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小露一手艳四座

作者:m檀香雪 字数:595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芳华一脸的不悦,看着眼前的淳于焱,这人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对他挺有好感的,现在瞬间消失殆尽,这不是摆明在捉弄自己,太过分了,实在是太过分了!

眼前的人一脸的不悦,淳于焱心中早已经乐开了花,不过面上还是装作不悦的神情,猛地起身,吓得芳华连忙后退一步:“怎么,你就是这么报答你的救命恩人?”

水灵灵的大眼睛快速转动,救命恩人?这将军是傻了吧,刚才突然站起身来自己差点都被吓得半死,还救命恩人,开什么玩笑:“你有没有搞错,什么救命恩人?我没被你吓死已经不错了!”

“你这个小子,当真不知道说你胆量大,还是该说你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辱骂姜国人,你猜我刚才要是走了,你一个后周的俘虏,不被他们折磨死才怪!我好心好意救你,你竟然这般对我!良心何在!”淳于焱咄咄逼人,每说一句,就上前一步,芳华往后退一步,步步紧逼,芳华后退无路,最终在一根柱子前面停下了脚步,看着淳于焱越来越近的脸:

“小子,你现在要是给我道歉,还来得及!”不知为何,眼前的人特别的吸引自己,只要看到他的双眼,淳于焱的目光就无法从他身上移开,不受控制的开始沦陷,目光不由的往下移,那双红润的小嘴,让人忍不住想咬上去。心中这么想着,淳于焱就似中邪一般,慢慢朝着芳华靠近!

眼看面前的人离自己越来越近,芳华的心跳加快,不争气的脸也跟着红了,眼看着淳于焱就要亲上芳华,却被她一个大力推开:“你在干什么!”

大力让淳于焱也瞬间清醒过来,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芳华,自己刚才是怎么了,怎么会对一个男子出现了感觉,这,这不可能!

“你在干什么!”慌乱间芳华连忙整理下胸前的衣服,简单的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掩饰自己的慌乱,抬起头不屑的看着淳于焱:“我承认,你这般决定的确是救了我一命!我很感谢,谢谢你!不过,这不代表你就可以故意捉弄我,还有刚才你想干什么,难道姜国主帅竟然有龙阳之癖不成!”

“你胡说!”被说成龙阳之癖的人急忙反驳:“笑话,我堂堂一国太……”说到此处,那人突然住了嘴!

“太什么?”本来要继续的话突然停住,隐约间芳华闻到了不一样的味道,莫非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心中八卦的因子蠢蠢欲动,连忙上前几步,面上露出邪恶的表情:“太什么?太什么?”

芳华步步紧逼,淳于焱慌乱的后退,为什么自己有种不愿意让她知道自己太子身份,不过被她这么一问,心中莫名慌乱起来,连忙后退。不过,淳于焱是谁

,姜国第一厚脸皮也,呸,不对,是姜国第一太子也!正起身来:

“什么太,太什么,你听错了!想我姜国第一大将,什么女子没见过,什么女子没有,犯得着喜欢上你一个男人不成!”说完,一个甩袖就朝着桌子边上走去,还是不要跟她计较了,专心研究军情吧!

看着眼前人转身离去的背影,芳华不禁疑惑,难道自己刚才真的听错了?再抬头望去,眼前人已经正襟危坐,手中拿着竹简认真看了起来。撇了撇嘴,算了,管他什么呢,还是不要去想了。上前几步,重新拿起桌上的被子,将杯中的茶倒去一半,再重新走向不远处的茶壶方向,将杯中的水加满,朝着朝着淳于焱走了过去:

“给,现在温度刚刚适中,还有,谢谢你!”

就在芳华一番动作之时,淳于焱就悄悄地用余光打量着她,见她来来回回走动,好奇不已,这家伙在干什么,正思索间见她转过身来,连忙装出一副认真的模样。听到声音,才抬起头来,前方是一双白皙的手,手中拿着翠绿色的茶杯,此刻淳于焱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手嘛,真好看!

见眼前的人没有反应,忍不住咳嗽一声,发愣的人连忙伸手接过,一口气喝了下去,掩饰自己的走神!喝完茶,重新将茶杯递了过去,淳于焱看着眼前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

“芳华!”

“哦,方华啊!名字也真够像女的!”顺嘴就嘀咕了一声,脑中冒出一个念头,淳于焱连忙开口:“你不会真的是女子吧!”

芳华先是一愣,接着就咆哮起来:“你,你才是女子,你全家都是女子!”

这般一吼,淳于焱连忙改口:“不是就不是,这么凶干什么!下去,下去,别再我面前碍事!”伸手就要赶走芳华:“幸好不是女子,若真是女子,这样谁敢娶!”

淳于焱一人在那边自言自语,说着说着就拿起手中的竹简看了起来,芳华无奈只好摇了摇头,转身朝着营帐外走去,好不容易出了村庄,就在这军营四处转转吧!芳华的身影消失在营帐之中,淳于焱放下手中的竹简,看着她即将消失的背影,陷入沉思。刚才芳华靠着的柱子之后绕出一身穿白衣的男子,手拿着折扇,满脸笑意的朝着他走来:

“太子爷,此人的身份要不要臣派人去查查!”

