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被人利用愿意承受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37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芳华自那日跟杨文秀发生不快之后,回到东宫之中。宫人见芳华这般形象,赶紧避开!这个时候还是不招惹的好,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反倒赖在她们身上可不好!

芳华回了房间,也没有宫女上前伺候,经过刚才那件事情,芳华的心情怎么可能好,宇文晟最终竟然选择那么对待她,又有谁明白她心中的痛苦!

不过宇文晟愿意如此,她芳华也不会强求,本就已经再无一起的可能,有些事情还是要趁早了结的好!从凳子上起身,朝着内室走去,身上的伤总得要处理才好!

自那事之后,宇文晟干脆一直守在景夕宫,为皇后尽孝心,而芳华也是将自己关在屋里,不吃不喝!不过自那日芳华回来之后,近身伺候的丫头也为她准备了食物,不过每次都是在晚上之时,悄悄放在芳华门前!

就这般,芳华每天都只吃一顿饭,艰难的撑到了皇后灵柩下葬的那天!等到皇后的灵柩下葬完毕,众人从皇陵赶回来时,芳华准备好了一切!

今日早早的起床,一个人整理自己的房间,将一切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打开衣柜,伸手就整理起衣物来,顺手看到了曾经穿的那几件衣物,这两件衣物极其华丽,一件是自己刚进宫时候宇文晟给的,一件便就是前不久中秋宴会时皇上赏赐的!那时候的光景是那般美好,谁又可曾想到会变成今日这般模样!

芳华终是忍不住苦笑起来,看着眼前的衣物,终归不过是自己的东西,拿着就是不放心些!伸手将直接将衣物略过,把压在柜底,自己最初来到皇宫时的衣物拿出来穿上!

换了衣物,坐在窗前,看着桌上琳琅满目的首饰,伸手将它们全都收在桌上的盒子之中,拿起梳子为自己简单的束发!今日不再穿华丽的衣裳,也不再带那些名贵的首饰,她还是芳华,一直都是那个刚出村落的芳华!

宫中的所有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芳华环视了一番,从自己的曾经带来的包袱中翻出一件东西,藏在了袖口之中,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这个时辰天快要黑了,芳华心中做了这个决定之后,心情豁达了不少,原本郁结了几天的心结,总算好了不少,也不理会东宫中所有人打量自己那怪异的目光,径直朝着养心堂走去,这个时候皇上必是没有什么心情批阅奏折,养心堂是最好的去处!

不得不说,芳华的推测是对的,来到养心堂之时,就见张公公站在门口,芳华不由的握紧了袖中的东西,微笑着朝着张公公走去:

“公公,不知道皇上在不在里面,烦公公通报一声,芳华有事要秉报皇上!”

今日的芳华打扮的十分朴素,张公公心中诧异,虽说太子爷已经不宠爱这姑娘,不过她好歹也是个太医,怎能落到现在这一局面真是有些让人觉得不可思议,难道东宫中的奴才对她刻薄至此?收回心中的疑惑,笑着看向来人:

“劳烦秦太医稍等片刻,奴才这就进去通报!”

此刻皇帝正坐在塌上,满脸的愁容,皇后的事情让他很是难过,如此已经说不出的烦躁,耳边不时响起脚步声,张公公来到皇帝面前:

“皇上,秦太医在殿外求见!”

秦太医?宇文无极不由愣住,连忙抬起头来,有些疑惑:

“她怎么来了?传进来!”

这几日宫中的流言他也是全部听在耳中,自己儿子突然这么反常,也不知晓这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今闹成这番模样,今日芳华来找自己,难不成是为了跟宇文晟的事!

听到通传,芳华从门外走了进来,多日不见皇上,今日她也没有多大兴致,上前行礼:

“臣秦芳华参见皇上!”

“起来吧!芳华,你来得正好,朕真好有事情要问你!”

