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这一仗,她惨胜

作者:花羡红颜 字数:376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欧辰辰笑了,笑的倾国倾城,那神情分别像是在笑一个白痴……

“父亲您是当八王爷是傻子吧?哦,差点忘记了,那个男人听说的确是有些傻呢。不过女儿倒是听说了他身边倒是有一些精明的,难不成父亲自大的以为你这么的戏耍他们家的主子,他们会替你隐瞒的不禀报圣上?或者说,您也把圣上当成了和八王爷一样傻的人了?”她依旧笑,眼底却有些化不开的悲凉,她的父亲为了他的女儿好过,不惜抬她的身份,只为了瞒天过海的让她出嫁,不让皇帝有机会问责她们。

既如此,那她也该孝顺一些,让她清楚的知晓她也不是好欺之人。

呵,欧阳宿你这样诋毁皇帝,圣上知晓后,你还有命在吗?其实,她是很好奇的。

不得不说,欧阳宿不是她想象中那么的简单,不然不会想都不想的便确定她的身份。可现在她拿不到圣旨,那她就没有任何的依仗。

自然,她必须抢到圣旨,为自己增添筹码。无论圣旨上写没有写欧青青的名讳,相信绝不会少写嫡女的。

可她不是嫡女呀,这就是她的筹码。

不得不说,父亲您为了欧青青真的是煞费苦心啊。居然让他最讨厌的女儿成为嫡女,好想问一句:欧阳宿您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才能做到啊!

闻言,欧阳宿抬手便给了她一巴掌,怒斥道:“一个月后出嫁,容不得你反悔……”

说完,转身便走。紧握的拳头,绝不会承认这一刻他的恼羞成怒,更不会承认他受女儿的威胁,竟做不到丝毫的镇定。

他必须尽快的离开,否则会被她再次的威胁!

“打得好啊,打得好!父亲看来是要坐实欺君的事情了,既然如此,那女儿绝对会倾尽一切的成全你……”欧辰辰被他打偏了头,摸了摸脸颊,竟火辣辣的疼。

小小的鹅蛋脸,左脸颊迅速的红肿了起来,嘴角却溢出一抹极淡的笑意,丝毫不觉得疼。

反而认为这一巴掌打的是真的好,若不是这一巴掌,她相信她都没有机会说出她的要求来……

父亲您如此的算计她,你到底还有没有把她当女儿看?

欧辰辰有些心酸的想着,既然如此,便不再奢求。这一掌,也彻底的把她们的父女情意给打没了……

这是她第二次挨打了吧,呵,欧阳宿你好样的……

离开的身影顿住,曾经的女儿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他不知道。可现在的女儿她是绝对会做的出来,把他逼入绝境的。

“你可别忘了,你也是欧府的一名。若是满门抄斩了,你也讨不到好!”欧阳宿转身,恶狠狠的开口警告着。满脸的怒气,恼羞成怒的恨不得立马杀了她,以发泄他的恨意。

他就不信,她不怕死。

一个父亲竟用一副看仇人的目光看着她,欧辰辰你真的可悲……

欧辰辰对他的威胁与质问,无动于衷,反而大笑着,水雾般的眼眸不经意间的滑落晶莹的泪珠,带着一抹决绝、坚定,别过头,不想看到那样的一张脸:“呵呵,那女儿还是赚了,有那么多人陪我……“

怕,她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先怕。她一个人,死了无所谓,可有太多的人陪葬,怎么说也是她赚了……

“你,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安心的出嫁?”握紧手中的拳头,一字一句的问。他活了几十年了,第一次被一个人逼到这样的境地,还不得不妥协。可威胁他的人,不是别人,还是他的女儿!

此时的欧阳宿恨不得一把掐死她,都怪曾经的他居然心慈手软的把这样的一个孽女给留了下来,真真的是气死人了。

若不是老三才十二岁,他哪里会如此的受她威胁。

“很简单,我要圣旨!还有王府送来的聘礼一文不少的给我送来;嫡女该怎么样的嫁妆,劳烦备好,最后,我娘留下来的东西麻烦你们可以还给我了吧?”先前她还在想要不要这么的贪心,可见到她那个爹的表现就容不得她狠心了。

圣旨她要,嫁妆她也要,至于娘亲的东西,本就属于她,她更不会妥协。以后别和她谈亲情,她们不配!

“欧辰辰,你难道不觉得你太贪心了吗?”见到老爷沉默的模样,冯氏及时的开口,眼中是火辣辣的怒气。

她气的胸口疼啊,若是再不开口,老爷是不是会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唬住了啊?

