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87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看着大家清理出一袋袋的干净粮食,越积越多。

表叔停下了手里的活计。

用袖子檫了檫干裂的嘴唇,然后小小的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把水瓶又塞进自己的衣袋里,水是有限的,所以每人来时仅配备一瓶水。

他看了看西斜的太阳,冷静地叫了一声宏信:“咱们不能这样干下去了,咱应该兵分两路,宏信,我想先带一拨人去大商场看看,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能挖到成罐的啤酒饮料,封闭严实的奶粉蛋糕以及矿泉水之类,那样收获会多一些,你看怎样?”

宏信当即同意了。

于是,表叔把人分开了一半儿他给带走了,直奔宏信指的方向去了。

宏信指的方向是丰城商业大厦,那里面的生活用品应有尽有。

还没到午夜,一锅海水就被我熬干了。

蒸溜水倒是被我接了半盆。

但是我庆幸之余,看着锅里熬剩下的足足有二斤的咸盐,又有一种失败的感觉。

这样熬下去,很快铁锅就会被熬漏的,如果铁锅被熬坏了,就等于是我打破了做饭的家伙,那么我们就会面临吃生米的危机了,这么多人……

我吓出了一身冷汗,睡意全无,急忙把盐起出来,装进一个瓷碗里,用抹布擦净了锅。

悄悄回屋睡觉了。

躺在床上,我挂念着宏信和小海、鹏鹏、一一、和雨雨。

揣测着他们可能遇到的未知灾害……

一会儿觉得他们会被陷进坍塌的深坑里,出不来了。

一会儿又觉得会被某种变异了的凶险生物所伤害。

我胡思乱想着,但我仍躺着,睡不着,明天我会头痛的,我一直假寐着。

忽然想到了人龙。

人龙到哪里去了?这个长着小尾巴的东西。

大家已经合计好了,要控制他的饮食以及睡眠,要控制他继续生长。

于是,我又起了床,首先来到了他常呆着的楼梯下面的一个小杂物间,轻轻喊了几声,没有回应,摸了摸地上他的纸壳床(一张纸盒被平铺在地上),上面空空的。

我又四处寻找着。

走廊里没有,书房里也没有。

外面的夜色似乎开始变淡了,能够看见大山的轮廓,而我的眼皮已经抬不起来了,我终于困了。

管他呢,什么人龙不人龙的,我回到床上,闻着宏信衣服上的体味,睡着了。

我睡着了。

但起床劳作的人们的一举一动我都知晓,女眷们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准备着和婆婆做早餐,娘家的嫂子们在踌躇的叹息着,甚至鹏鹏的妈妈在低低的饮泣着,担心着自己的孩子吉凶祸福……

楼下的男人们在叹息着劳作的腰酸背痛,一声长一声短的发着牢骚,期间不时夹扎着个别人的剧烈咳嗽声音,痛苦的呻吟声。

杨局长的声音听来令人愉悦,他总是喜欢打趣行长。

“怎么,又想起你们行里给你配的宝马了?”

“想怎么了?你不想啊?他妈了的,要是我还有重回行长宝座的一天,我还能参加人代会,我第一点就先讲环境的保护问题,要不是环境被破坏,哪儿能有这场灾害?”

“不一定是环境问题,这还有待考察,先来棵烟吧老伙计,咱,还得干啊,今儿争取能打出水来才行啊。”

“是啊。”

行长也变的热烈起来:“有底,放心吧,今儿一定出水。”

我翻过身去想再睡会儿,却猛然听到了美美的喊叫声。

“有灵回来——快回来——有灵——”

美美不知什么时候睡醒了,跑到楼下,此刻正趴窗喊叫着。

窗外传来有灵清丽的鸣叫声。

我急忙起身,扶窗而视,窗外朝阳初升,每一棵树的叶子都湿淋淋的,叶尖都滴着朝露,清新而美丽。

海风夹带着淡淡的咸腥味儿扑面袭来。

我又看到有灵蹁跹着彩羽,映得仿佛朝霞漫天,斑斓美丽,她那长长的三颗尾翎仿佛流动的霓虹,她飞去了,向海的方向。

屋里院内的人们都大声呼叫着:“有灵回来——”

大家的喊声响彻云霄,其中的一个声音高亢而清亮:“有灵别走——别走——”

那居然是人龙发出的,难道人龙又长大了,他好像有五六岁的样子了。

我只想着有灵了,扶着窗棂,看着有灵的美丽飞姿消失在海上的云端里。

想到有灵的对我们的种种好处来,吃蚊子,吃苍蝇……

是我们对他不够好吧?

