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41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也就在这一瞬间,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在我们的周围炸开了,我的耳朵似乎聋了,一种寂静的感觉在我耳内扩散。

顷刻间, 我们的世界一下子死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好象一阵微风从远处刮来;起初是一阵微微的疼痛 ,从指尖,从皮肤上的神经末梢,轻轻袭来,然后,这种痛感在逐渐强烈。

我无力的呻吟着,费力的坐了起来了。

才发现我的周围已经坐起来很多人了,他们都像一截截无根的朽木,东倒西歪的坐着,高高低低的呻吟声哭泣声从他们的口里发出来。

金碧辉煌的结婚礼堂已是昏黑一片,狼藉一片,桌倒椅翻,杯盘碗盏的碎片随处可见,有的甚至划破了人们的肌肤,脸颊。而且还有不断刚刚醒过来的尖叫声不时在我耳旁此起彼伏着。

我的身上疼得厉害,又发觉肩膀被划伤了,被一个打碎了的汤碗碎片划伤了,虽然血已经凝固,但是还是很痛。

这让我明白这不是梦境,是悲惨的现实。

我凄惶起来,双手抱肩倚在一个人的腿旁瑟瑟着,看着混天黑地的周围,大脑开始变得一片空白了。

呆傻间,觉得地面在颠簸,就像我们正坐在一辆行使在山路上的大气车上一样的感觉。

慌得我本能的抱住了身边倚着的别人的大腿。

那个时候,我以为我们是在等待者死亡。

疼痛的鼻腔里留下了液体,不至1是血还是鼻涕,凉凉的。

“诶呀我的腿,好像断了,疼死我了,难道天真塌了?”

一个老头子的颤抖声音。

“不是天塌就是地陷啦。”

一个老太太剧烈的咳嗦着,我觉得她的肺仿佛要咳出去了。

“ 也没听见电台报啊?”

一个高音女生大口地喘息着说。

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大家说的。

“指望他们报?他们都是吃货,国家养他们……真是……”

这是一个男青年愤愤抱怨的声音。

这时, 一个疯狂嘶哑的哭嚎声以极高的分贝乍醒悟似得哭叫起来,一下子打断了大家的绝望。

那是一位年轻的母亲,她的哭喊几乎压倒了所有的声音:“儿子——我儿子一个人在家里写作业,他才八岁,怎么办?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和我儿子在一块儿,我现在就要回家……老天爷呀!”

然后那个颤抖的黑色身影向门的方向爬去,被一个大颠簸给打回来了。

几个声音在叹息着劝她:“先等等吧,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呢,你站都站不稳……”

周围黑暗在加重,而且冷得寒彻骨髓。

我身上穿着薄薄的婚纱,皮肤有一种灼痛感,好像我的皮肤被什么东西打磨了一遍,它们变得很薄了,薄到几乎仅仅能包著我的血肉,仿佛摁一下都会冒出血来,而且喉咙的灼热肿痛感在明显起来,连带我的前胸都很难过。

我只是紧紧抱整个那条大腿,被晃倒在地上,挨着艰难的时光。

“新蕊——”

听见宏信在虚弱的叫我。

“我在这儿。”

我的声音像病人的呻吟,低哑而痛苦,泪水流进了我的耳里。

“你还好吗?”

宏信就在我旁边不远处,他在向我这里爬,他的声音低哑颤抖。

终于,冰冷的大手抓到了我的指尖。

“ 冷,肉皮痛得受不了,这是怎么了……宏信?”

我的鼻腔涌满了委屈的涕泪。

我想起了今天的日子。

宏信紧紧地抱住了我。

“世界末日……肯定了,没想到世界末日来的这么快。他妈的。”

小瘦子鹏鹏的声音,他的声音有些细哑、痛楚。

但是这却给了我希冀。

我马上惊喜起来:“鹏鹏,你没事儿吧?”

“ 我也不好受,肉皮和嗓子,还有胸都不舒服,你们应该都和我一样吧?”

