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298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路上,鹏鹏都在回答大家的问话。

却没有人顾得上回答他的问话。

大家都在对他发问。

很快大家就和小海会和了。

小海睁着惺忪的睡眼匍匐在地上,抬头惊悚的看着面前的几个黑影。

待他听见了宏信的声音,看清了鹏鹏的面容后。

他马上宝贝似的抱起有灵,神气活现的褒奖起有灵的各种好处来。

厚厚的嘴唇激动的蠕动着。

“这可是一只神鸟,和咱心意相通,知道保护我俩,是我的宝贝。”

宏信听了小海的话,他有些怀疑的看着这只神奇的鸟,蹲下身去。

想摸摸他的羽毛。

然而,有灵清灵的叫了两声,侧了侧头,意在躲避宏信的抚摸。

宏信一行人惊叹此鸟的神奇来。

那位表叔哑着嗓音蹲在有灵的面前,专注的看着鸟儿说:“你是一只鸟儿吗?能把大黑狗吓跑,你是不是一个人变异来的呢?什么鸟儿会有如此的灵性呢?”

“也许是一个网络高手变来的,他披着华丽的外衣,就像某些人,在大庭广众之下,他的形象是阳光的,可背地里他干着破译盗窃某银行账户密码的勾当,尤其是某些跨国大公司的账户密码,然后把人家的钱盗出来,弄进自己的卡里。”

警察小松阴阳怪气儿地说。

表叔斜脸笑着看了小松一眼,用舌尖舔了一下唇。

很平静的说:“你是一个好警察,如果将来咱们在此地建立一个新的国家,咱们的最高统帅一定会发给你一枚执法严正者的勋章,你的能力会在未来的咱们的国度里得以施展的,咱们未来的法治将靠你们来维护执行。”

“你说得对极了,我建议首先,要建一个监狱,把那些犯法的诈骗的都收进去。”

警察小赵激愤的摸着自己头上的绷带说。

月光下,他的恼怒暴露无疑,甚至都有些口吃起来了,眼睛狠狠地瞪视着表叔。

“我不妨先透漏你个实底儿,就在咱们的中间,现在就有一个跨国大盗,他连美国日本银行的钱都敢盗窃,监狱一建好,我就首先把他扔进去,我们要把他关进去一辈子。”

“怎么你稀罕美国和日本?动了他们你难受?”

表叔站起身来摇着头轻笑起来,走开了。

月光地上,他的身影被拉得长长的,黑黑的。

“ 表爷自有他的道理。赵叔叔,你的头是怎么整的伤?诶呀有灵……你们快看这蚊子刚要来叮我,就被有灵给消灭了,有灵太棒了——乖乖!”

小海急忙又向人们显示有灵的特异之处。

眼睛圆圆的,声音也极热烈的喊叫着。

小赵觉得孩子对于他的话题有些轻描淡写,他恼火了。

“跟踪罪犯整的,一个小孩儿你明白几个问题,还表爷有自己的道理,再有道理也不能犯法,咱们是就事儿论事儿,就法论法,你懂法吗?你没学过法吗?”

“行了,小赵,你头受伤了,不要激动。这样对你自己不好。他们还是孩子。”

宏信温和地说。

小赵垂下了略长的头。

然后, 宏信和几个人围过去,看着鹏鹏抱着的怪婴。

也看到了那条肉尾巴。

手电光下,那条肉尾呈灰白色,软软的,如若无骨。

孩子已经睡着了,大眼皮紧紧地包裹著眼珠。

宏信关了手电,轻轻给孩子拉好了毯子,疲惫的抬头看天,天色很美,黑的宁静,星星在天河里眨眼,一如往昔。

二哥点燃了一根香烟,几个人便纷纷向他伸出手来。

于是一股香烟的味道在山坡上飘荡开来。

宏信忽然悲怆起来,低低的呻吟着。

“天空无恙,星月无恙,为什么独独是我们的世界大变了样子?怎么活下去?你把一个怎样的世界给了我们?动物如此的变异,甚至还有一个长了尾巴的怪孩子。鹏鹏,我们面临着生死的考验与挑战,你收留了这个孩子,打算怎办?”

鹏鹏也有些茫然的四外看了看。

抱着孩子,微微晃了晃,口气仍然是那种无所谓的。

“先养着呗,反正是一条生命,回去交给我二姐,让大夫她们来带,说不定我二姐有办法弄掉他的尾巴,那个,赵叔叔的伤到底是怎么整的?快说吧,一会儿天都亮了。”

几个大人便沮丧得坐在草地上。

对鹏鹏说。

“你们来路碰上了大青蛙,大毛毛虫,大鸟,这都没什么,我们碰到的可比你们凶险多了,我们碰到的是一种变异了的猫头鹰。”

“个头大倒不说了,就是他们的眼睛……诶,真让人受不了,老大了,滴溜溜的转,而且就像带了电一样,可把我们吓坏了,电光闪闪的。”

“刚开始,我们还以为是什么怪物呢,它落在大树上,因为黑天嘛,他看起来就像一朵大乌云一样大,眼睛,闪着电光,凶凶恶恶的,真槮人……”

“真能把人给吓疯,他就那么瞪我们,诶呦你都不知道我们当时的感觉,就像被电到了一样,不敢动了,幸亏两个公安有枪,幸亏警察勇敢,开枪干掉了一个。”

人们七嘴八舌的介绍着他们来路的惊险。

牙医一脸后怕的描述着遇到猫头鹰的凶险。

月光下,他的大眼瞪瞪着,嘴角上挑,露出了两排牙齿,土豆样的头上,板寸头发竖竖着。

鹏鹏听后笑了,欢快地叫着。

“过瘾,开枪干了……后来呢?赵叔叔的……伤,被猫头鹰给叨了?”

小赵摸着头上的伤,低落的说:“我本以为开枪打死一个能吓跑另一个,结果……太可怕了,另一只猫头鹰就像疯了一样,扑过来就……叨我。”

小赵叔叔沮丧地低下头去,继续说:“我都不知道它是用嘴还是用爪子……反正把我给伤这样了,我当时就觉得好像一把把小刀嚓嚓嚓在往我头上插,幸亏小松又给了那只猫头鹰两枪,都结果了,把我救了,真像噩梦一场。”

小赵闭上了嘴巴,人们也似乎都陷入了沉思。

“诶,你们说咱们是在做梦吗?我有时候就感觉我们是在做梦,肯定会醒过来的,是吧?”

小赵抬起头来,月光下,纱布下的双眼极期翼得向自己的周围看去,他变得高兴起来了。

"等着梦醒了,就好了,就一切都恢复正常了。上班,学习,执法。"

他兴致勃勃的展望着未来,可是没有人接他的话茬。

人们都无声无动了。

一阵夜风吹来,周围的大树树梢摇动,发出的声音仿佛怨妇在释屈。

小赵终于停止了说梦。

月夜下,这个山坡上的人们就像一尊尊泥像样。

就连鹏鹏和小海也一样陷入了某种沉思。

哀愁仿佛融进了月光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