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50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鹏鹏乐得两个嘴角向两旁挣去,两侧的小小的鼻翼趴了趴,显得快活非凡,仿佛他们没有遇到什么危机,仿佛他还是处在核震前一样,并没有生存的危难一样,大叫着:“我有了种菜的办法了,天无绝人之路!”

“什么办法,难道你要挖个洞,到洞里面去种菜?”

胖子对瘦子总是不服气,应该说他很嫉妒哥哥,他喜欢挑哥哥的毛病,尤其在大人们面前。

此刻,他的目光扫视了众人的脸一遍,憨稚的嘴角挂着讥讽的笑容。

“傻,洞里有阳光吗?没有阳光菜能长吗?”

鹏鹏披着衣服悠闲地向前跩去:“我的办法就是,把地面的一锹深的土清走,一锹之下的土壤应该是干净的,应该是没有受到核辐射的,会种出健康的菜了,怎么样?松哥,大爷?”

我的大伯哥宏达一双紧皱的浓眉下双眼闪出希冀的光芒。

他和小松相互对视着,会意一笑:“是个好主意,不错,不错,这孩子,真行。我怎么没有想到?”

小松脸上的笑容也十分灿烂,阳光透过树叶把他那碎玉样的光芒洒到小松的脸上。

鹏鹏几人后来在山下又遇见了两只大青蛙。

这两只大青蛙仿佛在交——配一样,在下山的小路上反复缠绵着,粘糊糊的身上沾满了小石子,孩子手臂样粗的四肢蹬得小路上的沙粒哗啦啦得向下面滚去。

鹏鹏焦急的抬起头看着天上的太阳。

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了。

不能再浪费时间了,可是两只青蛙拦在路中间,谁又敢过去?

小松欲掏枪击毙之,鹏鹏用眼神止住了小松的动作。

他捡起了几块大石头,向旁边的稍远一些的地方扔去,石头落地发出了沉闷的声音。小海和一一也效仿鹏鹏扔起了石头,这种沉闷的声音终于惊跑了两只大青蛙,它们惊慌的爬去了。

夕阳在海平面踟蹰着。

海面风平浪静的,在夕阳的照射下,发出亮亮的波光。

那些变异了的巨大海鸟在沙滩上、岩石上栖息着,鸟头不时地一长一短的伸缩着,闪动着他们彩色的翅膀。

一艘简易的小渔船在海湾处随波逐流着,一条铁链子把它牢牢的栓在岸边的岩石上。小船的周围漂浮着肮脏的泡沫以及一些烂模板蔬菜叶子。

栓在小船榜上的铁链子已经有些生锈了,看样子小船已经有些日子没出海了。

人龙的父亲在忙什么呢?

远远的,就看见人龙家的小山坡上摆满了木板或者各类苫布样的东西,那上面摊满了米和面。

人龙的父亲和那个老太婆正蹲在小院里把晾干的米和面灌进袋子里。

鹏鹏快言快语的说:“这桑扶鬼子厉害,也在准备存粮食了。雨雨,咱就按刚才路上定的计划那样办了,咱俩先过去,松哥,你和我大爷先带他们隐蔽起来,一会儿听我的暗号。走吧,雨雨,有哥在不要怕,咱的未来就在你的手上了。”

鹏鹏故意大大咧咧的在前面走着,披着衣服,一只手拎着军刀,藏在背后,双肩两面摇晃,极其夸张。

雨雨却坚持要一一一起跟着,她撅着嘴不肯往前迈一步。

于是一一也一起跟着了。

一一拎着她的天牛幼虫的方便袋,鹅蛋样地脸上大方凛然,高高的发髻紧致而端正,清澈的眼波里透着冷静。

那条极大的天牛幼虫在方便袋儿里爬动着,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鹏鹏在距人龙家几十米远的地方藏好了军刀。

仍然距离妹妹二十几米远,一个人向前走着。

当他走到桑扶母子面前时,两母子居然没有发觉他,仍在归拢面粉。

鹏鹏看了一会儿。

就回过头来,示意妹妹快过来。

可是雨雨走得很慢,嘴角向两侧压去,似乎怕的要哭出来了。

当他走到哥哥身边时,突然紧紧抓着哥哥的一只胳膊,颤抖起来。

鹏鹏很不满意妹妹的胆小,他不满的瞥了妹妹一眼。

假意咳嗽了一声,扬了扬瘦肖的脸,蓬松的头发帅气的垂下来,鹏鹏也懂一点桑扶语的,简单的对话他还能应付几句,他依然披着衣服平静而友好地用桑扶语说:“你们好,可敬的桑扶大叔,桑扶奶奶。”

