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真相白两人反目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27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耶律锦来到校场之上,环视着四周的人群,目光若有若无的看向坐在皇帝身边的耶律齐,目光收回:

哪个今日想要跟我切磋几招,尽管放马过来,我耶律锦愿意接受挑战!”

这话刚落,人群就有人高喊一声:

“我来!”

众人朝着声音处看去,只见人群中走去了一个勇士打扮的男子,来到耶律锦面前,对着他抱拳:

“二皇子,承让!”

耶律齐也礼貌的回应,礼过之后,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那勇士就率先朝着他挥拳过去,两人之间立马就展开了斗争,过了数招之后,两人间还是没有分出几分胜负来,众人还在猜测着结果之时,耶律锦一个假招晃过,哪料那勇士轻易相信了去,一个不慎就被耶律锦骗了去,胜负一瞬间有了判断!

众人再看去之时,耶律锦已经将那名勇士禁锢住,那人被他反压在地上,久久反抗无果,耶律锦这般动作,惹的周围人连连称赞:

“好,好样的,二皇子真是好样的!”

听着众人的夸赞,耶律锦脸上笑容满面,抬起头来,挑衅的看着耶律齐,很是心安的接受了众人的夸奖!

那勇士挣扎无果,最后还是起身向耶律锦认了输:“二皇子武艺高尚,臣甘拜下风!”

说完再次行礼,转身朝着坐席处走去!一番较量下来,众人又开始阿谀奉承起来:

“二皇子武功之胜,真是让人为之信服,不过臣等有一疑问,也不知太子武功如何,不如趁着今日大家都在场,太子就让臣等开开眼界吧!”

“是啊,不知太子能否让臣等开开眼界!”

二皇子耶律锦一直都是众人支持的对象,众人都以为等到可汗年迈之时,登基之人定是非耶律锦莫属,可哪人算不如天算,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能不让众人气愤么,今天无论如何必须让那人吃了苦头才是!

二皇子一党纷纷附和,耶律楚材眼中的笑意浓厚,转过头看着坐在不远处的儿子:

“你以为如何!”

众人原先起哄之意,再看到大汉这般动作之后,不由愣住,耶律锦看着那动作,心中十分不悦,父汗这算什么,偏袒么。耶律齐,你给我等着!

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从容不迫的收了手中的折扇,没有过多的语言,朝着校场走去。眼看着耶律齐的步伐,众人大惊,没想到他竟然果断应战!

耶律齐朝着耶律锦一步步走去,步伐雍容高贵,眼中也是格外的清明,倒是耶齐嘴角嘲讽的笑容更甚,对着眼前人装模作样的行礼:

“太子!”心中却早已经将耶鲁齐骂了百八士遍,若不是这人出现,那太子的位置就是自己的。不过这小子也有胆量,哈哈,你自己非要来送死,也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出招吧!”

耶律齐话一出,耶律锦的拳头就朝自己打来,耶律齐不慌卜慢,一个折扇接住了他的拳头!见无果,改为下劈,耶律齐快速躲活,反手一扇子直朝面前人的眼睛刺去,那人反应过来,连忙护着眼睛,灵活的躲开,同一时间耶鲁齐一脚踢上了二皇子的腘窝处,一个不留神耶律锦就半趴在地上!

众人彻底愣住,这太子的武功竟不容小窥,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仅仅就用了三招,二皇子就倒在地上,若此时他手中拿的是剑,二皇子怕早就归西了,看来这人真的深不可测!

被耶律齐三招制服,耶律锦很是生死,这家伙真是恶毒,用了那办法对自己,真是可恶!想挣扎却无动于衷。耶律齐冷笑,抬头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还有谁,都上来!”挑衅之意十足!不过这话一出也是十分有效果的,那些早已经都耶律齐的出现有意见之人,代表人物纷纷走了出来!

这里面更是不缺乏皇子还有大辽的权贵们,大致看了一下,足足有九个人,若是加上自己脚底下这个刚好十人,看来等会是有他忙的了!

嘴角邪恶一笑,顺势将耶律锦用力一拉,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大力一推,耶律锦身子立马飞了出去,直直朝着来人身上撞去!来人很是谨慎的将他接住,十人回头齐齐看着耶律齐!

“一起上!”

话音落,众人也是丝毫都不客气,对着耶律齐就攻击过来,你一拳我一腿,丝毫不客气!远远看去,一群胡服打扮的人,围攻着白衣汉服男子,人群之中那白衣十分突兀,这场较量,还真是让人看的揪心!

耶律齐并不紧张,还是依旧那般镇定自若,拳头来挡下去,脚来踢回去,没有落后任何人半分,不过终归是对手太多,耶律齐一直处在防御阶段!

高座上的大汗有些担心,若说自己儿子打算防御下去也不是不妥,只是他们人多势众,照这样的方法下去,他的体力定会被一点点消耗下去,他倒是觉得,应该找个突破点逐一攻破才行,耶律楚材思索这,目光一刻都没有离开校场上争斗的人群!

