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对抗嫡母,反抗亲爹

作者:花羡红颜 字数:373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又七拐八拐的回到了先前的大厅,在此欧辰辰不得不感慨的说一句欧府真的是很大,大的令她迷路好几次,才来到这里,的确是不容易啊。

站定,只见冯氏此时正讨喜的在她爹面前说着笑话,一边是他深爱的妻子,一边是他喜爱的女儿,不得不说这一副画面很美、很温馨……

尤其是她爹笑的嘴角都飞起来的模样,猜也知晓她爹的心情很好。

可惜的是她来了,她爹的好心情就得离他而去了哦……

她大咧咧的走了过去,在他们惊诧的目光下坐下吃饭,既然他们不在意她衣冠不整,恶心邋遢,那她也豁出去了。

小娥见到这,眼中闪过愤恨,倒是没有料到她会再次的来到这里。心有一丝的慌乱,她就不信她能说出她刚刚带她去柴房的事情——

欧辰辰颇不文雅的吃光了他们剩下的所有饭菜,看的对面的几人连连的皱眉,这是哪里来的难民?

“辰儿,还够吗?不够的话,让厨房再做点?哦,对了,你不是去洗漱了吗?怎么这么快就洗好了?”冯氏见到老爷那皱眉的举动,便知晓这小蹄子非常的不讨喜,而她自然要显示出她嫡母良善的一面,让老爷越加的觉得委屈于她。

瞧瞧,她待她多好,连她洗漱这等小事也关心、呵护。

“呵,托母亲的福,女儿还没有洗漱……”欧辰辰抬起亮晶晶的眼,甚是感激的说着,可那语气里分明是怨怪之意。

冯氏脸上的笑意一僵,显然没有料到她会这般说话,一时之间有些无语的望着她,那股委屈的模样惹得在场的人对她的恨意更甚。

见到这,欧辰辰服了,白莲花的可怜装的恰到好处啊……

还来不及反驳,就有人说话了。

“自己邋遢还怨怪别人,老夫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啊?如今你也是不洁之人,玉莲,回头找个小厮,随意的发配了,省的老夫看了心烦!”欧阳宿双眼怒瞪,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手指指向她,竟然找不到其他的理由来形容他对她的不喜。

欧辰辰听到这,笑了。亲爹,真好。

笑她的悲惨,笑她的天真,竟然还以为她的爹会为她做主,还好,她没有期待过……

只是,她邋遢?好吧,这个模样的确是有邋遢。至于她不洁?她什么时候不洁了?守宫砂,他们不是看过了吗?

什么事都不了解,便为他的妻子辩解,无条件的支持这就是他对女儿的公平?无疑,欧辰辰有些心痛……

“其实,我也不想当你的女儿呢。不问青红皂白就把一切的过错算在我的头上,丞相您真的是火眼金睛啊……”欧辰辰强忍住心里的痛意,有些嘲讽的开口,清浅的声音甚是疏离。

欧辰辰若不是要在这个家里混吃混喝,她真的不想呆在这里看他们演夫妻情深的戏码呢。

多看一眼白莲花,她会忍不住的想要揍人!就算她爹真要狠心的把她打入尘埃,她也不怕,她走也要带走娘亲的那一笔银子……

否则,她不介意去告御状。

欧阳宿一怔,她似乎哪里不一样了。转头询问的眼神望着身边的妻子,不是诧异与女儿的改变,而是诧异于妻子的沉默……

“到底怎么回事?”冯氏转身,若是此时她都还不醒悟的话,那她就不会是丞相夫人了。

小娥咬咬牙,噗通的跪下,低垂着头,雨带梨花的模样,甚是凄楚。那先声夺人,楚楚可怜 模样,更甚惹得所有的人都心疼了一把,抽抽搭搭的哭泣着:“夫人,是二小姐她说要,要远一点的院子,免得见到你们这群讨厌的人……所以,奴婢才自作主张的把她送去了柴房,可如今二小姐却恶人先告状……”

冯氏闻言,在他人看不见的情况下,笑了,可戏,还是要全套的。转身,啪——

小娥受痛的头偏过去,左脸颊上迅速的出现了五根红红的指印,更显凄楚。

欧辰辰在他人看不见的地方,都想拍手叫好了。果然,是个狠心的人啊。这可是她的心腹啊,可人家眉头都不眨一下,说打就打了,真是狠啊。

何苦还倒打一耙,难道不应该好好的表扬一番吗?

