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被亲爹抛弃

作者:花羡红颜 字数:386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若是我不是呢?”咳嗽了好久,嗓子才不那么疼了,但清浅的声音还有一丝的沙哑、倔强。

不是?

“什么意思?”男子皱眉,冷冷问,那冰冷霸气的气势,强大的令人心生恐惧。

“那是因为王爷您花名在外,我的丞相爹看不上你。所以,就找了个替代品了……”欺君的又不是她,她才不会那么傻的想着替他隐瞒呢。

欧辰辰说的毫不避讳,再加上她被冯氏害的那么惨,她没有必要再为她的女儿兜着啊……

若是眼前的人要去收拾他们一家,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可她显然忘记了,若是要定罪,那她首当其冲的逃不掉。

“替代品?你不是欧青青?”该死的,他就知道那个老奸巨猾的人,一定不会舍得让他的嫡女嫁给他,让他有机会羞辱他的。

欺君?若是能告他欺君,他早就去了。没去,那是因为他知晓父皇他不会在这么的小事上就灭他欧府满门的……

顶多给他一些皮肉之苦,可他要的不是他受点小伤。

可现在,这个哑巴亏也只能咬牙吃了……

谁让父皇的圣旨上也没说要嫁他的是丞相的哪个女儿,只说是嫡女呢。以那个人的老奸巨猾,小心翼翼,嫁给他的自是嫡女。

只是,据他所知欧阳宿的夫人冯氏,育有一儿一女,那眼前的人是?

庶女?

一想到这,凤子澈就气的不行,这不是欺负他有些傻,反应不过来么?才会这般的欺负他吗?

“让王爷失望了,妾身欧辰辰,只是丞相府一个不受宠的庶女,而已……”欧辰辰淡淡的开口着,声音不似先前的沙哑,反而有些动听。

果然是庶女!

一旦证实,努力的压抑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一个冲动的跑去欧府找他算账。尽管如此,他也被气的紧握拳头,欧阳宿,你欺人太甚了!

“既然如此,那本王留你何用?”他只是为了让那个人狗急跳墙,为了压制他。没有想到……

果然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他算是长见识了。

说完上前,一只手就把那个一席红衣,却笑的嘲讽的女子给提了起来,清冷的眼中,霸气尽显。深邃的桃花眼,赤红的充血,模样甚是恐怖。

欧辰辰见到这,都快哭了,不是欧青青就要杀人灭口吗?这到底是什么逻辑啊。她表示,她跟不上节奏啊。

神啊,谁来救救她啊,她快被人给活活的掐死了……

眼前好多的重影,似乎在提醒着她,眼前的男子才不傻,可惜的是……

意识却越来越薄弱,她哪还有心思去纠结他傻不傻这个问题……

“王爷,陛下来了口谕,明天让你和王妃入宫。”暗卫一及时的出现,在门外禀报着,当然这一禀报,自然是成功的挽救了那个在喊神庇佑的女子。

入宫?凤子澈桃花眼闪过怀疑,父皇怎么会突然的下一道这样的口谕来?

虽疑惑不解,可到底还是放手了。冷冷的打量,那个剧烈咳嗽,脸上却阵青阵白的女子。不得不承认的是眼前的女子,虽是庶女,可容貌倒是倾城的很。

尤其是那张小脸上,水雾般的眼眸给人楚楚可怜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的就受她的吸引。精致的五官就像是精雕细琢一般,恰到好处的美,一切都是那么的好……

留着她,也不是不可以,可她的存在只会提醒他,他被欧阳宿耍得团团转的事情,他还怎么能忍?

