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魂散后周彻底决裂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39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近日东宫气氛实在太过诡异,宫人们也都仔细,生怕出了什么乱子。可是尽管仔细,还来的还是来了,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如往常一样,芳华跟宇文晟两人继续冷战,近日来宇文晟的脸色一直不太好,破天荒的感染了风寒,孙德海本想让人通知芳华,但被宇文晟阻止!看到这番样子的太子殿下,他心中哀叹不已!

今日,宇文晟因为身体欠佳,便在书房的软榻之上看书,时不时的咳嗽,一旁的孙德海连忙送上热水:

“太子爷,你就莫要这般倔强了,还是让奴才告诉姑娘,姑娘就算跟太子爷置气,也不会弃太子爷于不顾!”

虽然他不知道太子跟芳华之间发生了什么,只是按照姑娘那性子,怎么可能会让太子委屈!

宇文晟放下书,接过水:

“孙德海,你今日话太多了,出去静静吧!”

“太子……”宇文晟这话逐客之意十足,孙德海只能频频叹气,接过宇文晟递过来的茶杯,摇了摇头离去!

出了房门,孙德海站在书房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心中越想越觉得不妥当,太子爷病成这样,若真是出了什么差错,自己怎么跟皇上、皇后交代,几经考虑还是朝着太医局方向跑去。

一路跑到太医局,进了房间,第一眼就看见芳华的身影,连忙跑上前去:

“秦太医,太子生病了,还望太医东宫走一趟!”

这几日芳华已经完全不理会宇文晟,她只是怕再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内心复杂不已!这会儿在太医正在整理医案,耳边忽然传来孙德海的声音,连忙停下手中的笔:

“病了?怎么病的?”

不得不说,尽管芳华到现在都没法子原谅宇文晟,但她对他的关心还是有的,这焦急的表情已经彻底暴露了自己心情!

孙德海在宫中察言观色了那么多年,看到芳华的表情心中一喜,连忙做出担忧的表情:

“太子病的不轻,现在都没办法下床了,秦太医还是快去瞧瞧吧!”

“好!你快起来,我们走!”病到下不了床,怪不得最近几日自己都没有看到宇文晟的身影,到底是什么病,不行自己必须赶紧去看看!说完拿起医药箱朝着门外走去,一脸的焦急!

孙德海眼见自己的计划成功,连忙起身跟着芳华的脚步!两人刚出了房门,只见张公公一脸焦急的跑了进来,拂尘一挥,大喊到:

“皇上有旨,太医局所有太医立刻前往景夕宫,不得有误!”

芳华前行的步伐停住,孙德海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

芳华脸上有些不自然,回头看着孙德海:

“孙公公还是回去吧,太子的病会有人医治!”

说完完全不理会孙德海不解的表情,径直走了出去!身后收到圣旨的太医们,鱼贯而出,一时间就只剩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孙德海!

众人这一走,孙德海连忙拉住一旁的张公公:

“张公公,皇后的景夕宫出了什么事?”

“哎,可出大事了!皇后娘娘病了,这次怕是病的不轻!”

“什么!不是娘娘的身子已经好了吗,怎么突然又病了!”

“可不是嘛,我先走了,你还是快点回到宫中通知太子吧,皇上此刻在景夕宫大发雷霆!”

张公公一脸叹息的离去,心中也是十分无奈,你说好端端的皇后怎么又病倒了,这可让人如何是好!

张公公离去,留下一脸错愕的孙德海,回神之后赶紧朝着太子东宫的方向跑去!

宇文晟咳嗽不止,一个人躺在书房的软榻之上,倦怠乏力,无奈只好将手中的书本放下,找个舒服的地方小憩起来!

睡梦中模模糊糊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扰的他心烦,有些不悦的睁开眼睛,孙德海正巧出现在他面前,一脸的焦急!

“你今日到底怎么回事,做事毛毛糙糙,不想要你那脑袋了是不是!”

宇文晟脸色不好,脾气更是不好!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太子爷!皇后娘娘病了,太医局所有的太医都赶去了景夕宫,您还是快去吧!”

“什么!母后病了!”宇文晟的困意瞬间惊醒,一把掀开自己的杯子,作势下床,孙德海连忙上前服侍!

“到底怎么回事!”

“具体情况奴才也不知晓,只听说皇上如今在景夕宫里大发雷霆!”

鞋子穿好,孙德海连忙将外袍捧上前来,宇文晟穿戴整齐,主仆二人连忙朝着景夕宫赶去!

皇宫——景夕宫

宇文晟赶到皇后寝宫之时,气氛十分压抑,在场的所有人吓的跪倒在地,没有一人敢抬头,皇上此刻脸色十分难看,看着躺在床上的陈皇后!

一群人之中,宇文晟最先看到的就是芳华的身影,只见她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宇文晟收回目光,朝着眼前的宇文无极走了过去:

“父皇,母后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你问朕怎么了!你看看你母后现在这样子,再问问地上跪的这些人,拿的这些俸禄都干什么吃的!真是气死朕了,气死朕了!”

