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意外受伤动春心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14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芳华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为首的军医听到芳华所说之后,沉思起来,不一会儿脸色就变了,眼中是难掩的欣喜,看着芳华就像是拣着什么宝贝似得,连连称赞:“妙,妙,实在是太妙了。这药方我等研究了这么多年,都研究出来个什么结果来,没想到今天让你这小子一句话明白过来,真是青春于蓝胜于蓝!”

军医眼中的充满了赞赏,身后的淳于焱震惊不已,难道这个方华真的懂医术,但军医眼中的赞赏也不是假的。看来这个方华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淳于焱眼中探究的目光越来越深,嘴角的笑容也越来越大。听了军医的话,芳华说不出的开心,刚才所加的药物中,自然铜跟广丹都属于矿物类药物,自然铜有散瘀,接骨,止痛的疗效,广丹拔毒生肌,敛疮,外用治疮疡肿毒,创伤出血,烧烫伤。所以加入这两味药是在合适不过的。至于那个儿茶,不过是为了让药物疗效更加有效而已。

“军医,竟然我回答出来你的问题,你是不是可以让我帮你的忙。”芳华满脸的期望,看着军医。

沉浸在此药方的军医,被芳华的这一句话瞬间惊醒,这个,可不是他说了算的,虽然这个小子真的会一点医术,但是没有将军的命令自己也不可能擅自做主啊,正想着怎样开口的时候,一抬头就看见远处站着的淳于焱,正准备行礼,被他打断,淳于焱对军医点了点头,军医立马会晤过来,目光重新转向芳华:

“既然如此,你就留下吧!”

此话一出,芳华就差跳起来了,没想到军医竟然这般就同意了,心中的喜悦难以言表,环视着四周。淳于焱不用猜也知道芳华现在的表情,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去。淳于焱一走,军医看着芳华的背影只觉得一阵新奇,这男子到底是何来历,竟然能让太子爷这般对待!

这边芳华如愿以偿的进入了军医这边,淳于焱走出营帐之时,不出意外的门外就有一个白衣男子,手中拿着折扇,满脸的笑意。淳于焱直接无视,大步朝着自己的军营中走去。白衣男子一直目送着他离开,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

后周-凉州城

趁着夜色,宇文晟带领着众将士摸黑朝着云州城跑去。行至路程的一半,宇文晟挥手让大军停住。回头,对着自己身边的副将说道:

“传令三军。三万人马分成三组,一组以最最快速度,架着武器主要负责打通城墙大门,别的事情一概不理。二组将士为一组打掩护,分散敌人注意力,主动超敌人发起攻击。三组所有人全部分成两列,最先出发,趁着夜色靠近城墙,为队伍先锋。想尽办法登上城墙,杀入敌军深处。听明白了没有?”

宇文晟这般简单的就将三万将领进行了分配,一旁的副将哪敢耽搁,连忙下去传令。过了好一会儿,副将带着三名将士来到宇文晟面前:

“启禀太子,一切安排妥当。”

“好,这一次我们只有前进没有后退,未必在姜国大军有所警觉之前拿下云州城。记住,只要将云州城中的后周将士驱逐出就行!”

宇文晟最后的话语回荡在所有将士的心中,今夜此战,不为求胜,只为重振军心!

“各自出发!”

“是。”为首的三个小分组组长抱拳应下,火速跑向队伍之中,三万人马就这般动了起来看着远处明亮的地方,还有那悬挂着的姜国国旗,宇文晟眼中充满了不屑,今日我就要换了你这旗子。

云州城上,此时城中的百姓所剩无几,到处都是姜国的兵马。不过,姜国最主要的兵马都在宜州城后。宜州,常州,云州三座城镇,姜国拿下来也不足一日,云州城的姜国兵马还是不少的,至少有五万人。所以说这次宇文晟只带了三万人来攻打云州城,实在是有些不容易,更别提身后还是十五万大军。

