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亲妹偷盗

作者:花羡红颜 字数:371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屋子里面传来呜呜的哭泣声,抽抽搭搭的,说的内容也模模糊糊的,欧辰辰倒是没有听清。不由得加快脚步,走近了才看到今天的阵势似乎有些强大——

今儿不仅有冯氏坐在主位,爹坐在旁边,下首位置上坐的是许久不曾露面的三姨太方氏,手里拿着一串佛珠,眼神清明,嘴里念念有词。当然这么热闹的场面,哪能少了她的嫡姐呢。

欧辰辰收回目光,一一的见礼,然后便低下了头,充当隐形人,走到一边站好。

水雾般的眼中闪过疑惑,不明白地上怎么还跪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子,那哭泣的声音,显然是她发出来的。

发生什么事了?

她,应该就是三妹欧素素吧?只是这身打扮也太奇怪了点?衣服乱糟糟的不说,还很脏。头发更是凌乱,那白皙的脸颊,还有些微肿,显然是被人闪了一耳光。

可她知晓她临近婚期,可不想惹事。自是乖乖的站在她的身边,谁叫她的父亲还没有叫她离开呢,她只能呆在原地,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父亲,母亲。女儿真的没有偷溜出去啊,所以就更不会去偷什么东西……”欧素素抬起水雾蒙蒙的眼,低声的哭诉着。

如今的欧辰辰有些明白为何会看到久未露面的三姨娘了,原来是她的女儿偷溜出去,还被人当场逮住送回府上了。

可是,见过死鸭子嘴硬的,就没有见过这么嘴硬的。眼见这就是事实,可她还一副死不承认的模样,这岂不是让父亲越加的生气。

果然,父亲的脸黑得如同黑炭了。沉默不语,风雨欲来的架势。

父亲身上还穿着官服,比平日里更加的气宇不凡、举手投足间都是气势。只是他黑沉着脸,脸上竟是怒气,瞧着这幅模样显然还没有去早朝。

至于为何,听到她三妹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通,欧辰辰也了解了大概。

今儿她的那个爹,依旧是早起去早朝,可他还没有踏出府门,便被人阻住了去处。

欧阳宿面对众多百姓的阻拦,心虽不满,可也不会发泄出来,这一问才知晓是他的三女儿欧素素去偷人家的烤鸭,这不被人当场抓到,送到这里来了。

脸色铁青的让门童去皇宫请假,一边听着那些不堪入耳的咒骂声。脸上的怒气就越甚了,想他堂堂的一品丞相,女儿竟干出这等偷盗的行为,岂不是让他没脸?

他赔了银两,看到那些百姓絮絮叨叨议论着离去的身影,心中似有无名火在冒。

这才让本就爱面子的父亲,亲自过问此事。 自然,这个阵势才有些大。

“那你为何会在人家店里,还喝的烂醉如泥呢?”欧阳宿气急,大吼着。人也因为激动,而站了起来,恨不得撕碎了眼前的人。

三女儿欧素素如今才十三岁,却在酒馆里喝的烂醉如泥的还衣冠不整的被人给送了回来,说是行窃。这名声是彻底的毁了,相信今日之事之后,再没有人敢上门求娶了吧。

也许这才是他恼羞成怒的原因吧。

欧素素一呆,她也不知道怎么在那里,还喝了好些酒,如今就是想抵赖也没有那个胆子呢。可若是靠她的亲娘,那今儿她一定会被她爹给打死的。

该怎么办啊?

“方芳,欧素素是你的女儿,你看怎么处理吧?”欧阳宿看到她沉默的模样,就知晓那店小二没有冤枉她。是确有此事,转身问着小妾的意见……

只是,堂堂丞相的女儿居然在外面行窃,想想他就觉得丢脸,而且这脸还丢大发了。

“随老爷和姐姐处置,妾身没有任何的意见。若是无事的话,妾身想先下去诵经了……”淡淡的开口,声音动听的如同黄莺,可却残忍的宣判了她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那疏离的话语,对一个才十三岁的女子来说,的确有些残忍。

说完,便真的离开了,似乎那跪在地上的人与她半点关系也没呢。真的是连个眼神都不曾给予……

欧素素听到她娘亲这么说,泪水啪啪的往下掉,她就知道会这样的……

姨娘不会管她的死活,还会把她交给爹和嫡母处置,这么一想各种委屈、心酸,还有伤心席上心头,泪水便哗啦啦的掉……

让本就花花绿绿的一张脸,更显邋遢、脏乱。

“还愣着干什么,把三小姐拖下去,打三十大板,日后不得出府,否则唯你们是问……”欧阳宿本想让人打死的,可望着那个人的背影,终究是放弃了这样的一个心思。低头,冷冷的望着地上的女儿,吩咐着。

