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密谋

作者:花羡红颜 字数:370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无事,便退朝……”老皇帝一眼便见到了低垂着头的儿子,那脸上的无奈,心情越加的高兴。再见到欧阳宿铁青着一张脸时那敢怒不敢言的憋屈,心情很好的宣布了退朝。

“皇上万岁万万岁……”众人全都跪下,叩首,等帝王离去。

“恭喜丞相——”

“恭喜了,丞相——”

“丞相,恭喜了——”面对众位同僚那满脸堆笑的说着恭喜之语,欧阳宿皮笑肉不笑的说着感谢,心中却异常的气愤。

范格文,我欧阳宿到底是哪个地方得罪你了,你要这般的害我呢?可望着那个蹒跚离去的老人,欧阳宿却没有那个胆量去问这话。

别看范格文只是一个大学士,可他的门生众多,就连老皇帝曾经也是他的学生,自然才会处处的忍让这个倔强的老头。再加上他还是太子的外公,就凭这层关系,欧阳宿也没有那个胆量去质问他,只得忍气吞声。

自然,对于他突然发难,他只能私底下去进行了。

至于这个赐婚,不满意又如何,他还不是得接受?

等众人离去了,他才缓慢的走了出去。如今的局势,他有些看不明白。

至少,范格文为何要为八王爷请旨赐婚,他就想不通透其中的意思。还有,那是八王爷的意思?还是范格文心绪来潮就是要和他过不去?

如果是前者,那八王爷可就不简单了……

随即又摇摇头,否定了先前的猜测。要知道连太医都对八王爷的病情毫无办法,他又怎么能突然的就有那样的心计来算计他呢。

头微微的有些疼,他要回去好好的想一想了……

“大哥,您看父皇……”凤子澈走到太子凤子启的身边,无声的控告着。他还没有说的是你外公怎么就把他给拉进去了呢?

凤子启脸色有些苍白,显然是被病魔给折磨的够呛。那张苍白的脸上,倒是俊逸一片。可惜……

才华横溢,却天生是个病人。太子的病,据说很离奇,无人知晓他到底患的什么病。只知晓他不能做任何剧烈的运动,更不能骑马打仗,更要靠药才能勉强活着……

“咳咳,老八啊,父皇说的对,你已经长大了……大哥,咳咳,就先恭喜你了……“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脸色也因他每说一句话而越加的苍白。

最后还在侍卫的搀扶下,缓慢艰难的离去。走了许久,都能听到他传来的咳嗽声……

凤子澈有些担心,可他的病情他什么都帮不了,只得露出可惜及同情的目光来……

五王爷凤子铭阴阳怪气的望着那个本就优秀,可脑袋却不灵光的人,收敛情绪,缓缓的开口道:“老八,好福气呀……“

说完,甩袖离开。无人知晓他这话是真心的,还是隐藏嘲讽?

可见到一个连傻子都能娶到一个这么好的王妃,无疑,这对他来说,是一件耻辱。同时,心中也后悔不已。

这就得说说五王爷的王妃牡丹了,原是风尘女子。那是凤子铭逛青楼时识得,二人一见钟情。五王爷为了她赎了身,带回他的后院养着,为了她,凤子铭还和老皇帝大闹了一场,最后连自尽都用上了,逼不得已老皇帝才妥协让步,不许给她王妃的位子。

不得不说,牡丹也知晓她身份卑微,可人极具有手段及聪明,硬是在三年的时间里便从一个夫人,爬到了王妃的位置,就连五王爷对她也是极其的忌惮。

当时凤子铭对她可能真的是用了情,不然怎么会为了她和老皇帝反抗呢。

可三年的时间,再美的人,他也乏了,想摆脱了,正准备随便找个理由打发时。

可不想牡丹就像是知晓他的心思似得,时不时的给他惊喜,让他下不了决心打发。最后更在她的怂恿下,答应给她王妃之位。

可答应之后,凤子铭就觉得有些荒唐,他若是真的娶了她,他就完了。随后他才会提出要娶平妻的意思,牡丹虽不愿,可她的身份实在过于卑微,只得答应。

当时的凤子铭非常的感动,心中想着娶一个重臣的女儿,这样好帮衬他。要知道,父皇有太多的儿子,老大虽是太子,可一身的病,自是不足为虑。老二呢,是个大老粗,冲锋陷阵还行,真要争皇位,完全是被灭的份。

