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414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晚饭我们是在外面吃的。

因为屋子黑。

婆婆要节省液化气,带着几个妇女在院里搭了一个锅灶,烧木材。

一菜一饭好了之后,大家就各自领到了自己的一份儿。

这站一个那蹲一个,就各自简单的吃了晚饭。

却没有人龙的份儿。

人龙在我们的身边绕来绕去。

绕到谁的身边,谁都会转过身去,给他一个后背。

都不想把吃的东西给他。

大家都嫌弃他,嫌弃他那难看的向上生长的头发,还有尾巴。

他的尾巴灰黄色,形状已经接近恐龙的尾巴。

他不时地用灰红色的舌头舔自己的唇,眼里留露出饥渴的泪光。

红红叹息一声,把自己的一份儿饭喂给了人龙一些。

人龙立立整整的站在红红面前,两只小手笔直的垂下来,仰着头张着嘴,等待红红的一勺勺稀饭……

夕阳已经落山。

留下最后一抹阳光是在我们的三楼灰色的楼檐下。

淡淡的金黄色。

待这点儿金黄色消失后,天空马上就会暗下来了。

一只只硕大的山雀都落在了树梢上,因为吃了很多的大蚂蚁,它们都腹重体沉起来。

我们必须要在天黑透之前把饭吃完。

碗里的饭……

是一些婚宴过后的各种蔬菜的边角废料做成的,里面有一些米饭粒,肥肉渣。

在过去连狗食都不是,只是垃圾。

但今天我们吃得很香。

婆婆变得慈祥而精神起来,灰白色的短头本来被烫上了很多美丽的波浪,现在却变得有些凌乱,她把那些乱发掖在耳后,整齐而利索,衬托着她那张慈祥的灰白色面容,高贵而且庄重。

她不断的用温和的声音去安慰我的姑姑和妈妈:“快了,啊,宏信一定能找到粮食的,说不定他能找来一火车呢……”

大家都对婆婆微笑着。

但对红红却都投来了不满的目光。

红红那张美丽的娃娃脸满是凛然,边一勺勺地喂人龙边说:“我实在忍不下心了,这是一条无辜的生命,我不管你们怎想,反正我要善待它,我们虽然不能预测出他的未来吉凶,但是他目前对我们至少是安全的。”

红红因为激动,她的语述便有些快了,因为快她显得有些口吃。

“盲目的善良,愚昧。”

一直情绪低落的宏茵对红红蔑视了一句。

红红回过头来,美丽的眼睛诧异地看了宏茵一眼,眼波荡了荡,平静的说。

“我可不可以回敬你一句呢?宏茵姑姑,盲目的狠心,可悲。”

然后红红负气样的起身。

快步的进了屋子。

婆婆和公公看了看我的妈妈和红红的妈妈一眼,开始厉声批评起宏茵来了:“宏茵,你多大了?为什么对红红这样说话?我们是怎样教你的?对人要客气,有礼貌,快去向红红赔礼道歉,快去,人家还叫你姑姑呢。”

“我讨厌她,说不出来的那种讨厌,我不去。”

宏茵说完,就气冲冲得走了,走进了梨树林里。

我看到了她眼里的泪光,红通通的脸。

宏茵往昔不是这样的。

她从来也没有这样大声说过话,平素都是温文尔雅的。

她长得有些娇小,还没有婆婆高,头发永远都是葡萄红色的,烫着一些波浪。

衣着永远都整洁得体。

肤色是小麦色的,给人以甜蜜和温柔的感觉。

尤其是她说话的声音,从来都像弱小的猫咪一样轻柔。

但今天她伸出了她的厉爪,而且是对我的侄女。

我明白她今天这样的原因,便疾步跟了过去。

宏茵快步的向前跑着,我听见了她委屈的哭声。

她听见了我的喊声,可是哭得却更厉害了。仍不肯停脚,继续向前跑着。

马上就要穿过这片梨树林了。

梨树林前是一片山脚下的蒿草地,那里蒿草很深,和我们的遮麻地连成了一大片。此刻更是呈现出一片神秘的灰黑色,一些不知名的虫子在里面发出爬动或者陌生的叫声。

跑到了这片草甸子的边缘,宏茵终于停下了脚步,回头哭着看我:“二嫂”。

“你的心事儿,嫂子都明白,可你和表叔不合适,你们是亲属,是有血缘关系的,你不会不懂吧,念过大学的人了。”

我温和地劝慰她。

“可是我不是何家亲生的,我是爸妈的养女。”

宏茵突然扭头理直气壮的瞪视着我。

“什么?养女?”

