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斗亲爹

作者:花羡红颜 字数:376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爹,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她偏偏就想要带走,怎么办呢?只是,具体要怎么实施,才能让她的嫡母吐出这些来,欧辰辰却陷入了沉思……

片刻,欧辰辰便抬起头,水雾般的眼眸晶亮的很,就像是想到办法似得,嘴角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笑意来……

转身,大步的离去。她得回去清理一下她的嫁妆,她倒是要看看五大箱子,是不是都是珍宝?

可惜的得想法太美好,现实却很残酷。除了面上的那些是珍贵的物件外,箱子底下竟是一些不值钱的东西,让她对她嫡母的手段又有一个更高层次的了解。

欧辰辰不言不语,沉默着,心中却对她本来的嫁妆,越加的好奇了……

只是,要想让嫡母她全部的吐出来,似乎有些困难呢。

“这些你们明儿出府把能贱卖的都贱卖了,不能贱卖的就送这府里的人,好打点一番,办好这事,我自不会亏待你们……”听说府里买了好几个丫鬟回来,而她的身边想来是新买回来的,不是谁的人。

所以,她想考察一番,若是忠心,她自会信任,让她们办一些事情。

“是……”四人点头,诚惶诚恐的答应。

她们是可以出府的,如今有了东西可以打点,更是万无一失了。

“都下去吧……”欧辰辰闭眼,沉思着,思绪不知飘到了哪里。

可她能肯定的是她的爹一点也不喜欢她,甚至是恨她,自然才会答应让她代嫁,去受本该大姐该受的苦。可她就算要离开,她也不想被人如此摆布。

其实,她是愿意离开这里的。这里一点亲情的味道都没有,而她若是一直呆在这里,难保她的嫡母不会狗急跳墙的再次设计陷害她。

与其防不胜防的提防,不如早早的远离……

尤其是经过了上次的事情之后,也让她明白这个世间上没有太多的侥幸,上一次没有死,并不代表下一次她还能安然无恙活在这个世上。

可是就这么听从她们的安排嫁给一个傻子,她却有些不甘愿呢。想着事情,一天也这么过去。

次日,宣旨的太监便来到了丞相府,一个月嫁入八王府,没有说许以正妃,也没有说侧妃。可欧阳宿就像是不介意一般,微笑着接旨,甚至还打赏了宫中的太监,亲自的送出了府。

转身,脸上竟是了然的神色,他就知晓八王爷看似痴傻,可对曾经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的。如今他有机会拿捏住他,他怎么会放过这次机会?

如今,唉——

幸好……

嫁的人不是青青啊。

“走吧,去看看她。你也该派人着手嫁妆了,毕竟是嫡女,也不能太寒酸了……”欧阳宿站定,对着身侧的妻子,低低的说着。

眼中还有着丝丝的警告,意思是差不多就可以了,可别闹大了。一旦闹大,丢脸丢命的也只会是欧府。

冯氏笑笑,点头应承,并笑逐颜开的保证着,她一定会办好此事的。可实际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了……

二人带着心腹,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清和园。大老远的便见到那个惬意的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的女儿,欧阳宿怎么看,怎么讨厌。

她长得与那个掏走了他心的女子是如此的相似,让他一看到她,就想起了曾经那个女人的背叛。

背叛了他,还不声不响的离去。为此,他又怎么会善待她的女儿?让她好过?

“咳咳——”不再回忆,眯眼审视着,可来了许久,也不见她起身,欧阳宿不由得有些气急,轻咳出声。

听到声音,欧辰辰睁眼,望着院子里的几人,呵呵笑着起身,水雾般的眼眸微微的低垂着,那漂亮的眼睫毛如小扇一般扫过众人:“哟,稀客呢。到底是什么风把爹和母亲都给吹来了?”

说完,还不忘看看周围那茂盛的小树,那微皱的眉头似乎在说,你们怎么就没动呢。

冯氏闻言,有些尴尬的笑着,倒是想说什么,以便打破这层尴尬。可她在她的面前一向是个慈母的形象,如今自不会计较。而是含笑的望着她,似是包涵了她所有的不敬。

“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嬉皮笑脸的,没个正形!”一看到她,欧阳宿便是一肚子的火需要发泄。斥责的话,张口就来。

至于她的改变,无论她怎么改变,都不能阻止他恨她这样的事实。

欧辰辰对他的呵斥,无动于衷。并没有想着去顶撞,而是沉默不语,她倒是好奇她们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