我们留不住他。

小海和鹏鹏回来不见有灵一定会很难过的,他们会埋怨我们的。

这只灵鸟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生活,看着灵鸟儿飞去的方向,天海之间空空荡荡,不知不觉间我的泪水滴落到了自己的手背上。

因为有灵的离去,大家的早餐吃的索然无味,吃过早餐后又都去忙着各自的事情了。

秀秀因为手里缺药,只好借助自己的主传本领来帮助那些患病的人们,给病人刮痧拔罐。

我们每天都有一些人因为对生活失去信心,而内郁化火,他们牙齿、嗓子、头都痛,或者各种肝火肺火旺盛所导致的各类症状。

秀秀每天就忙着给他们刮痧,然后辅助拔罐,一双细瘦的手指累得快像细竹枝了。

她穿着我的一套白色运动服,由于她休息不好,她的发丝已经显现出干枯状态,毛燥的被束成一条马尾辫,散乱的搭在后背上。

一个昼夜都睡不着觉的阿姨趴在大厅里的并排的两张饭桌上,她那卷曲的短头发就像乱麻样紧紧贴在头上,肥胖的后背裸露出来。

秀秀在用力的给她刮痧,累得满脸虚汗,微微喘息着。

二十分钟后,阿姨的背后呈现出一片黑紫色的痧斑,秀秀把痧板儿放到旁边的凳子上。

把十几个空罐头瓶子拿过来,准备给阿姨拔火罐。

人龙已经微微地又变了模样,他又长大了一些,就像五六岁的孩子了。

这些天因为有红红在护着他,所以很少有人公然喝呲他了。

红红又给他做了一套衣服,短袖衫和短裤,是用我婆婆的旧窗帘毁成的,灰蓝色的,人龙穿在身上很好看。

因为他的尾巴也长得很粗壮了,所以他天天都要系着披风了,这样,他的尾巴倒是不容易被看见了。

今天我发觉他的头发有了变化,他的头发发丝变得粗硬起来,颜色已显出了暗暗的灰红色,圆鼓鼓的脸蛋很端庄,大大的眼睛很机灵。

此刻,他正对秀秀的刮痧板感兴趣,轻轻拿起来,端详着,这是一块玉质的刮痧板,绿色的,清凉适手。

秀秀给阿姨排完了火罐,猛回头,发现人龙正拿自己的刮痧板把玩,她一把手抢过来,厉声呵斥:“上一边儿去,你这个异类,动我的东西?”

人龙向后退去,双唇紧紧抿进嘴里,大眼睛里闪现出委屈。

红红正在打扫地板,她不悦的说妹妹:“干什么呀?至于吗?”

“怎么不至于啊?我现在就靠这块刮痧板了,你懂不懂?这不是绘画,这不是浪漫,这是严酷的生活,我真不知道你当初为什么会选择绘画,对人类的切身利益有助益吗?”

秀秀对姐姐凶了起来。

红红站直了身躯,长长的扫帚垂在手里。

眼睛圆圆的看着妹妹:“你的医术是一门学问,我的绘画也是一门学问,我们爱好各不相同,但是我们应该互相尊重各自的爱好,你应该为你自己刚才不妥的语言向我道歉。”

秀秀疲惫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闭上了双眼,头疲惫的向后仰去,美丽的马尾长发动了动,虚弱的说:“姐姐,对不起,我不喜欢这个怪物,要不然我不会这样的。”

“你还是一名医生呢,心胸如此……他这样子他愿意吗?我们谁又愿意呢?就像我们现在的生活,谁会愿意?然而又有什么办法?天灾降下来了。人龙虽然是畸形,但是他的感情和我们是一样的,刚才他呼唤有灵回来,这说明他具有人的感情,应该得到尊重和保护。”

红红口气温和起来,轻轻摆动了一下手里的扫帚,身姿优美,浓密的留海下两只眼睛平静的看着大家。

“姐姐,我对于他的感觉,就像某些人看见狗粪就会呕吐一样,这种感觉是与生俱来的,你不要勉强我。”

秀秀语气柔和了一些,但仍透出一种固执,纤长的双手柔软的搭在膝上。

我很同意秀秀的说法。

便皱着眉头用鼻子吁了口气,指责红红:“红红,你难道要为了这么个……就能伤害自己姐妹的感情?你至于吗?值得吗?”

厅里的人们也开始随声符合我。

嘁嘁喳喳的指责红红,极力维护秀秀的情绪。

红红明亮的大眼睛环视了周围一圈儿,然后摇了摇头。

轻轻一笑:“好热的天儿,我去看看杨爷爷他们,打没打出水。人龙,咱俩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