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出村救人被误抓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00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你要是想离开,便离开吧。”秦桓只觉得这个决定是他这辈子做出的最艰难的选择。刚才在屋中,整整三个时辰,仿佛过了三十载,芳华心中这般想法,

自己找不到任何理由去拒绝,重要的是自己也没有理由去阻止。不由得想到十年前自己刚刚捡到她的时候,一身华丽衣装,便知她不是寻常家人之女,能在这

个地方呆了十年,怕也是上天送给自己的礼物了。罢了罢了,自己留在这村庄都要半辈子了,难道忍心让自己的女儿也留在这里,耗费青春。或许,她离开这

个村庄之后,就会遇到自己的家人,自己的亲生父母,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自己真的不能这么自私!心中这般想着,原本拒绝之意也随之消失不见,起身朝

着屋外走去,也罢,天命如此!

芳华在屋外跪了许久,耳边传来的声音让她忍不住抬起头来,一脸诧异的看着他:“爹,你赶刚才说了什么?”

眼前的人哭的眼睛都红肿起来,秦桓心疼无比,将芳华拉了起来:“你这孩子,这般不爱惜自己,你想离开,离开就是,这般跪着是干什么!”说着说着秦

桓的声音就有些颤抖,纵然是有千般不舍,看着芳华如今的模样,更是没有法子拒绝!

起初还反对的人竟然答应了,芳华喜悦之余,心中的愧疚也是越来越深刻。芳华看着自己的父亲,一瞬间好像老了几岁,再也忍不住一把扑进自己秦桓的怀

中:

“爹!”哭泣声越来越大。

秦桓紧紧抱住芳华,言语中是无声的安慰,万千话尽在不言中。父女两就这般抱了良久,秦桓打破了原本的平静:“好了,别哭了,你看你眼睛都红肿成什

么样子,快点进去吃点东西。就算你要走,也要应该填饱自己的肚子才行!”

说完秦桓扶着芳华就朝着屋内走去,此刻的芳华还继续抽噎着:“别哭了,快吃饭吧,晚上再收拾收拾东西,明天一大早,爹爹再送你离开好不好!”

芳华点了点头,秦桓这个时候说什么她都不会拒绝,但重点是自己父亲说的并没有错,如今天色也快黑了,自己也不适合离去。赞成自己父亲所说,芳华跟

着秦桓俩人朝着屋中走去,开始了像以往一样的生活。

天黑之后,父女两人用过晚饭,秦桓就在芳华房间帮着她整理衣物,一边整理边交代着注意事项:“你出了村庄,凡事小心为妙,外面的人不像村庄的百姓

那般淳朴。我觉得最好还是扮成男装,这样行走也比较方便一些!”说完,秦桓就拿着放在一旁的衣服,装进芳华的包袱之中:“这是我从村庄借的跟你年纪

相仿的男子衣服,你明日就穿上吧!”

芳华一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借着烛光看着秦桓的脸,爹爹真的老了很多,记忆之中,从小到大,无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爹爹从来不会指责自己,无论什

么要求,爹爹都会尽量满足自己。以前是,现在也是,只要有父亲在身旁,她永远都没有什么烦恼。明日自己就要离开父亲,以后所有事情都需要自己一人去

解决,想到此处,芳华的眼圈就不由得又红了起来,耳边秦桓的声音依旧:

“出去了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太轻易相信别人。人心隔肚皮,外面的世界也许不像书中说的那么好……”秦桓还在不断的嘱咐芳华,却被自己的女儿

的声音给打断:

“爹,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我只是出去看看,又不是不回来了,爹爹这些话说的跟生离死别一般!”

秦桓愣住,看着自家女儿调皮的神情,这才回过神来,自己这是怎么了,芳华离去之后又不是不回来,自己这般倒真是像生离死别一不样,=。但是她真的能

回来吗?秦桓不知,这次她离开,那件事情要不要告诉她,秦桓心中还是纠结不已。看着眼前的人,终归还是上前几步坐在桌前:“芳华,有件事爹想来想去

,还是决定告诉你。这关系到你离开村庄之后的选择!”

眼前的人一脸严肃,让芳华也跟着凝重起来,连忙坐直了身子,看着眼前的人:“爹,你要说什么?”父亲的表情第一次是这般凝重,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唉,这件事说来话长,芳华你且听我慢慢说。”秦桓顿了一下,芳华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眼睛直直盯着自己的父亲。秦桓看着芳华:

“芳华,其实你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十年前我在山中采药之时,路过一处荒地偶然发现了你,那时候你受了伤,脑部受到撞击。醒来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直叫我父亲。当时你年纪小,好不容易捡来一条命,我膝下也没有儿女,也就随你称呼了去。这次你离开村庄,也许会再次遇到你自己的家人,对了,你自己脖子上的玉佩你看一下,可能是你家人留给你身份的信物。你到时可以凭借此信物去跟你的家人相认!”秦桓说完这句话,就停住了,看着眼前的女儿,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芳华一时间愣住,这个消息对她来说这意外了,秦桓说的这些事情自己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等等,玉佩,她记得脖子上似乎真的有这么个东西存在。连忙从自己的衣服内将那枚玉佩解下来,借着桌上的蜡烛看了过去,烛光虽然暗了点,但是这块玉石的翠绿还是十分明显。拿在手中仔细的端详,玉佩的背面似乎刻着什么东西,芳华连忙将头探了过去,认真的端详。只见上面刻着“宇文”二字:“宇文?这是什么?”