“皇上恕罪,皇上恕罪,臣等知罪!”地上跪着的太医全都开口赔罪,脸上都是不安的表情!

母后到底得了什么病,能让众人这么自责:

“周太医,皇后到底是什么病?”

被点名的周太医连忙抬起头来,诚惶诚恐:“回禀太子爷,皇后娘娘患的是,患的是流感!”

“流感!”宇文晟身体忍不住抖了一下:“好端端的怎么会出现流感,那还不治疗都愣着干什么?”

“是,是,是。臣马上就去治疗,臣等马上就去治疗!”

周太医慌乱的站起身来,还没有走到皇后的床边,宇文无极就不耐烦的拒绝了:

“你给我回去,让秦太医来!”

周太医无比尴尬的站在原地,进也不好,退也不是。芳华跪在人群之中,听到自己的名字,连忙开口:

“皇上,臣医术不佳,流感这病,芳华无力为之!”

芳华话一出,满室的人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芳华的医术宫中的人都知道,只怕她算是众人心中医术最高之人,如今她都不愿意去救助皇后,难道是忍心看着皇后死去不成!再说若是她跟太子的关系,也不可能是现在这般光景!

众人一脸不解的看着芳华,而芳华只是低着头,不说话!宇文父子似乎也是十分惊讶,没想到芳华竟然会说出这话来,宇文无极上前来到芳华面前:

“秦芳华,你这是要违抗圣旨么!”

“回皇上的话,芳华久居深山,并没有真正遇见过流感这病症,书上的东西并没有实践,芳华不敢动手!周太医等太医局太医阅历都比芳华强的多,若是皇上觉得芳华有意违背圣旨,那芳华甘愿受罚!”

一句话将宇文无极的责备全都抵了回去,看着眼前的芳华,宇文晟只觉得就像是变了个人,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跪在地上的人,芳华你真的就打算见死不救!

能够感受到众人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芳华就是低着头,心中十分复杂,强忍着不让自己露出马脚,始终跪在地上!

宇文晟就这么看着芳华良久,忽然笑了出来,转身对着宇文无极行礼:“父皇,秦太医久局深山实在不能为母后医治,还是让太医局其他的太医来吧!据儿臣所知,这流感是传染性特别强,还望父皇下旨,宫中严禁外出,景夕宫的人就更不能外出,其余人也无需进来,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周太医等人,其他人就离开吧!”

“好,竟然太子都这么说了!那就传朕旨意,宫中禁止同行,宫内所有人都不得外出,以免将病情扩散到宫外!其他宫中人都安分守己,近日都不要走动!等到疫情过去再说!皇后的病就交给太医局的所有太医医治,秦太医就回去好生学习吧!”

说完,宇文无极别有意味的看了芳华一眼:

“退下吧!”

这话不是说给别人,正是芳华!此番虽不明白芳华跟自己儿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竟然自己儿子都有意让她离去,那自己就顺了儿子的意思吧!

就在宇文晟开口说话之时,芳华终于抬起头来,眼中有些意外的看着他,心中却已经是说不出的疼痛!几日不见,他瘦了好多,脸色也苍白了不少,芳华看的心疼,只是却开口说不出关心的话语来!皇上的话刚落,芳华看着宇文晟的身影:

“臣,有负圣望,自知惭愧,当回去认真研读医书!”

说完,芳华叩首起身,跟着宇文晟四目相对,终是毫不犹豫的离开!

“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忙起来,通知内务府将宫中上上下下都进行消毒,若有一刻耽误,拉出去斩了!”

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不愿意救自己的母后!芳华啊芳华,不管你多么恨我,不管你多么讨厌我,为什么要将这些事情牵连到无辜的人身上!你真是太让我失望,太让我失望了!宇文晟心中气极,在芳华转身的那一刻,突然对着众人发起火来!

芳华脚步顿住,迟疑了一刻,还是狠下心来离去!宇文晟,对不起!

两人这般在景夕宫的行为,连瞎子都看出来不对劲,倒是疑惑不已,他们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太子爷平日不喜言笑,但也不是这般易急躁冲动之人,更何况自从芳华进宫,太子更是日日笑颜,今日这场面真是让人费解!连忙低下头,忙着自己手中的活!

就这般,皇后突感病状,整个皇宫都处在高度警戒之中。就在全部人都忙碌的时候,就只有一人十分轻松,那就是芳华!

太子东宫

芳华从景夕宫回到东宫,就直直走进自己的房间,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苍白,一旁的宫女连忙端着茶水走了上来:

“姑娘,喝点茶,压压惊吧!”

“搁着吧!出去把门关上,没有我的允许不要进来,你可听明白了!”

“奴婢明白!”那宫女将茶水放在芳华一旁的桌子之上,朝着她行礼,离去!顺手将房门关上。

宫女刚一走,芳华眼中的泪水就落下来,宇文晟你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皇后病重,太医局所有人都去救助,就将我芳华一人排除在外,你不就是赌气,气我见死不救!可是我奶娘死的时候你在哪里?如果不是你们我李家人能够死的那么悲惨!是你们不仁在先,怎么能怪我不义在后!

