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巧骗五王爷,脱身

作者:花羡红颜 字数:374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请……”三人相互告辞,离去。

凤子铭则朝着先前那个女子离去的方向飞去,似乎只是一个闪身间,便到了她的身前。

欧辰辰幸好走的慢,否则就撞上了。望着近在咫尺的男子,那似笑非笑的模样,显然是希望她会撞上吧。

不由得黛眉微皱,他?

难道没有听过好狗不挡道么?

“劳烦,让路——”

语气绝对的不恭敬,冷冷的开口。此时若不是力量的悬殊,欧辰辰不介意推开他,离去。

“要是本王不让呢?何况,你走的这么的慢,不是在等本王吗?”凤子铭自认风流倜傥,再加上他本就翩翩的形象,会如此的自恋那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让人受不了的是他此时却挂着一抹阴狠的笑意,一眼就看出他这是不怀好意。那吊儿郎当的模样,就如同一个流氓在调戏良家妇女般可恶。

闻言,欧辰辰笑了。世间还有如此自恋到狂妄的人,她表示她来了这里这么久,绝对是第一次见到。

“笑什么?本王那是怜惜你嫁了个傻子,怕你守活寡,才会教教你如何伺候一个男人。你不感激也就罢了,居然还笑?哦,对了,老八他应该还没有和你圆房吧?唉,瞧本王说的什么,那傻子能懂什么?只是可惜了他居然放着个娇滴滴的美人在怀,无动于衷,的确是傻子的行径。本王念你还长得标致,就勉为其难的教教你男女之事吧?”凤子铭笑的好不欢快,一副为人着想的模样,勾唇冷笑着说着有些淫荡的话语。

每说一句,对面的女子脸色就难看一分。

凤子澈虽花心,可碰过的女子大多是风尘女子。风尘女子惯会的便是男女之事,完全就不需要那傻子主动,可清白家的女子就算在成亲教过圆房的事宜,可多少会羞涩的难以下手。

此时的欧辰辰本就一张苍白的脸,此时却因为愤怒而涨的绯红,该死的,调戏弟媳还能如此的理直气壮,的确是无耻到顶了。

“那是我和八王爷的事情,就不劳五王爷费心了。咦,五嫂您怎么来了?”说完,极快的转身,理都不理他因为惊慌而左右乱瞧的男子。

要知道凤子澈那只是装傻,怎么可能让他人代他行什么男女之事。那个装傻,一定是避其锋芒,好出其不意的得到庇佑。

那个人的心计又岂是五王爷等人可以比拟的。哼,不自量力的男人,最可恶。

凤子铭慌忙的转身,整个花园空无一人,哪里有什么五嫂来。极快的转身回来,如今哪里还有她的身影。

该死的,上当了。握紧拳头,她,越是如此,越是勾起了他的占有欲,于她,他势在必得……

欧辰辰几经周折,问了无数个宫女之后,终于在一个小宫女的帮忙引路下来到了朝悦殿。

此时金色的阳光正好照耀在门匾上,发出耀眼的光芒。唉,这才是丑媳见公婆,异常的紧张啊。

竟然不敢进去。

如今已到正午,想来梁贵妃是在吃午膳了吧,这样贸然的去打扰,多少有些不安呢。

唉,可也知晓既然来了这里,若是因为忌惮而不进去的话,第一印象就不好。只是可怜了她,摸了摸有些干瘪的肚子,她可是连早膳都来不及吃,便受了一通的折磨来到了这里。

估计最后,她也得饿着肚子回王府吧。

瞧瞧她过的都是些什么日子啊。抬脚走到跟前,禀明了她的来意,便站在殿外守候。

“欧侧妃,请——”禀报回来的公公,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倒是恭敬的,请她入内。

“谢公公。”欧辰辰并没有对这个新称呼产生什么不喜来,而是恭敬的开口,然后随着他走了进来。

朝悦殿里,金碧辉煌,比之皇帝的朝华殿都还要气派一分,难怪皇帝要忌惮梁贵妃了。

当然,这只是传闻,具体什么怎么一回事,欧辰辰不知。

来到会客厅,数十名女子巧笑盈盈的说着什么,惹得一片的叫好声。倒是一副和乐融融的景象……

东秦的后宫因着先皇后生六公主时难产,老皇帝就再也没有封后。管理后宫的内务则交给了身为贵妃的梁玉,她就算是这东秦的后宫之主了。

此时坐在主位的是一席宝蓝色宫服的女子,大约四十左右,明媚的眼中,浅笑兮兮,精致的妆容,在一众女子中,丝毫不逊色,那抬手之间,竟是威严气势。

此人想必是梁贵妃无疑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女人,这台戏,可不好看……

“给母妃和众位娘娘请安……”欧辰辰收回打量的目光,恭敬的跪下,行礼。

“抬起头来——”梁贵妃收住笑意,开口,笑意收敛,无人可知她的想法来。

众位嫔妃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情来到这里,想到她一个庶女竟然嫁给了八王爷,而且还是以代嫁的身份,梁贵妃再是低调,再是好说话,相信也不会压下此事不处理的。

