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互相伤害成大错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45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宇文晟的不对劲让芳华很是不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让他能够变成这样,景夕宫到底发生了什么,芳华好奇不已:

“宇文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事?你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李倾歌,你现在满意了,你现在满意了,母后死了,母后死了!哈哈,你满意了吧!”

芳华忍不住后退几步,脸上全是不可思议的表情,全身都忍不住发抖起来:

“不可能,怎么可能!皇后怎么会死,周太医他们行医多年,怎么会。这不可能!”

“够了!周太医行医多年又怎样!全部太医局所有太医都在又怎样!母后死了就是死了,李倾歌你可满意了!”

宇文晟嘴角全是嘲讽的笑容,看着芳华,眼里尽是失望!

被这么没由来的指责,对于陈皇后的死芳华也是意外,但宇文晟口口声声说的满意又是何意,难道她芳华巴不得让陈皇后死不成:

“宇文晟,什么叫我可满意,皇后的死又不是我一手造成,你心中难过我也知晓,可你这般不讲道理对我发火,难道皇后就能活过来不成!”

芳华的话,语气中也说几分不客气,不说则好,一说他更是气急,上前一把拉住芳华的手臂:

“母后的死,难道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李倾歌,这般不要脸的话你也能说的出口!”

不要脸,不要脸!芳华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宇文晟,不知为何,两人之间感觉越来越远,越想越觉得委屈,芳华眼圈范红,强忍着泪水,试图挣脱宇文晟的手:

“太子爷金贵,还是莫要跟我这种贱民拉拉扯扯,免得玷污了你的手!”

“贱民?你怎么可能是贱民,唐唐的后唐公主怎么会是贱民,若是贱民,那也应该是我才对,你说是不是,倾歌公主,若不是我抢了你的荣华富贵,如今这殊荣还不是你的!”

宇文晟死死的拉住芳华的手臂,就是不放手,眼中的恨意十分明显,恨不得吃了她!

“够了!”芳华对着宇文晟咆哮起来:“你这是责怪我,你有什么资格责怪我,皇后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宇文晟你怎么变成这般模样!”

“没关系!你不救母后不就是因为徐氏,你不救母后不就是因为我们宇文家断送了你们李家人的性命。你不想我不勉强,如今母后死了,你李倾歌心中该得多高兴,终于替你李家人报仇了不是吗!现在是母后,下一个是谁,是父皇还是我!昂,下一个是谁!我的倾歌公主!”

“啪!”一声清脆的声响,芳华一巴掌打在了宇文晟的脸上,极其愤怒的宇文晟终于冷静下来,看着眼前人,芳华苦笑着挣脱了手:

“你说的不错,我是贱人,我赌气不救你母后,她死了责任都在我!既然如此,你跟个杀母仇人废那么多话如何,拿出你太子的权利,杀了我,杀了我啊!”

宇文晟沉默着不说话!

芳华再次冷笑:“怎么?下不了手,觉得愧疚,觉得不安,无妨,宇文晟,我李倾歌现在恨不得扒了你们宇文家人的皮,恨不得喝了你们的血,皇后死了,这才是开始!要么你今日杀了我,要么你就亲眼看着你的至亲至爱惨死眼前!宇文晟,那失去至亲之痛,也应该让你好好体会!”

天知道芳华说的话有多么的违心,宇文晟因为芳华不愿意救助皇后,现在皇后死了,把一切责任迁怒在芳华身上,说话也是十分不客气!他可知芳华心有多痛!一步步逼自己说出这么多狠毒的话来,宇文晟也傻了眼!

见宇文晟沉默,芳华强忍着心中的痛楚,大喝一声:

“滚!”

宇文晟目光盯着芳华,这一声滚倒是真让他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是怎么了,怎么能够对芳华说那么重的话,仔细想想,母后的病情严重,周太医他们那么多人都没能治好,他就能保证芳华一定会治好,自己刚才那话说的真是十分前妥当,回过神来的宇文晟,看着眼前气的发抖的人:

“华儿,你听我……”

“滚!”宇文晟话还没有说完,就再次被芳华训斥,这次的声音比上次还大。

“芳……”

“滚出去,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你滚!”