越想越觉得委屈,越想越觉得气氛,转头看着桌上的茶水,一把将茶杯打碎在地,瓷器破碎的声音十分刺耳!看着碎在地上的东西,芳华终是甩袖负气朝着内室走去,皇后的病,她芳华就不去救!

今日原本的一场赌气,却是最后悲剧的开始!命运终是残忍的别开了指针,不再眷顾他们二人!

皇宫——朝夕宫

听说皇后病重,皇上下旨众人众人不能出宫!杨文秀倒是找了个正当理由继续留在太后宫中!姑侄两人自从知道真相以后,那夜她们两人虽然离去,但是荣华殿暗中还是派人留心!据探子来报,说是她们离开之后,太子就赶了过去,没有多少时辰,就见芳华跟太子一前一后走出了荣华殿!半个时辰之后就看到更多的宫人,鬼鬼祟祟怕是处理那宫妇的尸体!

起初杨文秀还是对芳华的出现大感疑惑,她们进去之时并未遇见,更没有看到宇文晟带着她进去,她突然出现又是什么情况!

可太后却认为这是绝佳的机会,杨家翻身的日子终于到了!且不说芳华是怎么进去的,刚才荣华殿发生的一切她必定已是知晓,如此一来就不用她们想办法离间她跟太子两人,她们要做的就是等,等到这个时候出现,一击击中,让芳华再无翻身机会!

不得不说,太后的断言还是十分准的!这不今日就收到了好消息!太后跟杨文秀在宫中继续下棋,魏公公一脸欢喜的跑了进来:

“太后,小姐,大喜啊,大喜事啊!”

手中棋子落下,太后开口:

“说!”

“回太后,皇后感染流感,皇上点名让秦太医诊治,但秦太医以学艺不精拒绝,太子爷向皇上箴言,太医局所有太医都为皇后治病,除却秦太医一人,而皇上也应允了!如今太医局人频频出入景夕宫,唯独没有秦太医!”

魏公公话一说,杨文秀脸上顿时笑容满面,落下手中之棋:

“姑姑果真未仆先知,现在连天都愿意帮我们!秀儿深感佩服!”

“你说的对,竟然天意如此,又怎能辜负!如今太子已经跟那贱丫头反目,不如我们加点猛料,正好也为我杨家除一大绊脚石!”

“哦,不知姑姑有什么妙招!”

杨文秀不禁有些期待!

“附耳过来!”太后回头,对着魏公公开口,那公公连忙上前,杨文秀也凑了上去!太后吩咐着。良久三人同时抬起头,相视一笑,一场阴谋即将展开!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皇宫时刻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之下,宇文晟干脆这几日都没有回东宫,而是在景夕宫偏殿住下!一是因为皇后的身体他很是担心,但更多怕是因为芳华的见死不救而感到心寒!总之两人之间就再也没有见过面!直到三日后的夜晚,压抑了许久的情感终于爆发了!

三日后——东宫

芳华这几日一直都在自己房间之中,没有出门,膳食什么的都在房间食用,大家都在忙皇后的病,有时候芳华也会忍不住,想去景夕宫看看皇后的病情,但是只要一走到门口就会想到宇文晟所做的事情,脚步就不由的退了回来!就这般反反复复,芳华再房间呆了整整三天!

是夜,合上书之后,芳华准备洗漱就寝,突然门被一个大力推开,芳华连忙回头望去,只见多日不见的宇文晟突然出现在房门口,衣服好几点没换,头发也没有打理,脸上长满了胡扎,样子十分落魄!好端端的人怎么变成这样,芳华虽然担心,还是冷言问到:

“你来干什么!”这个时候不是应该陪着皇后么,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莫非皇后的病好了,可是宇文晟不应该是这个表情!芳华不由的疑惑起来!

只听门被大力关上,宇文晟满脸的不对劲,对着芳华走来,一步步盛气凌人,芳华只觉得眼前的人变得十分陌生,不由的向后退去:

“宇文晟,你怎么了?”

宇文晟冷笑:“我怎么了?你问我怎么了?哈哈哈,真是可笑,你不是根本就不打算理睬我,你不是恨我,你不是怨我,现在反过来是要如何?是要如何?”

最后的话,宇文晟对着芳华直接吼了出来,芳华愣住,停住脚步,宇文晟已经站在她面前,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脸,芳华也火大起来:

“宇文晟,你这个疯子!”

“对,我就是疯子,我是疯了才会等你十年,我是疯了才会找你十年,我是疯了才会对你这么好,现在好了,报应来了!李倾歌,你满意了吧,你满意了吧!”

“你再说什么?我满意什么?宇文晟你到底再说什么?”不知为什么,芳华有种不好的预感,这种感觉太强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宇文晟这般!

“母后死了,母后死了!母后死了!”

芳华的身影连连后退,满脸的不相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