如今,望着跪在地上的女子,幸灾乐祸的眼神怎么收都收不住。

欧辰辰依言,抬头,水雾般的眼中竟是不卑不亢,更没有丝毫的胆怯。见到这,梁贵妃很满意,其他的嫔妃多少有些吃惊。

梁贵妃身居后宫多年,什么样的女子没有见过,眼前的女子给人一种坦荡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的便喜欢上她。

可是她的儿子,哪怕脑子有些不灵活,可也不容许欧府这般的欺凌。

“欧丞相真的是好样的啊,竟然拿个不受宠的庶女嫁给老八为妃,糊弄之心,昭然若揭,五十大板太轻了……”梁贵妃清脆的声音缓缓的响起,凌厉的目光望着殿中跪着女子,冰冷的眼中寒光初现。

闻言,欧辰辰终于知晓传言也许是真的。梁贵妃有这样的人脉,更是在老皇帝的身边安人,想想就担忧。

可她呢,硬是无所畏忌的说了,胆大的令在场的嫔妃想要去状告,都是不敢的。谁都不敢赌梁贵妃在老皇帝心中的地位……

是安插了人?还是老皇帝派人告诉的,这就不得而知了……

在场所有的女子都久居深宫,哪怕梁贵妃是在教训她的儿媳,可在场的人都明白她的话语那是意有所指。

在场的人谁都欺负过她的儿子,不是不知,而是没有合适的时候,一遇到那样的机会,相信她会不留余力的为她的儿子报仇……

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闻言,所有的嫔妃都各怀心思,暗自沉默,其中心思,唯有自知。

此时坐在梁贵妃下首的女子,一席天蓝色丝绸的女子,大约四十左右,可依旧看得出此女子绝美。清澈的眼中有片刻的狰狞,随即眼中含笑,慈爱的开口,道:“辰儿,快到姑姑这里来,许多年未见,竟长得这般的标致了……”

那慈爱的举动,亲昵的语气令人心中猜测,高高在上的欧妃怎么这么的慈爱了?

可欧辰辰听到这,不由得心中冷笑,姑姑?她和她有这么的亲密无间吗?她可从不敢奢求她的庇佑呢。

至于她,她不是没有见过她的那位皇妃姑姑,可姑姑每次来到欧府,哪怕远远的见到她都是一副鄙夷的眼神,深怕她身上的味儿会熏到她一样,相信连个正眼都不曾给过她吧。

如今这般的亲切,欧辰辰竟觉得全身冰冷,忍不住的想起曾经的往事来……

小小的她,正巧碰到了她的皇妃姑姑,当时的她本就怯弱,也胆小,可也知晓她必须叫她。

小声的唤她,可等来的却是频临死亡的惩罚……

二十大板,对于一个年仅五岁的孩子来说,那是多么严重的惩罚啊。当时的她,差点死去,昏迷了十几天才清醒,后来虽侥幸的活了下来,可也让她知晓她的姑姑那是个多么歹毒的人……

可如今却叫的那么的亲热,若是真如此的亲密,当初的欧辰辰就不会住了十几年的猪圈,还没有被放出来。此时却喧宾夺主的让她起来,若是照做了,岂不是让梁贵妃心中膈应吗?心存不满吗?

若是脑抽的照做了,那她就被她狠狠的算计了……

以前的欧辰辰也许会照做,还一副感激涕零的望着她,可现在吗?不好意思,她不是单纯善良的欧辰辰了……

可她只是一个小小的侧妃,若是什么也不说,也间接的得罪了她,日后指不定怎么给她好看呢。欧妃虽不是位列贵妃,可她也只比贵妃矮一截,位列四妃之首。

这样的一个人宁可心中膈应,也不能面上得罪……

“臣妾呆会再到欧妃娘娘那里请安,如今臣妾还没有奉媳妇茶呢……”轻轻浅浅的声音,缓缓的响起,声音细小的还夹杂着一丝的羞涩。那声音就如那小桥流水流入心间般温和,却也间接的拒绝了欧妃娘娘的邀请。

梁贵妃但笑不语,心中越加的满意,也没有再为难她了,收起身上的气势,望着她。

欧妃听后,则是脸色暗沉,呵,请安?她需要吗?给脸不要脸的贱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