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414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鹏鹏没有再看人龙,环视了大家一遍。

“行动吧,时间就是生机,不应错过,大姐,你暂时监护一下人龙吧,如有不测,就把他绑上,在一定的范围内,要控制着他。不要让他有害人的可能。”

鹏鹏用目光征询着我的公公等老人们的意见。

杨局长和行长都点了点头。

当他走过杨局长身边时,他低低的说了一句话:“如果他真的变得很邪恶,你们控制不了他,局长,你就给他一粒子弹。反正你有枪。”

鹏鹏背起鼓囊囊的背包,招呼着他的那一行人向外走去。

他的身影瘦弱单薄,但是却透出一种坚定的力量来。

看着他带着雨雨一行人出发,我有些激动了。

因为鹏鹏的优秀而激动,泪水溢满了我的眼眶。

鹏鹏走了不远就被妈妈拦住了。

她的妈妈严肃而忧虑的说:“儿子,我虽然是个小学老师,但对核辐射也听说过一些,据说,被核辐射过的土地,五十年内是不会长出庄稼的,你让这些老头种白菜……如果不发芽,我们将会损失种子,你有没有考虑过后果?”

“啊?”

鹏鹏迟疑地低下了头,脸上的表情有些凝固。

旁边几个老头正在翻地,烈日炎炎,一包包菜籽摆放在一个小铁盆儿里,就放在地头。

鹏鹏回过神儿来后,大步走过去,吩咐这些老人先停下:“老爷子们,今儿天儿太热,你们先歇歇。等我回来再说,暂时先帮他们打井吧。”

“为什么?我们不能错过农时啊?”

行长诧异地问。

“等我回来,自有安排。”

孩子笑了,笑得很平静,整齐的牙齿露出来,他是怕这些人担心。

“那……怎么,什么安排?还等什么?”

行长不解的问,咧着薄而阔的嘴。

他的胡须长长了,在嘴边形成了一个大括号了。

肮脏的白衬衫儿缺了几个纽扣儿,露出了灰白色的大肚子。

“钱串子,我还有别的打算,天机不可泄露,来,先找个凉快地方歇歇吧,将来让你当咱们自己的钱串子。”

鹏鹏友好的轻轻摁了摁行长的肚子,就走了。

他拎着蒙古军-刀。

带着一一和雨雨两个妹妹,还有胖子和警察小松、宏达。

每个人肩上都背着包裹向山上走去。

宏信带着他的五十余人也出发了。

这一行人拿着锹和镐都背着各类工具,一人一瓶矿泉水。

我和小姑宏茵站在门口一再的嘱咐他们要小心,要注意安全。

表叔也是他那一队的。

但是他却没有急着上路,他在低低的对站在大梨树下的红红说着什么。

说了几句后就匆匆追赶他的队伍去了。

他的背影稳重而阳光。

我看到了红红脸上的不解,也看到了宏茵脸上的恼火。

这让我很有些不安,我知道小姑对表叔的感觉,我也知道他们不应该有爱。

他们是远亲。

“舒服啊,舒服,真舒服,谢谢你了,大夫,诶呀哦,这回我的脚敢动弹了,新蕊,我快好了。”大厅内一个脚被扭伤了的女孩子长长的舒服的呻吟着,她是我的闺中密友芳芳。

秀秀在她身边忙碌着,唇边聚了很多汗水,在往下滴落着。

我忙过去分享她的快乐。

美丽的灵鸟儿有灵被小海安置在墙边的一个纸盒箱里。

但是此刻有灵并未呆在纸盒箱里,她开始在屋子里飞来飞去的了。

硕大的翅膀煽动起阵阵风儿,倒是起了电风扇的作用。

阳光下,彩羽流光溢彩,斑斓醒目。

她那美丽的飞姿看得实在令人快乐,让我的心里涌起一种美丽的情愫,一中颇为美好的感觉。

好像她在追吃着什么,一种在空中飞动的黑色大东西。

是什么?

这种黑色的飞东西刚刚才出现,才被我们发现,飞动时翅膀发出摩挲的裟裟声。

它是什么呢?

