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死牢中生机全无

作者:m檀香雪 字数:381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刑部——死牢

从那日皇上震怒之后,芳华来到这个鬼地方已经两天一夜了,靠着冰冷的墙壁,闭着眼睛,看不出任何情绪!

“你叫倾歌,是我的未婚妻!你脖子上的那块玉,就是我们的定情信物!”

“倾歌,你放心我宇文晟一定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我宇文晟的妻今生只能是你倾歌一人!”……

“公主,不要为老奴的死而难过,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九泉之下,老奴也算对娘娘有个交代!!!”……

“华儿,何为医者?所谓医者,必先怀有仁心,坚守医德!以救死扶伤为毕生所求,不违医德,不毁医心!华儿,从你今日学习医术之时,此番话你必须谨记于心,所不能忘!”

“是,爹爹,华儿必当谨记于心,没齿难忘!”……

脑中的回忆全都涌现,芳华的脑袋似炸开般,说不出的疼痛!越想心中越觉得难受,眼角的泪水已经不知道涌出了多少次!只感觉眼睛十分酸痛,睁不开来!

被侍卫押进这死牢中时,黑暗的牢房中说不出的凄凉跟可怕!

“进去!”身后一个大力将芳华推了进去,遂不急防被推倒在地,手上跟膝盖上有痛楚传来,芳华咬了咬嘴唇,没有任何言语!

身后传来门框的声响,伴随着几声铁链的声音,接着就是脚步离去的声音,原本死寂的牢房重新恢复死静,静到芳华能够清楚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死牢就是死牢,黑暗的牢房之中没有任何阳光,空气中全部被腐朽的、发霉的气味弥盖,没有人愿意靠近,而芳华就在这种地方呆了两天一夜!

铁链的声音再次响起,芳华并没有在意,依旧靠着墙壁闭上眼,自从进了这里,她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送来的食物连动也不动,像个死人一样没有了生的气息,整个人都要跟死牢中的气息完全融合,杨文秀进来就看到这样的芳华!

“哎哟,好端端的公主如今怎么弄成这般样子,真真是可怜那!”

一进门就是冷嘲热讽,杨文秀的脸色十分的不悦,可见心中对芳华的恨意有多么深厚!话音落,良久没有任何动静,靠着墙壁的人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杨文秀有些气急败坏!

胸中怒气冲冲,杨文秀恨不得上前一刀解决了芳华,但一想到姑姑的吩咐,只好生生住了手,嘴角邪恶的笑容闪现,朝着眼前的人缓缓走去,蹲下身来,目光里说不出的厌恶:

“你还真是大胆,皇上都敢行刺,真真是勇气可嘉!在我杨文秀看来真是愚蠢至极,不过你这般下场不过是我跟姑姑一手计划,就凭你想要跟我杨文秀斗,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

没有期待的反应,杨文秀原本压抑住的怒气瞬间爆发,不可以,不可以这样,明明今天她是来看眼前人狼狈的样子,而不是像现在这般模样,不可以,她杨文秀不允许!

一个用力将芳华的头发紧紧抓住,杨文秀用力向后拉扯,芳华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几分痛苦的表情,但也只是瞬间就换做了平静!

“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装作什么都不在乎,进了这里你以为能活着出去不成!”

嘴角阴毒的笑容更甚,手上不由加大了力气!芳华终是苦笑,开了口,声音说不出的沙哑:

“杨文秀,这一切如今都随了你的心愿,来了这里,我李倾歌就没想过再走出去!反倒是你,无需在我身边浪费时间才对!”

芳华的语气间全是淡漠,从自己行刺皇帝的那一刻开始,就早已经料到今日的局面,只是对不起自己的养父,辜负了他对自己的期望!一想到秦桓,芳华的心一阵抽痛!曾经有人答应会跟自己回去,如今怕是没有机会了!真真是可笑!

杨文秀不由愣住,看着眼前人苍白的脸,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来不是自己跟姑姑的计谋更甚一筹,而是那芳华根本就是故意为之,原本愤怒的心情冷静下来,有些不理解的看着眼前人:

“你根本就没打算活下去对不对!这一切不过是你故意的,你想要干什么?想要宇文晟对你心中抱有愧疚念念不忘不成!”

“愧疚?念念不忘?”

苍白的脸终是有了一丝反应,苦笑出来:“愧疚!他怎么可能会愧疚!念念不忘,宇文家所做的不都是天经地义,怎会对我这种人念念不忘!”

语气间是无奈,是苦笑,宇文晟,我们之间终是再无任何可能了,愧疚,不就是你应得的么!

