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住猪圈

作者:花羡红颜 字数:383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丞相夫人她再善言辞,此时也有些气的说不出话来。

心中暗恨,暗恨自己不够狠心,居然没有多派个人去,那便万无一失了吧。更没有想到的是那个人居然这么的没用,不但没有毁她的清白,还把人给放回来了……

唉, 罢了,没毁就没毁吧,这是一个教训。

抬起头来,本想象征性的惩罚一下自己的女儿,却听到——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向了那个笑的温婉的女子,女子僵住,笑意却依旧。

“够了!顶撞嫡母,你到底是怎么学的规矩?”欧阳宿怒吼着,面对女儿的改变,没有一丝的悸动,反而甚是烦躁的望着她,冷冷的抬手,给了她一巴掌。

“老爷,辰儿还年幼……”冯氏心中窃笑,她就知道他不会不管的。

可她却不会放过表现她气度的时候,望着他,弱弱的说着,丝毫没有生一个庶女的气,反而异常的大度的望着她,慈爱的眼神似乎在说,欧辰辰是多么的任性一样。

闻言,丞相大人自是上前安抚,说她大度、贤惠的话语更像是不要钱的说,说的人把头埋进他的怀里,一脸的娇羞模样。

欧辰辰见到这,那个气啊,他的爹怎么能那么的傻?白莲花的气势展露无疑,居然都没有怀疑过吗?

也是,冯氏嫁入欧府二十多年了,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他不也没有发现过吗?

只是想不通的是,爹啊,你就算不待见自己,可也不能任由一个女人如此欺骗吧?除非是冯氏善于伪装,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安然无恙。

好一个善于伪装的女人啊。

可越听,眉皱的越长,呵,果然还是丞相夫人厉害啊。

“辰儿也是我的女儿……”只是一句话,就让丞相大人对她感到歉意,难怪以前那么的喜欢为她说情,原来还有这一层意思呢。

可惜的是欧辰辰现在才醒悟过来……

“丞相大人若是没事的话,那我先下去沐浴了,当然还希望你给我留口饭……”转身,不想再看到她们秀恩爱的模样,更不想让他们看到她的伤心及凄凉、无助。

这就是她的爹,亲爹。虽然想过不会帮她,可这偏心的也太明显了吧。

罢了,既然不会期待,那就不期待吧。欧辰辰告诫着自己……

脚下的步子轻快中带着一抹决绝……

“老爷,你何必和小孩子计较?小心气到身体,老妇心疼……”背后的声音似乎是有意让人听到,恰到好处的传到她的耳朵里。

冯氏靠在他的怀里,眼中是不动声色的观察,小蹄子似乎变了,现在想要整她,可就要从长计议了。软软的声音,吹在他的耳边,很是受用。

“让你受苦了……”握了握她的手,给她安慰。

艾玛!这个人到底有多无耻,才会觉得是那个女人受苦了啊!

就算是受苦,那也是她啊。

不得不说,爹你长得周正,可眼睛深邃却不太好。不然,你怎么会看不到真正受苦的那个人呢?

欧辰辰嘴角忍不住的微抽,可也不得不停下脚步,看这样一幕夫妻情深的戏码……

“还站着干什么?没有听到二小姐的吩咐,她要沐浴吗?”冯氏狐狸眼一瞪,冷冷的吩咐着。

贴身的宫女小娥快步追了出去,二小姐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哪里会有什么沐浴的地方。

此事,自然得她去办,才可办好。

欧阳宿虽觉得带路一个小丫鬟即可,可对夫人的安排也不会有什么异议。

欧辰辰在一个小丫鬟的带领下,来到了满是小猪崽的地方,臭气熏天,小猪崽叽叽咕咕的声音却彻底的惹怒了她——

“你确定,这里是我住的地方?”转身,冷冷的质问眼前的小丫头。虽是夜深了,可也不会把人带进这里吧。虽然知晓这就是她以前住的地方,可是她会承认,再继续住下去么?