云州城墙,几乎是一处有一士兵进行站岗,城墙之上也不时有军队来回巡逻。云州乃靠近凉州最近的地方,淳于焱又怎能对这座城掉以轻心。宇文晟带领一千将士趁夜色,轻盈来到城墙下之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心中暗叫不好,若是强攻只能引来身后大军的注意,看来必须要智取。只是这城墙之上戒备森严,到底要从哪里下手才好。宇文晟下令让全军停止行动,自己借着夜色悄然的观察着。

要问宇文晟带了这些兵马,云州城上的姜国兵马怎么没有察觉,这就只能说是宇文晟用兵的高明之处了。接到命令的三万军马是酉时开始出发的,为了不让敌军觉察到任何蛛丝马迹,宇文晟的兵马可所谓走的十分缓慢,整整两个时辰,亥时之后,宇文晟才带着一千人靠近了城墙脚下,其余的队伍还在缓慢前行,所以说姜国的守将没有察觉那是必然。

环视了头领上所有的城墙边,宇文晟最终发现了靠近城墙角落的地方有披漏,因为接近亥时,一般城墙之上的除了巡夜的将士,大部分兵马已经睡去。城墙角落正上方的那个换岗人员刚刚下去休息,目前还没有人来顶替,最重要的是这个角落还是很隐蔽。

说时迟那时快,宇文晟看准机会,来到城墙角落之下,一个用力一抛,飞爪这个东西就牢牢的挂在了城墙之上,一旁的将士伸手就欲往上爬,被宇文晟一把拉了回来,再回头看去,他已经一个轻功跃上了城墙之上。众人见此连忙又有人抓住绳子,向城墙上攀爬了去。

宇文晟落上城墙之后,刚刚换岗的人就来了,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人,这位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意识到不对之时,真准备开口呼救,被宇文晟抹了脖子。伸手接过这位将士的身体,宇文晟将他悄悄放在地上,再次前进准备干掉前方的几人。

走了几步,顺手将匕首放在另一个将士的脖子之上,一动那将士身体就倒了下去。就这样干掉了三四人,终是在解决第四个人之时,被西方转身巡逻的守将看见,大喊一声:“你在干什么!”

城墙的将士瞬间惊醒,可是为时晚矣,就在那守将大喊一声之时,宇文晟手中的匕首已经朝着他飞了过去,正中手间喉咙。守将一倒,众将士立马慌乱起来,就在宇文晟解掉第一个守卫之时,城下就有人已经爬上来,这下越来越多的人上来,一下子整个场面乱成一锅粥。城墙上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在宇文晟那边,没人注意到城下的动静。

“冲啊!!”

一声呐喊声,只见城下一瞬间多了不少黑压压的身影,大喊着朝着云州城杀了过来。城中的将士这才完全被惊醒,朝城下看去之时,后周的将士此番正在努力撞开城中大门。

歪得知后周将士攻来之时,云州城姜国的守将从府中惊醒,慌乱不已,迷糊间竟让将士打开城门去攻打后周。此番城墙之上姜国兵马已经剩余不多,宇文晟看着身后越来越多的自己手下的将士,面上一喜,在慌乱中从城墙上下来,现在最重要的事是不让这里的情况流露出去,所以自己必须抢先一步杀了这云州守将。

后周将士这边发狠攻城,更多的人借着绳子爬上城墙之上,一个身材矮小的小兵,动作十分敏捷,上了城墙之后,快速在人群中穿梭,躲过前方来的刀剑,下了城墙,朝着城门处跑去。姜国的将士接到命令,拿着手中的武器朝着城门口杀去,可是终归还是晚了一步。被刚才那个瘦小的后周将士抢先,打开了城门。接着后周将士就如潮水般涌了进来,朝着眼前的敌人杀了过去。

