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初显本领再别离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08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秦桓的话一出,众人不由的愣住,就连芳华本人都愣住了,爹爹这是在干什么?这十年来,虽然整日跟在爹爹背后,自己最多也只是跟爹爹两人对药物处方进行研究探讨,大多数的时候都是爹爹口述一个病状让自己用来开处方,很偶尔的几次也是给一些小病患者进行了诊治,可是今日李大叔这病明显看着就不轻,爹爹怎能让她做主诊,这,她怕是办不到啊。

看着眼前的女儿愣住,一向慈祥的秦桓脸色突然难看起来,对着芳华几乎是吼了起来:“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来诊治!”

芳华想要拒绝,看着秦桓的眼睛,拒绝的话堵在喉咙,不,她说不出来这番话。爹爹的眼神今日真是太可怕了,那种无形的压力都快让她窒息了,再看看床上痛苦的李大叔,芳华只觉得自己的手都开始抖了!

“还愣着,还不赶快!”

最后一声,芳华被惊吓的迈出了一步,回过神来惊得只想退回去,双眼一直盯着老李,只见此刻的脸色越来越白,芳华心中五味陈杂,百感交集!罢了,豁出去了,自己在这么犹豫下去,李大叔的性命怕是危险!打定念头,芳华上前来到老李面前,伸手搭在李大叔的腕部,一个咬牙,紧闭双眼,努力让自己狂乱的心平静下来,探寻李大叔的病因所在。

看到芳华这般,秦桓原本不悦的面庞改善了几分,有这等胆色不错,好,不愧是他秦桓的女儿。不过现在不是夸她的时候,得赶紧救治老李头才是重点,看着芳华的背影,秦桓开口:

“什么脉象?”

简单的一句话,迅速让芳华平静了下来。挪动手指,探寻着脉象,世界就这般安静了下来。身后的众人看到这么一幕,不由的开始议论,虽说这芳华跟秦大夫学习了那么久,老李这可不是什么小病,秦大夫就让芳华来整治,万一出了个什么事情,闹出个人命来,这可怎么是好。众人不断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脸上的担忧神色也是十分。不过,在场的倒是要排除秦桓跟芳华两人。

良久,芳华终于睁开眼睛:“脉洪数,而大。”

“面、目、神、舌其他?”

芳华按照秦桓的指挥,一步一步操作,先是将老李头的眼睛打开,接着是眼睛,下来是面色:“面色苍白,口渴,舌红而干。”说着,芳华将手目光往老李的身上看去,伸手进行触诊:“卒在昏倒,气喘不语,身支厥,冷汗不止。”说完这些症状,芳华心中已经明了,原来李大叔这是中暑了,所以才产生了昏厥!还好,庆幸是暑厥,不然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毫针!”

一声,秦桓早将准备好的针具包递给芳华,只见芳华从一排的针里拿出四支毫针,分别刺入李老头的气海、关元、神厥、百会四处穴位之中。待到第四根针刺入之后,老李原本抽搐的身体停住,原本苍白的脸色好转不少,看到这情景,芳华跟着秦桓两人同时松了口气,还好,芳华做对了。

大概一刻钟,老李的双眼睁开,一旁的家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李大伯的眼睛睁开,芳华紧张的神色才缓了下来,真好,自己没有做错,成功了,自己竟然成功了。高兴之余,上前缓慢的将穴位上的针取了下来,起身,朝着自己的父亲走了过去。脸上的针消失,老李的脸色完全正常,在家人的搀扶下坐起身来,围观的众人满眼的惊讶。

秦桓对着芳华笑了笑:“处方呢?”

“知母18克石膏30~45克(碎,绵裹)甘草(炙)6克粳米12克人参9克。以水1升,煮米熟汤成,去滓。温服,一日三次分服。”芳华自信满满的说出了自己心中早已经准备好的处方。听完这些,秦桓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他的女儿果真没有让自己失望。

父女两人的对话更让围观的百姓惊讶,目光转向床上的老李,原本苍白的脸色现在望去已经恢复了正常,一时间众人都不可置信的朝着芳华看去,这一望,更多人愣住。

素衣女子的脸上挂着笑容,眼里难掩高兴。酒窝更显得笑容的甜美,芳华的形象在众人眼中瞬间变得高大起来。她美则美,更重要的是美的有气质,就像遗落在世间的仙女一般。众人恍惚,芳华是上天派来的仙女,不过仔细想想,不愧是秦大夫的亲传弟子。

醒来的老李头看着众人,只记得自己刚才在田里劳作,突然眼前一黑自己就没了意识,再醒来自己躺在家中,旁边还围着这么多人:

“你们这是干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李,你终于醒了,刚才你突然晕了过去,可吓死我们了!”

老李的夫人连忙扶住自己的丈夫,一脸的悲伤,声音中还带着哭腔,想到刚才的一幕都觉得害怕!

