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423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阵敲打破盆的声音把大家都聚到了一块儿,人们睡意惺忪的坐下来。

小瘦子仍披着衣服,摇摇晃晃得在大厅的地上转悠着,有些严肃的看着大家。

他是个从来都不愿意把衬衫掖在裤腰里的人,就那么随意而舒服的穿着,蓬松的头发略微发黄,白色旅游鞋已经很脏了。

他转悠了一圈儿,就开始讲话了:“为了我们的长远打算,能够生存下去,我们不能浪费太多时间了,生存的首要便是水的问题,咱们原先的水井经过这次劫难,都已变得干枯了。嗨!可惜了,那口水井……井边上长满了翠绿的车轱辘菜,又绿又嫩,拌小菜儿非常好吃。还有绿绿的青蛙呢。”

翠绿的车轱辘菜……小菜,绿绿的小青蛙,这些东西令人止不住的令人潸然泪下。

许多人都低下了头。

“我和几位老爷子已经合计过了,咱们要先分出几个分队,年轻有力的一队人先打一口井,我们的矿泉水很快就会用光的。第二队人要精明强干的,那就是找吃的,首先要在我们的丰城寻找,挖掘,凭记忆,找到那些商场米店的位置,要尽快地挖掘地下埋藏的米面之类的,我就担心天会下雨。”

鹏鹏的脚步慢了一些,诚恳认真地看着大家。

许多张哀伤的面孔都频频点着头。

于是鹏鹏继续说。

“还有第三队人,跟着我去拜访人龙的父母,人龙的父母是打渔的渔民,我昨天蹲在他家的窗下,闻到了一股鱼干的味道,也摸到了他家墙上晾着的鱼,我们要跟他学打渔,学制船,学海上的生存方法。没办法,我们要活下去。”

鹏鹏说到这里,停下了脚步,希冀的目光扫过每一张脸。

然而,他看见的是一张张麻木的表情。

他无奈的啊哈的笑了一声,继续说: “第四队人,相对年龄要大一些,现在正是伏天,依照咱老祖宗的经验,头伏萝卜二伏菜,要适时播种,刚才老园丁……天可怜见,他被砸断了一条腿,他告诉我菜籽的地方,我已找来了,每一包上我都写了名字,萝卜白菜,菠菜,香菜,就放在那儿了,老爷子那儿。”

鹏鹏顺手一指我公公面前的地桌,那上面摆着许多的小纸包,公公正在眯着眼睛摆弄着呢。

“第五队人,是咱们的女眷,负责咱们的一日三餐,以及屋内的打扫工作,老太太,你就做队长了。”

鹏鹏微笑着看我的婆婆。

婆婆马上严肃的应了一声“是。”

甚至她还站了一下。

看到我那年过五旬的婆婆如此利落,我的心里不禁一热,同时也激发起自己的求生欲望。

正当鹏鹏要详细的分队的时候,楼上传来了小孩子的的哭叫声,高亢而宏亮。

分明的有三四岁的样子了。

美美和东东都在我们身边,不是他俩的哭声。

此外婚礼上在没有更小的孩子了。

人们东张西望一会后,一致确定是那个新生婴儿,人龙。

可是他的哭声怎会如此宏大?

居然不再是婴儿般的哭声了,大家都惊异地看着楼上。

窗外的日光毒毒的洒进来,亮亮的,把红地毯烤的热热的。

我们这一群大人仿佛都被定住了身形。

只有美美是第一个要往上冲的人。

她边往楼上跑边喊叫着:“人龙,姐来了,不怕。”

美美的后面跟着宏信的六岁侄儿东东,也跌跌撞撞的往上跑。

这个小人龙是被谁抱到楼上的呢?在我睡着之前,他是被放在楼下面的。

“美美,站住。”

我的三嫂,美美的妈妈大声断喝。

她是怕人龙会有未知的可怕变化。

其实我们也都怕,所以没人动。

她的这一声断喝马上就停下了美美的脚步,孩子错愕地看着我们,所有的人都站在原地,仰脸看着楼上,每一张脸上都有一种寂静的恐怖。

杨局长若有所思的看着楼上,楼上的孩子哭叫声依然响亮的传下来,而且哭得越发急促起来。

局长低低地说:“难道他还能变成怪物,能吃人?我也老了,我先上去,要吃就让他先吃我。”

老局长拒绝了别人的争抢,迈着平稳的脚步向楼上走去,肥大的衣服咧着怀儿,倒背着双手,脑后略长的头发已经触到了衣领。

他的皮鞋走在金色的楼梯上发出的声音,塔——塔——的声音,显得极其响亮清脆。

牵动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

大家不由得跟到了楼梯下,仰脸上望,看着局长的身影消失在楼上的走廊里。

不知会发生什么。

每个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很快,楼上人龙的哭声就停下了,然后传来了杨局长的慈爱声音:“小东西,小东西,你怎么长得这么快,你是气球变得吧?”

