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修理嫡姐

作者:花羡红颜 字数:374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冯氏听女儿说完,不慌不忙,眼中闪过一丝的嘲讽,勾唇冷笑着:“慌什么,她知晓又如何?一个连娘家都不待见的人,为娘还怕她?等着吧,一切都等她出嫁之后,为娘自有算计!还有,告诫过你不许去惹她,你把为娘的话都当耳旁风了吗?”

欧青青则是低垂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模样,听着母亲自有计较的语气,先前的慌乱、惶恐一扫而光,此时却笑的阴沉……

两天过后,正是安平二十年,三月二十八。这天还没有亮,下人们便早早的起来,各司其职的做着宴席前的准备,脸上还挂着幸福的笑意……

吉时一到,鞭炮连连,欧府早已张灯结彩,大红的喜字挂了满满的一室。敲锣打鼓显示着欧府在办喜事,好不热闹。

这是来吃喜酒的宾客以看到的情景,内院,如清和园,却是相反的情景。

清和园中,安静的很,没有一丝的喧嚣、热闹、甚至是喜气,似乎欧府的喧闹与它毫不相干。

若不是窗前那几个小小的喜字,很难让人知晓这是即将出嫁的人该有的喜气。春月几人,此时正在替欧辰辰挽发,欧辰辰则打着呵欠,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

“小姐,你猜对了。宫里来了嬷嬷,是替你挽发的。可那个嬷嬷痢疾,现在还在茅厕里呢……”秋月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脸上竟是愤恨。

她们怎么可以这样的待小姐?连表面的功夫都不要了吗?

其实,她没有说的是嬷嬷之所以会拉肚子,那是因为在欧府服用了早膳,嬷嬷便以一副难以启齿的理由去了茅厕。

可欧府的人就像是不急似得,没有一个人去催促她出来……

又等了一个时辰,那嬷嬷好不容易才疲惫的走了出来,可夫人竟一副没事的模样,劝说着,您可以先走,她为小姐准备了挽发的嬷嬷。

这么贴心的举动,让嬷嬷觉得丞相夫人真的如传说所说的那样,又好又贤惠……

可秋月听到这,没差把那一口上好的牙给咬碎吞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嬷嬷,带着感恩戴德的心,欢天喜地的离去了……

欧辰辰没有一丝的气恼,点点头,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先前没有人来,她就知道是这么一回事的。如今,她都要出嫁了,冯氏才会这么的有恃无恐吗?

可如今,罢了,聘礼都让她换了,也只能忍……

“别气愤了,快帮小姐上妆啊,如今只能我们帮忙了……”春月招呼那个还站在原地一脸不满的秋月,看不懂眼色的人,唉。

秋月气的跺跺脚,可也不能冲出府,把那个嬷嬷追回来,说她小姐没有挽发的嬷嬷?就算她有那个胆子,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啊……

如今,也只能她们来了。可是这大喜的日子,就化这样素雅的妆容,真的好吗?秋月拿不定主意的瞧着春月……

春月则以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没有看到她都是听命行事吗?所以啊,都听小姐的……

秋月嘟嘟嘴,表示着她的不满。

“哟!都画好了啊,大姐在这里,就先恭喜你了啊……”欧青青走了进来,巧笑盈盈的开口,见到那张素雅的脸蛋,眼底竟是嗤之以鼻。

以她这样的装束,能够惹得那个人的好感,那才有鬼呢。若不是那一身上好的喜服,根本就看不出她是新娘来。

不得不说,这装扮实在是显得有些寒酸。虽如此,欧青青还是觉得她竟出奇的美丽……

对,一定是那身上好的喜服导致的结果,欧青青如斯安慰着自己。

果然是个贱胚子,这模样还是有几分姿色的。有些气愤的想着,可一想到娘亲的安排,她所有的不满,瞬间消逝、无踪……

欧辰辰自是不知欧青青的心思,看到身后的大姐,不由得在镜子上下的打量:只见她一席水蓝色的湘裙,衬得她肌肤晶莹如玉,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显得甚是高挑。精致的装扮,那气势比她这个新娘都还要艳丽几分。

不得不说,欧青青还是很美丽的。圆润的脸颊,恰到好处的圆,丝毫不觉得肥胖。经过细心装扮的五官,自是美的很。头上戴着蓝色的珠钗,蓝色的头面把那一头青丝梳成一个漂亮的流云髻。头上的宝石多的令人眼花缭乱,此时正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与耳垂上挂着的耳环是同样的光芒四射。