眼前的人像是自言自语,说完这一通话之后,竟然自若的闭上眼睛整个人都要没有了生的气息,就像是一瞬间要消失一般,杨文秀急了,再次对着芳华的头发一个用力:

“李倾歌,你想死,没那么容易!实话告诉你吧,宇文晟已经答应了姑姑,我杨文秀即将成为后周的太子妃!而这些背后的交换筹码就是,保你李倾歌性命无忧,你看,宇文晟还是爱你的,他竟然是爱你的!哈哈哈,哈哈哈!”

说着说着,杨文秀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一手拉住芳华的头发,另一只手毫无征兆的对着芳华就是一把掌打了过去:

“你看,他是爱你的,他竟然是爱你的!真是可笑,可笑!”

话音刚落,“啪!”巴掌声再次响起,杨文秀跟疯了一般:“李倾歌,你不是死了吗!你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还要回来跟我抢,你个贱人,贱人!”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抓住芳华头的手突然一个用力,改变了方向,对着身后的墙壁重重撞了上去,心中的恨意有多大,杨文秀就有多用力!只听嗵的一声,芳华眼前一片漆黑!

“贱人,贱人,你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要跟我抢,如果不是你我杨文秀早就是太子妃了!你生的时候缠在他身边,死了还要霸占他的心,真是不要脸,不要脸!”

杨文秀谩骂着,手中的力气也越来越大,只听连续的撞击声音,芳华被这突如其来的撞击搅的神魂颠倒,隐约觉得额间有什么东西落下,可全身没有一丝力气,就只能这般任凭杨文秀疯狂的进行下去!

看守的狱卒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撞击声吸引而来,一进门就看见这般可怕的局面,心中担忧连忙上前一把将杨文秀的手拉住:

“杨小姐,冷静啊!太后有令,这女子现在还不能死,若是小姐今日下手过重,眼前的蝼蚁死了不要紧,坏了小姐跟太后之间的感情,得不偿失啊小姐!”

狱卒的话终是让杨文秀停止了疯狂的举动,目光移至眼前的芳华身上,依旧是苍白的脸,额间的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原本苍白的脸似乎更加苍白!姑姑的话再次在杨文秀耳边响起,心中纵使万般不甘心,也明白这个时候自己必须停手,不然真就应了那狱卒的话!

一个松手,芳华没有征兆跌落在地,此时杨文秀的身影已经站起身来,看了眼躺在地上如死尸的人,别过眼对着狱卒开口:

“找个郎中给她瞧瞧,莫让她死在这牢中!免得脏了这地方!姑姑那边,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自己掂量!”

说完这番话,杨文秀没有丝毫留恋的离去,反正今日来的目的已经达成,接下来就看宇文晟了!宇文晟,不管你心里爱的人是谁,这太子妃的位置没有第二人比我杨文秀更适合,你心不甘也好,情不愿也罢,难逃宿命!

这般想着,杨文秀脸上忍不住闪现笑容,只是那笑容说不出的诡异!

冰凉的石砖传来刺骨的凉意,芳华冷的全身发抖,奈何没有力气蜷缩起来,额间的血有大半从眼前滑落,视线尽是通红,杨文秀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但那句话却久久回荡在芳华的耳边!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你不是应该恨我才对,为什么要救我!

进了死牢一直都淡漠的芳华,终是在杨文秀的到来之后,脸上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声音低沉,沙哑嘶吼,泪水伴随着鲜血从脸上肆意滑落,沉默了两日的人终是嚎豪大哭起来。这死牢似乎的气氛更加低沉了些!

第二日——杨府

宇文晟没有失约,皇帝也没有戏言!一夜的时间,礼部就已经将太子妃该有的聘礼准备妥当,而宇文晟今日一身杏黄龙袍,说不出的意气风发,骑着高头大马,一行人浩浩荡荡朝着杨府走去!只是,说来也奇怪,原本是喜庆的日子,却丝毫觉察不到一丝欢喜的气息!

圣旨下,整个扬州城上到皇宫贵族,下至平民百姓没有一人不为之惊讶,谁也没有想到人人都想得到的太子妃之位竟然让杨家抢了去,不是说那前朝公主!!!关于李倾歌的话题,如今已经成了整个扬州三咸其口的人物,没有人敢公开提起这个名字,但却忍不住让人想起,不由觉得惋惜!

当年宫变,若说贵族间人人知晓不足为奇,百姓并不关心谁做皇帝,更何况当年的李广是那班昏庸无道,只是可怜了那前朝公主!哎!

众人叹息之余,还是将目光悄悄转向了杨府,皇上这一赐婚,朝堂怕是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后周怕再无宁静之日了!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之下,宫中前来求亲的众人,在宇文晟的带领之下,浩浩荡荡停在了杨府门口,看着大门上熟悉而又厌烦的字眼,宇文晟终是无奈嘲讽的笑了笑,翻身下马,朝着杨府内走去!

围观的百姓快要挤满整条街,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宇文晟的身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