气球?这句话更加吸引了我们的眼球和思想,并且把我们都变得紧张好奇起来,急切的看着楼上。

很快老局长就抱着人龙出现在门口了。

他面带微笑,缓缓下楼,我没有注意去看局长,其实所有的人也和我一样,都把目光集中到局长抱着的小孩子身上了。

那个孩子真的如同气儿吹起来的一样,他真的长大了很多,真的像三四岁孩子了,身上穿着东东的红衣服,下穿一条开裆裤,睡觉前原本正好,此刻都小了,只睡了一觉而已,人龙就变得这么大。

简直太不现实了,我和许多人都向后拥去,也包括鹏鹏……

局长下了楼。

把人龙放到了一张地桌之上。

那孩子就端端正正的坐在桌子上了,那条肉尾巴就平平的摆放在身后,也粗大了许多。

他的眼睛黑油油水汪汪地看着离他远远的我们,灰白的小手放在自己平伸的双腿上。

大家都惊惧的看着那个小孩子,好久无声。

杨局长一然站在他旁边看着他。

鹏鹏像一个螳螂一样伸着脖子看了半天,疑疑惑惑的走过去。

看着他一步步向那个怪小孩子走过去,我的心里为他捏了一把汗。

怕那个孩子瞬间会变成一个怪物。

他走过去围着孩子转了几圈儿。

那个怪孩子见鹏鹏在向他靠近,已经不哭了,而是嘎嘎笑着看众人,极欢欣的样子,圆鼓鼓的小脸上挂着泪珠。

鹏鹏小心的皱起了他的浓眉毛,慢慢伸手摸了摸怪小孩子的后背,后脑勺,又转过来摸了摸孩子的小脸蛋儿……

孩子无邪的看着他笑,声音格格的很是能感染人。

鹏鹏也许觉得没有什么危险了,口里便发出喳喳惊叹的声音:“真是邪恶,你怎么一觉就长这么大呀,照这么长下去,咱的别墅还不得被你给顶透了,这真是,你是吃了尿素?”

“他没吃尿素,他喝了老多奶粉了,东东妈拿来的奶粉全喝了,一袋儿,一袋儿”美美低声的说着,手里拎着空空的奶粉袋儿,小心地看着大家。

美美和东东站在人丛的最前面。

“都……都……那真是一整袋儿奶粉啊。”大嫂惊讶的喊。

大人们一遇到灾难,就只记得悲伤。

而小孩子却还有心思关注新生事物。

鹏鹏把孩子放到地桌上后,就没再管,而是由美美和东东来冲奶粉喂养了。

他们是孩子,只知道喂,喝没再冲,也不管凉热。

结果一袋奶粉就给喂没了。

那么这个小家伙的食量也太……

屋内所有人的目光就都集中到两个孩子的身上了,人们的目光里有惊愕,有责备。

“喂那么多……喂成了妖怪了。”

两个孩子被吓哭了,紧紧靠在母亲的大腿上。

母亲把孩子带走了。

秀秀也慢慢走过去,俯下身去,静静的端详着人龙,又摸了摸孩子的尾巴,不甘心的舔了一下唇,疲弱的说:“我本来想着找一根丝线,把他的尾巴系住,慢慢勒掉,都怪我,刚才松懈了,刚才睡觉前尾巴本来是软的,现在已经硬了,里面已经长了硬骨,看来他的这条尾巴要跟随他一生了,嗨,枉我学了一回医,竟然丝毫也帮不了你。”

那人龙听了秀秀的话居然嘿嘿的乐了起来,仰着小脸儿看秀秀,颠着屁股要去拉秀秀的手。

鹏鹏皱着眉头,看人龙,又看看二姐,直直的吹了一口气,他的口气里有股口香糖的味道。

问二姐:“大夫,你说这种现象是吉还是凶呢?他这种生长的速度……人龙是核辐射之后的人类产物,你们谁能预测出他的吉凶。”

人群一阵嘁嘁喳喳之后都表示无法预测。

“如果他是善的,我们养他无可厚非,如果他是恶的……”

鹏鹏回头看人龙,迟疑地问:“我们应该怎样安排你?你会不会成为我们的后患?”

人龙的大眼睛里突然闪现出惊惧看着鹏鹏,居然慢慢站起身来,张开双手大叫着:“爸爸,爸爸。”

他的肉色尾巴在身后摇晃了两下,然后直直的,有力地支撑起他的身躯来,人龙直直的站起来了,在桌面上。

这个称呼将所有人都惊住了。

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能长这么大,并且会说话了,说出的话如此流利连贯,而且居然叫鹏鹏为爸爸。

我们又一次鸦雀无声得急急向后退去。

我被一个人踩到了脚。

鹏鹏失去了往日的气定神闲。

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有些尴尬又有些不悦的看着人龙,面孔涨红了:“你他妈的……你什么思维?这么快就会,会说话……”

人们都在惊异,因为惊异而沉默,恐惧。

屋内沉静下去,仿佛变成了旷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