当那个黑东西落在亮亮的窗台上时,大家细细一看,不禁都吓了一跳。

原来是苍蝇。

苍蝇也进化了,灰黑一团,居然有麻雀那么大。

眼睛是红而亮的,一对大翅膀像两个结实的扇子,平摆在后背上。

我被吓的险些跌坐在地。

有灵扇动着翅膀飞速的冲过来,快速地咬到了这只振翅欲飞的大苍蝇,并且吞了下去。

晃动着美丽的金黄色长喙。

美美和东东蹲在窗下看着有灵,我忽然觉得好久都没有听到美美和东东的哭叫声啦,他们身上的病痛似乎都好了。

我想想我自己,不知是痛得麻木了,还是被抹上了香油,或则还是什么别的原因,皮肤和嗓子里的痛感也几乎已经消失。

两个孩子高兴地拍着手叫好。

尤其是美美,穿着她那粉色的有些肮脏的连衣群,晃着屁股,两只胳膊不时随着有灵的飞动方向而来回摆动着。

她们的旁边站着摇摇晃晃的人龙。

人龙已经脱下了东东的裤子,因为裤子太小,勒得他受不了,但是上衣依旧穿着,只不过咧着怀儿。

他光着青灰色的屁股一直蹲在旁边看热闹,不时地从两个孩子的手里抓巧克力吃。

看到他还在吃东西。

我吓得大叫起来:“美美——”

美美不解的顺着我的眼神儿看到了人龙嘴里的巧克力。

她慌忙一把手抢过人龙小手里仅剩的一颗巧克力。

口里低低的嗫嚅着:“不让你吃,不让你吃……”

人龙怯怯的站在原地没有动。

也没有哭闹,就像犯了错误一样,眼神怯懦。

尾巴紧紧的束在双腿之间,脸色青灰,他的发丝是向上生长的。

看着人龙的样子,我觉得太丑陋。

因而心硬似铁,毫不吝惜这个生命了。

冷漠的瞪视着他。

红红站在他的旁边叹息着。

用一种疑惑的眼光看人龙。

也用无奈的眼神看着我。

我只好去做自己的事情,擦窗台上的灰尘。

为了防止苍蝇、蚊子飞进屋里,夜晚能开窗睡觉。

也为了空气的流通,我和大嫂开始组织人力收拾维修纱窗。

警察小赵因为有伤,被留在楼上养伤。

他本来是在睡觉的。

这时却走下楼来了,边走边说:“饿了,有耗子没?我想吃一碗耗子。”

他穿着一套灰黑色的休闲服,双手插兜,瘦肖的面孔显得坚毅而刚强,头上的药布已经揭下来了,他的伤口并不明显,头发是很利索的寸头,目光平静,表情自然。

大家都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吃什么?耗……耗子?开什么玩笑?”

宏信的大嫂带着白手套,正站在桌前,用剪子剪她的旧纱裙,准备用它来做纱窗。

她穿着紫色的短裙,衬托着她的细瘦身材,显得婀娜多姿。

我也以为小赵是在开玩笑。

便回眸一笑。

“饿了,真饿了,现在要是有耗子的话,我能吃三碗。”

小赵认真的四处巡看,口里嘟嘟囔囔的。

然后他看见了美美和东东喝牛奶的吸管儿。

他大步走了过去,高兴地笑着说:“先来根儿烟儿吧。”

小赵拿过吸管儿放进嘴里就吧唧吧唧的吸了起来,津津有味的样子,点头赞叹着:“不错,这烟,味儿真正,云烟儿。”

小赵叼着吸管烟卷儿。

悠闲地踱着步子出去了。

我们几人面面相觑。

互相疑惑的对了一下眼神,又把目光聚在小赵身上。

小赵正站在房廊下。

斜阳亮亮的照在他身上,将他的身影像折纸一样的映在粉墙上。

他看着公公在指挥几个人在搬石头修补门前的青石路。

他瞅了一会儿,便向打井的那队人走去了。

大喊着:“局长,啥时候下班啊?你得请我们戳一顿儿了。”

我们的屋子很静。

一切仿佛都静止了。

我不在比量窗户的大小了,大嫂也停下了剪子。

有灵也已吃光了屋内的苍蝇,安静的蹲在他的窝里。

屋内的一切仿佛都被施了魔法,变成了泥雕。

美美东东人龙都睁着吃惊的而又空洞的大眼睛看着我们。

终于,秀秀说话了。

无奈中透着绝望:“他的脑神经一定是被猫头鹰给抓坏了……恐怕……”

神经?

我颓然的坐下去,以现在的条件和环境……

小赵多年轻,才二十五岁。

一个勇敢又帅气的小伙子。

他的脑神经被抓坏了?

修护有望吗?

在这夏日,我感觉到了寒气,又想到了鹏鹏一行,心里无限挂念。

还有宏信……

我们的生活……

我无力的趔趄了两步,剪好的白纱从我手里掉下去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