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12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鹏鹏和小海前头带着路,带着一行十一人走在高大的山岭上。

天刚过午。

阳光从树叶间撒落下来,斑斑点点的落到地上,落到了这条潮湿的林间小道上,亮亮的,就像撒了一路的碎玉。

由于大家走得快,步步上坡,感觉便极其炎热憋闷。

虽然林木丰美,然而那树上的变异了的大昆虫在枝叶间飞窜,最可怕的是那种变异了的大毛毛虫子在枝桠上一驽一弩的极快速的爬行着,他们的眼睛黑晶晶的亮,身上的黑绿花纹异常显眼,这令和鹏鹏同行的我的大伯哥心底顿生寒意,两个拳头握得紧紧的。

一路上两只眼睛总是不断的左右扫视,蒿草丛、不知名的林木间,不断地对身后的人们嘱咐着:“看那只大臭虫,鸡蛋黄那么大,大家多加小心,绕过去——”

一一却异常欢心。

看着枝叶间的变异了的大天牛幼虫,禁不住的大叫着:“好大的天牛幼虫,足有苞米那么大,快看,你们快看,它都快把枝条压弯了,好家伙,我要……”

一条肥大的天牛幼虫在一棵山椗树上慢慢地爬着,肥硕的身躯一弓一弓的,摇动着两根触角。

那棵山椗树的叶子已几乎就要被他吃光了,他吃过的叶子也都变成残缺的叶了,那些残叶可怜巴巴的长在树上,看起来极其荒芜。

一一边说着边走过去,她还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了一个方便袋儿。

她要收集这条标本了。

雨雨一直跟在最后。

她走在这条山路上一直就像跳天鹅舞一样,而且不时发出惊恐的叫声,因为这条山路上有太多的蚂蚁了。

人们的大脚不时要踩在这些变异了的大蚂蚁身上,这些大蚂蚁被踩爆了身体,不但发出扑哧的声音,还会有液体喷射出来,发出一种怪味道。

雨雨不想踩到它们,所以她要跳着脚走路。

她已经被落了很远了。

鹏鹏回头看着雨雨。

蓬松的发丝下那双清澈有神的眼睛里闪烁着焦急,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焦急地大叫着:“快走,娇小姐,真磨叽,你是急死人不偿命啊?”

雨雨听了鹏鹏的话,生气了,索性就不走了。

站在原地撅着嘴,瞪视鹏鹏,紫裙马尾辫。

“快走吧,快点儿吧。”

鹏鹏只好向她示错,表情里满是歉意的微笑:“哥错了,哥不对,一会儿天就晚了,天才的语言学家,哥求你了,快点儿走吧。”

雨雨终于被感化了,抬腿缓缓跳来。

鹏鹏撇了撇吹火样的嘴。

看着小海无奈的说:“要不是她的桑扶语说得好……嗨,小海,我就奇了怪了,你说你理科不好,外语学得好也行啊,啥都学得稀松,什么都指不上你,这一天真让人上火”。

“闭嘴,你们快看,那儿——”

小海眼睛圆圆的,修长的手指指着不远处的红松林。

极其紧张。

在红松林的边缘也就是先前他们发现大青蛙的地方,正蹲着一只大青蛙。

绿色的蛙皮外长满了黑黑红红的道道,三角形的头顶上的双眼圆鼓鼓的,闪烁着一种欲吞噬的凶光。

在它前面几米远的地方有一条青蛇,青绿欲滴,它的大小个头粗细,让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滞了。

它的样子与我们灾难前的样子没有发生丝毫的变异。

还是老样子。

在我们的思想认识习惯中,这场灾难里,除了人的皮肤变色了之外,人类还是人类,植物变化了颜色,但是动物的变化是最大的,猫头鹰,蝴蝶,青蛙……可是单单蛇却没有发生变异,为什么呢?