吩咐一完,便有两个男仆上来拉起地上的三小姐,那粗暴的动作,似乎有打死的架势——

“二姐,求求你帮我向爹爹他们求求情?好不好,我真的没有偷啊……”欧素素挣扎,也许是病急乱投医,想也不想的便拉住站在旁边不闻不问的二姐,苦苦的哀求着。

要她就这么的放弃生的机会,她绝不会甘心啊。三十大板下来,她就算是不死,也会没命吧。

她还小,不想死。

她呢,从小就由嫡母抚养,本来和大姐欧青青感情最好。可大姐对她,实在是称不上好。常常鼓捣她去偷夫人的东西,然后悄悄的给她。这些事儿虽没有人发觉,可她也发现了她以后见到任何好的东西就想去偷来。

似乎这已经变成了一种可怕的习惯……

曾经的她,还可以理解为是大姐是和她玩呢,可经过前两天的事情之后,她才发现她的歹毒。醒悟的有些晚……

前两天她和大姐在夫人的院子里弹琴,大姐突然给了她一些银两,让她去绝味斋给她买只烤鸭回来。

她不疑有他,自是悄悄的出门,可不巧的是绝味斋的烤鸭已经卖完了。让她等等,她虽急,可也知晓绝味斋的鸭子是天下最好吃的鸭子,等就等吧。

之后,便有一个人送来了一坛酒,然后离去。她虽觉得不妥,可不也无事可做吗?便喝酒,等着烤鸭的出炉……

可没有想到的是那酒却极其的烈,没有喝几口她就醉了,然后发生了什么事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第二天她头疼欲裂的醒来,然后睁开眼,差点没有被眼前的阵势给吓住……

只因绝味斋的伙计说她偷吃了十只烤鸭,还偷喝了好几坛上好的女儿红。听到这,她差点哭了。

十只烤鸭?她肚子能装得下那么多吗?还有好几坛的女儿红?她的酒量有那么的好?

她虽然喜欢偷点小东西,可绝不会如此光明正大的偷吃这么多的东西啊。这不是诬陷,是什么。

可嘴里的烤鸭味道及酒味,也让她明白她估计是真做了此事。只是,到底是谁要这么的害她,她却想不明白……

见她迷迷糊糊的模样,伙计便抄起手中的家伙,狠狠的对她一顿乱打。在慌乱中,她才想着大姐给的银两,本想拿出来赔钱了事,可银两这个时候却奇迹般的不在了。

这一连串的事情,巧合的令人怀疑,也使得她知道她是被人陷害了……

所以,才会有她拒不承认的画面, 最后被打的怕了,她才说出她是丞相的女儿,别打死她了……

欧素素不再回忆,心中有些谜团似乎解开了,可又像是什么都不知道。她抬起头,悄悄的打量嫡母,可见到她神色淡然,一时之间又什么都不能确定,不由得有些懊恼……

可她深信,这事无论是不是大姐所为,欧素素都觉得此事与她脱不了干系。自然,她不会求她……

可二姐,罢了,如今只有把希望寄托于她的身上了。

欧辰辰被她拉住裙角,有些无奈的挣扎。可欧素素就像是拉住救命的稻草一般,怎么都不肯松开,那可怜的模样令欧辰辰错愕,不由得放开了双手。

要知道眼前这个女子可是她亲娘都不管的人,她和她又没有什么交情。说实话,欧辰辰不想管。

要知道,三妹曾经和大姐没少给她气受,她这人虽不记仇,可也不会帮着曾经欺负过她的人说情,让她的爹越加的厌烦她,认为她什么事都想搀和一番。

欧辰辰低下头望着她,在想她到底该怎么拒绝时,便见到三妹那眼中的绝望及恐惧,心竟然狠不下来。

想想她也才十三岁,若是这三十大板下去,指不定命都没了。这么一想,心就柔软的不行。

尤其是她不经意间的扫过冯氏,便见到她和欧青青嘴边那一丝嘲讽的笑意,这事?看来,冯氏这是在为她的女儿做打算了……

把她嫁出去之后,家里还有个三小姐,自然她会想办法除了。哪怕三小姐一直是她养大的……

她也不想便宜了她,只是冯氏你把欧府的脸面都给丢尽了,你以为你的女儿就能讨到好?

不得不说,冯氏真的是一个狠心至极的人,还是一个为达目的誓不罢休之人。居然把一个这么小的女子逼入绝境,欧辰辰都忍不住的想问,夜里你会不会做噩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