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万念俱灰反击开始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59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宇文晟看着眼前衣衫不整的两人,杨文秀此刻头发散落,再看芳华也好不到哪里去,似乎就比杨文秀看着整齐些!想必杨文秀没在她面前占着什么便宜!刚听了杨文秀所说,她请芳华为母后治病,芳华不肯,可笑,她李倾歌怎么可能愿意替杀父仇人救治!宇文晟眼中多了几分厌烦!

若说是以往,宇文晟或许对芳华还有几分疼惜,可是如今在气头上,看着她也并没有受多少委屈,干脆也不予理会!身旁杨文秀哭啼的样子倒让他看了有几分不忍!

“打了你不知道还手是吗?如此丢杨家的脸姑姑觉得合适?”

此话一出,全部愣住!杨文秀第一个反应过来,脸上难掩饰欢喜之意,立马眼神示意芳华身后的奴婢,那奴婢会意连忙上前,趁着众人不注意间,一脚将芳华踢到在地,一切发生太快,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杨文秀一巴掌就打了上去!

“啪!”

声音十分突兀,宇文晟不解的看着眼前的杨文秀,她这是要干什么!

“秦太医,既然你这么不知好歹,那我就代太子好好教训教训你,身为太医,在其位不谋其职,枉皇上跟太子如此疼爱你!”

骂骂咧咧间再次动手打了芳华,紧紧握住自己的手,芳华直视着眼前的宇文晟,他眼中更多的是不可相信,但似乎没有任何想要帮助她的意思,芳华一直看着眼前人,对杨文秀的责打默默承受!

宇文晟对于杨文秀的动作感到突然,可愣是没有开口阻止她的意思,看着芳华直直看着自己的眼神,那里面多了几分怨恨!宇文晟本想开口,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干脆直接转身离去,任凭杨文秀对芳华发火,也不愿再多加理会!

看着宇文晟离去的身影,芳华终是忍不住苦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宇文晟是我错了,真是我错了,错对你生出了感情,今日惨遭凌辱,也算是长了见识!

眼见宇文晟离去,杨文秀眼中的笑意更甚,芳华啊芳华,你看连宇文晟都不救你,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两巴掌打过去,杨文秀更加狂妄起来,大笑出声,上前一把拉住她的头发,强迫她直视着自己:

“哈哈,你看,现在连他都要弃你于不顾,你说这偌大的皇宫之中,你接下来的日子会过得如何?不过现在不考虑日后的情况,今日你要是能从我杨文秀手中活下来,也算是你命大!哈哈哈!”

死死拉住芳华的头发,杨文秀干脆连续几个巴掌,打的尽兴一些,看着眼前人红肿的脸,顿时觉得解气多了!

松开她的头发,杨文秀用一旁的帕子抹了抹手,抬头对着一旁的宫人示意,宫人会意,朝着芳华走了过去!

众人围着芳华,得了杨文秀的命令,再加上太子爷并不打算管理,她们也越发放肆起来,对着眼前人就是一是阵拳打脚踢,芳华更是被一个大力推倒在地上,也不反抗,绝望的倒在地上,任凭一旁人对自己施加暴力,起初对杨文秀芳华还会进行反抗,如今完全像是一个没有灵魂之人。那些人的拳脚相向又算得了什么,哪能比得上宇文晟更让人心寒!

被众人殴打了足足有半个时辰,芳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杨文秀失了性质,这才让众人住了手,看着躺在地上如死鱼一般的芳华,忍不住上前啐了口:

“当真以为自己有多金贵,没了太子的庇护,你不过也就是个废人罢了!今日若是没了那性命,倒显得无趣了些,我就留着你这条贱命,日后有你受得!我们走!”

杨文秀总算带着宫人离去,停止了对芳华的虐待!此刻的芳华,脸上红肿不说,细看去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说不出的可怜,这杨文秀下手也实在太狠了点!竟然丝毫不顾及芳华太医的身份!她带着人离去,周围看热闹的宫人也连忙散去,如今这个时候,就算那秦太医再可怜,他们都不能上前去淌了这浑水!如今连太子爷都不愿管秦太医的事情,看来传言是真的!这般他们就更不能有所参与了,要知道这杨文秀可比秦太医要难缠的多了!若要真的说什么,那就只能怪秦太医命不好,日后的路可还艰难着呢!

