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难缠皇帝

作者:花羡红颜 字数:359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殿外传来木棍敲打的声音,声声脆耳。每一下的重击,就会让跪在地上的人忍不住的倒出一口凉气,身子忍不住的颤抖……

皇上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

“众卿怎么一个个都还跪着啊,唉,怪朕,竟忘记叫平身了。都起吧,朕明天不想听到老八任何一条留言,否则……”皇帝一副怨怪的神情,口里说着怨怪自己的话语,可动作举止却半点没有认错的意思……

众臣全都低垂着头,忍不住的吐槽,老皇帝您就别再忽悠我们这些老臣了……

欧辰辰的想法完全与那些大臣不同,暗自的感慨这老皇帝极不简单啊,善谋权术,也不喜忤逆。短短的一句话就让众人惶恐,更让人忌惮。

好一个恩威并施!

“臣等告退……”大臣一个个提心吊胆,算计着回府就让府里的人别再出去传谣言了,否则帝王一怒,那后果可不是他们能够承受得起的。

其实,那些谣言大多是昨天参加八王爷婚礼现场的那些官员传出来的。回府之后的大臣对着自己的夫人,抱怨的说这婚礼简直是绝无仅有。这不,自家夫人自会好奇,他才会说的详尽点,大大的虚荣了一把,吹嘘了一番。

身边的丫鬟婆子自是听到了,回到各自的住处这么一说,便以一传十,十传百的速度侵袭,迅速的掀起了滔天的气势来,那谣言扩散的速度快的令人咂舌。

回过神的大臣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是犯了大错了。虽是在笑话八王爷,可这同时,他们也是连皇家的颜面都不顾了。

先前没有想明白,现在这么一想,在场的人都有些后背拔凉,冷汗从四面八方的袭来……

要是老皇帝认真的话,他们都讨不好啊。如今皇上哪能不出手警告,不动怒呢。

众人各怀心思,颤颤巍巍的起身,许是跪得太久,好几名官员起身时双腿都不听使唤的又再次瘫软下去。身边相熟的同僚,自是相互搀扶,缓慢的离去。

欧辰辰则依旧低垂着头,都快把头都埋进了大理石的地面上了,墨绿色的地面映出她脸色的苍白。皇帝啊,您就行行好,让她起身吧。

要知道,她从进来到现在估计都有一个多时辰了,除了站在凤子澈身边那会,就一直跪着。那坚硬的地面,提醒着她的悲剧,好想默默的问一句,到底还要让她跪多久,才能善罢甘休。

该死的,那膝盖痛的都快不是她的了……

“你为何要和欧府断绝关系?”众人离去之后,老皇帝眯眼,审视着跪在地上的女子,那意思还是没有叫她起身。虽然不能揪着她欺君的罪名,可其他的,他还是可以的。

若是欧辰辰知晓老皇帝的心思,她一定会气的吐血,她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啊,居然要这么的针对她啊……

“臣妾怎么会做如此不孝之事?自断娘家这条后路与臣妾并无好处,这般百害无利的事情,臣妾自认还是明白。欧丞相之所以会这般做,估计是臣妾的娘亲惹的祸吧……”不卑不亢的抬起头,道出了写断绝书的真不是她,更不可能是她安排的。有理有据,所以老皇帝,您老就行行好,放过她吧。

此话无论皇帝信不信,她都不是一个人家说什么她就沉默的人。

再说老皇帝从先前的几句话中就可以看出他是个多疑之人,不会相信他的大臣,可也不会相信她这个臭名昭彰的儿媳。

至于他的儿子,从进门到现在说话的次数不过两次,而且还是与王府的他大相径庭,性格更甚判若两人。看来人家是准备一直在外扮猪吃老虎,装成了一个痴傻呆儿了,博取同情了。

自然,想靠他说一句公道的话,估计很难,而她靠的就只有自己了。若是她不自救,难不成也让皇帝把她拖出去打几十大板吗?

