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盛怒的皇帝

作者:花羡红颜 字数:368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臣妾,知晓了……”她们在一起只有一年,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要紧抱眼前的这颗大树,听他的号召。

见她低眉顺眼的点头,颔首,凤子澈心中不忿,他不喜太听话的女人,可也不喜一身刺头的女子。

叹息,连他自己都觉得他是个矛盾的存在,唯有沉默。欧辰辰实在是不想和他多说话,自是闭口不言。

二人沉默不语,一路畅通的来到皇宫,进宫之后,按凤子澈那高高在上的身份,是可以乘坐步撵的,可他没有言语,走在前面。

自然,欧辰辰心有不满,也只得跟上。悄悄的打量皇宫,时不时的发出赞叹之美。

皇宫内的宫殿气派、威武,殿与走廊之间,可也错综复杂,每一个房间大都相同,令人眼花缭乱,分不清哪里是哪里。兜兜转转了好几圈,这给欧辰辰的感觉似乎就在同一个地方转悠,可不同的宫殿名称,证明着不是。

欧辰辰边走边感慨,若不是有凤子澈前面带路,她都不知道怎么走。忍不住的嘀咕,皇宫这样的地方以后还是少来为妙。

凤子澈从离开八王府后,眼神就有些无神、暗淡。欧辰辰心中疑惑,可也没有细问。直到后背都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液,低着头,忍不住的嘀咕,还得走多久啊。

自是不知,走在前面的凤子澈,已经停了下来——

欧辰辰此时正低着头,低咒,皇帝他真的是脑袋抽了,居然把他的朝华殿设在如此偏远之地。

总之,某人失神了,这么一失神,自是撞上了人。欧辰辰吃痛,抬起了头,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只见他幽深的眼眸中闪过温怒,随即呵呵笑着,一副他不疼的样子。一把拉过她的手,上前亲昵的给她的头,呼呼,还低声问着,“在想什么呢,撞疼没有?”

侍卫远远的见到了二人,疾步走了进去,禀报了。

欧辰辰搞不清楚现在的情况,只得呆愣。手上却连连摆手,她又不是小孩子,呼呼这样骗人的举动,她会相信,那才怪呢。

难不成他吃错药了?不然,怎么会这样的热情……

先前还在对她谆谆教诲,如今却露出如此关怀的眼神,还说如此关切的话,这是要闹哪样啊?就算是要秀恩爱,那也得提早打声招呼,免得吓住她啊……

欧辰辰的反应很好的取悦了他,凤子澈不管不顾的拉上她,走进了朝华殿——

“八王爷、八王妃觐见。”外面的建筑错综复杂,里面比之更甚。穿过长长的走廊,一眼望不到尽头,路过无数的宫女,太监,也收到了无数的行礼,高声禀报着她们的到来。

约莫一刻钟,才走完这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走廊,来到了里面。

“谁来告诉朕?外面传闻的是真?是假?老八脑袋不好使,你们就任由流言肆虐,你们抱的是何居心?”一席明黄色龙袍的中年男子,正坐在龙椅上,气势大开的冷声质问着底下站的大臣们。

帝王一怒,眼下自是跪倒一片。

凤子澈和欧辰辰进来时,就遇上了皇帝心情不好,果然是有够倒霉的。

欧辰辰还来不及吐槽完,便被凤子澈拉着跪下。水雾般的眼眸透着委屈,她不过就是来谢恩,居然遇上了老皇帝动怒的时刻,而且时机也不对,老皇帝动怒的原因似乎与她有关啊……

唉,真的是可怜至极啊。

可她清楚的知晓,此刻无论对错,在面对皇帝的怒气,跪下就对了……

“老臣该死,老臣立马去,处理……”说话的是范大学士,本就抑扬顿挫的声音,此时也被皇帝那骇人的眼神给吓住了,竟有些结结巴巴。

他虽是闲职,可问题却出在八王爷娶亲的事上,他难逃干系,自得面对圣上的怒气,勇于承担。

尤其是八王爷娶亲的女子还是他推荐的,这不在他的仕途上是一败笔吗?不明白主子的心思,这不是让他一张老脸没脸吗?只是——

“的确是该死,朕念你年事已高,朕就罚你在家里闭门思过十天,不得出范府一步,你可服?”他心情不好,不想再面对动不动就在跟前晃悠的人。

范大学士抬起头,想说什么,见到圣上眼底的怒气未消,只得低垂着头,恭敬的答:“老臣领命……”