宇文晟飞檐走壁,来到了原云州州府的家中,这次云州城被姜国侵占,那个所谓的云州州府一定是将此处倒卖给了姜国守将,今夜自己就要在这里解决了此人。

后周攻来云州的消息给了守将沉重的打击,慌乱之中吩咐下困境,反应过来之时,连忙穿上衣服准备朝着大军方向跑去。刚刚打开府邸大门,一个黑衣男子就站在他的面前,冲着自己微笑。守将只觉得脑门一股冷汗,止不住全身颤抖起来:

“饶命啊大侠,大侠饶命啊!”话音刚落,守将的人头也随之落地。此黑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前来要刺杀守将的宇文晟。

守将一死,城中的将士四下逃离,宇文晟夺下一将士马匹,朝着靠近常州方向的城墙飞奔而去。此时整个云州城乱做一团,这边守城的将士已经有人打开门朝着常州城跑了过去。

宇文晟一身黑衣骑着大马奔了过去,一路上不后周将士死在了他的剑下,到最后后周将士见着宇文晟的马匹全都齐齐躲开,不敢再有人靠近。宇文晟来到城门口,此时的城外已经有不少人跑了出去,拦住刚刚要离城的将士,剑指着他的脖子处:

“把城门给我关上!”

一声令下,那将士早已经吓得屁滚尿流,哪有不答应的道理。连忙上前将城门关上,宇文晟剑柄一挥,那人立马倒在地上。对待敌人,从来都不需要仁慈。调转马头,整个人就停留在城门之外,这七千将士,你们休想活着从城中出去。宇文晟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大!

宜州城外-姜国军营

自傍晚十分淳于焱从军医的营帐中出来之后,就一头扎进了自己的营帐之中。军医同意了芳华帮她打理下手之后,芳华从下午忙到了戌时,再出营帐之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去,芳华先是一愣,抬脚就朝着淳于焱的营帐走了过去。

进了营帐,只见淳于焱就坐在正前方忙碌,忙了一下午,芳华已经累的前胸贴后背,进了营帐,也三七二十一,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就喝了起来。

从她进营帐之后,淳于焱虽然没有抬起头来看她,但是余光一直在她身上。只见她一阵忙碌之后,竟然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就喝了起来,完全对自己不管不顾。淳于焱顿时心情就不好了,这人怎么能这样,枉费自己还不吃饭等着她回来,没想到她一回来竟然对自己根本就不理会。

淳于焱越想就觉得越生气,亏自己还让军医收留他,真是太过分了。想着一个用力,就将手中的竹简扔在桌上,刚好碰倒了旁边的杯子,只听一阵响声,芳华连忙抬起头看着他:

“怎么了?”手中的茶杯还没有放下来。

“哼。”淳于焱哼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看芳华。

这动作让芳华觉得莫名其妙,放下手中杯子,上前来到他面前:

“那个,你怎么了?”

淳于焱心中像被猫爪子挠了般难受,别过头,还是不理会芳华。芳华无奈,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他,心中却是莫名其妙,这人今晚是怎么回事!

僵持了半天,终归还是淳于焱败下阵来,转过头来看着芳华,一脸的不悦:

“你饿不饿?”

芳华愣住,迟疑的看着他,手不自觉的抚上自己的胃:“好像,是有点饿了。”

那表情那语气,一下让淳于焱大笑起来,这小子的表情实在是太搞笑了刚才还在生气的淳于焱被芳刚才还在生气的淳于焱被芳华的表情给逗笑了,原本的怒意也消失不见,伸手拍了拍手掌:

“来人,把饭菜上上来。”

言必,就有人将准备已久的饭菜端在淳于焱的面前,军中都吃的是军粮,身为主帅的他也不例外。芳华从小到大都是粗茶淡饭,自然也不会对这些食物有所挑剔。两人不在多言,开始用膳。