本想给芳华解释的宇文晟,面对这般盛气凌人的芳华,没有任何温柔的模样,完全就像个市井泼妇,宇文晟越看越觉得厌烦,再者他贵为太子,从来也没有人对他这么讲话,再加上皇后的去世他心情也颇为不悦,芳华的一声吼,终究还是让他负气,甩袖头也不回的离去!脚步匆忙,逃一般离去!

宇文晟这一走,芳华终是支持不住瘫软在地,泪水止不住的落下,宇文晟,原来我芳华在你心目中是那般模样,原来你可以这么诋毁我!呵呵呵,宇文晟枉我芳华对你如此用心!

你母后死了,你就可以对我这般不客气的责备,竟然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在我身上!奶娘、母后、父皇,难道我的亲人性命就不值钱,更何况是你们有错在先,宇文晟你那般欺骗我,难道我就不能置气!

芳华越想越觉得心中委屈,宇文晟如今完全不可理喻,既然你觉得你母后是我害死的,既然你觉得我芳华是要报仇,好,那我就遂了你的心意,成全你,我李倾歌成全你!反正,宇文晟今生注定跟李倾歌之间隔着血海深仇,永生永世都不可能在一起!

泪水落下的瞬间,芳华的脸色苍白不已,嘲讽的笑容更甚,终是忍不住大笑起来!那笑容听起来让人不由觉得几分悲凉!

宇文晟气冲冲的走去了芳华的房间,来到书房!孙德海一路尾随,刚才两人在房间争吵的声音怕是整个东宫都听到了,这还是有史以来,太子跟姑娘间第一次生这么大气!

进了书房,宇文晟生气不已,看着桌上摆放的物品,一时间怒火无处发泄,刷的一下桌上的东西全部被他掀翻在地!

噼里啪啦的声音可是吓坏了身后的孙德海,连忙跪了下去:

“太爷息怒,太子息怒,姑娘她并非有意让太子生日……”

“闭嘴!少给我提她,从明日起也不要让人伺候她,从此东宫就没有她这个人!任何人都无需对她客气!”

芳华,真是气死她了,看来真是自己平时太过宠爱她了,让她变得这么不知分寸,任性妄为!我可你宠你荣华,也可送你贫贱!你不是恨透了这皇宫的所有人,现在我放你自由,我倒要看看,没了我宇文晟的庇佑,你李倾歌有多大的本事在这里活下去!

“太子三思啊,太子莫要在气头上做些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后悔,我的确是很后悔,现在,马上给我去传话,一刻都不要耽误,再多嘴一句,仔细你的脑袋!”

孙德海还是住了嘴,这个时候太子明显在气头上,自己要是继续劝下去,姑娘止不住是什么境况!随即也不再多说:

“是,奴才这就去!”

孙德海转身离开了书房,只剩宇文晟一人满是怒气的站在房间之中

手早已握成拳!

后周——皇宫

太子跟秦太医因为皇后的死大吵一架的事情,天亮之前已经传遍了整个皇宫,宫人震惊之余,仔细一想,若不是芳华执意不救皇后,太子也不会这般将气都撒在她身上!不过这芳华也真是的,太子对她如此好,她竟然袖手旁观,现在这局面也是她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对,就是这个道理,宫人们只觉得自己的推理完全正确,对芳华的遭遇并不同情,甚至有些人还落井下石!

昨夜消息传出之时,芳华并没有多大反应,也许是心寒,也许也是意料之中,她自己也不做任何期待!这一大早,宇文晟就去景夕宫为皇后守灵,而自己也是一夜无眠,起的格外早!

今时今日,已经不似从前,芳华醒来之时,身边没有一人伺候,对此她也是不介怀,自个起身穿好衣服,梳了个简单的发饰,一切准备妥当径直走出了房门,出了房门,这才知晓麻烦来了!