老皇帝微微的点头,她的娘亲他也是知晓一点的。可其中的真假他还得再派人查探一二,才可下断章。

略微的点头,表示他知晓此事了,可让他就这么的相信她,却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只是,她的娘亲,那个倾国倾城,却甘愿做妾的女子。

她曾是一个落魄国的公主,被叛徒出卖受伤,当时的欧阳宿正好路过那里,才会出手相救。她自是感激,带着她们国家仅有的珠宝嫁进了欧府为妾,当时倒是轰动了整个东秦。

可第二年,却传出她与其他的男子双宿双栖离去的消息,留下了还在襁褓中的婴儿。

身为男子的欧阳宿的确是有很大的原因因为她的娘亲与人私奔,而心生怨恨,自然连带着女儿他也是不喜的。

这样的理由的确是看着像真相啊……

因此而做出和她断绝关系的事情来,那也是极有可能的。

“既然如此,那朕就下旨让欧阳宿撤回他断绝关系的断绝书,为你讨回公道,你看可好?”眯眼,静等她的回答。不知为何,望着她那水雾般的眸子,老皇帝竟然生出了一丝的怜惜。

欧辰辰直视他,从他的眼中看到的不是试探,而是深深的寒意。她迷惑,可却没有急着应承下来。而是低下了头,从正装里掏出白色的丝绢,这还是冬月亲手做的丝绢,柜子里估计有好几十条,每一条的花样都是不同的,她很喜欢。如今——

她略一咬牙,只听得嘶嘶的一声,丝绢瞬间变成两截——

“大胆侧妃,居然如此无礼的在圣上面前做出这等行为?”苏三身为皇帝的心腹太监,自是明白主子刚刚那皱眉的欲图所为何事,冷冷的质问着那个还跪在地上的女子。

“臣妾的确是失礼了,还望皇上和公公勿怪。欧丞相说出的话,就如先前撕成两半的丝绢。哪怕再好的绣娘也不能绣的看不出已毁的痕迹。俗语说,说出的话,就如倒出的水,哪能说收回就收回。欧丞相既是当着东城的百姓做出了这断绝父女关系的行为,皇上若是让他收回断绝书,他会遵旨,可心中却是不舒服,也是不满的。这也就如那条丝绢上的瑕疵一般,哪怕重新的绣好,可也是不美的。皇上真想为臣妾讨回公道,可否让皇上下旨让他把娘亲的嫁妆还给臣妾,那臣妾就感激不尽了……”欧辰辰解释着,让皇上取消他先前的打算,句句在理,不卑不亢的回答,一丝一毫都不曾怯弱。

开玩笑,若是让欧阳宿收回成命的话,岂不是让她心中膈应的还得时不时的去欧府探望。既然和欧府已经没有关系了,那她岂不成人之美,就当做个好事呢。

“老八,还站着干什么?去把你媳妇扶起来,贵妃还等着见她呢,可别把人给跪坏了。至于你娘的嫁妆,既是你娘当时的陪嫁,朕也不好下旨让欧府拿来呀……”老皇帝心中此时真的是放心了,也不想再劳师动众的去暗查此事的真假了。如今他真的很满意这样的一门亲事,老八媳妇从今往后再也没有娘家的支持,自是不会伙同老八来抢他的帝位了。

老皇帝则目光慈爱的望着那一对璧人,对老八,他本就歉疚,如今对他倒有些心疼了。

他的母妃家族虽是战功赫赫,可梁贵妃却低调的令他找不到任何刁难的机会。而她似乎也没有要把她的两个儿子往皇位方面引的意思,倒是很称他的心意。

再说,他正值壮年,可不希望他的皇子们来抢夺他的帝位,好让他颐养天年的。

自然,听到她如此决绝的话语,老皇帝自是满意……

可听到这,欧辰辰都忍不住的想要骂娘了,老皇帝您还能再狡猾、再无耻一点吗?听到她没有娘家的后盾就这么的高兴,甚至是露出了她来这里的第一个笑容?

试探了她,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之后,就准备过河拆桥了?

同样都是下诏书。内容都是这样的为难,为何下一道让欧阳宿收回断绝书的诏书您愿意下?下一道让他还我娘聘礼的诏书,您就不肯呢?

老皇帝,您还能再欺负人一点吗?

不得不说,这老皇帝绝对是一个难缠的人物,尽量的要远离……

当然,要是眼前那人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她绝不会就此算了。跪坏?您老人家不开口,她敢起来吗?只是,没有要到娘亲的嫁妆,还得不到老皇帝的圣旨,欧辰辰心有不满,可也不敢发作……

外面的打板声,断断续续的,看来还在继续,欧阳宿一介文官,五十大板说重不重,可说小也不小了。不会要他的老命,却会让他痛上好一阵。

一听到这,欧辰辰本就郁结的心情,瞬间的大好。

只要他受苦了,她的心情自然就好。虽然跪了许久,可她至少还安然无恙啊……

这一战,她算是巧胜一筹。虽然降了品级,可欧阳宿那边就更是可怜了。丞相夫人也不再有诰命,而他还弄得半死不活的回府,面对那个女人的质问,不知晓欧阳宿会不会不耐烦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