听了自己女人的话,老李算是反应过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秦桓,连忙准备下床:

“秦大夫,老李谢你救命之恩。”

秦桓连忙上前扶住老李,脸上充满了笑意:“老李,你说说这话是客气了。”

“爹爹,救你的可不是秦大夫,芳华姐姐!”童真的声音响起,老李不由的愣住,众人反应过来,连忙开口:

“对对对,老李,是秦大夫家的芳华救了你!”

“秦大夫的女儿就是不一样,真是完全继承了秦大夫的本领!”周围的百姓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进行讨论,老李算是明白过来了,原来救自己的人是芳华,不是秦大夫救了自己,而是芳华姑娘。目光移至芳华的脸上,此时的芳华含笑的看他:

“谢谢芳华姑娘!”

“李叔,你别说这话!”芳华上前几步扶住老李:“救人治病是医者本能,您不用对我们说谢谢!”

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不由得对芳华更加佩服起来,秦桓看着自己女儿的背影,心中忽然生出了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处理完老李头的事情,父女两人回到家中。一路上芳华的脸色十分凝重,似乎有什么心事,秦桓看在眼里,不由的有些不解,自己女儿这是怎么了,自打

出了李老头家就是这幅表情,难道是刚才自己有什么地方没有做正确?秦桓不禁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那时候当李老头要谢芳华被她给制止之时,芳华的一番

话让村中的人都是说不出的敬佩,就连他自己也是干败下风!

秦桓根据李老头的病症,在往里面增添了几味辅药,向众人解释老李只是虚弱,才会导致于此,简单的中暑昏厥而已,不过也是因为老李多日耕作,这几日

就不要劳作,好好休息便是。最后在嘱咐李家人旁晚十分来家中取药材,两人在百姓的注目下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一路上,芳华的脸色就这般不对劲。仔细回

想了一下刚才所发生的事情,秦桓开口:

“芳华,你在想什么?”

“啊……”一直走神的芳华,糊里糊涂正准备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身后秦桓的声音让她猝不及防,转身看着眼前的人:“爹爹,你说什么?”

秦桓皱了皱眉,女儿很少会出现这种情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由的焦急儿:“华儿,你到底怎么了?”

芳华看着自己父亲,表情似乎很是为难:“爹,刚才你是知道李大叔的病不重,才放心让我去诊治的吧!”

秦桓先是一愣,随即大笑起来,自家女儿是为这件事情生气?“你这么说不全对,若是你没有那本事,你爹我会冒着李大叔的生命危险让你去诊治?你能去

,就证明你真的有这实力,不过只是缺乏一些临床上的经验罢了!”

“爹,女儿想要离开这里!去村外看看,去看看这天下到底是什么样子!”虽然心中有太多不舍,芳华还是将自己心中的话说了出来,刚才在面对李大叔之

时,自己那般怯场,就算自己真的有实力,救人讲究及时迅速,幸好李大叔的病情不是多么严重,若真是什么大病,自己却那般,结果她芳华不敢想!

秦桓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女儿,芳华刚才说了什么?

“爹爹,村中的人呗爹爹照顾的很好,书中所说的大病几乎不可能发生。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村庄不是不好,只是太过安逸。既然身为医者,

就应该履行自己的义务,行天下之路,为天下百姓解除痛苦。爹,女儿要离开,求爹爹成全!”说完,芳华通的一声跪在秦桓面前:

“女儿不孝,求爹爹成全!”

秦桓只觉得自己活了快四十年,这些话第一次让自己手忙脚乱,踉跄后退几步,连忙扶住自己身旁的桌子。眼前的女儿真是长大了,她所说的话,句句都有道理,更重要的是自己竟然找不到任何话来回驳!听见响声的芳华连忙抬起头来,秦桓脸上的神情她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咬着嘴唇,忍住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低头:

“爹爹,求您成全!”

秦桓的脸色愈发的难看,艰难的转身,扶着桌子朝着屋内走去,脚步十分沉重,每走一步只觉得心像刀扎一般!再次抬头,父亲那步履阑珊的背影像一把刀直直刺进芳华的心中,眼泪再也忍不住,如雨滴般肆意落下!

后周-皇宫

陈皇后来到东宫之时,院中传来舞剑的声音。十年岁月,已经将她的双鬓染成了银白,岁月催人老,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在宫人的带领之下来到院中,身后是数不清随行的宫人,皇后架子十足。院中是一身黄衣的男子,手拿着剑,不经意间更换动作,或上扬,或下刺,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远远看去,眉宇间也是说不出的英姿飒爽。

陈皇后眼中写满了骄傲,十年来,自己的丈夫登基为帝,身边的女子也越来越多,对自己的疼爱也是越来越少,每当想起这件事情自己都忍不住难过,不过还好,这个儿子是自己心中的骄傲,只要一想到这个儿子,陈皇后就觉得无比自豪。

自己儿子不禁才华横溢,重要的是相貌那可是京城一等一的上品,整个皇城怕是没有人能比得上自己的儿子。儿子那张俊俏的脸,可是惹了京城无数女子的青眛,更有传言后周太子是众多女子成亲的首选对象,就连太后娘家的侄女也难逃于此,对宇文晟更是死心塌地,一心一意想要嫁给他。每每看到这场景,陈皇后脸上的笑意就无限扩大,心中的骄傲感也越来越强。

宇文晟拿着手中的剑,一身明黄似乎火凤在院中起舞,时而上扬,时而下刺,动作行云流水间又不失霸气,眉宇间更是说不出的英姿飒爽,看的一旁的众人如痴如醉。十年,当初那个只有十三岁的男孩,如今也早就过了加冠之年。十年,曾经新生的后周政权,如今成了一同中原南部的强国!