再加上眼前的人是个替代品,自然是被欧阳宿抛弃的棋子,把这样的一个人扔到他八王府来,不是膈应他,是什么。

一想到这,咬牙切齿,他不会这么的算的。胆敢算计他,就要承受他以后的报复……

“那本王就再留你一天!”既然父皇发话,他自然是不能再杀她了,冷冷的说完,转身离去。

走出去的凤子澈,眼中的强势依旧,大步的走向了书房。冷厉的气势太强,自然是没有人敢上前找死的问东问西,打扰他。

见人走了,欧辰辰再也不顾形象的,一下子瘫软在地,差一点点,她就去阎王那里报到了。

刚刚真真的是吓死她了……

那眼神……

只是,她为什么要怕她啊?说不定他掐死她了,倒成全了她可以回现代的愿望呢。

唯一不敢肯定的是,现代的她经过了无数只脚的光顾,她,还有命在吗?她似乎成了个到哪,都没她一席之地的感觉……

唉,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以后也走一步算一步。现在,她真的饿了。

四下打量,然后在一张红木方桌上,见到了满满一盘的瓜果,糕点。见到这,欧辰辰竟笑的出来。

哪怕要死,怎么也得做个饱死鬼,才是。

狼吞虎咽的开始侵略屋里的糕点,片刻的时间那满满一盘的瓜果就被她一扫而光了。

吃饱的之后的她,才开始深思要怎么样才能让他不杀她。那个人只说再留她一天,可没有说留着她的命啊。

一天,她能做什么?连欣赏王府的美景都不够,她才不愿意死呢。

何况她还有好多的仇没有报呢,就算是死了也是个怨气鬼,到时候她真怕会把地府给搅得天翻地覆的。

所以,黑白无常,为了地府的安危,你们可不能来找我啊。

欧辰辰祈祷完,春月便小跑着进来,低声禀报,“小姐,王爷有请……”

现在的她,都是蒙的,喜轿是欧府准备的,那个男子也是欧府设计小姐的吗?她有些不确定,难不成欧府的是想要置小姐与死地不成?

春月有些不敢再想下去了,深怕想的结果会成真。悄悄的打量,小姐多好的一个人啊,她们一定会后悔的。

“哦,那走吧……”不明白那个人又找她干什么,无疑不会有好事。还好她已经吃饱了,就算是受罚,也能多坚持一会。

想想她就有够悲剧的,人家成亲欢天喜地的,可她成亲呢?欢天喜地倒是有,不过不是祝福她的,而是来看笑话的。

想想,就有些无奈,她怎么可以那么的倒霉,在欧府的日子不好过也就罢了,来了这里她感觉会更加的不好受。

未来,不再期待……

两次的九死一生,让她明白八王爷那个人太不好惹了,她还是远远的避开。可是,她有选择的余地吗?

现在的她,若是还看不明白那个人是装傻,那她就真的傻了。

至于目的,想要在皇家平安的生存下来,太难,为了能够活下来,他自是要韬光养晦,哪怕是受尽屈辱,只有目的达到了,他自不会计较过程。

这样的人一个人,只能提防远离,绝不能靠近。 想想他高高在上的身份,却过着步步为营的生活,想想也是挺可怜的一个人……

倒是不再计较他说变就变的性子,兜兜转转好几个走廊,这才来到了大厅。

院子外面摆了数十桌的酒席,到现在都还没有撤,也提醒着她先前给人戴绿帽子让他大怒的把人给赶跑的事实。

见到这,欧辰辰心竟然平静下来了,无论他和欧阳宿有是过节,她都伤害了他……

无形之中,她似乎不想和他对着干了,她还是忍吧。

回神,行礼。

“免了,这是丞相府给你的信——”凤子澈玩味的笑着,那个人的身份居然查不出来,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居然敢明目张胆的调戏他的王妃,这个仇若是不报,他誓不为人。

欧辰辰抬起了头,见到左拥右抱的凤子澈。此时的他早就换下了喜服,眼中不再是先前的霸道、张扬,而是纯净的如同孩童,有着一闪而过的怔愣,随即回神,低下头,快速的拆开了信——

看完,欧辰辰的脸色瞬间的苍白,一遍遍的告诫自己要忍住,别气,那些人不值得……

可终究还是忍不住的倒退数步,这就是她的亲人,居然在她最困难的时候选择了抛弃她……

断绝信?

父亲,您是早有预谋吧?不然,怎么会在事情还没有发生一个时辰,便送来了断绝父女关系的信呢?

欧辰辰却笑的嘲讽,光明正大的把她嫁出去,还没有一天的时间,就送来这样的断绝信,这不是要逼她到绝路吗?

父亲,你够狠啊。

见到她脸色不善,凤子澈把身边的两个女人赶走了,一把夺过她手中的信。身边的两个女人,不动,可见爷身边的戾气实在是太甚,自是不敢忤逆他的意思,倒也不甘不愿的离去。

欧辰辰处在悲痛欲绝之中,自是不知她已经得罪了两个盛宠的夫人……

“很好嘛!被欧府抛弃了?那你也不差本王的这一封休书了……”凤子澈目光深邃,老匹夫果然够狠。刚刚发生的事情不过才一个时辰,可他却写来了断绝父女关系的断绝书,不得不说太未雨绸缪了,一点。

也实在是太狠心了一点。

休书?喃喃自语,本就苍白的脸颊,越加的苍白……

她的运气也太好了一点吧,这才刚刚成亲,就被休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