还有旗鼓相当的老三老四,二人的王妃娶得都是重臣的女儿,与牡丹不是一个档次的。

至于老七、老八、老九,一个无心皇位,游离在外,一个痴傻,一个还太小,完全就是他的跟班,他提防的也只有老三老四。

可不知是不是上天都在帮衬牡丹,与他做对,打乱了他的如意算盘。

在那个平妻还没有来王府时,人就突发暴病,香消玉殒。眼见婚期将到,再说另娶一个平妻入府的话,只会成为笑柄。

娶平妻的事情,就这么的不了了之。

凤子铭只要一想到他的王妃是个风尘女子,帮不了他任何时,心中就有无限多的气。哪怕手段和魅力不输任何的大家闺秀,可她也只是个风尘女子,没有娘家的支持,他如何脱颖而出?

一想到他离那个位置落了一大截,心情就莫名的烦躁、低落。

自然,凤子铭才会气疯了,冷嘲暗讽一番。

回府之后,见到那个笑脸如花的女子,就更是厌恶,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的骂了一通。若娶的不是她……

可惜,一切都晚了,没有人愿意把女儿嫁到五王府,受一个风尘女子的气……

垂头叹息的回了书房,找他的门生商量要事……

凤子澈站在原地,眨巴着无辜的眼眸,五哥又抽什么疯?摇摇头,勾唇轻笑,大步的离去……

回府的欧阳宿,紧紧的握住手里的圣旨。

这若不是圣旨的话,早被他撕碎了。可见到兴高采烈的妻子时,心情就无端端的怒气冲冲。此时还听到她哼着小曲的高兴模样,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可再怎么不高兴,那也是自己的女人,实在是拉不下那个脸来臭骂她一顿……

“何事这么高兴?说出来,也让老夫乐呵乐呵?“阴阳怪气的开口,明显的语气不善。

要是平日里冯夫人指不定怎么委屈呢,可今日却是她女儿欧青青参加赏花大赛,得到了很多夫人的好感,意思话里话外都透露要和她结亲的意思。

这样的好日子,她就不与他计较了。

如今见着老爷心情不好,作为解语花的她,自是要分解一二,解释着:“是青青,那孩子今日在赏花大赛上拔得头筹,好几家的夫人都想与我们结亲呢,老妇听后自是高兴的啊……“

“结亲?看看,这是什么?皇上亲自下的指婚!所以,你,以后少带青青出去抛头露面,在家好好的准备嫁妆吧?”欧阳宿自是知晓他女儿是极好的,可如今圣旨已下,难不成还能反悔抗旨不成?

抗旨这等大事,他可没有那个胆子呢,对于他的夫人他还是了解的,在大事上自是没有话说。可在小事上,却有些骄傲,自是带着女儿出去招摇显摆了。

虽然在东秦,未婚的女子出去是要面纱的,可难免不会被登徒子瞧了去,那岂不是更麻烦?如今婚礼的日子,钦天监已经算出来了。那便是一个月之后了,为此他自是要敲打敲打,免得母女二人惹出什么祸端来,到时再危害到他的利益,那就得不偿失了。

“啊?这是圣旨?“她有些高兴的打开了它,脸上尽是得意。瞧瞧她生的女儿就是好,连她的亲事,皇上都亲自下旨,可见皇上对他家的看重。

若是他家儿子,哦,如今就不得不说说冯氏差点拼了老命才生下来的儿子,如今才三岁。这也是为何欧阳宿会如此迁就她的原因,要知道她生下这个儿子,差点要了老命,以后也不会再有孩子了,这样的付出,是个男人都会感动不已吧。

只是,看完圣旨之后的她,脸色瞬间的苍白,踉跄几步,差点跌坐在地。

怎么会这样呢?若是,若是让她家女儿知晓她即将嫁个花心又有些痴傻的人为夫的话,指不定怎么伤心落泪呢。

不……

绝不,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女儿去受那个苦,而无动于衷。

哪怕身份尊贵又如何,花名在外又痴傻的八王爷,想要他专心的对待,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女儿嫁给他,指不定怎么被欺负呢?

短短的时间内,她便从伤心欲绝中回了神,然后思索起法子来,突然——

“老爷,我有个法子,不知该不该讲?”也许那个人是唯一的出路了,只是得委屈青青了。可只要不是嫁给八王爷,她深信青青会理解的。

“哦?你说有法子?快,那你倒是说说啊?“欧阳宿极其的惊讶,他可是在回来的路上已经想过很多的法子了,然后又一一的否定了。

显然那些都是行不通的,否则也不会如此的焦头烂额。如今,听到有法子了?他怎么不好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