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变幻无常的男人

作者:花羡红颜 字数:381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明天进宫,记得谨言慎行,一步也不要离开本王。要是你离开,因此出了差错,本王也救不了你……”收回目光,冷冷的警告着。

一想到皇宫的阴谋与算计,目光深邃,无人可知。

欧辰辰闻言,擦手的动作停住,他来,就是说这么一句话?那她还真的是挺惊讶的啊。

“我知晓我自己的身份,不敢奢求王爷您的庇佑……”至于要寸步不离的呆在他的身边,完全就不现实,她要是当真,她就傻了。

满不在乎的开口,示意他说完,现在可以走人了。

听到她如此识趣且自嘲的话语,这到嘴的警告,竟然被她生生的噎住,如今是再也说不出来了!

只得瞪着她,想要再开口警告一番该注意的细节时,却面对如此平静的她,不知该如何开口。

该死的,他的警告呢,都跑哪里去了。没有说出的警告梗在心中,难受的他想要动手打人……

“无事的话,我要沐浴歇息了……”起身,不顾他惊讶的目光,走开。一想到他的出尔反尔,欧辰辰的心情就高兴不起来。

“等等?你,本王不管你是谁,可你嫁进了八王府,那就是我八王府的人。至于先前给你的休书,你且收着,等过段时间之后,本王会放你自由。当然,在这段时间里,你必须无条件的配合本王得到本王想要的……”凤子澈及时的叫住她,难得说这么多的话,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啰嗦,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其实,他没有说的是知晓了他最大的秘密,除了一死,她别无去处。

过段时间,到时候谁知道呢。笑的阴沉,完全的忘记了他来找茬的初衷……

欧辰辰听到休书有效之后,笑了,笑的见牙不见眼的。还好她先前没有冲动的把它撕了,否则现在会后悔莫及啊。

“敢问王爷,那是什么时候?”随即一愣,有效?十年八年也是有效,她等得起吗?

自然,欧辰辰听不到确切的时间,很难安心,自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她……

凤子澈用洞悉一切的眼眸,深深的望着她,见她不卑不亢、镇定自若的模样,心中倒是有那么一些的好感了。尤其是此人还精明的没有因为他许诺的时间而高兴,反而问出这样的一个确切时候来……

聪明,脑子还够好,他的身边就缺这样精明的一个女人……

很好。

只是,她是什么意思?不相信他?

该死的!

难不成她还以为他日久生情的留下她,最后会爱上她不成?

哼! 他凤子澈需要她的爱吗?

“最多一年!”一想到这,心情就莫名的不好,别过头,冷冷的开口。

父皇还很康健,可再康健,也该立储了,到时免不了一番腥风血雨,他会毁掉她的记忆,放她离去。

他清楚的明白他和她不会长久……

何况她不再是欧阳宿的女儿,没有娘家庇佑的她,如同百姓。既如此,既没有存在的意义,也没有助他的能力。如今的留下不过是因为他的八王府需要一个女人来镇守,仅此而已。

欧辰辰听到确切的答案之后,很冲动的想找人拿来纸笔,让他画个押什么的,可见到他脸色不善。签字画押的心思,也只得作罢……

低眉顺眼,她待会一定要记清今日的时辰,原话是怎么说的,免得他日后赖账……

欧辰辰的心思凤子澈自是不知,否则定会被她活活的气死。

此刻见到她温顺的一幕,还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凤子澈没来由的心情很好……

可想到明日的未知,他有些不放心的,再次的告诫了一番宫中的规矩及注意的事项之后,某人实在是无趣的黑着脸离去……

次日,欧辰辰在夏月和秋月的叫喊声中醒来,极不优雅的打着呵欠,随她们打理。

“小姐,快走吧,王爷都等了许久了……”春月在外面溜了一圈回来,见到小姐,眼中闪过一丝的惊艳。

小姐,真美。

“嗯,走吧。”欧辰辰点点头,在夏月和秋月的陪同下,来到了大厅。

远远的见到那个一席墨绿色蟒袍的男子,手执白玉般的茶盏,正优雅的喝茶,动作高贵还带着一丝的漫不经心。

欧辰辰淡笑着,心中冷哼,果然是妖孽啊。可也小心的收起心思,上前行礼。

身后的秋月和夏月也屈身,恭敬的叩首,让人挑不出半点的毛病来。

欧辰辰的四个丫鬟各有各的本事,春月很是精明,人也很稳重,做事很让人放心。夏月和秋月有武功傍身,性子都有些跳脱。至于冬月在女红和管理内务方面很是在行,让欧辰辰很是省心。

