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不靠谱夫君

作者:花羡红颜 字数:370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若是她的爹现在知晓她安然无恙,并没有因为欺君而受一点的惩罚时,不知晓会不会被气的吐血呢?说实话,她挺期待的。

可也知道,欧府她是去不得的,去观刑,现在已经有点晚了。

唉,看不成笑话的某人,心情有些低落。

可娘亲的嫁妆,她绝不会善罢甘休。欲速则不达,此事还得慢慢的来,才是。

凤子澈目光有些单纯,呵呵的笑着上前把人给扶了起来,那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惹得坐在龙椅上的男子哈哈大笑起来。

“老八啊,日后可不能再调皮了,记得你已经长大了,日后可要为皇家开枝散叶……”慈爱的开口,深邃的目光暗含宠溺。

“父皇,什么是开枝散叶啊?”凤子澈抱着不懂就问的良好品格,把人往旁边一扔,也不管她站立得稳不,急忙的又跑到老皇帝的身边询问着。

欧辰辰此时就悲剧了,本就腿麻的很,好不容易解脱被他扶起来了,可人都还没有站稳呢,就被人给扔了出去。

这不一时不察,欧辰辰又以非常不雅的姿势跌坐在地,和大理石来了个重重的接触。

咚——背上的某处疼得她直皱眉,可悲剧的是她还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出来,无疑欧辰辰此时是痛苦不堪的。

当然这样滑稽的一幕,自是惹得对面的二人笑的前俯后仰的,心情畅快的不行。

欧辰辰在心底问候了凤子澈祖宗几代之后,便任由她以这个姿势继续的呆在地上。

本就腿麻的很,若是靠她自己,她根本就起不来,只得怨怪的望着他们父子二人,什么时候才会发觉她站不起来,至少扶她起来,再笑啊。

可也知晓她这幅模样的确是狼狈的引人发笑,一席暗红色的宫装,本就给人端庄、严肃的感觉,可穿在她的身上明显的少了这些,反而多了狼狈。清美的脸上,苍白中带着一丝的痛苦,此时却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旁若无人的揉着她本就发麻的腿……

可这一幕却让皇帝自动的想成那是欧辰辰是羞涩的不行,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个好美丽的误会呀……

“你母妃会教你的,你们去你母妃那里吧,父皇还有要事要处理……”儿子有些白目,的确是让人头疼啊。可真让他教什么开枝散叶,说实话,此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凤子澈还想说什么,可见到父皇眼底的凌厉时,只得住嘴,用着可怜兮兮的语气开口着:“父皇,那您别太劳累了,儿臣会好好的听话哦……”

“好,去吧、去吧……”老皇帝很满意老八的孝顺,难得露出和蔼的笑意来,还甚是亲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关切。

此时,某人终于发现还躺在地上的女子,眼中一闪而过的不喜,可也上前一把扶起她,大步的走了出去……

欧辰辰好想哭,从没有见过这么没有风度的人。

老皇帝叹息一声,倒没有说什么,而是埋头处理政务……

走出了朝华殿,凤子澈终究是有些于心不忍,身边那个艰难行走的人。不由得放缓了脚下的步子,高大的身躯把欧辰辰的身子给抱了个满怀,不知情的人一定以为二人是多么的恩爱。

当然,秋月和夏月守在门外,自是不那么的以为。见到小姐出来,那小脸都快拧成一团了,自是准备上前搀扶,可面对八王爷那冷冷的眼神时,只得悻悻的放手。

帮不上忙的二人,只得直直的盯着凤子澈,就担心王爷他一个不高兴,便把她家小姐给扔了!

凤子澈冷冷的一瞥,二人很想霸气的说不怕,可为何她们什么都没有说,还是被人给拎出去了呢。

这……

见到这,欧辰辰怒了。若不是行动不便,她一定会出手为她的丫鬟报仇,这什么人啊。脾气这么的坏!

死死的瞪着他,想要说他要把她的丫鬟弄去哪里。可见到他深沉的目光时,唯有咽下这口气,来日方长,她会慢慢的还他。

凤子澈很满意,然后凑近她,压低声音,凑近她的耳边,低低的说着。“欧辰辰,本王真的是小看你了……”

能够哄骗得了父皇那咄咄逼人的话语,也能镇定的回答父皇的拷问,那坦然镇定的模样,那气度可比一些嫡女都还要厉害一分呢。

一股淡淡的清香随之而来,俊逸的脸上有片刻的怔愣。这味道?

