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父女反目

作者:花羡红颜 字数:365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欧阳宿的声音刚落下,身边的男子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目光是毫不掩饰的嘲讽,“欧丞相,你这做法就有些不道德了啊。女儿这才一出事,你就着急着摘清关系。日后人人如此,岂不是找不到受罚之人,那东秦的法律岂不是摆设了?”

子不教父之过,想要撇清,哼,哪那么容易。

说话的是梁煜,先前他都要发表几句看法的,可奈何正值帝王盛怒,他就是有心讥笑一番,也没有那个胆量。

如今再不抓紧嘲讽一番,那他就不是梁煜了。望着身边的男子,脸色骤变,眼底有着一闪而过的鄙夷。

他本就不看好这步棋,可接到密令的他,只得支持。可如今,算什么?娶个和欧府无关的人出来,那不是毁掉了本就上好的棋面吗?

“八王妃与微臣一直不亲厚,相互不顺眼,如今不过是称了她的意,罢了……”缓过神之后的欧阳宿,甚是无奈的望着站在皇帝身边低眉顺眼的女子,那话语说的那叫一个委屈,似乎断绝关系的是她欧辰辰,而不是他欧阳宿一般。

闻言,欧辰辰忍不住的嗤笑,她的爹,果然,够无耻啊。

“大胆欧青青,你居然让你的父亲写断绝关系的信,你到底懂不懂孝义、懂不懂女德?你以为是朕赐婚,让你享八王妃的福,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么?”坐在龙椅上的皇帝,再次的发怒,说完手边的奏折就这样扔了出来,直直的飞向欧辰辰——

重重的打在欧辰辰的脸上,打的她眼冒金星,头晕眼花的。咬紧牙关,站在一边,并没有被皇帝的阵势给吓住。

再说,沉默寡言不是她的风格,尤其是某人还一而再的污蔑,她哪能袖手旁观的任由她亲爹胡言乱语。

“丞相何时听过女儿的建议了?至于关系,女儿想要亲近,可丞相你把女儿扔进猪圈,你给了女儿机会吗?不好意思,让陛下看笑话了,臣妾本不叫欧青青,对于欧丞相的说辞,臣妾不敢苟同……”不卑不亢的抬起头,直视着皇帝。至于脸上的疼意,她自是咬牙忍住。

一个把女儿扔进猪圈的人,把女儿当成猪养,做女儿的哪还会和你亲厚?此话一出,引起的震撼,自是极强的。

时不时的拿眼瞧着那个故作镇定的丞相,眼底是嘲讽、轻蔑。

欧阳宿恨不得钻进地洞,再也不出来,他没有想到的是她会直言不讳的说出她曾经住猪圈的事情,脸不由得涨的绯红,该死的……

皇帝约莫五十左右,许是操劳的事情多,人显得有些苍老,看起来就像是六十岁的老人一样。五官虽周正,可身上的帝王之气,太盛,哪怕不言不语,那股气势也是铺天盖地的袭来,给人以不怒自威的感觉。一双洞悉一切的眼眸,却幽深的令人不敢端详。如今就那么的一坐,欧辰辰感受到的是无尽的威严席卷而来,令她有些招架不住,微微的敛神,一副任由他打量的大胆,惹得皇上好感连连。

欧阳宿直骂孽女,幸好他早想好了后路,否则还真不好解释。

“怎么回事?”皇帝收回打量的眼神,幽深的眼眸直直的射向他的大臣,冷冷的质问着。如此的虐待一个庶女,的确是有失身份。

刚刚说完,出宫安排调查的苏三公公又悄无声息的来到陛下的身侧,若是不注意,根本就没有人发现他刚刚出去过。

“皇上,微臣的嫡女欧青青早就议好了亲事,不日就会成亲。当时范大学士提议,微臣才百般推脱,实在是不知微臣的那个女婿什么时候会上门求亲。可圣旨已下,微臣只有一个嫡女。这不才擅作主张提了欧辰辰也就是如今的八王妃为嫡女,以嫡女的身份嫁给八王爷。微臣混淆视听,还请陛下责罚……”半点不解释欧辰辰所言是否真实,他自信陛下是不会在这等家务事中让他没脸的。欧阳宿先是磕了头,再次的抬起头来,不卑不亢的回答着。