至于为何要带秋月和夏月,完全是因为二人有武功,在面对未知的皇宫内院,欧辰辰不得不慎重的做好打算,防患于未然。

再说有她们在身边候着,提醒一二,她也不至于被人算计。

安排好了一切,可心底依旧是不安的。

凤子澈眯着墨色的瞳仁,似是看穿她似地,见她忐忑不安,心中冷笑,果然是庶女。昨天的胆量与气度,全都不见。

若不是这一身上好的深红色宫装的傍身,很难让人看她一眼。见到她穿的是王妃该穿的宫装,心中不喜,可也没有当面的指明。反而有些嫌恶的摆手,大步的走了出去。

娶了一个冒牌货不说,可她还不知羞耻的在大婚之日给他戴绿帽子,如今还招摇的宣誓她是王妃的身份,真的是一个脸皮厚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地步。

不知道昨天的他怎么就忍下了这口气?本来想找她麻烦的,可到了最后竟黑着脸离开……

如今见到她近在眼前,还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凤子澈的心情就有些不好。相信此刻若不是突然的想起,昨天父皇的口谕在前,他才不会自找气怒的把人带进皇宫的。

一想到他昨天轻而易举的放过了她,心情就郁结的不行……

虽然,在世人眼中他头脑有些不好,遇到这样的一幕也只会忍气吞声,不会有别的表现。也许还会傻傻的说一句,“她很美的……”

如今表现的算是‘正常’,只是不明白心中的怒气为何会蹭蹭的往上冒呢?

哦,对了。突然变成他厌恶的女子的形象,才会让他心情不爽吧。其实,他一点也不喜欢太听话的女子,昨天一定是脑热了,才会把这样的一个人给留下来,膈应自己。

欧辰辰直接的无视了他眼中的嫌恶,而是微微的笑着,毫不在意的跟上他,离开。

走出王府,身边的男子突然的露出白净的牙,墨色的瞳仁也不再深邃,而是有些呆?时不时的在她的身边,发出轻笑……

这——

好吧,她实在是无法想象凤子澈怎么在王府里面和外面的差别这么的大,疑惑的望着他,眼睁睁的看着他在手下的帮助下跳上了马车,还用一副乐哈哈的神情望着她。

好傲娇的神情啊……

这样的目光太纯净,纯净的让人怀疑她是个大坏人,准备诱拐他来着……

哦,对了,他是傻的。昨天的怀疑,似乎得到了证实。欧辰辰似乎知晓她为何会留下来的原因?她在想,她知晓了这样的一个秘密,他还会放她离开吗?

欧辰辰很怀疑……

“王妃,你还要在外面站多久?”压低声音,不让有心之人听出一丝的蛛丝马迹。该死的女人,还嫌早吗?

欧辰辰收起心思,笑笑,刚刚一定是错觉,不然怎么会听到他压抑的怒气。转变之快,令人眼花缭乱啊。

摇摇头,然后在夏月和秋月的帮衬下,爬上了马车。

马车里,二人对立而坐,一人沉静,一人淡淡,似有水火不容之势,可处处却透着一丝的诡异。

“谢恩之后,母妃会见见你,记住你昨天答应本王的事情。万事以本王的意见为重,切勿自作主张,大惊小怪……”冷声吩咐,见到她如此的平静,凤子澈竟有些无奈。

这是装的吧?不然,怎么会如此的镇定?

只是,想到母妃?一个随时要走的母妃,他有些不明白她为何还要见她?

他的母妃梁贵妃,母妃绝对谈的是东秦最为温婉的女子,无欲无求,似乎没有什么弱点。

虽贵为四妃之首,可性子绵软,却没有人敢上前挑衅,就是皇帝也对她礼遇有加,不会过多的干涉。让人不敢小瞧她……

梁贵妃是哥哥梁煜是东秦的右相,万人之上,可不是左相欧阳宿那样的角色可以抗衡的。

梁煜的儿子梁右其是东秦大名鼎鼎的大将军,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与二皇子凤子呈被其他二国称为‘黑风双煞’可见二人的威名之甚。

无疑,梁贵妃在后宫可以说是个说一不二的主儿。当然,她很少说话,可一旦说话,那就是决定,就是皇帝也得给她三分的面子。

地位尊崇,尤其是没有后位的情况下就更显高贵了。可梁贵妃却低调的很,让一心想要弥补曾经过错的皇帝很是挫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