鹏鹏提着蒙古刀,紧皱着眉头在思索着,观看着。

这是一条毒性很强的蛇,它的脖子上有几道黑红相间的花纹,然后身体是翠绿色的,这类蛇我们俗称野鸡脖子。

眼前的这条蛇,它约有一个六岁的孩子的胳膊那样粗。

但它并不示弱,头抬得高高的簌簌的爬到大青蛙面前,张开了嘴,一缕液体哧——得向大青蛙射了过去。

一幕奇妙的镜头出现了。

大青蛙突然张开了大嘴,居然接住了蛇哧过来的毒液,大青蛙的大嘴下面的灰白色的下颚像个胶皮袋儿一样鼓了起来,然后它似乎咽下了毒液,没事儿一样的看蛇了,胶皮袋样的下颚又恢复了原样。

蛇的口中发出了惧怯的丝的声音,高昂的头向后退了退。

而就在蛇的一退之间,大青蛙突然张开了大嘴,他的长舌仿佛像灵活的弹簧手臂一样,一把就把蛇的头卷过来,卷进嘴里,开始咀嚼了,并发出了嚼骨吞咽的声音。

那条蛇的尾巴还在青蛙的口外翻动着,拍击着地面。

“哥哥,我害怕,咱回去吧?”

雨雨的脸也发灰白了,站在哥哥的后面露出半张脸,抓着哥哥的胳膊,紧紧地。

她呼吸的声音就像压抑不住的饮泣。

小海不耐烦地扫视了雨雨一眼,无声地说了一句:“胆小鬼。”

“不要怕,咱们等一下再走,等……大青蛙走后咱再走,这个家伙……挺……”

鹏鹏帅气的眼睛镇静地扫视过身后的人们的每一张脸,整齐的牙齿相互对咬着,露了出来。

大青蛙很快就吞下了蛇,然后四外看了看安然的跳走了,扑哒扑哒得向松林里跳去。

几个人又开始急行军了。

“胖子,你说蛇为什么没有变异呢?”

鹏鹏百思不得其解的回望着原处,原处有一道蒿草被压到了,形成了一条宽宽的草路伸进红松林里。

胖子把背兜从肩上挪到手里拎着,他很热,汗味儿十足的白背心儿被贴在了身上,圆鼓鼓的小肚子凸显出来。

听了哥哥的话,胖子有些口吃了:“我哪儿……知道,你应该问动物学家。”

一一听后马上兴奋起来,清澈的眼里闪烁着快活的神彩。

摇头晃脑的说:“我认为蛇之所以没有发生变异,有两个原因,一是它的本身有了抗体,能够抗击核的辐射。二就是,这条蛇当时是躲在他的洞里的,没有受到核的辐射。它的洞一定很隐秘,很幽深,核震的辐射没有延伸到洞里”。

“蛇会有什么抗体?笑话,它和青蛙一样嘛,都属于变温动物,青蛙都变异了,蛇哪儿会……诶?动物学家说的对,也许他是没有受到核的辐射,如果是这样,那就是说,蛇躲在它的洞穴里……啊!有了。”

鹏鹏高兴起来了,弹起双脚向上跳去,就像条鲤鱼在空中打了个挺,身上披着的衣服被空气托起,待他稳稳落地后,衣服依然披在肩上,他快活的咯咯乐了起来,扬手在空中打了个响指。

“小哥,我最看不得你这样,真受不了,大家都不是外人,有喜事儿快说,集体分享。”

小海瞪着圆圆的眼珠,他已累的呼呼直喘了。

几个人就都停下了脚步,好奇的看着鹏鹏。

鹏鹏玩世不恭的啊啊了两声:“也没有什么,我推测一定是蛇洞没有受到辐射,蛇当时待在洞里。洞里的土没有受到辐射。而我们裸露在外的也就是地表的土层因为裸露,都受到了核的辐射,但是地下,一定深度的地下土壤一定是干净的,可以利用耕作,可以种菜。怎样?值得高兴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