“不用!”淳于焱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虽然这个叫方华的男子的身份的确十分可疑,那种与生俱来的贵气更是十分可疑,但是,他不想去调查他,若真有什么不对,宁可他自己告知:“派人在暗处跟着他,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白衣男子脸上的笑容更深,手中的折扇还是那般有规律的煽动:“好!”转身朝着军营外走去:“太子爷还是一心放在战事之上吧!”这名白衣男子来的突然,走的更是匆忙,留下这么一段让人不解的话,明显淳于焱的手顿住!

芳华从营帐中走出,只觉得空气比营帐中舒服多了,这个主帅也真是的,性情那么善变,也不知道哪家女子那么倒霉,嫁给他做妻子,不过,这将军到底成没成亲,芳华不知。思索间脚步就朝着军营中走去,好不容易出来了,可不能错过了去见识的机会。心情愉悦,芳华的脚步也加快起来,一双眼睛好奇的大量着四周,军中将士眼见于她,虽然不满,但也不能拿芳华怎样,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仍由她一人在军中瞎转!

后周-边城

宇文晟已带领着一万轻骑兵来到边城,但是时间已经太晚,身后的百万大军还没有到来,眼看边城以北的地方已经全部属于姜国,如今后周处于下风,必须等到整个大军来此才能商议军情,只是如今后周将士士气低微,必须想办法来重振军心,该用什么办法呢,宇文晟还在思考。远望着这远方的几座城,若是没有记错的话,这三座城之间的距离也不是很远,不对,等等,好像有突破点了。

“去将地形图给我拿过来!”宇文晟的目光一直对着远处的几座城镇,心中已经想到解决方法,不过还需要来印证一番。身旁的边城守将接到命令,连忙转身就去拿地形图。良久,当守将将地形图交给宇文晟之时,宇文晟眼中的笑意更大,头也不抬就问道:

“姜国的兵马在何处扎营?”

守将先是一愣,随即连忙回过神来:“回禀太子爷,姜国军马的驻扎营地在宜州跟姜国的交界平原地带!”

“宜州的南边是什么城?分别距离多远?”

“宜州紧挨常州城,倒是云州城能相比两城距离较远,但也不及现在的凉州城到云州城距离的一半!”守将很是认真的给宇文晟分析着地形,宇文晟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地形图。守将十分不解,太子突然这般询问是为何,这宜州、云州、常州三城已经被姜国占去,现在这般询问,到底是为何?

“凉州城现在有多少兵马?”

“不足五万!”宇文晟终于抬起头来,眼中充满了不相信,整个边城,四个州城竟然只剩下不到五万兵马,这让他这个一国太子情何以堪。看来必须要将这里的事情汇报给父王,本打算这场战争结束再告诉父王,看来现在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候了,还是早点动手吧。

“调动两万兵马,加上一万轻骑兵,天黑之后攻打云州城!”

“是,属下这就去办!”守将收到消息连忙就下去准备,太子爷果真是如自己心中所想,看来势必要对姜国动手了,可是这般会不会太冒险了一些,守将心中虽然担心,但军令如山,自己也不能违抗,只能奉命行事!

守将一走,宇文晟将手中地形图合上,自己已经来到凉州的消息怕是那姜国守将已经知道,远处的夕阳已经落下,用不了多久夜即将到来。狼群从来都是夜间行动的群居动物,姜国,今日就要让你好好看看后周狼群的样子,好好搓搓你们的威风!

一切准备完毕,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宇文晟也从城墙上走了下来,看着自己面前众位将士,还有那一万轻骑兵:“都给我下马!带上你们手中的武器,不要点任何火把,给我冲进云州,一个时辰内若是夺不下云州城,你们就提头来见!”

宇文晟的话语说的也是十分狠毒,众人心中也明白,这是一场生死较量,关乎到国家存亡,没有人愿意做亡国奴,没有人愿意失去自己的家园,今日就算没有宇文晟的这句话,他们也会拼尽全力。军令已下,众人也不敢多做逗留,大军出动,只见宇文晟走在队伍的最前方,众人愣住,太子爷这是要干什么?难道要跟他们一起去不成?

