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军中生活多坎坷

作者:m檀香雪 字数:459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芳华就这般被带到了军营之中。一路上也不知是为何,押着芳华的几个士兵似乎怎么看怎么觉得她不顺眼,也许大致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白嫩皮肤的男子,心中有些不悦吧。北方的气候本就比南方干燥,水土也没有南方水润,所以北方男子大多都比较粗犷一些,皮肤色也比较偏暗一些。今日见到芳华,众人心中怕是第一次觉得不屑,南方的男子竟然长得跟个姑娘一样!

一路上被异样的眼光大量,芳华只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这些姜国士兵各个看着都凶神恶煞的,不好相处。自己还是识趣的闭上嘴巴,省的万一说错了什么话,到时候在发生个什么事,自己可真是自身难保了。一路就在这诡异的氛围之中,众人到达了军营。

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七绕八转的芳华彻底晕了,眼前出现无数白色类似帐篷的东西,这才明白,看来是军营到了。被将士推推搡搡的进入了军营,还没来得及大量周围的环境,芳华就被带到一个类似登记的地方、

“叫什么名字?”声音委实吓了芳华一跳,愣住半天不知道怎么回答!见面前的人不说话,那个登记的人不由的火了,一拍桌子:

“你是哑巴不成,叫什么名字,给我速速招来!”芳华被吓得连忙后退一步,抱紧手中的包袱惊恐的看着他:“芳,芳华!”

“方华?”登记的士兵重复了一遍,随即大笑起来,:“哈哈,长得这么像女人,名字也这么像女人,后周的男子都是你这般么!就这破胆子也敢来军营,真是笑死老子了。”

本就在将士带芳华进军营得那一刻起,无数眼光都关注在这边。刚才上演的这一幕全都落在众人眼中,为首登记的人这么一大笑,众人也不用噎着藏着,哈哈大笑起来。一时间整个军营都被笑声围绕。这些笑声在芳华耳中就像魔咒一般,第一次碰到这种场面,忍不住颤抖起来,脸色发白,双手紧紧的抱住胸前的包袱。淳于焱刚从不远处的城巡视回来,刚到军营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响亮的笑声。不由愣住,今日这军营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这般热闹?心中猜测的同时,脚步也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哎呦喂,你看他竟然还会害怕!张三,这丫不会真是个女的吧!”看着芳华害怕的神情,军中将士对她的捉弄之意加重,开始一个个明目张胆的取笑她。“说什么呢,李四。他哪里会是个女子,八成是从哪里跑出来的阉人吧。”此话一出,众人再次狂笑起来。附和声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对,这方华八成就是个阉人,你看他那张脸,长得就挺不正常!”

“就是,就是脸那么白,整得跟个小白脸似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脸上都是幸灾乐祸的眼神。方华虽买村庄生活十年,阉人这个词自也是有印象的,虽然不曾见过,但至少是知晓的。今日

这些人用阉人来形容自己,芳华咬了咬嘴唇,努力克制自己心中的害怕。

淳于焱刚刚走进,就听见阉人两个字,心中略有些不悦,他们这些人在说什么?竟然用到了阉人这个词语,趁着大家不注意,继续往深处走去。只见人群中央,一棕色打扮的男子抱着一青色包袱,整个人都在哪里颤抖。淳于焱明白过来,原来这些人又在欺负从后周抓来的壮丁。心中暗笑,也罢,他们也就是这般闹着玩玩,不一会儿也就停手了,不会弄出什么人命,自己也不必担忧。这般想着,转身就走。

突然余光瞥见那男子抱着包袱的手指,是那般细腻白皙,不由愣住,就在他愣住间,芳华以被人推到在地。慌乱中那张额间的秀发散落,远望去像极了女子,那角色容颜不由的让淳于焱心惊,想都没有想连忙上前欲将芳华扶起来。

刚才的事情是这般,芳华抱着包袱发抖,低着头也不看众人。四周的士兵见自己这般取笑眼前的人竟然没有动静,不由得有些不悦,再看只见她双手死命的抱着包袱,莫非这包袱中有什么珍贵物品,那个叫张三的士兵毫无征兆的就走上前去,一把夺过芳华的包袱。芳华反应过来,正准备用手去拉,结果被李四一个用力甩倒在地,四周的笑声更大了:

“真是个娘们,一点力气都没有,哈哈哈,后周男子就这般无能!”

接着就是漫天的嘲笑,比刚才都让人难以接受。地上的芳华一双眼睛大量着四周,每个人脸上都是那般嘲笑,原本的害怕渐渐消失起来,虽说她芳华也不知道隶属哪个国家,可是竟然第一个遇见的地方时后周的领地,想必自己也是后周人士。古人云: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又怎能让姜国人就这般嘲笑。芳华咬牙,正欲强撑着起身。眼前伸过来的一只手,耳边传来的声音让芳华连忙抬起头:

“你没事吧!”

此声音一出,原本还震天响的笑声戛然而止,取代的是无比的肃静,接着更洪亮的声音响起:

“属下参加主帅!”

映入芳华眼中的人一身明黄铠甲,一双深邃的眼睛直视着自己,脸上棱骨分明,乍一看真是标准的美男。芳华有一瞬间的走神,耳边传来的声音让她清醒,看着自己眼前的手:

“谢谢,我可以自己来!”