原本该准备早膳的前厅此刻空空如也,东宫的宫人也对她不理不睬,芳华想要开口,却也无从问起!罢了,自己还是去小厨房找找吧,心中安慰自己,芳华朝着小厨房走去!

进了小厨房,里面人都看到了芳华的身影,连忙低头装作不认识,上前拉住一个少年打扮的人:

“小哥,可有准备早膳?”

“早膳?你想什么呢?有多远滚多远,别打扰大爷我!”

说完一把甩开芳华,朝着厨房内走去!

“你……”芳华想要发火却不知该怎么开口,看着忙碌的众人,终是摇了摇头,走了出去!一路朝着宫外走去,芳华心中说不出的委屈!也不知走了多远,面前出现一双鞋子,芳华连忙抬起头,正准备看清来人是谁!身体忽然被大力一推:

“让开!”

芳华就那般直直被推倒在地,头也不小心磕到了石阶上,忍不住喊出声:

“啊!”连忙伸手去揉头!

“哼!装什么装,这么磕一下也不会死,这般做作是要给谁看,当真以为自己还是那个万千宠爱之人不成,真是可笑!去去去,别碍事!”

说话的是东宫的宫女,从前似乎还服侍过芳华,如今就换成了这么一番嘴脸,真是让人心寒!只见那宫女从芳华的身上抬腿越过,最后还回头不屑的看了一眼,抬脚朝着小厨房走去!

忍住头上的痛楚,芳华从地上爬了起来,仔细的检查一番,幸好别的地方都没有受伤,这才放心下来!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待遇,不由笑了出来,自己怎么就忘了,宇文晟已经撤去了自己所有的宠爱,如今这般也算是自己活该吧!

自嘲的笑笑,伸手扶住额头,芳华难过不知怎么开口,看着熟悉的东宫,一刻都不想多留,迈开步伐,终是朝着东宫外走去!

御花园

一路上摇摇晃晃,深情恍惚,也不知道自己朝着哪个方向,再回神自己已经到了御花园,一路上不断有人对自己指指点点,虽不知道众人再议论什么,但芳华心中都明白,无非就是说自己忘恩负义,说自己不知廉耻,对于这些话,芳华嗤之以鼻!

抬脚朝着御花园深处走去,也不理会周围人的眼光,看着满园盛开的花,突然就想到自己曾经快乐的时光,抬头看着这金碧辉煌的皇宫,越看越像个华丽的牢笼,心中委屈,芳华忍不住落泪:

“父亲,华儿好想你!”

越想越觉得悲伤,芳华几乎是一刻都不想呆在这牢笼之中,这般想着芳华也做出了举动,擦干脸上的泪水,芳华朝着花园外走去,不行,我要离开这里,我必须要离开这里!加快步伐,芳华甚至跑了起来!

还没跑多远,芳华的步伐被迫停了下来,不为别的,就为眼前来人是杨文秀!

听到太子跟芳华反目,杨文秀在朝夕宫说不出的开心,终于让她抓到机会,这不立马就从宫中出来,就为看看芳华窘迫的样子,不过如今看来真是天助她也,刚出来没多久就遇上了,竟然如此,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

杨文秀满脸笑意朝着芳华走去,芳华止住脚步,表情有些发蒙,怎么会遇到这人,看来今天自己怕是躲不过一劫!看着杨文秀越来越近的身影,芳华握紧自己的手!

“哟,这不是咱们的秦太医么!这是要去哪里?”

“杨小姐!”芳华对着杨文秀行礼,眼睛余光却环视着四周,脑中更是快速转动,想早日想到脱身的法子!

“秦太医怎么不说话,这是去哪里?难道是给皇后治病,可是皇后已经病逝了!不过我可是听说了,秦太医可是有起死回生的本事,怎么不为皇后诊病!”杨文秀这话说的有些嘲讽,想当初她可是就是因为玖嫔而出名,如今这么躲在人后,不插手皇后的病,不就是因为知晓了真相。如此甚好,她杨文秀有的是办法折磨死她!