“正好,臣也有件事要告诉皇上!”芳华从地上起来,恭敬的站在皇帝面前!

“你跟晟儿之间发生了什么?怎么会闹到现在这地步,看你今日衣着简单,难不成宫中人欺负你了!”

这东宫的宫女竟然敢这般对待芳华,谁给了她们这胆子了,若要他知道那人是谁,必定不会饶恕了她!

“回皇上,宫中所有人都对芳华很好!今日芳华来找皇上,也不是为了跟太子一事,而是想向皇上辞去太医一职!”

“哦!好端端的这么做是为什么?”

“宫中人人都说,皇后此次病逝是因为臣不愿意救助所致,此番若臣还在这太医之位上,岂不有辱了太医职位,臣心意已绝,还望皇上成全!”

芳华再次跪了下去,皇后的死虽跟自己无多大关系,但面对病患身为医者自己不救,便就已经违背了医道,再加上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完全不是医者所为,所以无论如何,今日必须除了她太医的身份,也好让自己心安理得!

良久,宇文无极都没有开口,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子,心中不禁有些惆怅,而后终是开了口:

“竟然你这么说了,朕依你便是,张公公传令下去,免去秦芳华太医之位,如此你可满意?”

“芳华谢主龙恩!不过,有件事情芳华斗胆问一问皇上!”

终是免去了自己太医的身份,芳华松了口气,接下来就可以毫无忌惮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不知皇上可还记得当年的后唐主李广,以及李氏一族的所有人!”

此话一出,满室皆惊讶,宇文无极更是绷紧了思绪,惊讶的看着地上的芳华,此时的芳华眼中多了几分恨意,抬头直视着皇帝!

说时迟那时快,芳华一个起身,亮出袖中的匕首,对着宇文无极就刺了过去:

“宇文无极,还我李家江山!”

眼看那匕首直直的朝着宇文无极刺去,身后的张公公反应过来,连忙大叫:

“来人那,有刺客,快来人那!”

宇文无极有那么一瞬间的不相信,就在匕首快要刺进自己的胸口,一个大力打了过去,芳华本就多日没有好好进食,宇文无极大力愣是将芳华打到在地,手中的匕首也掉落在一旁,于此同时,殿外的侍卫已经赶了进来,上前一把将芳华按倒在地!

宇文无极气极,一双仇视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人:

“螳臂当车之力,也妄想行刺朕!”

“哈哈哈,那又如何,杀了你,就是我李倾歌活着的理由!”

“李倾歌,李倾歌,好好好,原来是你!来人,让太子立刻滚来见朕!”

一旁的张公公吓傻了,皇帝此刻已经大发雷霆,自己怎敢耽搁,连忙跑了出去!

片刻后一阵急匆匆的步伐响起,被众人按住的芳华,已经猜到来人是谁!

宇文晟进了这殿中,看到这一场面,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连忙跪了下去:

“父皇息怒,父皇息怒啊父皇!”

“息怒,朕倒是想息怒,你看看这是什么,你让朕如何息怒!”宇文无极满脸铁青,拿起桌上的匕首就扔在了宇文晟脚下:

“你看看,你看看。就是这把匕首,这个女子竟然要用这把匕首来杀了朕,真是可笑!来人,把那个贱人给朕带上来!”

宇文无极话落,芳华就被侍卫压着来到宇文晟面前,看着面前的宇文晟,芳华并不躲闪,眼中还多出了几分冷笑!

“太子,这可是你带进宫的人,你今日可得给朕好好问问,她这是要干什么,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竟然想谋害朕,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罪!枉朕平时对她那么好,真是让朕寒心!”

“寒心,好一个寒心,好一个寒心。哈哈哈,哈哈哈!”

