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91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只有少年小海跳着脚大声笑着:“行啊,小哥,你可真行,还没结婚就有儿子了,我恭喜你,哇塞,我有大侄儿了。”

鹏鹏起身就要打小海。

口里骂着死胖子,小海吓得转身就往外跑,两个孩子跑出去了。

屋内所有人都又疑又惧的看着人龙。

人龙安静无邪的站在桌子上。

双腿叉开,微微弯曲,结实而有力,红衣红裤,脸庞红润,两只小手握着小拳头,头上的头发颜色也比睡觉前浓黑了许多,并且已经遮住了头皮。

秀秀这两天一直都是很疲倦的。

她闭了一下眼睛,似乎这样她就能轻松一些了。

然后缓步走近人龙,俯身看着他,平静而温和地问他:“他是你爸爸吗?”

一个声音拼命地叫秀秀离人龙远些:“万一他伤害着你怎么办?快过来。”

那是秀秀妈妈的声音。

其实我也喊了好几声了,我真替秀秀捏了一把汗,怕那个小孩子会突发恶变。

秀秀没理我们。

依然站在原地。

俯身看着人龙。

人龙无邪的说:“他是我爸爸,他把我抱来的,给我起了名字。”

人龙的尾巴从开裆裤后面伸出去,轻轻摇动,他的声音清脆稚嫩。

眼神快活无邪。

“生你的人才是你爸爸,抱你的人不是爸爸,他是哥哥。”

秀秀的口气里透着严厉,意图吓到人龙,让他不要叫鹏鹏爸爸。

她可不希望弟弟有这样一个儿子。

“是爸爸是爸爸他就是爸爸。”

人龙一下子就坐下了,两条小腿儿踢蹬着桌面,大哭大叫起来,闭着眼睛,两只小手也啪啪的拍打着桌面。

灰暗屋角的一些老爷子老太太开始嘁嘁喳喳了。

不时向人龙投来嫌恶惧怕的目光。

杨局长若有所思的皱着眉头看着人龙。

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

阳光从窗外射进来,在地面形成了一块儿亮亮的斜方块儿。

正巧杨局长的一只脚被映了进去,他的皮鞋被糊上了很多黄泥巴,很脏很脏。

听见人龙的哭喊声,他假意的咳了几声。

秀秀听见了他的几声咳嗽。

回过头来看了看杨局长,不再理会人龙了。

轻轻地来到杨局长面前,用探寻的眼光看局长。

局长正了正身躯,低低的问秀秀:“这个小怪物这种长法……你是怎么看的?你有什么想法?”

秀秀清秀的脸上露出了迟疑的笑意:“我的水平有限,也不知道……不然就先饿饿看,饿饿他,看他还长不长,不然的话照这样长下去,他会变成一条恐龙。”

“也许我主的意思是要咱们把这个怪物丢弃了好。”

一个男宾客担忧的来到两个人身边说。

不时嫌恶的看着人龙。

“那要……征求一下鹏鹏的意见才好,毕竟是他带回来的。”

秀秀有些迟疑地离开了。

因为旁边又有一个病人又剧烈的咳嗽起来了,并且边剧咳边用两只手抓挠自己的前胸。

口里费力的呼喊着秀秀:“我的嗓子好疼啊,喘气都疼。”

这是一种典型的呼吸道感染疾病,是因为情绪过度低落引起的。

秀秀难过的咬了一下唇,眯了眯俊美的眼睛,她的手里已经没有消炎药了,许多人都在用期望的眼神看她,连我也是一样。

期望她能造出什么奇迹来。

她来到患者身边。

看了看患者灰黄的脸,低低的问:“嗓子紧吗?呼吸费劲?”

患者是个男性,三十几岁,脸咳嗽的通红,几乎说不出话来,苦笑着,坐在椅子上。

只费力的点了点头。

秀秀犹豫了一下。

令患者坐好了身子:“好,抬头,我已经没有药了,只好用咱老祖宗的办法了。”

秀秀一手抚着患者的头,另一只手的两指回弯成钳子样,在那人的脖子处啪啪得揪起来,仅十几下,那人的脖子处就起了一片紫砂。

那人痛的大叫了一阵后,双手摸着脖子惊喜起来,慢慢站起身:“舒服多了,大夫谢谢了。”

秀秀摇了摇头,嘴角挂着一丝笑意:“还没完呢,姑姑,把你的精油取来吧,我要给他刮痧,你不是有一小瓶精油吗。”