芳华就这般无视了淳于焱伸过来的手,用两手撑地,倔强的爬了起来。

淳于焱还沉浸在芳华的容颜中,刚才远远的望过来只觉得这男子泰国白皙,这会正面相见,那双灵动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望着自己,眼中有几分惊恐,五官是那般无可挑剔,淳于焱觉得,自己见过的美人太多,竟然都没有一人能比得上今日所见的这个男子。心中震惊之余,耳边响起银铃般的声音更是让他愣住,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遇到的是名女子。

再回过神来,那男子已经立在自己面前,收回手,也没觉得有多么尴尬。淳于焱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人,刚才强忍着力气自己站起来的样子,他可不是没看见,眼前人脸上倔强的样子,可一点都不像刚才看见的那般懦弱。淳于焱不禁好奇,这人的耐性有多大,不过现在还是先处理下正事才好,收回打量芳华的目光,看着四周的人: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周围的人更加愣住,一时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人开口。要知道以往像这种情况太子爷可从来都不管的,可今天太阳石打西边出来了不成!见周围没有人答话,芳华思绪转了转,刚才没有注意,现在看来自己眼前的这个人莫非是军中的首领,竟然这样,那就有办法了:

“他拿走了我的包袱!”

清脆的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抱着芳华包袱的张三更是错愕不已,眼前这人不会是疯了吧!淳于焱随声源处望去,只见芳华伸手指向一旁的张三,脸上倔强之意尤甚!他突然很好奇,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哦?”

见那铠甲人竟然是这般表情,芳华更是不悦,放下手上前几步跟淳于焱对视:“姜国的将士就是这般欺负人么!当你们刚才在嘲笑我的时候,可有曾想过自己还不如我。我虽为俘虏,但我也尊严,代表的更是我后周的尊严。你们姜国将士对我是那么蛮横无理,这不就体现出了你们姜国低微的品质。你身为一军之帅,竟然无动于衷,听之任之。岂不是更加坐实了姜国无品一说。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将帅之才都是如此,更何况帝王!你们姜国,更本就是无为之国!”

芳华这话一出,马上就惹恼了整个军营中的人,这小子竟然变相骂他们,不行,今日不杀了这小子,难泄他们心头之恨,犹豫间就有几人上前。淳于焱愣住,芳华一句得民心者得天下让他无言以对,且不说这话前面是何用意,就这一句话足以让他震惊不已。没想到一介草民竟然会说出这番话,周围的将士个个眼神,淳于焱笑了,这小子还真是不要命:

“都给我停手。”众人再次愣住:“张三,把包袱还给他!”

张三愣住,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主帅,终归还是不敢违抗命令,将手中的包袱扔给了芳华。芳华连忙接住,四下打量了,还好没有事情,接着包袱的人忍不住笑了起来。淳于焱再次愣住,这家伙竟然还有心思笑,等他走了,自己还不被这些人给折磨死,真是不知道该说他胆大,还是该说他蠢,算了,自己就帮人帮到底吧:

“你,以后跟在我身边,做我的贴身士兵!”

众人只觉得今天受到的惊讶太多了,将军竟然一次又一次震惊了他们的眼,竟然让这小子作什么贴身士兵,众人想宰了芳华的心已经越来越厉害了!不远处的芳华愣住,抱着包袱不可思议的看着淳于焱,眼中的诧异让淳于焱心中忍不住狂笑:

“来人,在我的营帐旁边支个小帐篷,让他住在里面。以后就由他来照顾本帅的衣食起居,若是他出了什么事情,你们,军法伺候!”最后一句话淳于焱说的无比认真: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

说完,淳于焱转身离去。心中却是异常的欣喜,你这个小子,我倒要看看你身上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淳于焱一走,留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芳华,还有一脸恨不得杀人的士兵,只是他们还不能将芳华如何,真是想着就觉得心中特别不爽!

后周-国内

宇文晟带领着众将士慌忙朝着北方敢去,就在他们刚刚起兵,前方已经有战报传来。后周最北的三城,守城将士弃城逃走,那三城全部落入姜国手中,收到消息的宇文晟气愤不已,已经下令全国捉拿那几名将士,若是抓到,并定将他们五马分尸。不过现在也不是谈论此事之时,重点是现在自己必须快马加鞭的赶往北部,不能让整个战争再次恶化下去。宇文晟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奔跑。

为了能让早日到达边城,宇文晟直接让副将带领大军在后面追赶,自己带着侍卫还有一万轻骑兵火速前往,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中间也不知道累死了多少匹马,终是到达了边境,越往北走,那场景越是凄凉!

北方何时变成了这番光景?宇文晟不知,记忆中的北方不应该是这幅摸样!朝廷后周在统一以后,每年都有发放粮食、银子来给这里,为何现在成这番样子,看来朝中是时候该好好清理一番了,十年来,有些人怕是已经认不清自己的位置!

宇文晟带着一万轻骑兵最先赶到后周已北边城,除去那三座被姜国所占的城镇来说,这几个城镇怕是最远的吧。进入城中,宇文晟所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上了城墙,远远看去,那三城悬挂着姜国的旗帜,在宇文晟看来是更是种侮辱,看来是时候给姜国致命一击!

姜国-军营

军中将士按照淳于焱所说,在他帐篷的一边搭了个小帐篷,而此时的芳华现在正立在淳于焱面前,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淳于焱受到战报,看来后周太子已经来此,这般也好,他就等着跟后周的宇文晟一战争!不过现在嘛,似乎眼前的人更加有趣一点。放下手中的战报:

“你,过来,给本帅倒一杯水!”

“啊?”芳华愣住,连忙去旁边倒了杯茶给淳于焱递了过去。

淳于焱接都不接:“茶太热!”

芳华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茶杯,热吗?连忙用嘴吹了吹,再次递了过去。

淳于焱还是不接:“茶凉了!”

这次伸出去的手没有退回来,一双眼睛盯着眼前的人:“将军,你到底想干什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