十年前,就在这个新生的后周政权在当时的诸侯国眼中没有任何威胁,后周就以看不见的速度快速强大起来,相继吞并了南方的诸侯国家,就这般一步一步强大了起来。放眼整个九州大陆,十年的格局只是三分天下,北有姜国雄霸中原已北,南有后周叱咤中原以南,整个中原已被这两个国家瓜分。在看看西部,那是汉人之外的草原民族建立起来的政权,西部地势险峻,更没有中原富足辽阔,也算是三国之间国力最衰弱的地方。

自古一山不容二虎,统一中原不是一个人的梦想。身居高位已久,就有太多人越来越不满足现状,想要建立一个真正的强国,统一是必须要去实现的夙愿。后周宇文无极这般,姜国淳于远亦是如此不过宇文无极善于心机,倒是北方姜国善战,率先挑起了两国间的斗争,战火再次响起,身为后周太子的宇文晟,又怎能袖手旁观。不久将出兵攻打姜国,让他们彻底从中原滚蛋!

感觉到有人朝着自己走来,宇文晟连忙将手中的剑停住,转头看向来人。看清来人,连忙上前,顺手将手中的剑扔给了身边的侍卫,侍卫连忙接住:

“母后,你怎么来了?”宇文晟已经来到陈皇后面前,伸手扶住,跟着她的脚步,朝着院中的石墩处走去。

“怎么?母后来看看我家儿子都不可以?”语气间充满了调侃,脸上的的笑意更是明显。

“哪里。是儿臣不孝,没有去给母后请安,让母后担心了!”

“吾儿这话说的,身为男子当以国事为重,母后都明白。吾儿一直都是母后的骄傲,不过要说这不孝,怕有件事你要还是还不去做,那就真是不孝了些。晟儿,你打算何时娶亲?”一行人来到石墩前,陈皇后的话就脱口而出。

娶亲?宇文晟不由愣住,脑中浮现出一个孩童的身影,十年了,自己找遍了整个后周,都不曾见过她的身影,她若是真活在这世上,现在怕也是位绝色佳人。当初也就是那么小的人儿,都能让自己念念不忘,若是现在见到她想必自己只有彻底沦陷下去了。倾歌,你到底在哪里?我们何时才能再相见?想着想着,宇文晟忍不住笑了起来,脸上是说不出的幸福,不知道当初那个小不点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

陈皇后见自己问的话半响没有人回答,不由抬起头看着自己儿子,宇文晟脸上的笑容让她紧张。这笑容有多久没有见过了,自从那丫头死后晟儿就没有这般笑过,如今再次出现在他脸上,陈皇后能不紧张吗?十年了,十年都过去了,自己儿子还是没有忘记那个丫头,越是担心就越显得不安,陈皇后连忙抓住宇文晟的手:

“晟儿,她已经死了,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找到什么时候?”

宇文晟如梦中惊醒,连忙止住笑容,拿起桌上的杯子,为自己母后倒了杯茶,递了过去:“母后,您喝茶吧。”

陈皇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也不伸手去接,就这般看着自己的儿子。宇文晟手举着茶杯,无奈的摇了摇头:“母后,你就喝吧。等到这次我回来,就成亲!”

成亲两字一出,陈皇后立马笑了起来,满脸笑意的接过宇文晟手中的茶杯,儿子愿意娶亲了,身为母亲肯定比什么都高兴,可是陈皇后高兴之余却忽略了宇文晟话中的前提!看着自家母后脸上的笑意,宇文晟抿了抿嘴,不再说话,此去姜国战场,也不知能否平安归来,母后不知这件事情,自己也不用说破,省的她终日担心。不过,若真是回不来,倾歌,我宇文晟能否再见你一面。

山下-村庄

自秦桓进屋之后,芳华就这般一直跪在地上,眼睛也哭的红肿。房间内的秦桓脸色也是十分的不好看,就这般,时间便已经到了黄昏,整个秦家显得十分寂静,芳华也已经在地上跪了三个时辰,紧闭的屋门良久没有打开的迹象。

芳华想了整整三个时辰,心中更是恨透了自己,为什么要生出这样的想法,让爹那么伤心,只是若不出村,她又怎么能甘心,她只是真的很想去看看,去走走,这外面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就在芳华思想斗争之时,紧闭的房门突然打开,芳华连忙抬起头来。

只见秦桓一步步朝着她走了过来,脸上的神色说不出的疲惫,人一瞬间苍老了下去,来到芳华面前,伸手:

“起来吧,你要走,爹同意便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