上无浪,夜雾夹带着一股腥咸的味道。

月亮将她那淡白的光芒柔静的洒下来,洒在每一张沉浸在绝望痛苦中的脸上。

鹏鹏呆坐在旁边,双手环膝,忧郁的看着天空,蓬长的头发垂下来,瘦肖的下巴翘起来。

月光把他的身影斜长的投放到旁边的一袭白面上,他的尖瘦下巴、他的头发映在白色面粉上的影子,棱角分明,宁静中透着一种力量。

鹏鹏想起了以往,想起了他的学校生活。

他本来是在今天要参加全国举行的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

可是今天……

鹏鹏仰脸对月慢慢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小海放下了背包,并且坐在上面了。

背包里装的是一些衣物。

他呆呆的坐在上面。他是个对吃极感兴趣的人。

他想起了灾难前的繁华生活。

华灯初上,他和朋友们穿着旱冰鞋,穿梭在丰城的大街小巷的柏油路上。

然后会渴,会蜂拥着挤进一家冷饮店,大口的喝冷饮,然后又会先后跑进烧烤店里占一个好座位。狂热地敲着铁盘,大叫着:“服务员,先来三十个肉串十个菜串。”

胖子回想到这儿,慢慢放到了身体,伸开了长长的四肢,鼻子里回味着烤肉串的香味,泪水慢慢浮上了眼帘。

宏达蹲下身去,用力的搓着自己的脸,揉着自己的眼睛,然后就像呻吟一样的对小松说:“这场灾难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来的?会是我们人类自己造成的?这些年我们也一直在搞环保,绿化……”

小松只是嗤的点燃了一颗香烟。

默默的摇了摇头。

鹏鹏则扭过头来了。

慢慢地说:“那种强光,我们都见过了,应该是一类化学大爆炸之类的,昔年前日本曾经发生过核电站爆炸和泄漏等事故,当然他跟今天的灾难相比,显得单纯,以及微不足道,我的意识是说某些原子弹核弹氢弹同时爆炸,或许会……我还不敢断定这件事故的起因,但我觉得它所产生的能量绝对是超自然的,能够在青天白日里引起海啸……咱们既然活着了,天生我材必有用吧,雨雨,该你发问了了。”

鹏鹏的声音里有一种自信,让人听了心甚宽慰,不再恐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