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继续找茬

作者:花羡红颜 字数:384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无疑,欧辰辰备受打击。哪怕不爱他,也谈不上好感,可她的命运也太悲剧了一点,一时有些难以接受一连被父亲抛弃,如今又被夫君抛弃的境遇。

此时的她,好想揪住那个人的衣襟,冷冷的告诉他,你就算要休,也过了明天,让她缓过神吧。

如今,也太狠了一点吧。

只是,这是休书呢。望着那书写公正的小楷,欧辰辰那小脸瞬间焕发神采,水雾般的眼眸像是找回生命一般变得晶亮晶亮的,她是不是理解为以后她就自由了?

一想到以后的生活,自由的无拘无束,欧辰辰竟然偷偷的乐了。极快的接过那休书,深怕他反悔似地。然后像是意识到什么似地,抬起头,弱弱的问一句:“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声音为嘛有些激动,为嘛有些颤抖啊。无父无母,还无牵挂,这样的感觉,真好。

凤子澈一怔,怎么没有预料到哭的嘶声裂肺?更没有预料到的是苦苦哀求,这令他诧异不已、一时有些弄不明白她的意图。

上下的打量,想要看看她是不是在施展欲拒还迎的算计,可显然没有。她那水雾般的眼中,还有笑意,似乎暗松了一口气,这就让他很不爽?

怎么会这样?

难不成她一个庶女也不想嫁给他?一想到这,凤子澈就气的不行,他发现眼前的女子总会有本事气的他吐血……

想离开,他偏不如她的意了。世间男子大多如此,若是苦苦哀求,凤子澈只会赠送她一脚,有多远滚多远……

若是欣喜异常,凤子澈反而觉得浑身不是滋味,自会想尽办法的留下她。

“走?你明天还要进宫去谢恩呢……”凤子澈像是想到什么似得,突然的开口,说完,一挥衣袖,转身,离去。

闻言,欧辰辰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什么意思?哭丧着一张脸,眉头也扭成了一团,很是不解。

“喂?什么意思啊?难不成我被休了,你还要我住在这里吃住啊?”她从来没有听到过有被休的女子,还要继续的呆在夫家的。

如果是,那被休也没有多么的凄惨,反而还有些幸福呢……

可现在,谁来告诉她,这是一种什么情况啊?

“还愣着干什么?把王妃送入新房……”悠远的声音,还带着一丝的好心情。一见到她吃瘪,凤子澈心情愉悦。

呵,既然你想离开,本王偏不如你的意。休书?呵,本王说那不是休书,便不是?这是他的地盘,他说了算。

就算不满,可谅她,也不敢当着他的面,说什么……

心情大好啊。

欧辰辰咬着唇瓣,娇美的脸上竟是怒气,凤子澈你要死啊?写了休书,还不让她离开,那你为什么要写?

你到底是想干嘛?难不成还要抵赖不成?

凤子澈亏你是七尺男儿,还贵为王爷,如今竟然说话不算话,就不怕天下都笑话你太无耻吗?

她非常的不想留下来,谁知道明天他会不会突发神经的就杀了她呢?为了小命着想,她得尽快离去……

“王妃,请……”暗一出现,冷冷的开口。一副大有欧辰辰不走,他就会做出不敬的事情出来。

欧辰辰处在愤怒之中,现在突然的出现这么一个人,自是吓了她一跳。

用着惊恐万分的眼神望着他,就像是看着怪物一样,连连的躲开,深怕他会兽性大发,夺他小命。脸色也被他,吓得有些苍白,暗自的嘀咕,八王府的人一个个怎么的就那么的奇怪。

可见到他一身的黑衣,就连脸上也没有多余的表情,那冰冷的气势饶是欧辰辰天不怕地不怕,也不敢轻易的上前发作。

想了想,也只得认命啊。

“带路……”咬牙切齿,她不会这么算的,得回去从长计议。

暗一冷艳的转身,一点也没有管身后那个咬牙切齿,说不定在骂主子,也在骂他的女子,转眼之间便消失不见。

欧辰辰被人扔在这里,左右观察一圈,周围都是人,极快的放弃了想要逃跑的心思。

再次的回到所谓的新房,抬起头——门匾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一个潦草的字,额……说实话,欧辰辰不认识,自是不再纠结,大步的走了进去。