听到这,欧辰辰心中冷笑。果然是混迹官场的老油条,早就肆无忌惮了。只是,议了亲事?好快的速度啊……

为了不嫁给凤子澈,欧阳宿你真的是什么都想了啊。女儿送你两字,佩服……

可是以她的了解,她的那个好嫡姐,可不是个随意打发的主儿,她会听从安排的嫁给普通的男子,呵,真以为她傻啊。

窃窃私语的谈论着欧阳宿的光辉事迹,欧阳宿脸皮再厚,也被同僚说的恨不得钻进地洞里,再也不出来……

真的是一人有错,所有的人都恨不得踩上一脚,让他再无机会翻身,果然是势力、现实啊。

“苏三,你来回答!虐待庶女这样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一个身居高位的丞相身上,真是让朕长见识了……”深邃的眼中,似乎有一丝的不耐烦,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明显的不信他的说辞。眼中还隐忍着怒气,居然虐待庶女,还被女儿公布了出来,他自是无法容忍。

“回陛下的话,八王妃的确是欧相的庶女欧辰辰,曾经的居住地的确是猪圈,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如今知晓此事的人大多告老还乡了。至于丞相所说的嫡女欧青青许了人家,倒是查不到一点的虚实……”苏三候在一边,恭敬的回答着,完全是一副实话实说的模样。

说到这,他都是满肚子的气,就算你要虐待庶女,可也不该把人当猪养啊,这太过分了啊。

“臣罪该万死,请陛下责罚……”欧阳宿深邃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慌乱,随即咬牙,叩首谢罪。皇上的势力果然是深不可测啊,居然在短短的一刻钟时间,就查出了他极力隐藏的事情,真的是令人后背拔凉啊。

嫡女许了人家,这样的谎话也在陛下不认真的情况下,才不会被人拆穿,如今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苦难言啊……

若是皇上认定他欺君的话,他也反驳不了半句。该死的欧辰辰,一切都是她惹出来的。

他没有想到的是与她都断绝了关系,她居然还会连累到他,果然是来讨债的……

“的确是该罚!庶女就是庶女,哪是你提了,就能以嫡女身份嫁人的!苏三,传令下去,老八的王妃,降为侧妃,记得把族谱上的身份改一下。欧阳宿,你混淆视听,还戏耍皇室,置皇室的威压于不顾。你罪该万死。可念你对东秦忠心耿耿,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朕就罚你五十大板,立即执行。至于丞相夫人冯氏,从今往后取消诰命身份,警告一次,若是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朕绝不会轻饶……”凌厉的眼眸透过他,望着站在身侧的女子身上。

若不是考虑到欧阳宿还够忠心的话,为他办了几件大事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留情的斩他满门。

居然让一个庶女嫁给他的儿子,他怎么会不怒?戏耍他儿子,就是在打他的脸,五十大板对他来说太重,可于他而言,只是皮毛的惩罚。

肆无忌惮的打量那个女子,只见她很识时务的跪了下来,倒是看不清她的神色,但那镇定坦然的接受,还不吵不闹的,倒是出乎意料。

居然是代嫁的身份?范大学士可是说了要娶得可是嫡女欧青青,现在却变成了欧辰辰。

只是降了她的身份,这样的惩罚太轻,不足以让人信服。

要知道,她可是犯了欺君之罪的。明知她不是嫡女,可她还是出嫁了,这就是欺君。可若是他非要揪住她这点错处的话,那他就必须要再惩罚欧阳宿了……

这……一时竟有些为难。

欺君什么的,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罢了就看在老八的份上,不予以计较了吧。他得好好的想想,既可以敲打一下她,还不被她拿住……

此命令一下,便有侍卫前来拉欧阳宿了,其他的同僚跪在自己的位置上,继续的装死,一个人也没有上前求情。

欧阳宿站起身来,对于同僚的漠不关心,倒也习以为常。居高临下的望着曾经的女儿,心中冷笑。不过是五十大板,他还是承受得起的。只是夫人那里……

罢了,只要有命在,没有那层身份他相信她能够理解……

毕竟这可比赔了欧府几百条人命的待遇要好太多了,不得不说老皇帝还是给足了他的情面的。

只是,这打,他不会白受!

绝不!

“欧辰辰,你可知你犯了欺君之罪?”轻飘飘的话语散漫的袭来,惊得缓慢走的欧阳宿惊住,脚下的步子似有千金重,似乎怎么都抬不起来。

孽女会怎么回答?他竟然有些紧张……

“臣妾不知,臣妾是昨天听了王爷叫的称呼,才明白臣妾是代姐姐出嫁的……”欧府虽然恨她,也容不下她,可相信没有人会傻傻的来反驳此事的真假。

如今她说不知,那就是不知……

一旦她欺君了,那他们也欺了,不再是什么混淆视听了。她们父女虽然反目了,可相信他不会傻傻的去拆穿她的……

欧阳宿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大步的离去,领罚去也……

只要不落实欺君之罪,他什么都不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