这惩罚看似皇恩浩荡,惩罚也极是宽容,可在场的人谁都知晓这关范大学士的禁闭,那是会要他的命的。

若是一个想不通,难免不会出事啊。

可圣上的裁决已下,哪容人质疑。何况大伙都自身难保了,哪还会上前劝说这个惩罚太重啊。如今都努力的缩小存在感,心中祈祷圣上已经忘记了他们的存在。

“欧卿家,你教的好女儿啊。居然在大婚的当天公然的偷人,藐视朕的赐婚到如此地步,朕也是长见识了。也让整个东秦的皇室都蒙羞,如今,你还有何话说?”老皇帝自是不知大臣们的心思,而是冷眼扫向那个站在前面,却一脸平静的男子。

老皇帝的冷冷质问,让那些大臣的期待破碎,有些还侥幸的抬头望着皇帝,皇帝不追究他们的责任了?

可见到陛下那冰冷的神色,自是不敢暗自的揣测。免得再无端端的多一条揣测圣意的罪名,那就得不偿失了……

“咦,老八也来了?为何跪着,起来说话啊?”不经意的低头,见到跪在远处的二人,转头,望着身侧的人,那眼神似乎就是惊讶中还带着淡淡的指责。

身为贴身心腹的苏三躺着都中枪,可圣上心情不好,他还是乖乖的受了,才是。

欧辰辰听到是在讨论她昨天的事情,就更显忐忑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皇帝动怒的时候来,果然是有够悲剧的。而皇帝这也太假了吧?那外面一声声的通报声,虽不至于响彻整个皇宫,可响彻这朝华殿还不是轻而易举?

居然说老八来了……

可是,心有不满,也不敢当面的质疑皇帝的话?

凤子澈牵起跪在身边的女子,不管她迷惑的眼神。穿过人群,走到了皇帝跟前,回话:“父皇,儿臣的王妃没有偷人,是有人把那个登徒子放进那喜轿之中的……”

此话一出,那个镇定的男子脸上的神色就有些不镇定了?这是清醒的,还是被他那个女儿迷惑了,才想着为她打抱不平。

无疑,欧阳宿百思不得其解……

至于身侧的欧辰辰,则是低垂着头,哪怕有疑惑也不能当面问啊,任由他把问题迁到凤子澈身上……

其实,她早就吓住了,先前叫她起来,她都接收了无数的白眼和鄙夷,如今还跑到皇帝跟前去解释?

她虽然没有男尊女卑的观念,可这里显然是眼前这个老皇帝最大了,对于他,欧辰辰还是有些忌惮的。

很想说,凤子澈你别那么的好心,她需要他去解释吗?这不是把皇帝好不容易放过的话题又重重的提了起来吗?

一箭三雕之计,既算计了欧府,也暗自的警告欧辰辰,顺便还牵出他的无辜来,惹得无数多的可怜……

果然是有够腹黑、卑鄙的……

“皇上息怒,微臣已经和八王妃已经断绝了父女关系,她的所作所为与欧府再无瓜葛,还请还是明察……”刚刚准备禀报,就被老皇帝打断,欧阳宿显然有些生气。

可听到八王爷那解释的话语,却差点让他气晕在地。

自是不再耽搁,极快的禀报欧辰辰所做的事情与他们欧府无关。所以,皇上您就别再揪着欧府的过错,不放了。

嫁女儿的是他,他好点好处没有捞到,凭什么要帮她解决她惹来的麻烦呢。自然,她是死是活,都与他无关。

欧辰辰跪在地上,冰冷的地面提醒着她,不要在意不要在意,眼前的人不是她的爹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苏三你立马出宫去查,不惜一切代价,朕也要个真相!”老皇帝冷冷的问,可在场的人都低垂着头,恨不得把头埋进地里,哪里还会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呢。只得吩咐起身侧的人来。

那冰冷的语气,令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的倒抽一口凉气……

苏三点头,悄无声息的出去了,他要去安排人调查一二,绝不能让人这般的欺负八王爷……

欧阳宿低垂着头,忍不住的低咒一声,果然是够宠那个傻子啊,也不管他刚刚说了什么,就派人出去彻查,深邃的眼中闪过什么,却极快的消失,无人看见……

“欧丞相,你刚刚说了什么?”老皇帝见到苏三出去了,深沉的目光闪过余怒,无论是谁,他都要严惩。转过头来,望着跪在第一排的男子,像是想到似得,再次的发问。

欧阳宿想哭,皇帝啊,不带这样整人的啊。亏他胆战心惊的说了那样的一通话,他……

竟然,竟然没有听到,呜呜,欧阳宿气的想要骂人,可面对的是身份高贵的皇帝,他也只能咬牙认了,再次的说了一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