十人对耶律齐丝毫不客气,不过一圈下来,这些人并没有讨到什么好处,被打的太子也没有出现任何不对,还真是让人窝心!

“你们就这点本事!”十人恼怒之时,突听到耶律齐这么句话,心中的怒气立马就点燃,冲着耶律齐就下手,毫不留情,招招直中他要害!不过现在看起来耶律齐并没有在忍让之意,而是主动发起了攻击!还真是应了大汗的想法!

通!一个,两个,三个……耶律齐一个反腿将三人制服在地,接着是四个、五个,更多的人倒了下去!原本人数居多的十人,一下子就被除去了一半,剩下的五人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之人!

就在这个空隙之间,耶律齐完全不给他们出手的机会,三下五除二全部撂倒在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人,耶律齐满脸的笑意,伸手优雅的将折扇打开,看着倒在地上的众人:

“承让,承让!”

说完也不理会众人,优雅的打着扇子朝着大汗的发现走去!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大汗最先反应过来,鼓起掌来:

“好,好,好!好样的,不愧是我大辽子民,不愧是我大辽太子!”

可汗这般一说,众人也连忙反应过来,跟着附和:

“太子威武,太子威武!大辽得此太子,是我大辽之福,是我大辽百姓之福!”

一声起,更多的人也跟着附和,对于这些阿谀奉承的话语,耶律齐并没有往心里去!校场上七仰八歪的人,那耶律齐更是看着前行的人,说不出的不甘心!可恶,竟然让他给行了!

大辽从来都是以武力解决一切的国家,凡是在这里,能力越强,越厉害的人越有说话的地位,此次耶律齐胜了他们这么多人,等回到皇城,肯定会被传的风风雨雨,到时候根本就不需要刻意,他身边也会有更多的有识之士出现!可恶,真是可恶!越想耶律锦越觉得吃亏!

今日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耶律齐也不愿意在多留,精彩已经进行完毕,在留下来已经无用,来到大汗面前:

“父汗,儿臣身体有些不适,能否先行回宫!”

这倒是耶律齐来到大辽之后,第一次称耶律楚材为父汗,他能不高兴么!根本也就没有听到耶律齐后面说的话,满脸的笑意:

“准了,朕准了!”

得到为首的人同意,耶律齐起身,最后看了一眼校场上站起身来的耶律锦,别有深意的笑了笑,朝着校场外走去!

对于耶律齐的离去,既然皇上都已经同意,其他人也是没有话可说!出了校场,耶律齐倒觉得空气清新了不少,看着茫茫的草原,不由觉得心旷神怡!果真,草原就是跟关内不一样,这辽阔的草原,一望无际,一阵风吹来,耶律齐突然来了性质!

回头只见不远处停留的马匹,嘴角微笑,朝着马匹走了过去!来到马匹面前,一个翻身跃上,夹紧马肚,朝着草原深处奔去!

“驾!驾!驾!”一手挥动着马鞭,耶律齐脸上笑意更浓,从来没有这么一次能够让自己这般愉快,策马奔腾的感觉真是太过瘾了!也不知道驾着马跑了多久,耶律齐终是停了下来,回头望去,四周百里空无一人,自己完全置身在这片草原之上,更似浩瀚宇宙中的一颗繁星!

“大辽,我耶律齐来了!”高喊一声,耶律齐将自己内心的感情抒发了出来,此次回来,他必定要在大辽实现自己毕生的夙愿,他要向众人证明,他耶律齐的强大!

后周——太子东宫

是夜,芳华像丢了魂从荣华殿出来,守在门外的孙公公看到她的身影,意外之余连忙迎了上去:

“姑娘,你怎么在这里?太子爷找你找的辛苦,你可见着……”

说到一半的语言实在是进行不下去了,微弱的灯光下是芳华苍白的脸,完全放空一切,目光直视前方,自己的话根本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孙德海一时间愣住,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芳华的身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脑海中一直回放这徐氏死的画面,一遍一遍心痛到窒息!泪水已经布满了脸颊,双手紧紧握成拳,在黑暗之中,也不知道该前行去哪里!

荣华殿的宇文晟也好不到哪里去,脸色苍白不说,更是十分痛苦,说不清是什么表情,更无法描绘心中的感觉,总反复这么一句话,这些都不是他想的那样,这些都不是他所期待的模样!可是,事实已经如此,没有了任何返回的余地!

孙德海在芳华走后十分疑惑,频频向殿中观望,心中百般猜测,莫非是太子跟姑娘发生了矛盾,正思索着,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眼前,孙德海连忙迎了上去:

“太子爷,姑娘刚才……”

“派人把里面的处理了,好生安葬了,再派人把这地方封了吧,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

说完,身影朝着东宫方向走去,丝毫不提芳华一字!孙德海满脸的不解:

“是,奴才这就去做!”

看着宇文晟离去的背影,孙德海不解之意更浓,太子跟姑娘怎么都不对,但是哪里不对,他说不出来!