“杨小姐说笑了,芳华并没有起死回生的本事,皇后娘娘已经病逝,还是让死者安息的好!”

芳华低头回话,心中对这杨文秀恨到骨头,那日奶娘可就是她给逼死的,她芳华必定要为奶娘报仇!

“大胆!你竟然敢欺骗皇上,原来你秦芳华根本就没有什么本事,这般在宫中招摇撞骗,让我皇嫂惨死,今日我就替皇兄好好教训你才是!来人,让她给我跪下!”

这杨文秀来势冲冲,话不到几句就要对芳华动手,看来教训是假,公报私仇才是真,芳华明白过来,直起身来,躲过来人的手,一双眼睛直视着杨文秀:

“有无欺君,皇上心中明白,我是太医,官位可在小姐之上,小姐大家闺秀,莫要在众人面前失了仪表,否则传出宫去,说小姐不过是披着温柔的外衣,实则不过是个蛇蝎女子!”

芳华最后的话明显是挑衅,杨文秀气急:

“你竟然还敢还口!”说完一巴掌就朝着芳华的脸打过去,却被芳华一手拽住:

“杨小姐,果然不如传言中大方得体!芳华算是见识到了!”

芳华本就与宇文晟在置气,一肚子的怨气无处发泄,再加上亲眼目睹了杨文秀的狠毒,对这个女子要已经没有耐心,如今两人这般遇见,且她又是存心生事,芳华又怎会这么心甘情愿被欺负!

完全没想到眼前人竟然赶拦下自己的巴掌,杨文秀这下是真的发火了,若说刚才还有点顾忌,现在就是完全不顾忌,誓要跟芳华拼个你死我活!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违抗!今天我要杀了你!”杨文秀发了狠,再次朝着芳华打去,一时间两个女子打的不可开交!

一旁的宫人全都傻了眼,何时见到这情况,杨小姐今日明明就是故意找秦太医的麻烦,究其原因大家心中都明白,一时间没有一人上前,只看着两人撕扯!

这边两人打的不可开交,周围全是宫人,宇文晟跟孙德海从景夕宫出来,来到此处就看到这场面!

“孙德海,你上前看看,都在那干什么!一个个都不想活了是不是!”

宇文晟的火气有甚,此时此刻还为芳华的事情生气,此番是想回到东宫,看看那女人现在在干什么,一提起芳华,宇文晟就来气,但偏偏自己还有点放心不下!

孙德海来到人群之外,大喝一声:“都在干什么,还不散去忙自己的事情,这般不知礼数都不要命了!”

听到声音的人群连忙散开,推到一旁,看清来人孙德海都要吓傻了,这这这,姑娘这是跟杨小姐,天哪,太可怕了!

人群散去的同时,宇文晟也看到了这么一幕,连忙上前,看着撕扯的两人: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还有没有一点廉耻之心!”

语气间充满了厌烦,听到熟悉的身影,芳华跟杨文秀同时放手,回头看着来人!此刻两人的形象真是太凄惨了一些,芳华似乎看起来还好,只是头发有些散乱,而杨文秀似乎比较惨,头上的发簪东倒西歪,衣服被扯的不像样子,看上去像个十足的疯子!

“太子,秦太医不是有让人起死回生的本事,我不过是好言相劝让她去看看皇后娘娘,哪知秦太医根本不领情,不去不说,还责怪我多管闲事,我就说了两句,她竟然动手打我,我……我……”说着杨文秀竟然假装哭了起来!

宇文晟把目光转在芳华身上,的确她的样子比杨文秀要好些,她怎么可能去救自己的母后,真是异想天开!收回目光,宇文晟看向杨文秀:

“打了你不知道还手是吗?如此丢杨家的脸姑姑觉得合适?”

此话一出,全部愣住!杨文秀第一个反应过来,立马示意芳华身后的奴婢,那奴婢会意一脚将芳华踢到在地,杨文秀上去就是一掌,重重的落在芳华脸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