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梦破碎大辽争斗起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44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宇文晟看着地上的人,只一眼就完全愣住,怎么会,怎么会是徐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华儿,你有没有事,有没有受伤,快跟我离开这里!”

宇文晟连忙上前准备拉起芳华的手离开,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此时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此处微笑,芳华不能久留!

伸出去的手还没有碰到芳华,就被她灵巧的躲过去,迅速起身,一双冷眼直直看向宇文晟:

“父王死了,母后死了,李家所有人都死了,如今奶娘也死了,全都死了,为什么我活着,为什么我李倾歌要活着!”

最后的话是芳华对着宇文晟吼出来的,语气冰冷,眼神更是可怕,宇文晟心惊,连连后退:

“华儿,我……”

“够了!为什么你还活着,为什么你父皇还活着,为什么你们都没有死!”

这时候的芳华就像是失去理智的孩童,完全不受控制,宇文晟何曾见过这般饿芳华,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按照芳华对自己所说的话,刚刚他才将淳于焱想办法送离了扬州城,回到东宫之时就没有看到芳华的身影,心中倍感不安!

就在此时,身边的孙德海前来告诉自己,说原本要送走的徐氏失踪了,浣衣局附近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宇文晟一听,转念一想,或许他知道徐氏会在哪里!

思索之后,宇文晟就带着孙德海连忙赶去了荣华殿,为了避开宫中的宴会,主仆二人特地绕了路子,因此在路上也就耽搁了些时辰,再来到荣华殿时,孙德海识趣的在门口等着!

当宇文晟一脚踏进荣华殿之时,已经嗅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不人刚刚出现在内室门口,就看到了这么可怕的一幕!如今芳华这么对自己,怕是已经知道事情的所有,她口中的这些话语,真真让他害怕:

“你是真的那么希望我死吗?”

这句话说出来,宇文晟心灰意冷,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跟自己预计的完全不一样,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到底是哪里不对!

宇文晟话一出,芳华愣住,似乎冷静了下来,两人一时间尴尬不已。宇文晟心灰意冷,也不愿意多说什么,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事情已经发展到了现在一步!

芳华冷静下来,转身回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徐氏:

“杨文秀已经知道了真相,为了证明我的身份,活活逼死了我的奶娘!宇文晟啊宇文晟,你骗的我好苦,你骗的我好苦!”

“华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没想过一直隐瞒下去,我所做的都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就那么欺骗我!我问你,我父王是怎么死的,我母后是怎么死的?我后唐到底是怎么国破的?”

一连串的疑问让宇文晟彻底愣住,不知道如何开口,百口难言,尽管他当初想的是如何好,如今一切都白费,芳华现在怕是恨透他了吧!

宇文晟的沉默更像是默认了此事,原本平静的芳华越发的暴躁起来,对着宇文晟咆哮:

“我父王是不是被你的父亲杀死,头颅悬挂在扬州城门口三日!”

宇文晟不语,脸上却是十分痛苦的表情,终还是点点了点头:

“是!”

“好!我母后是不是被逼死在这荣华殿门口!”

“是。”

“好,很好,真是好样的!我李家所有宗族是不是全死了!”

“是!”

最后一个是字,宇文晟的身体都快瘫软下去,能不能不要在这么逼问他了!

“哈哈,那好,宇文晟,就算我父王、母后的死我都不计较,你告诉今天地上躺着的人你打算如何处理?你打算如何给我一个交代!”

“我……我……我……”宇文晟苦笑着,他能给什么交代?难道让他追查到底,那芳华的身份不就正好暴露,到时候杨家的人肯定会揪住咬死不松口,若真是要为了徐氏而牺牲芳华,对不起,他宇文晟做不到!

“你父王的死,母后的死,李氏一族所有的死,再加上今日徐氏的死,我宇文晟愿意一并承担,你若是恨,那就恨吧!若是想要我这条命,你拿去便是!”

说完,宇文晟痛苦的闭上眼睛,心中反复一句,芳华,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你!

泪终是再也忍不住落下,她不是早就知道了,她不是早就明白,他们两人之间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他也不会为自己得罪他的父亲,明知道结果,自己还期待什么呢!

最后回头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徐氏,芳华心中充满感叹,奶娘你放心,倾歌不会让你们白死的,哪怕是赔上这条命,倾歌也都会你们报仇!蹲下身,靠在徐氏的身上,伸手抱了上去,脸依偎在徐氏的脸上,就像她小时候撒娇一样!

徐氏的身体已经冰冷,可芳华似乎感觉不到,附在她的耳边:

“奶娘,倾歌好想你!”

宇文晟等了许久,都不见芳华有任何动作,再次睁开眼,就看见芳华这般动作,不由的红了眼眶,徐氏的死终是在她心中划了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他们之间再也回不去了!

“我以为,我只要假装不知道所有真相,还能跟你继续在一起,可是宇文晟,而今我才知道,我们之间,隔着家仇,隔着国恨,隔着那么多冤魂,我们又怎能在一起,我们又怎敢在一起!”