比起众人的叹息,芳华眼中全部都是绝望,有人说死心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如今看来这话说的一点也不假,若说芳华从前要是对宇文晟有什么念想,经过今日一事怕也是彻底死心了!躺在冰冷的地上,芳华已经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耳边不时回响着宇文晟最后的话语,可笑啊真是可笑,枉她芳华一心一意爱的人,如今竟然用这等低贱的方法来对付自己!什么时候,她跟宇文晟之间落到如此地步!

他恨自己不去救助陈皇后,又可曾想过她李倾歌心中的痛楚!双亲亡,李家没有一条活命,奶娘也死了,世上再无疼爱她芳华之人,她能不难过么!难道他宇文晟以为,找了十年,等了十年,如今再欺骗她,瞒着她,就是还清了所有的债!如今,只是因为她赌气不救助皇后,就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自己身上,恨她,报复她,这般羞辱她!可他宇文晟又何曾知晓她心中的难过,她虽恨却从没有想过滥杀无辜,在他宇文晟的眼中,她芳华如今都成了怎样的人!

如此想来,不由觉得太可笑了番!宫中人人都认为她芳华是神医,难道以为自己救了皇后,皇后便能活下来似的,如今一味将责任全都推在自己身上,可真是搞笑的很啊!宇文晟啊宇文晟,我李倾歌终究无需再犹豫什么了,我们的缘分怕是没有多少了,也罢,也罢,天意如此,她也不愿意强求!如今,她也该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忍住身上的痛楚,芳华躺了一会儿,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尽管身上疼痛,仍是倔强的咬住嘴唇,愣是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痛楚!就这般站起身来,看也不看这四周的一切,转身朝着东宫方向走去!

直到芳华的身影消失,宇文晟才从身后的假山走了出来!刚才看着杨文秀殴打芳华,他心痛不已但又拉不下脸面进行阻止,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转身朝着景夕宫方向走去!本回东宫就是为了看芳华,如今她不在东宫,自己更是没有回去的必要!走了没多久,宇文晟又十分不安,索性再次折了回来!远远就看见芳华被人那般欺负,愣在原地,若是这时候自己上前救她,她也不会感激自己吧!越想越觉得可能,芳华的性子太过倔强,如今就让她受些委屈也好,免得日后有更多的事情发生,于是宇文晟并没有上前阻止,反而躲在了假山后观望!

多年之后,当宇文晟想起今日御花园之事,不知道可否有一点悔意,若是当时能够及时上前阻止,他跟芳华之间或许也不会落得那般下场,不过那时候说那么多,怕也是为食晚矣!

皇后病逝,皇帝伤心之余,人也憔悴了不少,但终归逝者已矣,就算多么不舍也无济于事!这几日,皇后的灵柩一直就放在景夕宫,宇文晟更是日日守在灵前,尽为人之子的孝道!

那日御花园之事,不到一个时辰皇宫上上下下都知晓了去,宇文晟人在景夕宫都听到了风声,就更不说在那迎高踩低的东宫!或许是觉得自己愧疚,宇文晟至那件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东宫,一直在皇后灵前尽孝道!

守灵之期已过,三日后的今天,便是皇后下葬的日子!今日,宫中所有妃嫔全都身着白衣,以宇文晟为首在景夕宫门前送行,纵使有人巴不得陈皇后死,今日也必须装出个心痛的样子来!

时辰到,众人于景夕宫门前拜别,皇上跟皇后夫妻情深,陈皇后逝去,追封号为仪慈,并立下宫中不再立后的圣旨!国不可一日无君,更不可一日无母,皇上此举必是得到了众朝臣的极力反对,其中以杨家最为甚!但皇上终归是皇上,一国之君想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阻止!圣旨终是这么定了下来,而皇上跟皇后之间伉俪情深的美名,传遍后周,人人为之赞颂,宫中嫔妃有喜亦有忧!

大漠中——大辽

时节转眼就到了秋季,八月十五一过,这秋的步伐跟着就来,这秋的景象为属大漠现在最为明显,不知不觉之中,耶律齐已经来到大漠一月有余!

