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请旨赐婚

作者:花羡红颜 字数:365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东秦的皇宫坐落在东城最东面,叫东街,那也是东城最繁华的街道。自然居住在这里的人,大多数是非富即贵的贵人,随便的一个的身份那也是地位显赫。

凤子澈赶到朝殿时,朝臣和皇子分别在自己的位置站着,偶尔有低低的交谈声出来。凤子澈大大咧咧的站在他该站的地方,扫视一眼,她应该算是最晚到的人了。

可他的出现并没有引起任何的反应,似乎习以为常,各自忙碌。

随后,皇帝身边的红人苏公公走了进来,大喊了一声:“皇上驾到,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吾皇万岁万万岁……“

一席明黄色的皇帝走了进来,那威严的气势,哪怕是面带微笑,众人也不敢随意的猜测帝王的心情。低垂着头,缩小存在感。

老皇帝约莫五十左右,许是操心的事情较多,显得有些苍老,鬓间还有少许的白发,倒是增添了一丝的人气。那深邃的眼眸随意的一扫,气势大开,威压的气息随即而来。

众臣呼吸急促,如临大敌,老皇帝扫视一圈,便收回目光,底下传来急促的呼气声。老皇帝似乎很满意他的威压所带来的后果,可面上却看不出任何的喜怒来。

坐下,扫视殿堂——

“众卿平身,哟,今儿老八也来了,莫非这太阳是从西边升起的……“老皇帝凤眸深深的望着儿子们及大臣们,一眼便见到了那个鹤立鸡群的老八,不由得打趣道。

老皇帝的威慑力与日俱增,随意的一个眼神便给人无尽的压力,令人不敢动弹。窸窸窣窣的起身,皆不敢评断先前的恐惧。

“儿臣已经长大了,日后定会痛改前非,不让父皇忧心……“若是其他皇子被皇上这么打趣,一定会非常的不好意思,还会绞尽脑汁的猜测父皇是何意。可凤子澈是谁,脸皮堪比城墙还厚,又怎么会不好意思呢。

“甚好,朕倒是很期待你的表现……“收回打量的眼神,望着蹒跚而出的老者,凤眸微微的一眯,迅速的回神,无人知晓那一闪而过的深沉。

出列的是第一文官范大学士,官列一品,年纪估摸八十岁左右。白发苍苍,苍老的容颜,令人不忍忽视他的话语,只得耐心的聆听。

可那颤颤巍巍艰难移动步子的双脚,无数的目光移在他的身上,可他淡定如斯,丝毫不知其他同僚的想法,依旧出列。那缓慢的动作,令人忍不住的为他担心一把。

可他仍旧不甘心自己退下去,才会到了这个年纪还坚持上朝,用他的话来说,他就是要时刻的为东秦敲响警钟,切勿娇纵,切勿自大。

对此, 老皇帝对他是又爱又恨,面对他时,心情是非常的复杂。

“老臣有本要奏——“范学士似乎没有注意到老皇帝的神色,依旧我行我素,不顾老皇帝会不会阻止,便开始他的长篇大论。

龙椅上的老皇帝,浓眉微微的一皱,可像是无可奈何一般,只得任由他说下去……

“刚刚听闻八王爷说长大了,倒是让老臣想起八王爷也是二十又一了吧?三王爷、四王爷、五王爷这几位王爷这个时候,早已娶妻!如今老臣斗胆为八王爷觅得一门好亲事,为皇家开枝散叶……”范学士一本正经的开口,一提起八王爷的亲事,在场所有的官员都忍不住的摇头叹息,迅速的低垂着头,缩小存在感,不让人把主意打在他的身上。

心中忍不住的吐槽,谁愿意啊。

要知道嫁给八王爷,身份虽然尊崇,可却要面对无尽的屈辱。只因八王爷凤子澈是出了名的花心,几乎夜夜笙歌,而且还是不同的女子。再加上八王爷的脑袋时好时坏的,让人难以琢磨。真怕哪天他就因为他的豪言壮语,而一命呜呼,为此,哪里还有人把自己家的女儿嫁给他。

自然,在场的官员又岂会让自家的女儿去受苦呢。

虽然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可每天都要面对这数以万计的孤独,自然还是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攀上这门亲事的。

何况八王爷身边的女子,没有一个是超过了三个月的。传言呆在八王爷身边的女子还未到三个月,他就会变卖她们去各个春园里,失了身子的女子,又被人抛弃的女子,还怎么在春园里活下去。

自然,有这样的一个因头在,自然就更不会有人想去结这门亲事了。哪怕是嫁给他为妃,结果还不是八王爷说了算。

人家八王爷金口一开,你就得从命,可别到时候福分没有享受到,落得个凄惨的命,那就得不偿失了。

自然,谁又肯定自家女儿会不会只做三个月的王妃呢?