我积极的应了一声,快步向楼上走去。

鹏鹏则驱赶着小海跑回来了。

他只扫了人龙一眼。

人龙仍旧坐在桌子上,此刻,已被红红哄好了,不再哭闹,正喝着红红给他倒得矿泉水。

小海向楼上跑去,发出憨憨的笑声。

鹏鹏没有撵上小海。

或者他根本没心追撵小海。

继续和大家讨论未来的生活问题了。

“二姐带领着她的医疗小分队护理着一些严重的病人。”

“ 姑父负责带队开发丰城的生活资源。”

鹏鹏很严肃的对宏信说:“姑父,咱们这伙人的吃穿都靠你了,丰城的建筑你最知底儿,粮库在哪儿,粮食一条街在哪儿,那些大商场,大超市儿的具体位置你肯定知道,还有……姑父,如果东西很多,你们运不回来的话,就把东西都藏起来,不论客车里还是轿车里,我最怕的是下雨,如果粮食跟不上……我们就面临灭顶之灾了。”

鹏鹏坚定似铁的目光里透出一种隐忧。

他的发丝在阳光下发出青黑的亮光。

身上的白背心几乎变成了灰黑色,肥肥大大的。

站在阳光下,他的小脸儿瘦瘦的。

宏信站在房廊下故意开心的笑了:“放心,鹏鹏,我对丰城的建筑了如指掌,比如粮库的墙砖是实心的红砖,粮食一条街的房砖都是一律青灰色的空心儿保温砖,丰城大商厦用的钢筋都是省城钢筋大王赵世成手里的拳头产品,全都是麻花劲儿的,好孩子,我们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凭着这些线索我也会找到粮食。鹏鹏,你不要太担心了,还有我们这些大人呢,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宏信爱抚的摸着鹏鹏的头。

站在房廊下,他穿着我给他新换上的迷彩工作服,灰黄色的皮肤使他看上去有些病态。

牙医站在宏信身边,也像许愿似地说:“我们一定会在今晚背回一袋子大米的。不过你的那个儿子……这么大点就长这么高了,还会说话,有点邪行啊。”

“是……是有点邪性,他……不过是个四岁孩子而已……我再看看他。”

鹏鹏疑疑惑惑的又走到人龙面前,歪着头左瞅瞅,右看看。

戏谑的说:“你是我儿子吗?”

鹏鹏的样子就像一个小痞子,歪头斜脑的。

“是,你把我抱回来,给我取了名字,喝了奶粉。你是我爸爸。”

人龙渴望的看着鹏鹏,扎撒着一双白胖的小手。

想让鹏鹏抱。

鹏鹏没有抱他。

依然围着他,缓慢地转着圈子。

那个小家伙撅着屁股对着鹏鹏摆着巴掌,脸上的表情极其渴望的样子。

“那么你长大了干什么?”

鹏鹏抬手摸了摸他的脸,端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了,和气的笑着。

“和你们好。”人龙的小嘴干脆而洪亮的说着。

并再度张开双臂向鹏鹏伸去。

这回鹏鹏毫不犹豫的抱起了他。

简单又直接的说:“既然你是我的儿子,你就得听我的话,做一个好人,帮助和保护我们这里所有的人,你明白吗?啊,你的尾巴……”

鹏鹏抱到了他的尾巴,不由的轻轻点了点,感觉确实已经长了骨头。

鹏鹏的表现引来了一些善意的嘲笑声。

“你才十七岁,你儿子今天四岁,也许明天就八岁了。”

“再过几天你儿子就比你大了,小爹,大儿子。儿子很快就会盖过爹了。”

人群里有一股轻微的嘲笑声。

鹏鹏的脸红了,想把人龙放下。

“我知道了,爸爸,我会保护你们的。”

人龙很干脆的说。

他老实的趴在鹏鹏的怀里,不想下去,说话的声音平静而清晰。

鹏鹏便红着脸喊她大姐:“快接过去,抱不动了,沉。”

红红应了一声,给一个病人盖好了床单。

好奇的抱过人龙去,然后细细端详着人龙的脸。

他的脸和四五岁的孩子并无二样。

“你怎么会长的这么快?话也说得这么早?”

红红善良的看着人龙,并和他贴了贴脸。

“我也不明白。”

人龙在红红的怀里拘谨的低着头。

一双白胖的小手摆弄着红红的衣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