大辽国的秋天来的最为明显,草原本就辽阔,逐渐入秋,风也不禁跟着起了,皇宫之中,耶律齐近日来一直呆在书房!

起初他刚刚回到大辽,皇帝怕他不熟悉朝中事务,也只是简单的封了太子,朝中的事耶律齐并没有过分!如今已经有一月有余,且皇帝也属意让他继承大统,再加上上次校场一事,也让众人见识到了这个来自异国文弱太子的厉害,朝中大臣也有许多相继向他靠拢,现在的耶律齐倒是忙的紧!

今日在书房,耶律齐看着手上的折子,这有些简单的折子,皇上都让他拿来观看,并要他将自己的注解全都写在一旁!这便足以看得出,这个太子现在的地位到底有多么重要!看折子期间,耶律齐一向不太喜欢人打扰,于是书房也就只有他自己一人!

直到耳边熟悉的脚步声出现,耶律齐才停下手中的笔,看着来人:

“你来,可是给我带了什么消息?”

来人不是别人,真是耶律齐派去后周皇宫寻找芳华之人,只见那人听到宇文晟询问,当下连忙蹲下身来朝着眼前的人行礼:

“属下参见主子。”

来人不是别人,真是耶律齐派去后周皇宫寻找芳华之人,只见那人听到宇文晟询问,当下连忙蹲下身来朝着眼前的人行礼:

“属下参见主子,后周出大事了,属下还请主子恕罪!”

“哦?”耶律齐放下手中的笔反问:“出了什么事,还不赶紧向我仔细说来!”

“回主子的话,后周皇后突然感染流感,再属下赶回来那日突然暴毙,宫中太医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皇后命丧黄泉!”

“那她呢?她都没有办法?”耶律齐不禁有些疑惑,要知道芳华的医术他虽然远在千里之外,倒是无时无刻的关注着她的动静,如今陈皇后病重,以她的性子定是亲尽全力也要医治才对!

“主子,姑娘她此次并没有为陈皇后诊治!”

“什么?这怎么可能!”耶律齐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依照宇文晟对她的恩宠,她又怎么不愿意给陈皇后治病,莫非这其中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不仅如此,据属下所知,宫中众人都认为皇后的死是因为姑娘不救助,就连那后周太子宇文晟,也是那般认为!”

“胡闹,这宇文晟是疯了不成,别人不了解她,难道他自己都不了解她!”

耶律齐有些生气,宇文晟怎能这般对待她!不过仔细想想,若她那性子不愿意为皇后治病,太子宇文晟又弃她于不顾,宫中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吧:

“你可知她为什么不愿意搭救?她如今是否在宫中过得不好!”

没想到自己的主子会这般询问,那男子也不敢多做隐瞒,连忙开口:

“姑娘不救助的原因属下不知,但属下倒是直到姑娘如今的确在皇宫过得不好!”

过得不好,宇文晟都忍心看她过得不好,宇文晟啊宇文晟,你当真宁可相信谣言都不愿意相信你心爱的女子!当初他耶律齐只是觉得淳于焱不够稳妥,且芳华跟着他实属不合适!且抛开私心,觉得你与芳华很是相配,所以对于芳华在后周一事他也只是观望,如今看来,你们一个个都没有拥有她的福气,那就唯有我耶律齐去做这惜花之人才好!

“吩咐下去,我要去趟后周,让那边的人打点好一切!我这就去禀告父汗!”

话音落,那男子抬头之时,耶律齐的身影已经远去!主子生性不喜欢跟人亲近,对待大汗更是如此,今日倒是为了那个叫芳华的女子这般,到真是让人意外,不过意外归意外,如今主子命令以下,自己还是好生去准备准备吧,这般想着,那男子起身离开!

后周——皇宫

皇后的灵柩在景夕宫留了三日,宫中嫔妃跟大臣也都吊唁完毕,今日时辰已到,皇后的灵柩断然没有在搁置下去的理由,终还是下葬到了皇陵之中!

皇后的灵柩一入皇陵,劳累了几日的情绪总算是缓和了不少!葬礼进行完毕,宇文晟并没有回到东宫,反而是回到了景夕宫,在皇后的牌位前一直跪着!这一跪就是好几个时辰,在抬头,这会儿天都黑了!

