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怎么喜轿里还有个人啊

作者:花羡红颜 字数:383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哪怕让她满身都是嘴,可也解释不清楚如今的情况来啊……

“喂,你别哭啊。本公子对你不感兴趣,我,我也是被害的啊……”黑店,回头他就去封了它!敢给他下药,还把他掳了来,这事不会完……

说起来也是他大意了,原以为这里没有人会识得他,他也就没了一层防备,这不就着道了。哪里知晓那家店专门做这等龌龊之事,赚高额银子呢。

“那现在怎么办?难不成你要随我嫁入王府?”颤颤巍巍的说完,眼中早已水雾蒙蒙,惹人心疼。

虽然她极力的隐忍别在一个陌生的男子面前流泪,可就是气不过,也忍不了,泪水就这样流了一脸……

男子极力的忽视,可还是无法忽视她脸上的泪水,想要抬手,可如今的他情难自控,为了不毁了人家姑娘,也只得咬牙漠视……

欧辰辰自是不知陌生男子的挣扎,而是想到即将到来的婚礼……

她似乎可以预见她那个所谓的傻王爷那铁青的脸色,以及日后在王府的地位。

想想欧辰辰也够憋屈的,这还没有嫁入王府就被人陷害,而且还是以偷情的罪名,想想就足够的悲剧。

这不不够狠,狠得是还是在成亲的这天,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这不是让人家八王爷当众挂着一顶鲜艳的绿帽子嘛。

那绿油油的,颜色……

欧辰辰不敢再想下去了。

她虽然不要求在王府受宠,可也没有想过让人家这么的没脸,受尽屈辱和耻辱啊。

越想,欧辰辰越气,都怪她为了家和,为了能够平平安安的出嫁,硬是没有找那个女人的麻烦,如今却被人这么的算计,这口怒气她怎么会一时的咽下去……

“容我想想,从喜轿里出去,你的名声那可是真毁了!要不,你把我打扮成你的贴身侍婢吧?”男子凝眉,那嘴角的笑意早已潋尽,暴戾尽显。

不就吃个饭,怎么就来了这里呢?凤眸闪过凌厉,见到她眼底的惧意之后,随即收敛。若不是他武功高强,早就被那春药给迷惑了。

虽如此,见到如此清丽淡雅的美人,难免有些心猿意马。穴道刚解,可那春药的药效一时也过不去,只得凭着内力压制、再次的压制。

欧辰辰想笑,可抬头的瞬间见到他眼底的凌厉时,吓得她不敢再开口。眼前的男子,绝不简单。

至于为何会被冯氏算计,她就不明白了。他看起来挺精明的一个人啊,怎么会被一个深府中的女人算计,还被人扔到这喜轿里不能动弹呢。

欧辰辰这么一出神,喜轿已经停了下来,外面是喜娘一连串的祝福霹雳哗啦的像豆子似得倒了出来,说的是又快又利索。

欧辰辰一听,急了,忍不住的低咒一声,怎么都到了啊?这也太近了吧?

该死的,现在还怎么把他一个大男人,瞬间让他变成女人呢?呜呜,真的是欲哭无泪啊……

“一踢轿门,踢入府,从此幸幸福福。”说完,轿子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急的欧辰辰真的快哭了。

暗暗的咬牙发誓,今日之仇,她不报,誓不为人。

“二踢轿门,新娘,应一声,此生安安生生。”

“啊……”

“行了,哪那么麻烦!让开,本王踢开了……”新郎凤子澈打断了喋喋不休的嬷嬷,抬脚一脚踢开。

欧辰辰连忙盖上喜帕,默默的期待他不会看见、不会看见身后的那一抹黑色身影……

只是——

欧辰辰的祝愿终究不会成为现实,喜轿就那么大,又没有暗格,只要一掀轿帘,里面的一切都尽览无余……

外面先是安静了一会,随即那些围观的百姓及大臣家眷们便像是发现新大陆似得,低声议论了起来, “咦,怎么喜轿里还有其他的人啊?”

“啊?不会吧?那个一袭黑衣的人,怎么看都好像是个男的啊?”

“我瞧瞧,还真是……”

……

喋喋不休的讨论着,每说一句,就在她心底扔下一块石头,疼的她快不能呼吸了。

欧辰辰急的咬牙切齿,最后竟疼的她泪水,流了出来,冯氏你够狠啊。这个脸可是丢大发了……

欧辰辰盖着喜帕,自是看不清楚那个人的脸,唯一看的见的是那双还来不及收回去的黑色靴子。

他粗重的呼吸提醒着欧辰辰,眼前的男子正处在暴怒中……

想想也就释然,任凭哪个男子都无法忍受自己在成亲这天,他新娘的轿中还出现了一个男子,这一幕是如此的震撼,你让他怎么想?