近乎绝望的语气,没有丝毫的情感,这一字一句如针般直直刺入宇文晟的心中,针不见血,却根根要命?芳华留下这么句话,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去!而宇文晟,终是连挽留她的资格都没有!

三个月的幸福时光,终不过是过眼云烟,风吹即散。宇文晟跟芳华,又要怎么抉择!

后周——扬州城外

此时的官道上奔驰着一辆马车,朝着北方,行驶的速度极快,也不知道车中是什么重要人物!

淳于焱坐在车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任何语言,一动也不动,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随从都在马车内,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那时候淳于焱跟着芳华走到了宫门口,随后就消失了去,而宇文晟并没有进去,反倒是折了回来!淳于焱身边的随从立马打起十二分精神,生怕他有个闪失,而淳于焱,静静的看着眼前人朝着自己一步步走来!

“她有什么要说的?”眼中似乎充满了期待!

宇文晟看着眼前人那期待的眼神,不由的有几分醋意,原来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这姜国太子对芳华如此上心,如今的局势出现在这里,芳华在他心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将自己的身影隐藏在黑暗之中:

“她让我来告诉你,快些离去吧!她还让我来,送你们离开!”

淳于焱听了这话,苦笑的低着头,他还能希望什么,终是转身朝着前方走去,宇文晟连忙跟了上去,两人并肩而行,良久沉默。

最终开口的人是淳于焱,也许就只有他是最没有耐心的:

“我一直都不明白,我到底那点不如你?”

“你很好,你没有不如我。而是我跟芳华,注定要在一起!”

“哈哈,宇文晟,你今天若是给不出个让我淳于焱死心的理由,他日我用尽方法也会将芳华带回去!”

这番话说出,宇文晟没有生气,只是笑笑不语:

“淳于兄,若是芳华愿意跟你走,你带走就是!若是不愿意,那你凭什么跟我争!”

凭什么跟我争?凭什么跟我争?宇文晟这句话实在是太……挑衅意味十足,明着谦让,实则不乏有炫耀在其中,当真是个不露真面目之人!

不用想,淳于焱也是被气极,但似乎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难道就让他这么放手了,不行,他淳于焱没有那么善良:

“到时候就算芳华不同意,我绑也要把她绑去!”

这话说的似乎充满了孩子气,宇文晟更是没有反驳,而是加快了前行的步伐:

“我跟她很早就相识了,十年,不过是失而复得,不过是重温旧梦!她能回来就已经不容易,又怎会轻易让她离去!”

“你说什么?”淳于焱似乎嗅到不对的味道,上前连忙追上宇文晟的步伐:

“你跟芳华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宇文晟,若是抛开国与国之间的恩怨,你能否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淳于焱比起宇文晟,终归还是年轻了些,到底没有宇文晟沉稳,此番简单的试了一下,淳于焱就上钩了:

“让我告诉你也行,答应我个条件,现在马上启程回姜国,没有合适的时间不要再出现!”

淳于焱前行的脚步愣住,如今算是明白过来,原来自己跳进坑中,哎,算了,也罢或许是真的该离开后周了,该见的人也已经见了,该死的心或许真的该死了:

“好,我答应你!”

“收拾东西吧,我去安排马车,你若信的过我,等到了城门口我自会告诉你真相!”

“好!”淳于焱点点头,既然已经答应了,自己就不能反悔!带着自己的随从去收拾行囊,宇文晟则是去联络马车,两人分头进行!

半个时辰之后

扬州城门口,宇文晟已经坐在了马车之上,而淳于焱这边也收拾好东西,趁着街上人多朝着扬州城门口走去!来到城门口,宇文晟早已经再此等候多时!

看到来人,宇文晟跳下马车,走向来人,两人相视互相行礼:

“已经准备妥当,早些离去吧,若在不走,扬州城就真要闹翻天了!”

淳于焱也明白这其中的危险,所以对眼前人所说的话并没有反驳,不过有件事情必须得解释清楚,既然他已经遵守承诺,宇文晟也必须如此!

“告诉我,真相!”

“还记得当年的后唐吗?后唐公主李倾歌跟宇文晟早已经有了婚约,这是到死也不会改变的事实,如今不过是她回来履行那些承诺而已!”

淳于焱愣住,宇文晟再说些什么,怎么跟后唐的李倾歌扯上了关系,刚想开口询问,却被他打断:

“快走吧,真相已经说明,淳于兄若不是愚笨之人,定会明白!一路保重!”

最后的告别,淳于焱无奈,只好前行上了马车,就要进入马车之前,突然没由来朝着宇文晟喊了句:

“若日后你二人成亲,我必定来贺,若日后你负她一分,我必举国倾之!”

再次抱拳,道一声珍重!淳于焱消失在马车外,一切准备妥当,在宇文晟的安排之下,这辆马车终是消失在了扬州城内,来人走的匆忙,就如到来之时一样,不带走一片云彩!

