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为救性命委曲求全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42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芳华的事情一出,无论是朝堂还是后宫,此时都已经乱做一团,众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御书房中,希望知道皇上的态度!

今日一大早,杨家人也不知道带了什么证据去了御书房,听说是找到了一张可以证明芳华身份的画,据说还是太子爷亲手所画,这就足以证明芳华的身份就是前朝公主李倾歌!

杨家人拿着这幅画,联络了宫中大臣,联名向皇上上书,要求立刻斩了芳华!也不知为何,皇上将此事一直压着,没有给出任何结论,众人都无比好奇,皇上此举倒是为何?

孙德海听到消息,立马就赶到了东宫,此时的宇文晟正躺在软榻上,脸色苍白,目光放空注视着前方,也不知道在沉思什么!从昨晚回来就这般神情,孙德海虽知宇文晟的心境,也知这话说出来的后果,但要是这个时候太子爷想不出办法救姑娘的话,那姑娘就真的没有翻身的余地了!

“太子爷,出大事了,出大事了!杨家人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去了御书房,之后就有无数大臣联名上书,要求皇上杀了芳华姑娘!”

良久,没有等到想要的回答,孙德海连忙抬头看着来人:

“太子……”

“杨家,杨家人……”宇文晟面露嘲讽的笑容:

“杨家,呵呵杨家!”

“终是转了这么多圈子,也难逃杨家人的算计!真是枉费了自己跟父皇多年的心血!芳华啊芳华,你可知道为了你,我宇文晟接下来要走的路有多么艰辛!不过,这也是他宇文晟罪有应得!”

“给本王找件得体的衣服,本王许久没有向太后请安了,今日闲来无事,就去朝夕宫走一趟吧!”

孙德海愣住,不解之余还是照宇文晟的吩咐,从内室找来了衣衫,连忙给宇文晟穿上。于此同时,宇文晟也从软榻上下地!

东宫中一切准备妥当,宇文晟朝着朝夕宫方向赶去,孙德海连忙跟上前,虽不知道太子爷今天怎么回事,但自己还是必须紧紧跟随!

皇宫—朝夕宫

太后今日倒也没有跟杨文秀下棋,也没有悠闲的躺在软榻之上,而是一身正装坐在正厅,旁边桌上放好了茶,而魏公公则是恭敬的站在一旁!主仆二人都不说话,眼睛注视着朝夕宫门口,像是等待什么!

宇文晟带着孙德海来到朝夕宫之时,看着那久违的宫殿,宇文晟无奈的摇了摇头,终是抬起脚朝着宫中走去!

宫人见到宇文晟的身影,十分恭敬的行礼,宇文晟还没有到达正厅,远远就看见坐在高位上的太后,从容不迫,顺手拿起桌上的茶水,不紧不慢的品着!

宇文晟一脚踏进正厅,来到太后面前,行礼:

“参见太后!”

高座上的太后嘴角扬起笑容,也不立刻回答,仍是专心的品着自己的茶水,根本就不理会来人!

宇文晟也明白太后这般做的用意,不过自己的确也是有求于人,若是这点脸色都受不住,还有什么能力救芳华!

一旁的魏公公也不提醒太后,只是专心的再一旁看着。良久,太后总算是开口:

“起来吧,太子今日怎么有空来哀家这景夕宫!”

顺手将手中的茶准备放在桌上,宇文晟连忙上前接住,将杯子放在一旁的桌上:

“孙儿多日不来看太后,是孙儿不孝,还请太后恕罪!”

说完,宇文晟就对着太后跪了下去,低着头!身后的孙德海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太子跟太后不和是宫中人人都知道的消息,这两人也是多年没有交集,如今这般对着太后下跪,能不让人意外么!

看到眼前宇文晟的动作,太后冷笑:“罢了,明人不说暗话。你们都下去吧,哀家有事要跟太子好好谈谈!”

“是!”魏公公为首向太后行礼告辞,宫中的宫女也跟着走了出去,孙德海看这情形也不敢怠慢,连忙走了出去!顺手将房门关上!

众人这一走,宇文晟抬起头来,目光直视着眼前的太后:

“太后用尽心思,不就是为了请我过来,如今我已经人在这里,太后尽管说出条件吧!”

“哈哈!哀家的孙儿果真还是一样,性子没有任何长进!今日你有求于哀家,还这般狂妄,就不怕哀家一个生气,让人杀了死牢那位!”

“哼!”宇文晟干脆直起身来,眼中充满了挑衅:

“杀了她简单,太后的心思白费就太可惜了!”

“不错不错!”太后忍不住伸手鼓起掌来:“哀家的孙儿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既然太子心中都明白,自然也知道哀家要什么,自然也知道该怎么做!”

太后对着宇文晟根本就没有什么怕的意思,今日这么一出,正是为了请宇文晟来此,她没有任何必要隐瞒!

“太子妃之位,我可以给她!我的条件,死牢的那位平安无事离开扬州城!”

“太子这个要求不简单,哀家可以答应让那人平安出了大牢,但是能不能平安出这扬州城,还得看太子的表现!”