都是冯氏害的……

她忐忑不安的等着他爆发……

“滚……”凤子澈薄唇微抿,怒气在眼中酝酿。冷眼旁观那个脸上挂着笑意的黑色男子……

黑色男子并没有如他所言的‘滚’,而是用他如鹰的凤眸深邃的望着那个女子,只要她点头,哪怕是倾了这天下他也要带她离开……

见到一个男子用如此炽热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王妃,凤子澈气的想要把人给掀了……

可他知晓以他的智商,是万万不能让人看出他会因为王妃偷情而生气,因为痴傻的他,不懂……

一把牵过还坐在那个人怀里的新娘,大步的迈入王府,脸上阴晴不定,喜怒难辨。欧辰辰没有放下心,相反她越加的恐惧。

似乎和意料中的不一样,虽然都是动怒,可是,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具体是怎么个不对法,她却说不上来,只能低垂着头,随他的脚步,跟着他,如今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把人都赶出去,本王要洞房……”

坐在王府的宾客,早就从震惊中回神,起身离去。摇头叹息,这婚礼……

绝无仅有啊。

大臣及家眷虽有心留下来,看个究竟。可想到八王爷看似痴傻,说话也没边没靠的,可实则却是个难缠的人物。一旦被他缠上,他会时不时的在老皇帝跟前念叨一两句,令你有苦难言……

自然,他说要洞房,哪怕现在还是大白天的,也没有人会去怀疑他的心思,更没有人会怀疑他说这话的真假。

反而小声议论着离去……

只是可惜了宫里来的御厨做的那些好东西了,白给礼了不说,就是这些好东西只闻到了味道,那香气沁人的气息,令人心中可惜……

见到那些大臣携眷离开,凤子澈不再掩饰怒气,而是拉着她,走的更快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凤子澈一把把人给甩开了,进了一间房。凤子澈身上的戾气太甚,屋内的人,早就吓傻,跑了出去。

欧辰辰一时不察,被他推到在地。手以及腰都重重的摔在地上,疼得她,皱眉,不语。

“该死的,欧青青你胆子到底是有多大,才会在今天这样的场合敢当众给本王戴绿帽子……”蹲下,一把扯开她的喜帕,恶狠狠的望着眼前的女子。

欧辰辰皱眉,手疼,定是擦伤了。一听到绿帽子三字,脸色瞬间苍白。哪里还敢打量人,心都被吓得不敢乱动了。

他没有骂错,她真的给他戴了绿帽子,哪怕他什么都没有说……

“说话,本王问你话,你装什么哑巴!”凤子澈长这么大以来,还是第一次这么的气愤。虽然他不是真心的想要娶她,可现在她是他的王妃,怎么能不知羞耻的和人约会。

这一约会还约会在喜轿中,这让东秦国的人怎么看他?

“若是阴谋,你会信吗?”借着说话的间隙,欧辰辰抬起头,也瞧清楚了眼前的人。

这可是她的夫君呢,可以光明正大的打量,这长相比之先前喜轿中的那个男子还要俊逸一分,五官也完美的找不出一点的瑕疵,甚至还有一张比那个人都还要红润好看的薄唇,肌肤堪称白如雪,那肌肤甚至是比女子的肌肤都还要晶莹剔透。深邃的眼中,强势的令人微微的皱眉,丝毫不敢妄自的评论他的长相这是太过的美丽。

不得不说,她的夫君真的是一个好妖孽的男子啊。欧辰辰对他的长相还是非常的满意的……

只是,这脾气?

似乎不怎么好呢。

“阴谋?你是丞相府的嫡女,谁敢算计你?”凤子澈有些不悦,居然敢在他盛怒的时候敢明目张胆的打量他,这得有多胆大才能做到啊。虽不喜她那炽热的目光,可此时显然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此时的他恨不得掐死她,找理由居然找个这么差劲的理由出来。不怕被拆穿吗?

还有,他可是知晓欧青青可是欧阳宿的掌上明珠,放在嘴里怕化了的存在,既如此,怎么会被人算计?

这么一想,凤子澈越加的肯定眼前的女子定是在撒谎。怒气冲冲的一把提起她,力道之大,令人乍舌。咳咳——

“放——手……”欧辰辰哪里料到这样的结果,不由得瞪大眼,虚弱的喊着。

她快不能呼吸了,这是想活活的掐死她吗?

唉,欧辰辰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如此惜命之人,还是逃不过命运的惩罚。居然在成亲第一天就死在她夫君的手里,想想也够悲剧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