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96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心惊肉跳的 回了别墅。

我俩胆战心惊的对大家述说了大青蛙的事情。

人们都被吓住了,虽然之前鹏鹏已经对大家介绍了大青蛙的变异情况,但是,我和宏茵的见闻,我俩的一再重复述说,却令她们感同身受,深沉的恐惧像乌云一样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上。

外面传进来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人们都会紧张得如同惊弓之鸟一样,矮身,或者躲到别人背后,挤到某个角落里偷窥半天才恢复原样。

杨局长看到大家的惊弓之鸟样子,他平静地起身来到窗前,用手撼动防盗窗的钢筋,低低地说:“这东西结实着呢,凭他磨盘大的身子,肯定进不来,放心,大家休息吧,明天努努力,打出水就好了,可以洗洗脸,洗洗脚……什么的。”

然后杨局长哈哈乐了两声,显得轻松而平静。

二哥斜靠在椅子上,两条泥巴腿伸得很长。

他是打井队的队员,他的脚有一股难闻的臭气。

漫不经心的伸了个懒腰后,他开始嘲笑我了:“诶呀,小胆儿,自己开车採过蘑菇,採过蕨菜,据说看见大蛇,都能让她在自己面前静静爬走,那样勇敢镇静个人儿会让蛤蟆给吓成这样,不容易啊!再说,他就算再厉害,也没有咱的枪厉害呀,慌什么呀?你这个头儿带的不好,影响大家的情绪。”

昏暗间我仿佛看见了二哥长而黝黑的脸上的轻视。

他的这幅样子大大的刺痛了我的自尊心,不过私下也认为他说的有道理。

我应该改变一下。

便黑黑的干笑两声:“你们看,咱也没有光亮,就早点休息吧,都累了。来美美,跟姑姑睡吧。”

我抱着美美慢慢上楼去了。

当夜宏信一行人没有回来,也没有音信。

鹏鹏一行人也没有音信。

大家嘴里不说,但是都很惦念的,都心照不宣,心不在焉的互相安慰了几句,就胡乱地躺在自己的位置睡下了。

我虽然很累,却像没了魂儿一样,不想安静。

想着刚才二哥的不悦指责,看了看墙角堆着的日渐减少的矿泉水,想到了宏信和鹏鹏两张乌脏的脸,我要解决缺水的问题。

看到美美舒服的躺在我的床上睡着了,月光下,她的苹果脸儿很安静。

我轻轻起了身,慢慢走到楼下,推开屋门,站在外面的房廊下。

看着距我们脚下约百十米的大海海面,听着大海的呼啸声音,我有了取水的办法。

我找来一个盆,费力的下去到海边端来两盆水,倒进婆婆令人架的大锅里,盖上了锅盖,就点燃了枝柴,我把锅盖垫起了一个制高点,让它倾斜,然后我把盆放在锅盖的下斜点上,以便能接到一些水蒸气变成的蒸馏水儿。

天空无云,月亮带领着漫天的星星,在天际安宁的坐着,淡定的看着我们的痛苦。

四野升起一片湿湿的雾气,不远处,有几只大青蛙在跳着,发出扑通扑通的吓人声音。

月影下,我能看见他们跳动的黑色身姿在梨林间,寒冷与惧怯包围着我,柴火在灶内噼啪的响着。

火苗在灶内跳跃着。

我告诉自己,任何危险的动物都怕火苗。

我色厉内苒的看了看那些跳动的大青蛙,狠狠握了握拳头,给自己壮胆。

我一定要在天亮以前,接到一盆儿干净的蒸馏水,给宏信和几个孩子们洗脸。

也让二哥别再小看我。

火苗映着我的脸,美好而温暖。

水蒸气顺着锅盖向盆里快速的滴答着,我仿佛看到了这水洗去了宏信和鹏鹏脸上的疲惫,他们的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意。

当日,宏信带着他的一行五十余人直奔丰城。

丰城,具有着几百年的历史。

却都被这场灾难给完全摧毁了,埋没了。

他的富饶,她的美丽,他的先进……统统被化为废墟。

高楼、铁路、广场、医院、学校……都找不到他们原来的样子了。

炎炎烈日下,一面面楼房的墙壁、顶盖儿或横或斜的趴在地面上,也或者一部分被掩埋进地里,只漏出一部分在地表。

铁路上的一块儿块儿枕木或被埋葬在废墟下,或凌乱的被抛在废墟上,或被折断,断口的白茬在烈日下慢慢改变他们的颜色。

这里一切的一切都在有力的述说着灾难。

宏信带人行走在炎炎烈日下,行走在夹杂着无数死人的凸凹不平的废墟上。

废墟……

令人心惊的废墟,一望无际,就像连绵不绝的废墟丘陵,从脚下向四面八方延伸扩展。

这堆废墟里有一只干枯的手伸出,哪里有两只脚露出废墟,还有的人是一个肩膀露出来,也有的是人头漏出来,头上的血污已经变成了黑色的结痂……

宏信一行人站在一只手面前。

这应该是一个年轻姑娘的手,她应该是从一个楼窗里伸出来,随着大楼的倾塌,变成了现在的这幅样子,不知她是否已经身手异处了,曾经水润白净的玉手在烈日暴晒下,此刻已变得干枯,就像一个干枯的没有血色的鸡爪子,只是还有一颗手指上的白金钻戒仍一如往昔的发着金碧的光芒。