我很是意外,怎么从来没有听宏信说过?

我看着面前灰暗的山的轮廓,树的轮廓,宽阔的草甸子的轮廓……

我怀疑宏茵在骗我。

“是真的,只是家里人都把我看成了何家人,不愿意提起。我的亲生父母,我从来没有见过。不知是为什么他们生下了我,却不去爱我,把我丢在了何家的大门前……”

宏茵此刻倒是冷静起来了,没有难过。

眼睛直直的看着大山的顶端。

那里正有一弯新月升起。

“啊,那没有什么信物吗?”

我又问。

宏茵只是摇了摇头,慢慢蹲下身去。

我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傻孩子,我可以帮你,但我觉得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不知人家不定会不会同意啊。”

“一想到这点,我就更难过,没有人肯懂我的心事儿,没有人愿意分担我的烦恼,都怪这该死的地震,我的爸妈,我的两个哥哥,还有大嫂,他们谁能为我打算?我从来也没有象这样的喜欢一个人……”

宏茵烦恼的蹲下身去了,双手捂着脸,继续抽泣着。

她独独没有提她的二嫂我,这让我觉得有些好笑。

我也陪着她蹲下身去,轻轻理着她的美丽发丝。

轻声问她:“那么你为什么要讨厌红红呢?她破坏你的事情了吗?”

宏茵狠狠的扭过头来看着我。

目光露出恼怒:“是的,她吸引了耀辉(表叔)的目光,如果不是她,也许表叔就会多看我几眼,她弄得我很没有办法。”

宏茵又无助地哭了起来,双手狠狠的揉着自己的脸。

我觉得好笑,表叔看谁那是他的权利,怎可怪红红?

然而,我今天已问过红红:“表叔对你说了什么?在他临行前,在大梨树底下?”

红红当时正在裁剪宏信的一件灰色旧衣服。

要给人龙缝衣服,缝披风,她要人龙穿上衣服,系上披风,以便遮住人龙的尾巴。

她听了我的问话,放下了手里的活计,慢慢翘起嘴角笑起来。

“谁知道呢?他啥意思,说回来时他会带一些画笔和画纸送给我,他说大商场里肯定有,我们素不相识,我又没有跟他要过。莫名其妙。”

红红停下了笑声又继续缝起来。

我很想哄好小姑子。

回想起红红的话,便俯身慢慢扶起小姑,用一种肯定的语气告诉她。

“红红这方面你就交给我,她不可能也不会跟表叔有任何瓜葛,如果她妨碍了你和表叔的事情,你找我。”

宏茵听了我的话,刚要化泣为喜。

我们就听见了蒿草丛里发出了惊人的跳脚声,扑通——扑通——。

难道大青蛙已来到此地了?

我和小姑急忙躬身,无声的向后退去,慢慢的,怯怯的,轻轻地。

天上的月亮很圆。

她以一如既往的心态将她的美丽光辉撒向大地,给广阔的大地镀上了一层神秘的银辉。

使得地面可以朦胧见物。

就在那一大片蒿草丛边,有两棵大树。

这两颗大树长得并不太高,但是枝桠浓密,其间仿佛有一只鸟落在树上栖息着。

有两只大青蛙正像这棵大树跳来。

看来它们并未发现我们,这让我俩的心安了安,佝偻起身子,想看看大青蛙到底想干什么。

磨盘样的大青蛙扑通扑通的跳到树下。

抬起他们那丑陋的三角形头,向树上看去。

然后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两只丑陋的大青蛙相互看了看,突然同时向树上喷射起一种液体来。

那液体的腐蚀性一定太大。

鹏鹏和小海曾经给我们讲解过,它的腐蚀性就像开水或则硫酸一样。

那种液体被像水枪一样的射在树上的鸟儿身上,树上的鸟儿惊叫两声,就一头栽了下来。

月光下。

鸟儿在草地上扑腾着翅膀。

两只大青蛙开始分食鸟儿了。

两只大青蛙都大张着三角形的嘴,一阵撕抢,就发出了筋断骨裂的急速咀嚼声音。

鸟儿嘶哑的叫声很快被消灭了。

两只大青蛙就像狼一样吃光了鸟,甚至连羽毛都没放过。

月光下,可以看见它们瞪着灰蒙蒙的亮圆眼睛,扑通一声跳过来一下。

三角形的头和三角形的大嘴都正对着我俩。

我和宏茵瑟瑟着倒退往回走,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紧张的心脏要跳出胸膛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