那对母子猛然间听见有人在对他们问候,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老太太紫黑的油唇微微颤抖着,蹲在米袋子前,一双乌脏的大手松开了袋子,秃眉下老鼠一样的眼睛圆圆的。

她的儿子肥大的鼻孔微微翕动着,一双肿眼泡的眼睛闪烁出恐惧,乌脏的头发乱草一样堆在头上,短而浓黑的眉毛像一个八字,样子猥琐又可笑,跪在地上喃喃着:“外星人,飞碟……”

鹏鹏对这两句话听不懂,不过他倒觉得这对桑扶母子的样子很可笑,便不屑的笑了一下。

回头看了看雨雨,眼皮向上挑了一下,示意雨雨没什么可怕的。

便悠闲的四外打量起房子来。

那栋房子就围在几棵大树间,原来是用木板定成,房顶蒙着油粘纸,窗子到很精致,红油木雕着花,虽然仍订着朔料布,但是一看就知道是从别处弄来后安上去的,他跟这间房子的格调很不相称。

这一对桑扶母子和眼前的这一切在薄暮都透视出人类的退败、不幸与无望。

鹏鹏叹了口气又看了看夕阳。

他的最后一抹余光停留在大山山脊上的一棵大树的尖端上面,没有风,山上的树木都笔直的站立着,像一个个冷酷无情的巨人一样。

面前的老太太圆圆的眼睛打量了自己一行人半天后,老鼠眼里开始放光了。

对于儿子的懵懂之语她摇了摇头,短促的对儿子说着什么,甚至还欢喜的用短粗的手指指了指鹏鹏肩上的背包。

鹏鹏的背包鼓鼓的露出了里面的罐装啤酒。

两母子蹲跪在米堆前,两张猥琐的脸上流露出贪婪的涎水。

鹏鹏裂了裂一侧嘴角,以示笑意,觉得桑扶人也不过如此。

他看着桑扶人脸上的喜痴表情,心里怀疑南京大屠杀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历史怎么会让它变成事实?

雨雨心底的恐惧被这对桑扶母子的样子给轻松地驱散了。

看着哥哥的表情,雨雨便大大方方地说:“哥,他们说咱是外星人……不过那老奶奶却不相信。”

“外星人?咱要是……咱为什么不能是呢?可是咱们好像又没有必要是,来吧,喝酒——老太太。”

鹏鹏俯下身去,脸上的笑容轻松而灿烂。

这对桑扶母子欢天喜地的接过鹏鹏给他们的礼物,把玩着。

鹏鹏看着他们欢喜的样子,把玩着啤酒爱不释手。

他忽然心血来潮,嬉闹的本性又不自然的流露出来:“你们的,我们的,好朋友的干活?”

然而这句话他们却听不懂,都愕然的看着鹏鹏的笑脸。

鹏鹏忽然开心起来,像陀螺一样的在地上转了一圈儿,肩上披着的衣服随风旋起,旋起了美丽的轮廓,洒脱而活泼。

停下后,他又伸起手来啪啪的打了几下响指,远处躲在大树后的小松一行人都微笑着走过来了。

远处的海面变得越来越宽广无边,灰色的雾气扩散开来。

山坡下的废墟小镇不时会飘来一股股腐尸的味道,其间夹杂着鸡鸣狗叫的惊悚声音。阳光已经消退的干干净净了,灰绿色的植物逐渐变得阴暗起来,海风拂过,发出叶涛的声音阵阵。

鹏鹏依然披着他那件藏蓝色的西服。

内衬着蓝白相间的棉布衬衣,而且衬衣的下摆也并未掖进裤子里。

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瘦成一条的脸上漾着颇为自信的笑意,整齐的牙齿露出来,对那两母子友好地笑了笑。

然后清澈有神的目光看着雨雨:“先不要告诉他我们是谁,只讲我们的来意就好,看看他们的反应,你记住,要先说明彼此的眼前难处,然后再说咱两方合作的好处,不要慌,咱是中国人,强大着呢!”

鹏鹏说完话又对那两母子点了点头,藏青的西服被晚风掠起,露出了他那直直的瘦瘦的裹在内衣里的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