“贪心?不觉得啊,要是你们不愿意,可以让你的宝贝女儿出嫁,我没有任何的意见啊。到时候我什么都没有,也无所谓啊……”不是她想嫁,也不是她现在想要那些东西,这一切都是你们逼得。

再说,既是代嫁,等待她的是生是死都不知,所以她才不要放过这个好机会呢。

哪怕是龙潭虎穴,那也得吃饱喝足。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你们逼得啊……

冯氏一怔,看来去一趟无人岛,回来之后的她倒是令人刮目相看,无论是气势还是性格都令人喜欢不起来,还尖锐的很呢。

可无疑,她说的话却令她无从反驳,只因她舍不得让她的女儿去受苦啊……

“你娘留给你的东西?哼!老夫养了你十几年,难道还抵不上她那些东西?至于嫁妆,玉莲,把她的东西分文不少的都给她……”甩袖离开,他怕他再待下去真的会上前,去杀人灭口的。

可那语气说的他多委屈似地……

冯氏呐呐的点头,如今也只得如此了,只是把那些东西都给她,她自是不愿意的……

“记得要一文不少,否则你知道的,我的嘴巴不怎么严,难免会乱说……”欧辰辰也知道要把娘亲给她留下来的东西全都带走,不容易,自然她也不强求了。

可娘亲的东西,无论过了多久,她都势在必得。娘亲的东西,她虽没有见过,可却听说提起过,富可敌国。

养了她十几年,亏他说的出来。那是养吗?

若是这样,就想抵消娘亲的东西,欧阳宿你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吧。

如今能够带走聘礼,就是很好的开端,她不急,她有的是时间和她慢慢的耗。抬头,自是没有错过她眼中的不甘,漫不经心的开口提醒着。

冯氏急的一跺脚,自是不敢在此事上再乱打主意,至于嫡女的嫁妆?她又不是真的嫡女,只要面上看的过去就行了,总不能嫁过去之后她就发现了吧?

那就让她嫁过去之后,自顾不暇。

冯氏心中已经有了计较,自是不再停留,愤然的离去……

欧辰辰望着她们的背影,摸着她被打的脸颊,真的很疼。不得不说的是,这一仗,她惨胜啊。

阳光明媚,四月的天气似乎有些燥热了。清和园中 ,欧辰辰望着有些凄凉的院子,不由得勾起一抹不易觉察的笑意。

冯氏倒是安分了,也依言把她要的聘礼都给了,至于有没有再贪墨一两件,欧辰辰也大度的不计较了。毕竟让她一下子吐出了这么多的宝贝,想来她也是憋着一口气在的,准备随时挑她的错处,好好的治一治她。

可她这大半个多月极少出她的院门,就算出去,她也是相当的乖巧,让她抓不到一点的错处来。

甚至是面对欧青青的挑衅,她也任由她发泄,她就当被狗莫名其妙的咬了吧。这么一想,欧辰辰便释然了。

当然欧辰辰也不会让她动手,仅限于骂几句,若是动手,她欧辰辰绝不会怕。

时间过的飞快,还有三天不到,便是她成亲的日子了。

至于她的聘礼,她也悄悄的让春月几人偷运出去卖了,换成银票,无论在哪,她到时候喘着银票也是方便的。

唯一让欧辰辰高兴的事儿便是春月四人都很忠心,尤其是看到她的大方之后,对她就更是死心塌地了。

而她也向四人保证了,若是她们忠心办事,她们日后的婚姻大事便由她们自己做主,她绝不会横加干涉。

此话一处,就使得四人越加的死心塌地了,认为二小姐那是真的好,要知道二小姐许诺的婚姻自主那可是比什么都重要呢。

这几天,四人也在绣着嫁妆,就怕夫人使坏给二小姐的都是不好的。

不得不说,二小姐也实在是命苦,没有亲爹疼,亲娘听说也跑了,当家主母不待见她也就罢了,就是丞相也是不待见她的。

不得不说,二小姐那是真的可怜……

其他的大户人家,就算亲爹不疼,还有亲娘疼呢。就算悲剧点,两个都不疼,可至少还有祖父祖母疼啊。

可欧府的老太太和老太爷听说早就仙逝了,自不会有疼爱后人一说。

几人时不时的抬头,望着自家的小姐,时不时的发出一声轻叹……

只因二小姐除了爱看书之外,似乎什么都不愿意去干,倒是让几人觉得自家小姐的性子太过的安静了一点。

一天又这么的过去,次日欧辰辰又起了个早,然后简单的吃了小米粥便来到了清水苑,那是当家主母冯氏的住所,今儿她还得去请安呢,可还没有走进,便听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