“母亲,您莫要打坏了小娥姐姐,打坏了,她以后还怎么帮你办事呢。父亲,若是可以的话,可以劳烦厨房帮我烧一桶水送去柴房吗?”她之所以来这里不是因为她住在柴房,而是因为没有水洗漱。更不是想要争个高低,方才作罢。

既不否认小娥的说辞,也不解释她是否说过那些话。她深信身居高位的欧阳宿若是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那她只得认命了……

如今的局面她若是再不依不挠的话,只会让他们更加的厌弃她。

可若是她什么也不说的话,那她就不是欧辰辰了。冤枉了她,就想让她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不好意思,她欧辰辰做不到呢。

自然,怎么也得说上一句似是而非的话,怎么得也让她们主仆心生嫌隙,才是啊。

哪怕小娥对她忠心耿耿,听到这话,脸上不会表现什么,可相信她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的吧。

欧阳宿深邃的望着那个淡定自若的女儿,他虽然很想把人给留下来,再好好的训斥她一顿,居然敢顶撞他,哼,不可原谅。

可此时的欧辰辰穿着实在是不像话,让他不想再多看两眼,想要留下她的心思,只得作罢。想要找她麻烦,随时都是可以的,也不急在一时……

“把清和园收拾出来让二小姐住,再挑几个人侍奉,别整天像个野丫头一样出来丢了我的脸!”欧阳宿说完,便转身离去。多看她两眼,他会觉得他堂堂的丞相府招乞丐了……

当然,不是他心好,而是他另有算计,才这般安排……

“谢谢父亲……”无论他有什么样的目的,欧辰辰都真心实意的感谢着。有地方住了,相信经过她刚刚那么一闹,这欧府的人再不会怠慢她了吧。

真以为她想住什么柴房吗?呵,她才不会放着舒服的地方不住,然后傻傻的选择去柴房委屈呢。

“麻烦母亲了……”说完,转身离去,身影潇洒中带着胜利的宣誓。

清河园她还是知道的,所以就不麻烦她们带路了。唉,越来越贴心的她,怎么受得了。

冯氏闻言,握紧手中的拳头,抬头见到那个人的背影渐行渐远, 不由得咬牙切齿,此时是恨不得撕碎了那个贱人!

她真的是小瞧她了啊……

阴沉的脸上,闪过愤恨,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次日,天气是如此的风和日丽,阳光明媚。东秦的京城是东城,东城的街上自是热闹非凡,络绎不绝的人,男男女女,显得非常的拥挤。

琳琅满目的商品,更甚令人眼花缭乱。 那吆喝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似是在比谁的声音更大一样,倒是吸引了好些人前来购买。

东城的西边,却甚是宁静,与东城形成鲜明的对比。

当然,能在西街安家的人,自是皇家的人,治安方面自是极好。街上随处可见的御林军,走来走去,那肃穆的气势令人退避三舍,哪里还有人敢乱闯。

西街住着除了东宫太子凤子启之外,其余所有的皇子的府邸都安排在这条街上。

当然,现住在京城的除了老二凤子呈和老七凤子林外,其余皇子都住在这里。他们一人驻守边境,一人无心于皇子争斗,游离在外,不管世事多年。

这老皇帝生有九子,个个英俊,各有各的本事,势力。可因着太子的身子常年与病榻为伍,随时都有一命呜呼的危险。

自然,才会令皇子争斗,越演越烈。各个皇子都心怀鬼胎,各自算计,势必在老皇帝面前争得那个特别之位。

此时,八王府外便停着一匹红色的汗血宝马,高大的身躯,冰冷骇人的目视前方,令人退避三舍。

此时八王爷凤子澈正优雅的走了出来,俊逸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精致的五官下薄唇微微的上翘着,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似是看穿一切的深邃、幽深,只是细看会发现那眼眸却甚是单纯,毫无焦距,令人偷偷的惋惜。

只见他左拥右抱的出来,那漫不经心的模样,显得非常的轻佻。再加上他一席骚包的红衣,张扬、狂妄中还带着一股不正经。

“回去洗干净,本王随后就回来临幸你们……”口中说着污秽的话语,那轻佻的举动,不由得令人脸红心跳。

说完,翻身上马,依依不舍的离去。

今日可有好戏,不去可不行呢。深邃一闪而过,随即一张笑的无害的脸颊出现,令人怀疑先前那深邃的目光,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二位女子早就在八王爷那轻佻的话语前低下了头,听着那毫不遮掩的邀请,竟羞羞答答的应了下来。

然后目光痴痴的望着他,就像目送心爱的男子离去一般的恩爱……

二人心中甜蜜,转身,望了彼此一眼,皆冷哼一声,各自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