用完膳后,芳华作势就要离去,被淳于焱留下,美名曰:芳华乃是贴身守卫,就应该无时无刻守在他身边,他现在都没有休息,芳华更不能擅自离开。没有办法,芳华只能陪着他。

其实淳于焱自己也说不出心中的情绪,只是觉得只要这个叫方华的人在自己身边,他就会莫名的安心。他喜欢看到这个人的笑容,那笑容能温暖人心,不受控制的沦陷,淳于焱自己都不能相信,难道他真的有龙阳之好,以前没发现,现在被眼前这个人给激发出来了。越想越觉得渗人,不由的在身上搓了搓。

芳华本来就在营帐中没有事情做,困的都打起了盹。这不刚刚不小心给醒了,抬头就看见淳于焱这番表情,不由的感到疑惑,这人又怎么了,上前几步就来到淳于焱面前:

“将军,你怎么了?是不是这天太冷了,竟然这样那就早点休息吧。”

芳华一脸的疲惫,淳于焱看在眼中,好吧,现在也应该到子时了,就让他回去休息吧。不过有件事情自己必须得纠正他一下:

“你可以下去休息了,不过每天早上,中午,晚上,只要是用膳的时辰你都必须来这里跟我一起用膳。还有,别叫我将军,我是有名字的,你给我记住了,我叫淳于焱!”

芳华被他说的一愣一愣,呆呆得点了点头。他说了那么多,自己只记住了他的名字-淳于焱,还有那句你可以去休息了。深居村庄的芳华,根本不知道淳于乃是姜国皇室之姓,也就根本不知道淳于焱的身份。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显得特别淡定。

就在芳华要转身离去的时候突然一个士兵从营帐外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来到淳于焱面前,直接跪倒在地,神色十分严肃:

“将军,不好了,后周的兵马杀进了云州城!”

“什么!”淳于焱猛的站起身来,连忙朝着营帐外跑了出去,虽然他已经知道宇文晟到来的消息,但一切也不可能发生的这么快。淳于焱火速朝着帐外跑去,芳华就这样被华丽丽的无视了,不过相比之下,芳华更是担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州城七万姜国将士,跑出去的不足一千人,其余的那些人就这般被后周的五万士兵团团围住,抽丝拨茧,一步步蚕食。这些将士有如困兽之斗,被宇文晟所带的将士消灭。

也不是后周的所有将士太过无能,而是这宇文晟太过强大,自宇文晟十五岁之后,就一直带兵打仗,五年下来,身上的血腥味道已经十分浓厚,身上的杀死更是无法形容。这宇文晟一人守在云州城门口,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杀的眼睛都红了,也让众后周将士止步,不敢上前。

淳于焱收到消息之后,带着兵马赶到云州城时,原本城墙之上属于他们后周的大旗,一下子被人拦腰截断,当着他的面将后周的旗子放了上去,一时间整个城墙之上都是后周将士的欢呼声。

宇文晟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城墙下一身白色铠甲的淳于焱,黑夜中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想想应该就十分精彩。上前一步:

“姜国太子,你来晚了。这云州城,就是我后周宇文晟下的战书!淳于焱,你给我挺好了,我宇文晟,定要你姜国滚回老窝,还要带兵,踏平你姜国土地!”

“滚出后周,踏平姜国!”宇文晟话一出,城墙上的将士纷纷大喊起来,一时间士气说不出的威武。淳于焱看着高强上的宇文晟,一身黑衣,与夜色融为一体,杀气十足。

“宇文晟,我们战场上见!”说完,淳于焱就挥手让军队调转方向,此次战争是他姜国太过掉以轻心,不过胜败乃兵家常事,这一切不过刚刚开始。

淳于焱调转马头,朝着常州方向走去,人才刚刚走出去没有多远,从云州城墙之上,一支箭就朝着淳于焱飞奔过去,不偏不齐直直刺入淳于焱后背,只听闷哼一声,淳于焱从马上跌落下来,一时间后周将士慌乱起来。

城墙上的宇文晟看到这一幕,眉头也不由的皱起来,目光不由的看向视线昏暗处,这是,栽赃陷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