鹏鹏的声音也掩饰不住自己的痛楚。

在我们的周围就响起一片低低啦啦的附和声音:“我也是,我也是呀,皮肤好像被磨薄了,嗓子肿胀,疼痛难忍,胸腹……”

地面又一次颠簸起来,我的身体被抛起来了,然后重重落下来。

我的腰痛的难忍,原来是有一个酒杯被抛到了我的腰下,我乘着再次颠簸起来的空儿,挪开了酒杯,却又有一个磁汤勺被颠进了我的身下,我的腰仿佛要断了,痛得我眼泪直流。

我无力的呼唤宏信:“硌死我了,宏信,我身下有一个汤勺。”

在我的身体又一次被颠簸起来得当儿,宏信无声的把手伸进了我的身下,摸走了汤勺。

周围仍旧昏暗一片,空气中忽然出现一股刺鼻的甜味道,许多人在咳嗽、饮泣。

但是我心略安,因为我的娘家人和婆家人都还安好,我们互相都问候了一遍。

美美一个劲儿哭叫着让我到她那儿去:“姑姑。姑姑,我要姑姑到我这儿来……”

她的哭喊非常令人揪心。

大家都在哄劝她,哄她不要哭了。

我很想坐起来,想爬到他们那里。

可是我坐不起来,被地面给重重的晃倒下了。

“不要动,新蕊,白费的,咱们脚下的这块地一定在飞动,而且飞速非常快,我们都要贴着地皮儿躺着,起不来的。只好等到停下来的时候吧。”宏信的声音很安静,安静中透着死亡的味道。

这让我又一次感觉到了绝望,泪水又一次溢出眼眶。

我们脚下的这块地如果撞到某处能停止下来,恐怕灾难在地面停止的一刻又会发生。

我又一次想到了今天的特殊日子。

就和几个孩子一起哭了起来。

那几个孩子哭的更厉害了,美美几乎要抽蓄了的样子。

宏信紧紧地搂住了我,低低的安慰我:“不要这样,你应该给孩子们做一个好的榜样。大家需要坚强。”

我擦去了泪水,艰难的翻过身来。

给我那将死的声音里注入了些慈爱:“美美……美美,乖,你冷不冷?姑姑一会儿就过去了,啊?不要哭了,越哭越难受,红红,你们几个往一起挤挤吧,挤一起能暖和点儿。”

我难过的想着,暖和点儿又能怎样呢?看样子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

这时那个弥勒佛行长的大脚一下子颠簸到了我的脸上,好沉好重,压得我呼吸更难受了。

我把那只大胖脚挪开,自己的脸扣在宏信冷冷的胳臂上,用一只手搂着宏信的腰,已固定住我们两个人的身体。

宏信的肌肉细腻而冰冷。

鹏鹏又说话了,娓娓而沉静:“别灰心,从咱们的这种身体病理变化来说,咱们一定是遭到了某种有毒气体的辐射或者……浸泡,你们闻着这种特殊的气味没有?虽然淡淡的有一丝甜味儿,但是一定是有毒的……据我的推断应该是一种不良因素……化学的……放射性的有害气体。但是咱们还活着……我意思是咱们要鼓劲儿活下去,眼下呢,咱们身边的东西不能随便吃,可能已经遭到辐射了,我们要防备一些恶化。”

一提到辐射,厅里一下子静了,寂静中透着一股恐惧。

美美也许是听见了哥哥的声音,她也能明白了一点,就安静下来了。

一时间,屋子里静的恐怖,只剩下压抑得很低的费力的咳嗽声音了。

辐射……

大家都明白一些,历史上的某年,仅仅是日本的核电站爆炸,就给日本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几乎使政府解体。卫星传来的照片,海水倒灌,淹没了整座城市,轮船被搁浅在岸上……日本人把他们自己生产的蔬菜、粮食完全的销毁……

一些新生儿发生了病变。

大家都惶惶起来。

不知我们会怎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