是不是来这里告诉她,她要嫁人了?如果是的话,那她就有机会提出她的条件了……

没有预想的顶嘴,欧阳宿微愣,显然有些意外。呆愣也只是一瞬间,很快的回神,他可没有忘记他此行的目的是什么。

“皇上刚刚下旨了,你一个月后嫁给八王爷为妃……”欧阳宿冷冷的说完,便不想在这里呆一刻。

说完,转身离去。

“等等!既是皇上下的旨,那圣旨也让女儿瞧瞧吧,女儿长这么大,都还没有瞧过圣旨呢……”欧辰辰微笑着,及时的叫住了他,开玩笑她都还没有说她的条件呢,怎么可能让他们离去呢。

真以为她还是原来那个愚笨的欧辰辰么?任由拿捏,还反应慢几拍吗?

欧阳宿脚下的步子顿住,先是一怔,随即了然。虽没有料到她会叫住他,更没有想到她会说这样的话,可那又怎么样,他决定的事情,绝不允许有人忤逆。

身未回,冰冷的声音慢慢的传来:“圣旨哪是你想瞧便瞧的?何况,你大字也不识一个,能看明白吗?”

听到这话,欧辰辰都忍不住的想要拍手叫好了!不得不说,她的爹真的是太了解她了。了解的令她心寒……

只是,爹,你确定我是你亲生的?

如果是,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无时无刻都在用着劲儿的在诋毁她呢。曾经的她,也许会伤心许久,可现在嘛?

早就麻木了……

“赐婚的人是女儿,本该女儿去接旨谢恩的。如今女儿只是瞧瞧圣旨,又不会干什么。可父亲您百般的阻挠,让女儿有理由怀疑皇上的圣旨会不会是把青青写成了辰辰呢,若是的话?那岂不是女儿高升了?再说那是女儿的圣旨,本该由女儿保管,才是。”状似无意的开口,声音不大,却让在场的人都听到了。

清浅的声音就像是清冽的泉水一般,干净、透彻的砸入混沌的石缝间,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欧辰辰直接的忽视他们脸上的震惊,真以为这天下是你欧阳宿说了算吗?

“其他人都下去……”无论是冯氏还是欧阳宿都呆了,看来他这个女儿太不简单了。

沉默良久,欧阳宿就那么看着她,见到她眼底的认真及无所畏忌时,挥手屏退左右,深深的望着她,似是在打量她怎么会变得如此的犀利?

看似简简单单的话语,却暗含警告,令他不得不重视,不得不妥协。

她自从回来之后,变得有些高深莫测起来。往往是一句话,便噎的人说不出话来。强势的令你不敢拿捏她……

欧辰辰笑,对他的打量,毫不在意,一副无所畏忌的模样。他们会遣散人,早已在她的意料之中,并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欧辰辰,你到底想说什么?”凝重的看着她,恶狠狠的吼着。知晓圣旨的人都是他们的心腹,绝不会在一个什么也不是的二小姐身边乱嚼舌根的。

是试探?还是她太聪明?猜到了?

“父亲应该知晓女儿在说什么,不是吗?”打太极,谁不会啊?以为她会承认她偷听,呵,真是太小瞧她了。

她不会把底牌亮出来,这般遮遮掩掩,才会让他们有所顾忌……

“我不管你想说什么,圣旨我是绝不会交给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说完,转过身去,不想再看到那张酷似她的脸颊。今日的圣旨可是指名道姓的说嫁的人是欧青青的,他绝不能交出来……

这也是他为何停住脚步,受她威胁的原因。

一看到这张熟悉的脸颊,他会忍不住的想要上前掐死她……

欧辰辰哪里知晓她不受待见的原因只是因为她长了一张酷似她娘亲的脸颊,无关其他……

“可以呀,那父亲应该也不会担心女儿在王府多嘴说些什么吧?比如说,我不是嫡女,我不叫欧青青……”欧辰辰笑的如沐春风,似乎对他眼中的冷冽无动于衷一般,轻飘飘的举例,每一个字都说的如此的云淡风轻,可每一个字都像是警告一般,令人忽视不得。

冯氏闻言,急的一张脸惨白。她就知晓她一定是知道了,现在该怎么办?

眼前的女子再不是曾经那个任由她拿捏的人了,她不能杀人灭口,让她闭嘴,只得在旁边干着急……

何况这涉及到了朝廷的事情,可不是她一个府中妇人该知晓的事情。

“你本来就是嫡女……”只要咬定了这一条,他欺君的事情就不成立,既如此,他还有何惧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