与欧辰辰那寒酸的装扮一比,瞬间就把欧辰辰给比了下去。

欧辰辰就像是知晓她来显摆似得,并没有让春月她们在她的头上戴一只镶有宝石的珠钗,素淡的令人吃惊。

阻止了她们继续找珠钗的想法,摆摆手,就先这样吧。

她成亲,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恭喜的。站了起来,水雾般的眼眸蓄满了泪水,可怜巴巴的开口道:“还是大姐最好了,知道妹妹今儿成亲,是需要哭嫁的……”

欧青青一怔?她可不是来哭嫁的,她是来看笑话的!如今笑话看到了,正准备离开,可脚步一顿,却生生的停住了。

门口被人堵住了,该死的,到底是谁这么的不懂规矩,敢拦她的路?

“新娘,时辰已到了……”门外响起了陌生的男声,疏离且强势的站在门外,喊着,大有新娘不出来,他就要进去抢的架势。

还不待欧辰辰回答,鞭炮便霹雳扒拉的响了起来。欧辰辰脸上带笑,心中却是不满的。

八王府看来还真的是很不想娶她呢,既然不想娶,她又没有强求啊。何必摆出一副不甘不愿的模样来?

这给谁看?

到底是谁向皇上进言娶欧府的女儿的,若是他不进言,她就不会被迫代嫁。

哼!这个仇她不报,誓不为人!无辜而又年迈的范大学士间接的得罪了欧辰辰,日后的日子,难咯……

可此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得收起不满的心思,凑近她的好大姐,一字一句的说着:“就麻烦大姐了,我想大姐也不想我耽搁时辰吧?”

瞧瞧,她多好,她不是不出嫁,而是大姐不哭嫁,她还怎么离开?哼,敢看她的笑话,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啊……

欧青青咬牙,掏出随身携带的玉帕,吸了吸鼻子,扯开嗓子哭了起来……

哭?谁不会啊?哭嫁?想的倒美,她是来哭丧的……

欧辰辰丝毫不觉得这道声音有些违和感,反而还甚是满意,低低的笑着,接过春月递来的红色喜帕戴上,爬上了夏月的背,离去。

夏月有一些拳脚功夫,这也是她为何会让她背她的原因。外面的鞭炮声多且大声,欧辰辰听到这,心中冷笑,原来除了她的清和园,欧府处处尽显嫁女的景象……

夏月颤颤巍巍的把小姐放在喜轿中,还来不及歇脚,身边的嬷嬷便大嚷着,起轿——

如今别说小姐看不过去了,就是她们身为奴婢都觉得欧府实在是做的过分。可如今能如何,只能跺跺脚,随在喜轿身侧,小跑着离去。

小姐的命哭啊,这怎么有种刚脱离苦海,又掉进了深渊呢?

轿中的欧辰辰却没有丝毫的兴奋,后背的触感,令她微微的皱眉,毫不犹豫的一把扯掉喜帕,转头——-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小姐,怎么了?”夏月最先听到声响,凑近轿中,低低的问着。

“没事,呆会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停轿!”欧辰辰怒,可还是压低声音,吩咐着。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

夏月疑惑,声响?会听到什么声响?哦,鞭炮声,可心中却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席卷而来,怎么都掩饰不住……

“喂,你是谁?给我滚下去……”身子无论怎么移动,都在男子的怀里,柔美的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的愤怒。

冯氏,你不把她弄得身败名裂,你不死心,是吗?

先前的扔她到无人岛这个仇,她都还没有报,现在又来这样的招数?果然是账多不嫌重啊,很好。

男子一身黑衣,俊逸的脸上,疲惫尽显,脸颊却红润的令人想法非非。一双凤眸如鹰般的摄人,人就那样慵懒的靠在软塌上,丝毫不觉得他的行为有些不雅,红润的唇比女子的都还要娇艳一分。

俊逸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笑意,比那红润的脸颊都还要吸引人几分。凤眸中闪过凌厉,一闪而过,随即恢复清明。

“别乱动,难保本公子不会先做了这新郎……”努力的压制,声音却低压的像是无力般吼出来的。

可这话……

这绝对是调戏,赤果果的调戏啊。

欧辰辰不想听他的号召,很想乱动。可心中终究是怕的,倒是不再动了,一双水雾般的眼眸,都快滴出水来,就那么看着他。

她到底是倒了几辈子的霉,才会在成亲的时候,喜轿中竟然还有个男人等着她,瞧着他的模样,显然也是中了药。

哪怕他极力的压制,而她也衣冠整齐,尽管如此,相信也没有人会深信她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