孙德海进来之时,就看到宇文晟的身影,这几日因为皇后的事情,太子清减了不少,看着怪让人放心不下,吃的也少,再这样下去可要如何是好,连忙上前:

“太子爷,逝者已矣,太子还是莫要太过伤心难过!你看你最近都没好好用过膳,今日就好歹吃口吧!”

宇文晟一直跪在地,听到脚步声就知道来人是谁,孙德海话落,良久才开口:

“孙德海,我今日跪在这里,才知晓母后带我是对我的不容易!这几日,我日日梦见儿时,那时我不是太子,母后也非皇后,我们就在宇文家的院中,过得是那般欢快幸福!如今,我这做儿子的还没有好好尽孝道,她就走了,这让我该如何是好?”

宇文晟的话,听的孙德海不禁也有些伤感:“太子爷,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娘娘今日有此一难,怕也是天意如此啊!”

“天意?好一句天意如此!”宇文晟忍不住冷笑起来:“倘若她肯救助母后,母后又怎能成今天这模样!从前她且说医者仁心,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倒是我当初没认清她!”

“太子爷!你这话说的可不好,你对姑娘有情,这是你心甘情愿,怨不得任何人!如今姑娘不救助皇后,纵算是因为什么原因,但姑娘也没有办法预料到今日的局面!不错,姑娘是救活了许多人,可并不代表她就能够救活每一个人!姑娘不是神仙,也不是圣人!太子恼怒姑娘不愿帮忙,但皇后之死真不能跟她扯上关系!

奴才今日斗胆问太子一句,倘若那日真是姑娘为皇后诊治,最终仍旧没有救活,那太子到时要怎么认定姑娘?

太子跟姑娘不过是当局者迷,而奴才就斗胆做一个旁边者清!还望太子莫要那般对待姑娘,这样下去对你们二人都没有任何好处!”

孙德海说完连忙跪了下去,样子毕恭毕敬,不过这些话到真的让宇文晟沉默了!

耳边孙德海的话久久不曾散去,宇文晟的灵台总算是清明了几分,一想到前几日的所作所为,的确是对芳华太过苛刻了些,如今要是再不挽回,在等下去怕是真的要来不及了!

“孙德海,扶我起来,我饿了,扶我回宫用膳!”

“是,奴才明白!”孙德海脸上大喜。太子总算是想明白了,这样也好,姑娘跟太子和好就是他最愿意见到的场面!连忙上前将宇文晟掺扶起来!

主扑两人满脸的笑容准备朝着东宫方向走去!哪知刚刚踏出门口,一个宫人打扮的人就匆匆的跑了过来:

“太子爷,不好了,出大事了,太子还是快点去养心堂吧!”

“养心堂?父皇这是怎么了?”宇文晟十分焦急!

“太子爷,秦太医妄图行刺皇上,被宫中宫人拦住,张公公连忙派奴才来告诉下太子!秦太医如今十分危险啊太子!”

宫人的话落,宇文晟险些摔倒在地,一脸不相信的看着眼前人:

“你说什么?你说的可是真的?可是真的?”还没等宫人回答,宇文晟回过神来,匆匆的朝着养心堂跑去!

皇宫——养心堂

养心堂此番的不对劲,宇文晟进了这殿中,连忙跪了下去:

“父皇息怒,父皇息怒啊父皇!”

“息怒,朕倒是想息怒,你看看这是什么,你让朕如何息怒!”宇文无极满脸铁青,拿起桌上的匕首就扔在了宇文晟脚下:

“你看看,你看看。就是这把匕首,堂堂太医竟然要用这把匕首来杀了朕,真是可笑!来人,把那个罪臣给朕带上来!”

宇文无极话落,芳华就被众人压着走上前来,来到宇文晟面前,芳华并不躲闪,眼中还多出了几分冷笑!

“太子,这可是你宫中的人,你今日可得给朕好好问问,她这是要干什么,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竟然想谋害朕,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罪!枉朕平时对你那么好,真是让朕寒心!”

“寒心,好一个寒心,好一个寒心。哈哈哈,哈哈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