“你要我怎么做?”

“怎么做太子心中必定知晓,太子怎么做,杨家人就会怎么做!”

太后脸上的笑容浓厚,现在完全不担心宇文晟会拒绝这了要求,如今到这地步,他别无选择!

“好!我答应了,还望太后能够信守承诺,不然你那心爱的侄女,纵使进了东宫的门,我宇文晟也能让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

这次交易,宇文晟连拒绝都没有拒绝,径直答应!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完全处在被动局面,只能听之任知!不过走之前,有些事情必须还要问清楚才行:

“那浣衣局的妇人,是太后所为!”

“不错!”

“那荣华殿中的画,也是太后所谓!”

“对!”

“我母后的事情,也是太后所为!”这最后的话语,宇文晟忍不住握住自己的手,看着太后的眼睛中多了几分仇视!如果到这个时候还猜不出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那他就是个傻子!

太后眼中的深意浓厚,看来自己这个孙儿还不笨:

“是!”

宇文晟身形不由一晃,强忍住自己心中的难过:

“若不是皇后离逝,孙儿怎能有时间出现在哀家的景夕宫!”

“步步为局,请君入瓮!太后果真好计谋,太后果真好计谋!”

宇文晟这番话说的是要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了眼前的人,可是自己根本不能对手,强压着心中的怒气,朝着朝夕宫门口走出!

看着宇文晟走出去的身影,太后嘴角的笑容更是深厚,宇文晟啊宇文晟,今日这么一招也算是让你长了记性,也让你明白,更是让皇帝明白,想要从朝中除了杨家,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杨家,永远都必须是世世代代的荣华富贵!

东宫

从朝夕宫出来,宇文晟的脸色就十分可怕,太后,杨文秀,真是好样的,你们真是好样的!一路匆匆忙忙回到东宫之中,孙德海看着宇文晟的表情,说不出的担心,一路紧紧跟随,生怕出了什么事情!

宇文晟匆匆回到东宫之中,进了书房之后,孙德海还没有跟进去,房门就被不客气的关上,孙德海碰了一鼻子的灰:

“太子爷……”

房门紧闭,孙德海脸上说不出的焦急,接着就听到屋内传来的各种各样的声音,有瓷器破碎的声音,有木板落地的声音:

“太子爷,太子爷……”

屋内宇文晟脸色已经变的铁青,原来事情都是出自太后手,可笑的自己竟然被耍的团团转!如此落进了她的圈套,连任何反驳的余地都没有,真是气死他了,气死他了!越想越生气,顺手将窗上的青花瓷打翻在地!今日就算将这书房的东西全部打碎,也难泄自己心中的怒气!

时辰慢慢过去,门外的孙德海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上,起初书房中的声音十分大,到现在总算是听不出任何声响来!悬着的心总算放下,守着门口,仔细听着房中的动静!

大约两个时辰之后,紧闭着的书房门终于打开,宇文晟一脸颓废的走了出来,眼中没有任何神情,一步步朝着芳华原本住的房间走去!

“太子……”

完全忽略了身旁孙德海的话,身后的孙德海完全傻了眼,不由的回头看着书房,虽然这时候他没有进去,只是从门口就可见里面的狼藉,太子爷这是生了多么大的火,太不可思议了!

进了芳华曾经住过的房间,宇文晟顺手将门带上,看着干净整洁的房间,却没有任何气息,一想到那日养心堂芳华身穿的衣物,眼中全是不忍心!

一切都是他的错,所以芳华才不愿意继续呆在宫中,你看,这床上的东西收拾的整整齐齐,平日里她用的首饰,也没有带走!环视着,顺手打开了衣柜,一入眼就看见那华丽的衣衫,宇文晟忍不住伸手将衣物拿了出来!

“华儿,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不该不信任你,我不该把所有责任都推在你身上!华儿,你怎么那么傻,你怎么能这么傻,你可知道你这般做法,我有多心痛!”

心中自责不已,脸上也是痛苦的表情,伸手抚摸着那些衣物,似乎还能感受到芳华的气息,宇文晟忍不住笑了起来:

“华儿,你放心,这一次,最后一次,我宇文晟不会再欺骗你,这一次纵使让他赔进性命,也会让你平安!”

将手中的衣服重新放进柜中,宇文晟最后环视了一眼房间,微笑着转身离去!

孙德海一直守在房间门口,以为太子进了姑娘的房间也会像在书房一样,事实证明,是自己多想了!一切十分安静,今日太子爷的行为实在是太反常了,反常到他已经完全看不明白,孙德海努力思考,关闭着的房门打开,宇文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你呆在宫中,我去趟御书房!”

“是!奴才遵旨!”

宇文晟的身影消失不见!

御书房

离御书房越近,宇文晟的脚步声越来越沉重,昨日父皇的训斥还在自己的耳边,如今他再次不要命的前来,这件事情已经不是自己能够控制,芳华的事情再继续耽搁下去,只怕十分危险,还是早点解决的好!