宇文无极的话落,芳华像疯了一样大笑起来!宇文晟看着眼前接近疯癫的女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怒气,对着芳华大吼到:

“够了!你到底要干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母后死了还不够是么,秦芳华,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你问我要干什么!”听到宇文晟的质问,芳华眼中不由流露出悲伤:

“宇文晟啊宇文晟,你骗我说我父亲是后周的将领,战死沙场,我信了;你告诉我奶娘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信了;你告诉我无论别人怎么对待我,你永远会以我为重,我也信了;我芳华那般信你,宇文晟你给我了什么!奶娘被杨文秀杀死,你不问不理;皇后得病去世,你怨我不去救助;那日我差点被杨文秀打死,不就是你一手造成!如今你竟然这么不待见我,我为何还要在委曲求全,宇文家欠我们李家的,也时候还了,不是吗?哈哈哈,哈哈哈!”

芳华的眼中带了几分嘲讽,将目光转向一旁的皇帝:

“皇上,你怕是做梦都想不到,自己儿子竟然会带了要杀害自己父亲的人在宫中,养虎为患不就是这个道理么,不知道今日皇上经历此番,心中感受如何!陈皇后以死,你说九泉之下,她会不会被那些枉死的李家人折磨,皇上,下一个就是你!就是你!!哈哈哈,哈哈哈!”

芳华的话越说越让人感觉发疯,越说越让人毛骨悚然,大笑声更是响彻了整个养心堂,笑声中不禁多了几分凄凉!

“疯子,根本就是一个疯子?来人,秦芳华试图谋害天子,立刻下入死牢,听候发落!”

皇上话落,侍卫们拖着芳华朝殿外走去,芳华也不做任何反抗,只一味的大笑!宇文晟从刚刚芳华的话出,就一直愣在那里,此番听到皇上的话,才回过神来:

“父皇饶命,父皇饶命,一切不是父皇想的那样样,一切都不是父皇想的那样,父皇,父皇……”

“滚!给朕滚出养心堂,朕不想再看到你!”

宇文无极气极,上前就是一脚将宇文晟踢开,一脸铁青的朝着殿外走去!宇文晟愣在原地,脸上的表情近乎绝望!

皇宫——景夕宫

宫中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人人都不得安宁,唯独到了这朝夕宫,仿佛对这件事情没有多么大的惊讶,似乎一切更像是意料之中!

“太后圣名,这招棋走的真是巧妙,如今那芳华便是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只能把命搭进去了!”

开口的人是魏公公,此刻太后的宫中,也就只有太后、杨文秀和他三人在场,今夜一收到消息,魏公公连忙就跑了进来,杨文秀的脸上笑容更甚!

“姑姑深谋远虑,一切都在姑姑的掌握之中,秀儿受教了!”

“秀儿这话说的,哀家听着舒心!不过这件事情不应该感谢哀家,而是要谢谢那陈皇后,若不是她身子太不济,哀家送去的毒药,也不能让她那么快就丢了性命!哀家早就说过,皇帝什么性子,太子什么性子,他们之间的软肋,哀家清楚的很!只有这皇后一死,一切才是水到渠成!”

“姑姑圣名!不过秀儿有一事不解,离间宇文晟跟芳华,虽说让陈皇后病逝也是一个妙招,但皇上那里,为何还有软肋一说!”

杨文秀不禁有些不解,她可是记得,小时候皇上成了皇帝之后,后宫嫔妃渐渐多了起来,那陈皇后虽然有皇后之权,但跟皇上也是名存实亡的夫妻名义,为什么此番皇后病逝,皇帝如此伤心难过,倒真是让人不解!

“皇帝!”太后不由冷笑:“这皇后为宇文晟软肋,那是人之常情,毕竟乃是母后,养育了那么多年!至于皇帝么,不过就是心中有太多亏欠罢了,总之是软肋就对了,其他事情不提也罢!秀儿,过几日你就回杨家吧,等着哀家的好消息!”

太后说着皇帝的事情,也不知为何突然话风一转,眼神慈祥的看着杨文秀!