该死的,他居然会喜欢她身上这样淡雅的味道,不浓郁,却好闻的很。摇头,拉开一点的距离,他绝不会喜欢那个人的女儿,绝不。

欧辰辰不明所以,小看?她可不记得,她有什么地方值得他高看的?很想嗤之以鼻的反讽过去,转头,便见到花园处走来好几个男子。

只得闭嘴,不言。

来的是一身绛红色蟒服的是老王凤子铭,皇帝的第五子。其余两个一席蓝色宫服和黑色宫服的分别是老三凤子文和老四凤子轩,各个气宇轩昂、仪表堂堂。

“三位哥哥这是打哪儿来呢?”凤子澈急忙的松开搀扶欧辰辰的手,大步的走了过去,询问。

欧辰辰无奈,她到底是嫁了个什么样的人啊。到底有没有夫妻同心的思想啊,到底要不要秀恩爱啊。

欧辰辰真的快被他给呕死了,想哭,可也知晓她的夫君脑袋在外,有些不靠谱。想要他记得她还在身后,估计很难。

欧辰辰不知晓他要装傻的目的是什么,可也清晰的记得只要配合他就行。否则,以她的脾气,早就和他扛上,哪里还会忍了。

“给几位王爷请安……”好吧,欧辰辰实在是不知晓她该怎么办,只得缓慢的上前,请安道。

老三和老四则微眯眼望着她,肆无忌惮的打量,这是舅舅家的那个庶女,是他们从小就欺负的对象,如今竟然是老八的王妃了。

当然,欧辰辰变成侧妃的消息,现在还没有传旨出来,倒是无人知晓。虽是当着满朝文武贬的,可太过的突然。自然,这样的一个消息还没有传的人人皆知的地步。

可于二人言,眼前的人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庶女,而已……

二人心中不屑,只是淡淡的恩了一声,并没有继续攀交情的意思。可五王爷凤子铭则是微眯着一双眼,深邃的目光,紧紧的锁着她,似是在看待他的猎物一般,那目光竟是寒意,不由得令人心生惧惮。

欧辰辰被他的目光瞧得浑身不自在,微微的皱眉,她很不喜欢凤子铭的目光,太过的赤裸,也太过的阴狠。

“准备去母妃那里,八弟也是去贵妃那里么?”凤子铭收回目光,可视线却时不时的瞟着她,给人一种势在必得的决心。

凤子澈就像是没有看到凤子铭的眼神一般,没心没肺的点头。后又像是想到什么似地,急急的开口道:“那正好,麻烦你们把小弟的王妃送去母妃那里,小弟突然想起大哥让我去趟东宫的……”

欧辰辰听到这,那眉头都扭得快没边了,到底要不要这么的不靠谱啊。

他的女人他不自己送去,竟然把她交给几个陌生的男子,而且还有一个对她充满占有欲的男子。

这到底是相信她呢,还是在考验她啊。如果是考验,那凤子澈这个人就太可怕了……

凤子澈说完,便急急的走了,也不管他们答不答应。

老三和老四见到这,不由得同时摇摇头,老五,太……

老四沉默半响,望着老五,开口说着:“老八还是这么的火急火燎,拎不清事情。对了,老五你不是要去梁贵妃那里吗?我和三哥还要去趟朝阳殿向母妃请安,再去贵妃那里……”

意思不言而喻,他们不同道。送人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凤子铭正求之不得,自是畅快的应下,眼神示意二位可以走了。

凤子文听到这,目光暗含迟疑,显然他们不是真的要去朝阳殿,而是另有目的。当然,这迟疑的一幕正好让欧辰辰捕捉到了,他们是想让她和五王爷单独相处,哪怕不发生什么,可这样的一幕日后说给有心之人听到,相信她也是有理说不清楚啊……

呵,凤子轩,她记住你了。胆敢算计她,她不会这么的算了。

“弟媳就不麻烦几位王爷了,我会找人带路去母妃那里……”说完,水雾般的眼眸深邃的望着对面的男子,那探索的眼神太过的明显,自是惹得凤子轩微微的皱眉。

她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居然敢直视他的目光,还用如此冷冽的语气和他说话?

这……

曾经的她,似乎也有如此倔强的一面,凤子轩一时有些分不清楚她变没有变,只得沉默着望着她离去……

“三哥、四哥,请……”凤子铭心中早就不耐,明明不同路,那还不快走。

如今,只得开口,把话说明。那玩味的笑,狡黠的目光微微的眯着,目光深邃的望着走向前去的那个暗红色的身影……

想走,哼,怎么可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