算了,不去考虑了,转身走进了荣华殿,这刚刚来到门口,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就传来,再走进几步,孙德海差点尖叫起来,这,这竟然死人了,竟然死人了!

一番惊吓之后,孙德海冷静下来,上前一看更是吓的不轻,眼前的人竟然是今夜一直要找的人,真是太诡异了,太诡异了!

孙德海可以说是用爬的,连忙跑出了荣华殿,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太子口中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行自己必须赶紧找人来,这事情自己真的是一个人完成不了!

最终,徐氏的尸体被宇文晟派人处理,好生安葬了番,而荣华殿也被宇文晟下令封了起来!宇文晟跟芳华都沉浸在悲伤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墙上的那幅画已经消失了踪迹,更是不知道未来的路充满了坎坷!

三日后——太子东宫

那夜回到了东宫,芳华跟宇文晟就再也没有说过话!两人之间的精神状态都不太好,孙德海处理完事情的时候已经快到平旦,回到东宫,第一时间就是给宇文晟汇报!

听了孙德海的汇报,宇文晟也只是点了点头,目光一直看着芳华紧闭着的房门,从荣华殿回来,他就一直没有合过眼睛,看着那房间就怕出了什么意外!

哪知这一看,就到了天亮!听到徐氏已经安顿好,宇文晟也算是放下心来!继续自己的动作,孙德海也十分识趣的站在一旁,一句话也不说!

宇文晟以为,芳华会跟开始一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死活都不见自己,可是这次他错了!晨时,房门准时被打开,芳华从里面走了出来,目光也并没有看向宇文晟,肩膀上是药箱,看样子是要赶去太医局!

也不知道怎么的,宇文晟想都没想就跟了上去,两人几乎是一前一后进的前厅!早膳也早已经准备完毕,芳华将药箱放在一旁,自然的拿起碗筷就吃了起来!宇文晟坐立时发出声响,芳华头也不抬!

看着眼前的人奋力的吃着饭,那动作快都极致,一不小心给呛着了,宇文晟连忙将水递上前去:

“慢点吃,你看噎着了吧,快点喝水!”

芳华头也不抬,也没有伸手接过打宇文晟的水,而是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下去!舒服之后,放下杯子,也不管吃饱没有吃饱,匆匆离开!留下宇文晟一手举着杯子,动作顿住,尴尬不已!

事情这番并没有结束,虽然今日在早膳之时,芳华跟太子失和的场面大家都看在眼中,众人好奇之余还以为是两人之间逗趣,不过接二连三的事情出现,一反常态,他们额不得不怀疑了!

芳华中午根本就没有从太医局回到东宫,听说是去了皇后的景夕宫,请过平安脉之后就在回到太医局,就连用膳也在那里!

孙德海打听到消息回来时,宇文晟无奈看着桌上准备好的食物,芳华啊芳华,你这是打算一直躲下去吗:

“好了,你下去吧!”

宇文晟话中充满了悲伤,拿起手中的筷子,简单的吃了几口,便起身进了书房,现在他心情特别烦闷,唯独看书写字能够让自己静下心来!

这在书房一呆也就是一个下午,再次抬头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放下手中的书,宇文晟朝着书房门口走去:

“孙公公什么时辰了?”

“回太子爷的话,酉时了!”

宇文晟一愣,目光转向芳华的房间:

“她回来了没?”

“太子爷,姑娘并没有回来!不知可否让奴才派人去接!”

孙德海疑惑,真的十分好奇太子跟姑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人弄到这种地步!

“不用了!”宇文晟再一次无力的笑了笑:“吩咐厨房留着晚膳,别让她饿着了!”

“是,奴才这就吩咐下去!”

孙德海正准备离去,一个转身就看见芳华的身影从院中经过,满心欢喜:

“姑娘!”

芳华前行的步伐愣住,转头看着一旁的孙德海:

“不知孙公公有何事?”

“姑娘这会儿从太医局回来,想必还没有用膳,太子爷刚吩咐奴才让小厨房为姑娘做些宵夜,姑娘……”

“不用了!”孙德海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芳华无情打断,头也不回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宇文晟全程都是背对着她,脸上的表情已经悲惨到了极致!

孙德海愣住,左看看右看看,左右还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个夹在中间也尴尬不已!

就这样过了三日,三日来东宫的气氛十分诡异,众人虽然疑惑,太子心情不好,姑娘更是基本都不在东宫,两人之间生疏了不少,宫人全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生怕自个儿处理的不好,出了什么差错!

这般尴尬的场面是被陈皇后突然重病给打破了,本来芳华因为医治皇后有功而封了太医,今日皇后好转的身体再次出现异向,似乎这次更加严重!景夕宫中,聚集了太医局的所有太医,宇文晟听到消息,第一时间就赶到了景夕宫中!到了景夕宫,也算是跟芳华第一次正面相见!不知不觉,两人之间已经相隔甚远!似乎一切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