身后的小丫头显然没有料到一向软弱的二小姐会有这么强劲的威慑力,不由得吓得说不出话来。

一副支支吾吾,眼睛也左右躲闪,硬是不说。

心中嘀咕,现在的二小姐,变了。凌厉的眼神,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如同掉入冰窖一般冰冷刺骨。

还不说二小姐那冰冷的语气,竟有那么一丝的霸道了。

她有些忌惮,再不敢说您平时都住这儿的话出来……

欧辰辰见到这,竟无声的笑了,望着那一堆堆的小猪仔,小家伙们睡的不怎么安稳的,一个劲儿的乱拱,见到这,欧辰辰竟笑的温婉。

曾经的一幕幕记忆像潮水一样席卷而来,她的娘叫程碧儿,听说欧辰辰还不到两岁,她便跟着一个男人跑了,留下了一笔很可观的银子……

幸好有这么一笔银子在,否则她一定会被她的亲爹给赶出去,饿死街头吧。她的爹恨她那个无情的娘,自然才会恨她。

还记得爹对冯氏说过的话,“只要她不死,你就看着安排吧。”

说完,就扬长而去了。

留下小小的她,被人欺凌这么多年。可怜她连发生什么事都不知情,就成了那些人泄恨的工具……

自然,没有娘亲疼得她,才会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吃住都在猪圈里。没错,她住的就是猪圈……

曾经的她软弱无能,对什么不平的事情,都是逆来顺受,做最多的活,吃的也只比那些猪崽好一点。如今,她再不是她,怎么可能再住这里?再受人欺凌?

“带我去见丞相……”收回酸涩的回忆,淡淡的开口。

虽然不见得她那不靠谱的爹会管这事儿,可若是她什么都不做的话,这里的人一定会以为她好欺负了。

傻可以装,但该有的强势还是得摆出来,哪怕是震慑某些人也是可以的。

小丫鬟似乎不甘不愿,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硬是不上前带路,暗暗的希望二小姐不要让她带路。

否则她一定会被夫人乱棍打死的。

小娥来时,便听到这话。

精明的脸上闪过了然,看来,主子派她来的意思,便是安排她的住房,否则这个女人闹起来,也是一件头疼的事情啊。

“小丽,你怎么把二小姐带到这边来了呢?小心我向夫人禀报,治你个自作主张的罪……”小娥先发制人,恶狠狠的警告着身边胆怯的小丫鬟,不给那个女人先发制人的机会。

小丽唯唯诺诺,不敢说什么。她知道小娥姐是为了她好,意思是不让二小姐去告状……

可是,她不觉得她有错啊,心中嘀咕,可也不敢表现出来。

“二小姐曾经您很喜欢小猪仔的,这不刚刚生了一拨猪崽,这小妮子估摸着你肯定喜欢,才会带你来这里的……”话说的巧妙,不漏一丝的话风,既说了她为何在这里的原因,也解释了那个小丫头的失误。

果然是冯氏跟前的红人呢。欧辰辰听到这,都忍不住的大大想要点一个赞了。

“哦?是吗?可是,我一点也不喜欢小猪崽,你倒是了解我,居然知晓我喜欢小猪崽。罢了,你,前面带路吧。希望这次不要再带错了……”欧辰辰微笑着,眼中有着一闪而过的嘲讽。

带错?真以为她会相信?可她们既然不想扯破这层关系,那她也是个识趣之人……

闻言,小娥眼底闪过愤恨,该死的小妮子,一句话就气的她说不出话来。冷着一张脸,还得默默的应承,这样的感受还真心的不好受呢。

不得不承认的是眼前的二小姐再不是曾经那个任由揉捏之人了,可是,就算她变了,深信她也不会是夫人的对手。

再说这丞相府里就没有待见她的人,她又何惧之有。只要不让她闹,相信老爷也不会管的。

眼中闪过一丝的了然,只是一个眨眼间,便知晓该把她带去哪里了。

“二小姐,这便是你的住所,若没有什么吩咐的话,奴婢就先告辞了……”说完,也不顾她答应与否,便转身离去。傲慢的令人不喜。

欧辰辰无所谓的笑着,对于她的无礼,淡然处之。环顾一周,这里应该是欧府最偏僻之地了吧,可是有一个干净的地方住,欧辰辰已经很满意了。

推开门,走了进去。门上的灰尘,因着重力,四分五散,呛得欧辰辰连连的咳嗽。

接着便看到里面的情景,四处都是柴,这要怎么住?就连地上也是凌乱无章的放着干柴,多的令人忍不住的想要一把火给烧了……

见到这,欧辰辰皱眉了。这应该是柴房吧?

里面应该也有几间房,可除了放柴,还是柴。

她告诫自己不要气,也很想息事宁人,不惹事。可是这里不但没有洗漱的房间,就连她住的房间也不知是在这里。这让她怎么息事宁人?

罢了,既然她的嫡母很想闹,那就闹下去吧,她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庶女还怕什么?

再说,她本就是一个不受待见的二小姐,大不了再不受待见一点。

想通之后,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脸上的指印依稀可见,微风吹在脸上,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