在烈日暴晒下,整个地面漂浮着一股腐臭的气味儿……

许多大绿豆蝇子在上面寻觅舔食着腐肉,他们个头庞大,圆眼红亮,飞动时翅膀发出沙沙的摩挲的声音。

宏信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向头顶理了一下头发。

他头上的白色绷带已经脏黑了。

他抹了一把汗腻腻的英俊的脸。

阳光把他的身影映的长而笔直。

他忍不住的喊了一声:“丰城啊,丰城——”

宏信没有回头看他的队伍,慢慢跪下去了,他的队伍也跟着跪下去了,一片哀泣声低低响起。

三分钟后,宏信含泪站了起来。

长长地出了口气,回头看着自己的队伍,看着一张张哭得涕泪交流的脸,看着牙医。目光平静,语声似铁的说:“如果我们是丰城的儿子,如果我们有种,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拼尽一切力量,恢复丰城的一切,起来吧。”

“我们一定要恢复丰城的原貌。”

这些声音虽然低哑,但是,是发自大家的牙齿缝里的。

然后人们都慢慢站起来了。

宏信仔细的辨认了一下方向,就带人来到了他记忆中的粮食一条街。

粮食一条街,宏信是极其熟悉的,这里的一排排门市楼都是他的心血。

宏信皱着眉头擦着汗水,看着脚下的一块铁框。

那铁框仅露出地面一点小角,还有角内的一点蓝色的篷布。

他蹲下身去,用手把铁框角的周边浮土扒拉开,拿过牙医手里的镐,把篷布刨了个洞,然后把钢丝绳系到铁框角上,令大家用力拉:“看看这是不是大东北粮行的牌匾,如果是,这下面就会有粮食。”

人们一听,都振奋起来。

一起用力拉钢丝绳。

牌匾本身并不沉重,但是它被压在了房架子里。

表叔带着十几个人又去挖房架子上的土,以便减轻牌匾的压力。

大家足足用了半小时的时间,才把大牌匾拽出来,虽然上面还沾满了泥土,但是不难看出“大东北粮行”那五个令人兴奋的大字。

宏信也目不转睛的看这块儿牌匾上的绿色烫金大字。

想起了粮行大老板。粮行的老板是个河北人,大高个,水蛇腰,大红的脸膛,上面长满了酒刺,总是一脸的笑意,河北产白面,他就是靠白面起的家,他的外号叫大骆驼。

人们看到了希望,都积极的工作起来了。

刨的刨挖的挖,用绳拽的用绳拽。

烈日下尘土飞扬,人们的脸上甚至唇上也都挂满了灰土,汗腺都被灰尘堵住了,仅有一个湿湿的泥印了。

一个小时过后,牙医挖出了一个人的后背,他那土豆样的头抬起来,大大的菱形眼里闪出惊异胆怯:“慢点儿,慢点儿,宏信你看这是不是大骆驼?”

宏信瞅了瞅,低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哑着嗓子说:“接着挖,注意要保证尸骨的完整。”

人们继续挖着,很快大骆驼抱着装钱的保险箱的样子被挖了出来。

那个钢铁的保险箱的一角已经扎进了大骆驼的胸腔里,他的血把他自己和保险箱以及周围的土都凝固到一起了。

他周围的土都被染成了黑红色。

并发出了腐臭。

人们的表情都极其哀肃。

慢慢把大骆驼平放到一边,对他默了一分钟哀。

然后又接着挖起来,很快就挖到了米柜。

大东北粮行是一家大粮行,她是丰城第一大粮行,客人之多,多到米柜周围的客人的血把每一柜米都染成了黑红色。

几十具尸体被挖了出来。

有的人手里还紧紧抓着米袋子,他们都已被砸的身躯不全了,这些残缺不全的尸体列陈在阳光下,浑身上下沾满了泥土,在烈日的暴晒下很快难闻的腥臭味道就飘闪开来了,而且很快那些大绿豆苍蝇就聚过来了,在这些尸首上面嗡嗡的飞动起来寻找落脚的机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