“为父觉得可能是你的姓,或许你本姓就是宇文!这玉石颜色十分翠绿,一看就是上等之物,做工也是十分细致,你爹我世代生活在这个贫穷的山庄,又怎么有这么名贵的玉石!芳华,你真的不是我的亲生女儿!”说完这些话,不知为何,秦桓胸中十分闷,感觉不能呼吸。

芳华拿着玉佩的手紧了紧,是啊,这块玉佩真就证明自己不可能是眼前人的女儿,可是自己对以前的事情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看着眼前养育自己了十年的父亲,此刻脸上写满了落寞,看的芳华眼中心疼不已。连忙上前握住秦桓的手:

“爹,虽然芳华跟你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是您当初救了芳华,也就是给了我新的生命。这十年来,爹爹对芳华的爱意,芳华历历在目,就算离开了村庄遇上自己的亲生父母,芳华也是会回来的。这里才是芳华的家!”

“芳华,你……”秦桓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忙抬头,难以掩饰眼中的欣喜:“华儿,你再说……”

“爹爹,你没有听错,无论芳华的亲生父母是谁,爹爹永远都是芳华的爹爹。”芳华上前,一把抱住秦桓,像小时候那般对着他撒娇:“爹爹,华儿不在,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莫要让华儿担心!”

“好,好,好。”秦桓脸上的笑意无限扩大,伸手紧紧将芳华抱着。父女两人相互安慰,夜就这般过去了。

第二日,芳华早早的就起床了,秦桓也几乎是一夜也没有睡,一想到芳华就要离去,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睡意。早上早早的为她准备好早饭,父女两人用完膳之后,芳华一身男装,背着包袱随着秦桓的步伐向外走去。平旦,村中醒的人还是很少,芳华走的很是寂静。时间过去了很久,两人也不知道在路上走了多久,终是走到了尽头。送君千里,终须一别,秦桓停下了脚步:

“芳华,一路小心。”

“爹,你也要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芳华整理了下自己身后的包袱,不再多说,转身离去。秦桓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纵使有千般不舍也还是选择了让她离开,只希望她一切平安。

就这般,芳华还是离开了那个生长了十年的村庄,离开之后,她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无人知晓。

中原-后周

十年来,整个中原一直处在战争之中,诸侯国间强国吞噬弱国来增强自己的国力平静了没几日的中原又再次被战争冲刷,这次是中原两个强国之间的斗争,姜国太子淳于焱带着二十万兵马挥师南下,誓要为姜国拿下后周。这是姜国首次派如此权威的人征战,后周太子宇文晟有怎么会示弱。这后周太子宇文晟,十年间可是跟自己的父亲宇文无极征战沙场无数,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后周如今取得现在的成绩,也跟宇文晟脱不了关系。不过这次战争,当从宇文晟这一方面来谈论输赢太过简单,姜国太子淳于焱虽然没有多少实战经验,可是北方的战马要比南方强,北方的兵马也是比南方凶猛。同等数量下的兵马,这么一比较,后周又明显不及姜国。所以此战,谁输谁赢,难下结论!

姜国太子淳于焱已经挥兵南下,在两国交界处率先发起进攻,宇文晟已经整装待发,准备前往此处,虽然自己昨日还在东宫跟自己的母后再闲谈,今日就要带兵征战,重要的是没有跟母后道别,算了,事态紧急,也不用在乎那么多了。

看着自己眼前的兵马,个个已经整装待发,每到出征之时,战士们脸上都会露出庄严的事情,这本身也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情,还是适合严肃一点。

不远处的一声号令,宇文晟一身白色铠甲,说不出的风流倜傥,王者风范十足。将士们看着这位军中的领军人物,多好年来很跟着她他绒马天涯,宇文晟早已经成了军中的灵魂人物。号角声响起,二十万罗军马全部出动,声势十分浩大。

姜国跟后周之间的战争,就这般拉开了序幕,宇文晟朝着北方赶去,此时的芳华也刚刚走出村庄。两人之间能否相遇?一切都还是谜。

芳华别过秦桓之后,就一人在山间独自穿梭。这个村落隐世太久,久到村中的人完全不知道出口在哪里!芳华现在走的道理路,也是她跟秦桓采药时发现的,只是她们也没有真正走过,也不知这条路到底能否出成城?芳华不知,只能一边走一遍边摸索。