所以,没有人愿意去冒险……

老皇帝沉吟,略一琢磨,微微的点头,倒是同意了范学士的提议。老八这几年的确是玩的过火啊……

若是有个人能够制约他,他还是愿意看到那样的结果的。

“那范卿家是否有合适的女子?“凤眸不经意间的望着他,想从他的身上看出一丝的蛛丝马迹。

可是,凤子澈就像是懵了一般,呆呆的望着在场中进言的范大学士,似乎在懊恼怎么就说起他了呢?

那呆愣的模样不似做假,老皇帝自不会再怀疑。

殊不知凤子澈早已练就了在皇帝身边收敛起他所有情绪的本事,自然才会做到该呆愣呆愣,该犯傻犯傻……

“听闻欧丞相的大女儿欧青青才貌无双,温婉可人,当的起八王府的女主人……“范大学士说完之后,便沉默在旁,不再言语。结果成与不成,都不关他的事了。

他知道他今天说的话,一定会被皇帝怀疑、猜测,可没有办法,谁叫主子有令,他不得不从呢。

果然,此话一出,不仅是老皇帝怀疑,就是其他的几个皇子也是各怀心思,暗自的猜测一向只喜欢玩女人的老八什么时候和范大学士勾上线了?

众人各怀心思,满腹狐疑。却只能闭口不言,压下满满的好奇。

如此情况却无人敢上前发问,只得时不时的悄悄打量那个浑然不知何事的八王爷……

凤子澈对那些怀疑的眼神,尽收眼底。一张俊脸涨的绯红,好久才憋出一段话来:“儿臣,儿臣还小呢,不想,不想,那么早就娶亲……”

凤子澈给人的感觉便是喜欢女人,花心,但却没有担当,不想被束缚。甚至是有些弱智,不然怎么会在这样的场合说这样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出来呢。

老皇帝闻言,收起怀疑的眼神,老八怎么可能是那么有心计的人,别说勾结朝臣了,就是朝臣一词他也不一定懂。

失神只是一闪而过,随即哈哈大笑着站了起来,然后望着范大学士和欧丞相,二人的镇定惹得他明白,范大学士只是无意之举……

并无其他的意思,至于为何会看中欧丞相的女儿,还有待考证。可,以他的公正,老皇帝相信这真的只是男未婚女未嫁的意外撮合……

此事若是成了,范大学士也不会有什么激动之情,更不会想着去巴结欧阳宿。那个老头,他还是了解的。

顽固,最看不惯的也是欧阳宿的假仁假义。

只是一个打量之间,老皇帝便已成竹在胸,似乎早已明白其中的关键,打消了先前的怀疑。

他倒是更愿意相信范大学士只是想让老八和欧阳宿互憎吧,毕竟老八之所以变成这样,缘由可是欧阳宿呢。

老皇帝想通之后,狡黠的一笑,这样的撮合他自是乐见其成的。只要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他很喜欢见到这样争斗的场面。

“苏三,磨墨!”转身,走到了玉案前,提笔,认真的写着圣旨。

殿内鸦雀无声,有人高兴、有人愁、还有人幸灾乐祸的望着一脸冰冷的欧丞相,那打量的眼神更是比比皆是,彼此各怀心思,心中算计。

凤子澈眼见事已至此,心中高兴,可面上却是一副不高兴的神色,还哭丧着脸,一副被人强迫的模样。

良久,老皇帝写完了奏折递给了苏公公,深邃的眼眸不经意间撇到老八那苦瓜似地脸,心情却不由得大好,道:“老八啊,成亲之后,可不许再胡闹了哦,否则朕绝不会轻饶……”

闻言,凤子澈抬起了头,委屈的不敢见老皇帝。可老皇帝就像是知晓他的心思一般,硬是逼得他与他直视,见到父皇那严肃的眼神时,唯有呐呐的点头,无精打采的说着:“儿臣遵旨……”

那委屈的模样,那恰到好处的表情可谓是做的入木三分,很是让人相信八王爷真的是太不甘愿了。

其余的大臣见到八王爷一副委屈的模样,嘴角上扬,似乎看见八王爷吃瘪,那是一件多么畅快人心的事情。

此时,苏公公那抑扬顿挫的声音响起,在朝殿上宣读,每一个字都读的恰到好处,令人明白,老皇帝也是很看好这桩婚事的……

圣旨一下,此事便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