御书房外,张公公远远就看见了宇文晟的身影,连忙留了个心眼,抢先一步进了书房,向皇上汇报这件事情!

宇文晟走到门口之时,张公公刚才内室出来:“奴才参见太子殿下,皇上在里面等着呢!”

朝着张公公简单的点点头,宇文晟向内处走去,来到皇帝面前,宇文晟跪了下去:

“陈参见父皇!”

话音刚落,一个东西就被大力的扔在了他的脚边,被扔过来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那副他亲手所画的李倾歌!画完整的展现在宇文晟面前,画中的人儿更是笑的开怀,让人看着十分愉悦!

“这是你画的?”

“回父皇,是儿臣画的,儿臣画的是儿臣的妻子!”

“妻子!好一个妻子,你告诉朕,那芳华是不是后唐公主李倾歌!”

皇帝询问这句话时,口气中多了几分恼怒!

“是!她是倾歌,是儿臣的倾歌!”

“混帐!宇文晟啊宇文晟,你简直就是疯了,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你让朕怎么跟宇文家列祖列宗交代,你让朕怎么能让朝中的大臣信服!”

“儿臣决意娶杨文秀为太子妃,还望父皇成全!”

这话一出,宇文晟的内心十分平静,没有任何涟漪,仿佛这些话都不是他说出来的!

“你说什么!”宇文无极已经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宇文晟,你真是疯了,你可知道咱们十年的成果,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你忍心让所有的功亏一篑不成!”

宇文无极脸庞上,似乎看到了绝望的神情!

“父皇,对儿臣来说,这太子妃永远就只有芳华一人,如今纵算娶了杨文秀,在儿臣心中她都不是太子妃!杨家也好,江山也罢,儿臣看中的,就是芳华这个人!任何人也不能代替她在儿臣心中的地位!更何况,父皇不是要已经知道芳华的身份?”

宇文晟最后的话出,皇上的脸色就变了变,眼前的这人说对了,他的确知道芳华的真实身份,就在芳华进宫没有几日,他已经派人去调查了!更何况,芳华跟她那相同的眸色,他怎么可能会认错!

良久,父子两人就是这般也不讲话,四目相对,终是宇文无极松了口:

“晟儿,这条路可是你自己选择的,你可知道你要是娶了杨文秀的后果,你跟她真的就再也回不去了!”

“儿臣不在乎,在儿臣心中,没什么比能让她活下来更重要!”

宇文晟最后的话说的也是决绝,早在芳华能够行刺自己父皇开始,一切注定都回不去了,他如今能够做的就是让她好好活下去,天大地大,去过她想过的生活,不用耗所有精力在自己身上!

“既然如此,传朕旨意,杨家小女杨文秀端庄贤淑,才华出众,乃是太子妃绝佳人选,今日起许配给太子为妃,从此掌管东宫事宜!三日后完婚!”

门外的张公公听到这话,脸上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不过皇上如今命令以下,一切都已经来不及,张公公无奈的摇了摇头,朝着杨家走去!

“晟儿,你要的父王都给你了,只希望无论如何日后都不要后悔今日的决定!”

“儿臣受教,还请父皇吩咐礼部准备彩礼,儿臣明日一早就亲自上杨家提亲!”

“你……”宇文无极无奈,终是摇了摇头:

“就依了你的心思,朕准了!”

“谢父皇恩典,儿臣告退!”宇文晟转身离去!

看着儿子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自己面前,宇文无极说不出的难受,原本他是真的希望儿子能够跟芳华在一起,可是命运为何这般弄人,难道他们父子二人都逃不出造化弄人,目光收了回去,不由落在地上的画中,那眉眼,不由的让皇帝心痛!

皇上下旨赐婚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扬州城,收到消息的众人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事情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太子爷不是最喜爱那后唐公主么,如今怎能就心甘情愿的娶了杨文秀!

对于这件事,众人心中的猜测纷纭,但对于事情发生的主角,除了高兴还是高兴!

扬州城——杨府

消息传来到杨府之时,杨文秀已经开心的要跳了起来,今天一走姑姑就悄悄派人将自己从宫中送了出来,走时也是交代她,一定要等,宇文晟一定会娶她为妻!如今是真的,没想到这一切都是真的,杨文秀欢喜的觉着不真实!

开心之余,不由想到了死牢中的芳华,也不知道她听到这个消息之时,脸上会是什么表情!她杨文秀不傻,当然知道宇文晟答应娶自己的要求,不过她说过,一定不会让那个贱人好过!只要你出了大牢,从此宇文晟跟你就没有任何关系,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嚣张下去!不行,自己现在必须要去死牢一趟,这么好的消息要是没有人分享多么可惜!杨文秀嘴角邪恶的笑容闪现,吩咐府中人备了马车朝死牢方向赶去!

宇文晟为救芳华,终是同意了太后的要求,牢中的芳华不知是否能够明白宇文晟的苦心,他们之间可否还有继续的可能?杨文秀的到来会给芳华带来什么样的灾难,等待了多日的暴风雨,终是倾盆而泻,浇的众人措手不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