扬州城外

的确宇文晟有一句话说对了,那就是淳于焱并不笨,如今这个时候他能是这般表情,必定是知晓了他话中的意思,照他的说法来看,芳华就是前朝公主李倾歌,可是想想怎么觉得不可能,那公主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突然又冒出一个公主,但如果不是真的,宇文晟为何要骗自己!

左思右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淳于焱无奈,算了还是赶紧回到姜国,让他好好调查下前朝公主的事情,若到时候知道是宇文晟骗了自己,那就不要怪他淳于焱不客气了!心中这般想着,淳于焱总算平静下来,马车也是飞一般朝着姜国的方向赶去!

大辽——皇宫

耶律齐的归来算是在整个大辽掀起了风波,先不谈他是姜国人的身份,更不谈他是大汗流落的儿子,且如今他即使回到了大辽,依旧是姜国的打扮,就算是大汗,都对耶律齐的行为睁只眼闭只眼!

耶律齐回到大辽后的第三天,大辽皇帝就全国上上下下颁布了圣旨,遵耶律齐为太子,正式改名耶律齐,入皇室宗族,这几日耶律齐身边围了不少朝臣,不过作为父亲的皇帝,似乎很愿意看到自己儿子这般!

耶律齐初来大漠,的确也是时候建立自己的势力,没有依靠终是不行,虽为自己的儿子不过他也不能保护他一辈子,不过比起这些,皇帝更想知道淳于焱有什么实力,跟自己交换了那么大的权利!

不过相对于皇帝的热衷,皇室中的其他子嗣对于这个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妄图想跟他们分享宠爱之人,没有一丝欢迎之意,真愁找个机会给耶律齐一个难堪,这不机会来了!

狩猎大会

大漠人都是在马匹上打天下,耶律一族也不例外,耶律齐回来后的第三天,皇上兴趣大好,带着众多的儿子,当然必须有耶律齐,还有一些忠臣,赶往了狩猎场!

耶律齐依旧一身白衣走在人群之中,也不多说话,对于身边这些人,莫要说他们不喜欢自己,他对他们更没有什么想法,自从从姜国来到大辽,耶律齐似乎变得冷酷无比!今日虽说是什么狩猎大会,怕也是少不了争宠吧!无妨,他耶律齐从来都是有把握之人,必定不会让某些有心人得逞!

到了狩猎场,大辽的狩猎场并不像姜国跟后周那般,根本就是完完全全的草原,还有一片片的树林,倒是特别适合狩猎,这不刚刚到了猎场,耶律楚材还没有开口,就已经有人抢先一步:

“皇上,我们大辽从来都是马背上打天下,今日若是只有简单的狩猎,那岂不是太无趣,不如先进行一场比试如何,就当是给这场狩猎进行预热!”

这话一出,皇帝觉得似乎挺在理,反正都已经出来,今日也就是为了狩猎,必定要众人尽兴而归才好,当下连思考都不思考,直接答应了那人的话语。那人一见皇帝开口,立马吩咐队伍去了一旁的校场!

来到校场,到处都是靶子、兵器什么的,乍一眼看去也是十分整洁的,难得在大漠见到跟中原一模一样的东西,耶律齐难得来了兴趣!

众人坐立,那提意见之人立马就走了出来,对着皇帝行礼:

“皇上,如今已经到了校场,自然一切都准备齐全!如今也是夏季,马上入秋,王子的年岁也大了,不如皇上趁现在也检查下皇子们的功课做的如何!”

“爱卿所言的确符合朕的心意,是很久都没有检查他们的功课了,耶律络、耶律锦,还有那些朝中的公子哥们,朕不在,你们的功课做的如何?还是根本就让朕失望!”

耶律楚材故意一说,为的就是激起众人的斗志,果真为首的耶律锦就走了出来,对着皇帝行礼:“回父汗话,儿臣等并没有让父汗失望!”

“竟然如此,那就老规矩,让朕看看是不是真如你所说!”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想必那些皇子也好还是那个给皇帝提意见的大臣,都是串通一气,耶律齐也不揭穿,冷眼的看着眼前的人,他倒要看看,他们耍的是什么花招!

“是!臣等这就去办!”耶律锦退了下去,竟然皇上已经开口,自己没有不遵从之意,上前来到校场上,看着在座的所有人:

“哪个今日想要跟我切磋几招,尽管放马过来,我耶律锦愿意接受挑战!”

这话刚落,人群就走去了一个勇士打扮的男子,来到耶律锦面前:“二皇子,承让!”

一个抱拳,丝毫不客气的朝着耶律锦打了过去,两人开始拳脚相争,打的是难舍难分,不过最后还是让耶律锦占了上风,击败了那勇士!那勇士战敗,也不生气,反而恭敬行礼:

“二皇子武艺高强,臣甘拜下风!”说完转身离去!

“二皇子武功之胜,也不知太子爷如何,不如太子爷今日就为臣等好好展示展示!”

耶律齐嘴角的笑容上扬,还是来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