“姑姑,他真的会像姑姑所说的那样?”杨文秀眼中不由多了几分期待!

“你放心,姑姑何曾骗过你,不仅如此,他还会亲自去咱们杨家提亲,你就等着安心的做你的太子妃吧!”

既然太后都这么说了,那杨文秀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连忙跪在太后面前:

“谢姑姑,秀儿谢姑姑!可是那芳华,难道就真的便宜她了不成!”

太后连忙将眼前的侄女扶了起来:“等你当上太子妃,还愁没有机会,就暂且留她性命,毕竟她如今还有几分用处!”

“是,一切谨遵姑姑教导!”

“告诉哥哥,派人准备,再传哀家意思下去,芳华在死牢中,给哀家好吃好喝的供着,莫要让她丢了性命!”

“是,奴才明白,奴才这就去办!”魏公公应承,转身离去!

朝夕宫中摇曳的烛光,将太后跟杨文秀的脸烘托出来,窗前的影子看着都有几分狰狞!

皇宫——夜

宇文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养心堂走出来的,也不知道自己浑浑噩噩在做些什么,孙德海脸色苍白,紧紧的跟在宇文晟后面,生怕他出了什么事!

宇文晟摇摇晃晃走出了养心堂,此刻身处御花园中,孙德海紧跟其后,看这番样子,太子爷受到的打击不少:

“太子爷,要不要奴才去死牢那边打点打点!”

“打点?呵呵……”宇文晟嘴角嘲讽笑着:

“她一心求死,还打点什么!”

“太子爷,姑娘或许只是一时犯糊涂,她也不是……”

“糊涂,哪里是糊涂!她这是怪我,她这是怨我啊!”宇文晟停住脚步,声音悲悯:

“她是怪我骗了她,怪我不信任她,怪我抛弃她!母后之死跟她没有关系,我却将责任推在她身上;徐氏的死她心中难过,我没有安慰还指责她;明知道杨文秀恨她,还怂恿教训她!宫中人欺负她,我置之不理!她今日换了那身衣裳,我怎会忘了,那是她进宫前穿的!

哈哈,没有首饰,没有华丽的衣裳,今日她出此下策,刺杀父皇是假,一心求死是真!凭她的医术,毒药她又怎会制不出,何苦冒这么大的风险,根本就是故意做给我看,根本就是故意做给我看!

芳华啊芳华,你怨我,你恨我,你可知你心有多狠!同归于尽、玉石俱焚,唯有这般决绝,既让你死心,又让我痛心!你办到了,你真的办到了!”

宇文晟说着说着,身形一晃,孙德海连忙上前扶住:

“太子爷,你可要保重身体,你若是倒下,姑娘就必死无疑了啊!太子爷……”

孙德海虽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一点他算是看明白了,太子爷跟姑娘两人互相爱着,却又互相伤害,当真是让人看着难过!连忙扶住宇文晟,主仆二人朝着东宫走去!

第二日

今日一大早,杨家就有人将原本荣华殿中,宇文晟画的那副画拿到了皇帝面前,说芳华乃是后唐公主李倾歌,要求皇帝斩立决!

皇帝将杨家人的要求暂且搁置,朝中更多的大臣纷纷上书,要求杀了芳华,为了后周江山!

孙德海收到消息,连忙告诉给了在东宫中的宇文晟,听到孙德海口中的这些话,宇文晟终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终是转了这么多圈子,也难逃杨家人的算计!真是枉费了自己跟父皇多年的心血!芳华啊芳华,你可知道为了你,我宇文晟接下来要走的路有多么艰辛!不过,这也是他宇文晟罪有应得!”

“给本王找件得体的衣服,本王许久没有向太后请安了,今日闲来无事,就去朝夕宫走一趟吧!”

孙德海愣住,不解之余还是照宇文晟吩咐去办,东宫中一切准备妥当,宇文晟朝着朝夕宫方向赶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