走了能有半日,芳华还是处在山中,就在她要放弃之时,面前突然出现一条小道,这条路通往哪里?好奇之余还是走上前去,在这条小道上走了良久,大山不见了,呈现在她面前的是平原,不远处隐约有个建筑物,芳华心中一喜,莫非这就是城?连忙加快了脚步就朝着那建筑物走去。

走了快一日了终于见到城镇了,芳华心中是无比的开心,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巴不得早点进去瞧瞧,这般想着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终于进了城,可是城里的场景让芳华不由愣住。

在芳华心目中,城镇至少要比自己生活的村庄繁华很多,虽然她形容不出那是怎样的繁华,但也不至于是现在这番光景!这城镇,没有人声鼎沸,没有车水马龙,整个城是死一般的寂静。

这是怎么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城中的人脸上全是木然的表情,芳华心中更加疑惑。上前几步走到墙边坐着的妇人面前:

“您这是怎么了?为何是这般神色?”

墙边的妇人神色绝望,耳边的声音让她睁开了眼睛,满脸的痛苦:

“小伙子,你是外乡来的吧!我们这个城镇已经被姜国攻陷!村里年轻的小伙都已经被姜国抓去,我那苦命的儿子也被……”

妇人说到此处情绪激动,猛烈的咳嗽起来,眼中都是泪水:“我那苦命的儿子,是娘没有保护好你!”猛烈的咳嗽声不断,芳华看在眼中十分担忧,连忙为妇人诊脉:

“婶子,小子不才,会点岐黄之术,婶子身体已经这般,还是让我为你看看。你儿子虽然被抓走,或许没有您想的那么糟糕,眼下最重要的是你的身体才对!”

说完,芳华就开始屏气凝神为妇人诊脉,妇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婶子,你候间可有什么异物?”

“有。”妇人仔细回想了下,点了点头!

“那颜色?质地?”

“颜色好像是白色的,质地?这个我不明白,不过也没有看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妇人被芳华质地一词弄的十分不解,一脸迷茫的看着她。

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婶子的病情不是很严重,是身体虚弱再加上悲伤过度,才出现了痰湿咳嗽:

“婶子,别担心,您这不是什么严重的病。我给你开点药,您回家吃着,不久就会痊愈。您儿子这件事情,您莫要往心里去,他一定会平安!”

妇人脸上的落寞似乎比刚才更重了,不由的叹了口气:“小伙子,你不是本地人你不了解,现在这一片的几个城镇都已经被姜国征占了去。哪里还有昔日的繁华景象,对了,小伙子你赶快走吧,那伙姜国的土匪正在到处抓壮丁,小伙子,你快点走吧,免得像我儿一样被抓去!”

“姜国?婶子,那我们这个国家呢?皇帝怎么不派兵来攻打姜国!”国家遭受战乱,身为统治者,不可能不知道这么大的事情,那又怎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再抬头看着眼前的场景,芳华心中未免有些气愤!

“小伙子,这战争这东西,一直都在,从来就没有结束过。后周的皇帝也算是明君,在没有后周国建立之前,我们的生活还不如现在!这次姜国来此,守城的那些无能将士早已经弃城逃走,又有谁能管我们这些寻常百姓!”

妇人说着说着,眼中的泪水就忍不住流下:“我那可怜的儿啊!”

一时间芳华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样的局面跟自己当初所想的根本就不一样,书中也不是这般写着。如此这么一对比,似乎外面的生活还不如村庄呢!但是看着街上的百姓,芳华就一阵心疼。战乱纷争,又有多少人流血牺牲,又有多人受伤,身为医者这个时候就应该挺身而出,就算做不到像男子一样保家卫国,也应该尽一份自己的能力。

起身,再次环顾了一下四周,看着墙边的妇人,上前:“婶子,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吧!”

妇人一愣,正准备回答,不远处传来嘈杂的声音,两人连忙回头看去,这一看,妇人急了,连忙推着芳华:

“快走,那些是抓壮丁的人,小伙子你快点走。”

芳华还没有反应过来,妇人就像疯了般将自己往城门口方向推去,这边的动静引起了不远处来人的注意,为首的人带头朝着芳华跑了过来:

“站住,别跑!把这个人给我带走!”

一个手势落下,立马就有人朝着芳华跑了过去,先到的将士粗暴的将妇人推到在地,按住芳华的肩膀:

“你,跟我们走!”

妇人想要组织已经来不及,看着她脸上焦急的目光:“婶子,你快回去吧,别为我担心!若是能见着你儿子,我会转告他的!”

芳华对着妇人喊到,旁边的人用力推了她一把:

“还不快走,喊什么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