躲在暗处的暗一见到她如此的配合,并没有想着离开,而是吩咐暗二继续的守着,而他自是消失,他觉得主子应该要找他……

果然,他刚刚来到书房,主子便叫他。二人在书房交谈了半个时辰,具体谈了什么,无人知晓。

之后,暗一消失,凤子澈笑的温婉,对于一个想要离开王府的女人,他觉得他有必要好好的了解一下……

还有那个喜轿中的男子,也是个厉害的角色,他几乎都翻遍了整个东秦,却没有这样的一个人。

他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简单的看了一下近日的急件,他居然看着看着,就走神了。好吧,花心且有些呆傻的八王爷走神了,这不是什么秘密。

嗯,对了,还没有警告她,明天该注意什么呢。

这么一想,似乎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去找她说道说道,便迅速的起身,离去,可这一幕却让躲在暗处的暗二哭了,主子那可是急着要处理的事情呢,可您居然想要离开?

好想问一句,去哪?那些事情是留着呢?还是留着呢?

老实又有些急切的暗二,做了这一生唯一的一次反抗,极快的出现在主子的面前,望着主子那双洞悉一切的眼眸,竟然找不到理由来解释他的突兀。

不动神色,玩味的瞧着他……

周边的气息紊乱,暗二低垂着,解释着他突然出现的理由,“主子,边关,边关缺粮,不日之后,消息便会传回东秦……”

呜呜,暗一你还要多久才会回来,你家主子太不好伺候了啊……

凤子澈听的认真,却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只是那么瞧着他的贴身侍卫。时间就这么悄然的离逝,直到——

“然后呢?”冷冷的问,缺粮?和他说了之后,立马就得有吗?

暗二,果然不靠谱。

然后?暗二茫然的抬起了头,不明白主子的意思。哪里还有什么然后啊……

“可是……”他还想再说,可主子却绕过他,径直离去。

那背影挺直的就像是院子外面的白杨,正直中又带着自身的傲然,这一幕却看的隐在书房里的暗二哭了。

“本王去去就来,难不成你还不能放本王一晚的假,不成……”那未完的话,竟像是在说好歹今夜也是他的洞房花烛夜啊。

你身为他最得力的暗卫之一,不为主子分忧解难,你还想让他什么都做好不成。若是他敢说不放,凤子澈一定毫不犹豫的送暗二一场……

暗二抬起头,竟奇迹般的懂了主子内里的所有意思,然后呆了。

左手不由得抬起,狠狠的掐了另一只手臂。啊,痛……

那是真的……

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那是主子说的?哦,对了,刚刚一定是幻听……

某暗卫抬起头,静悄悄的书房提醒着他,先前那不是幻听,而是事实。转身回去,今夜注定不能睡了,只得乖乖的留下来,做主子未完的事情……

至于一直被念叨的凤子澈?

他来到东屋,院子外面静悄悄的,若不是门口贴着大大的喜字,倒是很难让人相信这是新房。环境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找茬的心思,依旧……

抬脚,大步的走近,门口两个小丫鬟及时的行礼,声音还有着一丝的颤抖。

“退下去吧……”那是什么眼神,难不成他还能强迫她家小姐,不成?

凤子澈不满中,见什么都是不高兴的。

闻言,春月和秋月相互望一眼,起身,离去,但愿小姐还没有吃完。推门,不由得惊住。

那个身穿喜服的女子,此时已经褪下了那大红的喜服,换上了白色的外套,正不怎么文雅的一手拿着鸡腿,一手拿着筷子,吃的欢快。

见到这,浓眉微微的一拧,再是庶女,可这也太不文雅了、太不懂规矩了吧?心中倒有一丝的不喜……

听到脚步声,欧辰辰转头,望着他,对于他的突然出现,心中鄙夷,出尔反尔的男人最不可爱了。

回头,继续吃着她的晚膳,一点也没有起身相迎的意思。她倒要看看他的承受力如何了?

还有某人扮猪吃老虎的目的,她怎么着也得知晓,才是啊。否则提着小命过日子,不怎么愉悦呢。

“这就是丞相教的好女儿啊,本王算是见识到了……”见到她吃的欢快的模样,为何会觉得饿呢。眼前的女子,动作虽然粗暴,可为何他会觉得如此的赏心悦目呢?

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啊。

“回王爷的话,我已经和丞相府没有什么关系了,如果这话让他听到了,铁定以为我高攀了。说吧,你来这里的目的……”掏出随身携带的丝绢,擦了擦嘴。清浅的声音,在提到丞相时,竟然有一丝的嘲讽。

见到这,凤子澈竟对她越加的好奇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