宇文晟一人走了好久,耳边并没有脚步声响起,不由疑惑,转身回头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而那些士兵都在离自己身后远远的看着他:“你们在干什么?”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太子爷是要跟他们一起去战场,太子爷乃千金之躯,竟然愿意跟他们一同前去,众人心中不由的一暖,快步的朝着宇文晟的方向赶去。就这般,宇文晟带着众人朝着云州城杀了过去。

后周姜国交界处-军营

芳华一人在军中四处溜达,初出村庄,这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好奇,四下走走,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同。不过军营之中都是打仗的地方,都是男子,也没有什么看头。逛了能有半个时辰,整个军营也已经参观完毕。芳华正欲抬脚朝着淳于焱营帐的方向走去,鼻间传来一股熟悉的味道,立马转身就朝着那个方向跑去,唇边的笑容越来越大,这是,药香味。

要说这药香,不是狭义上的香味,而是指药材本身的特殊味道。长期在药物中生活的人,自然就对这药香味十分敏感,并不是所有的药都有香气一说。芳华从小就在药材周围长大,自然对这些十分在行!来到军营之中,好不容易找到跟自己有共同语言的东西,她能不激动么。欢快奔过去的同时,也就没有注意到身后一直跟着自己的淳于焱。

从那名白衣男子离开之后,淳于焱就再也没有看进去过东西,满脑子都是芳华的背影,一心在想着他的身份。良久,有人前来上报,说芳华行走在军营中,面色十分好奇。心中没由来的一紧,难道他真是后周派来的奸细,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就追了出去,跟了一路,没发现任何可疑之处,淳于焱这才放下心,不过这家伙也真够笨的,竟然都没有发现他。眼看着芳华朝着自己的营帐走去,这才放下心来,准备从第一个方向回军营,忽然眼前的人影消失了,淳于焱不由寄了,人呢?怎么不见了?

隐约看见那个人影朝着军医的营帐跑去,方华为什么会去哪里?淳于焱心惊疑惑之时连忙跟着她的步伐追了过去。芳华刚进营帐一股血腥味道就扑面而来,在看去,隐约有几人躺在床上四周打量了一番,有些衣服凌乱的放置,上面还沾有血迹,看来这里是军中战士受伤医治的地方,芳华顿时来了兴致。

再抬脚朝着营帐深处走去,将士们看着芳华走来,疑惑不解,这人是何人,竟然来到此处。营帐中心的老军医正在为受伤的将士处理伤口,丝毫没有注意到芳华的到来。芳华一路走到老军医身边,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军医的双手。只见他将那位受伤战士腿上的衣服撕开一个口子,让他受伤的部位大面积暴露在外,接着用干净的纱布对伤口周围进行擦拭,接着用一个沾满酒的纱布进行伤口消毒,酒精的刺激让受伤的将士疼的咬住嘴唇,愣是没有发出一声疼痛,最后这位老军医在往伤口上洒了一些白色粉末,用纱布进行包扎。

这一切动作行云流水般完成之后,军医将手伸进一旁的盆中进行清洗,那位受伤的将士也被抬到一旁休息,芳华至始至终都没有移开眼睛,刚才老军医的那种包扎方法自己也是十分熟悉,以前在村庄中也见到过父亲为受伤的村民包扎过,不过自己倒是没有机会亲自实践,没想到今日竟然让她再次见到,心中说不出的兴奋。

军医洗完手之后,转身就发现旁边站着一个男子,这人也不是军中将士打扮,不由疑惑:“你是谁?怎么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见军医这般询问自己,芳华连忙回头,对着军医就是一拜,满脸的兴奋:“大夫,你刚才用的白色粉末,可是药典中记载的金疮药?”

“是,不过又如何?”

“大夫,小生我家中行医多年,耳濡目染,今日有幸来到军营,日后想在此处为大夫打打下手,不知大夫意下如何?”

芳华恭恭敬敬的向军医行礼,这般话说的也是十分礼貌,不过这话一出,不止是军医愣住,身后追来的淳于焱也愣住,方华会医术?

军医思索了良久,看着眼前俯身的青年:“你先起来吧!”闻言,芳华直起身来:“行医救人不是随口一说,你方才说家中世代行医,你也耳濡目染多年,那我就考考你如何!”

“大夫但说无妨,小生毕竟竭尽所能回答!”

“好。竟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你刚才问我那白色粉末是不是金疮药,那么你就说说这金疮药的配方吧!”

“雄猪油、松香、面粉、麝香、黄蜡、樟脑、冰片、血竭、儿茶、乳香、没药。”金疮药的配方,芳华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军医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这才刚刚结束,军医继续发问:

“若是想要治外伤疮伤生肌,我这有一处方,其中缺了几味药材,依你对药物的了解,认为在往中间加什么药物可以增加它的功效,处方为:左药桂枝,白芷,乳香,没药,赤芍,木瓜,花粉,西吉,当归,红花,苏木,丹皮,生甘草,桃仁,红粉各一两,木香,轻粉,沐片各五分,牛膝,川芎各二两半,香油四斤,熬膏备用。”

听了军医所说,芳华愣住,身后的淳于焱也愣住,这个处方曾经听太医院的众人提起过,当时为了研制出这个药物,众太医花费了多年的时间,但是似乎做出来的药效并不怎么好,今日军医拿出这个来询问方华,岂不是为难他。上前几步,淳于焱想将方华带走,这个问题他是回答不出来的。

刚走了几步,一个声音响起:“加入自然铜,用醋淬七日。再加入儿茶,广丹一斤。”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目光全部都聚集在芳华身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