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惨遭杀害缘分散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19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徐氏一手抚摸着画,眼里全是欣慰,嘴角也露着笑容:

“公主如今都回来了,如果真的能看到这一切,以前的恩恩怨怨真能一笔勾销就好,公主幸福快乐,想必众人也是都希望如此!还望皇后娘娘在天之灵能够保佑公主平安!"

芳华躲在床底下,只见来人是徐氏,放下心来准备从床底下出来,身体刚刚前挪一步,门外优势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响起。芳华跟徐氏同时愣住,这个时辰是谁突然来此,听着脚步十分匆忙,徐氏一惊,难道来人时太子,可这脚步声不是一人啊。芳华的身体不由向后退了几步,暗中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看清来人两人同时震惊住,怎么会是她们!杨文秀跟太后两人带着几名宫人急匆匆走进了内室,看见徐氏,脸上时得逞的笑容,仿佛一切都在她们的掌握之中。徐氏连忙低下头来,对着两人行礼。

“好大的胆子,竟然在哀家眼皮底下耍花招,还不快点从实招来!"

徐氏低着头就是不说话,这会儿她还是明白的,自己可是个哑巴,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杨文秀跟太后已经知晓了一切真相。觉察到眼前人似乎还想做隐瞒,杨文秀嘴角邪恶的笑容闪现。

这个时候了还不从实交代,妄图蒙混过关不成,还是等则宇文晟来救她的不成,哼,休想!上前一步来到徐氏面前:"这个时候还要继续装下去不成,你若是不想说也可以,就将皇上还有太子,所有的文武百官都叫来,对了,还有那个芳华,从前倒是我低估了她,前朝公主的身份,你说一个太子妃之位会不会委屈了她!"徐氏眼中充满了诧异,完全不能相信,难道公主的身份已经暴露了不成,到底怎么回事?还是杨文秀根本就是虚张声势,蛊惑自己承认这个事实!徐氏不敢确定,依旧沉默等待着下文!杨文秀本以为自己的那话说出来之后,眼前这个宫女会如实交代,没想到竟然还妄图隐瞒下去,心中气极:

"三日前浣衣局后面的树林,你们所说的话我一字不落的全部听了去,你若是不愿意承认,不如我们就在皇上面前对峙好了。"

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徐氏眼中全是诧异,怎么会,怎么会是这个情况。怪不得自己能够在荣华殿看到太后跟杨文秀等人,原来搞了半天竟然是有备而来,可笑,真是可笑至极!

“太后再说什么,杨小姐再说什么,老奴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太后跟杨小姐今日来到这宫中,不知道是否有太子爷的准许!”

竟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徐氏也就没有必要隐瞒下去了,干脆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

杨文秀跟太后倒是愣住,没有想到眼前的人竟然会是这般态度,既然如此,那就不要留什么情面了,杨文秀气冲冲的上前:

“放肆,你怎么跟太后说话,以为有太子撑腰就了不起了不成!这皇宫中还有什么太后不能来的地方,你这个贱婢,前朝的余孽,还不快点将你知道的所有事情交代清楚!”

杨文秀毕竟是简单了些,此番的话一出,还不就是证明了她们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徐氏对李倾歌忠心耿耿怎么可能背叛,当然无论杨文秀怎样威胁,徐氏都不会说出真相!

床底下的芳华表情更是惊讶不已,真是没有想到那日树林里杨文秀竟然也在里面,那这么说那日所有的话她都听了去!如今也就出现了现在这种局面!可是徐氏这般境况,杨文秀跟太后怎么可能轻易放过,那她要该怎么办?眼睁睁看着她受苦不成,芳华还在思考,眼前已经乱做一团!

杨文秀这般年少气盛,太后则是十分沉稳,拦住冲动的杨文秀,上前朝着徐氏走去,面上是诡异的笑容:

“哀家记得,当年李氏一族没有任何人存活下来,除了那个失踪的后唐公主,李倾歌!想当年,皇上可是亲自带兵杀进皇宫,亲手砍下了后唐主李广的人头,并且悬挂在皇城门口三日!

那萧皇后更是早早的自缢在了这荣华殿的门口,李氏残留的余孽,也被下令处死!而如今我那不忠不孝的孙子能侯逆他父王命令,将你性命残留到现在,必定是跟那个狐媚丫头走着关系!若是你今日坦白交代,哀家就饶了你,若是你不打算交代,那就别怪哀家不客气!”

太后的话一出,徐氏直起了身板,如今这个时候,想必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后路了,太后跟杨家小姐能来到这地方,就已经做好了不让自己活下去的打算,不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要让她出卖公主,那是绝对不可能!如今公主已经找到,她也不算辜负了皇后的嘱咐,也有颜面下去见皇后了,嘴角微笑,直起身板看着太后等人:

“既然太后问起,那老奴不能不从,太后说的不错,老奴的确是前朝留下的余孽,不仅如此,更是太后口中狐媚女子的奶娘!要说到狐媚这个词,想必没有谁能够比得上太后身边这位了,据我所知,公主跟太子爷已经有了婚约,不知杨小姐如今这般是要做什么?”

徐氏眼中充满了嘲讽之意,据她所知,自公主失踪到现在,这个杨家的小女儿几乎是想尽了任何办法,就是为了挤进那东宫的大门,不仅如此,身为太后的姑姑更是胡乱作为,明着偏袒自己的侄女不说,也不算算太子跟杨文秀整整差了一个辈分:

“杨小姐的精神,怕是整个扬州城,不,整个大陆都没有人能比得上,老奴真是佩服,狐媚一词还是送给杨小姐吧!”

“你……”杨文秀气极,正准备上前好好教训下徐氏,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冷笑的看着眼前人:

“你说,要是皇上知道芳华就是李倾歌的话,这太子妃的位置还会不会是她的呢!”

“哈哈,姑娘若是真的跟太后有证据,就不会如此在这里跟老奴浪费口舌,不过,就算真如姑娘所言,我想这太子妃之位仍旧轮不到太子的姑姑来做!”

徐氏这最后的话语,真真的挑衅十足!她本就看不惯杨家人的作风,从前太后讨厌公主,自己又何尝不讨厌她,如今她贵为太后,仗着杨家的权势,作威作福,当真以为皇上不敢将她如何不成!到这个节骨眼上还在诋毁公主,今日就算自己丢了这老命,都要替公主出口恶气!

“好,好,好。真是个忠心耿耿的奴才,宫中竟然出了这么忠心的奴才,来人,今日就替哀家好好赏赐此人!”

太后心中的怒气也是非常,只是碍于脸面没有发作,此话一出,已经证明她是真的怒了,拉着杨文秀退到一旁,徐氏你想一心求死,哀家偏偏不让你得逞!

太后话落,身后的宫人上前,脸上都是不怀好意的笑容,为首的宫女更是上去就将徐氏死死按到在地,一旁的宫女也不停留,仿佛一切都是说好的一般,那宫女将徐氏按到在地,左右个立着名宫女,手中拿着早已准备好的银针,就等着太后的吩咐!

床底下的芳华静静的看着这一幕,脑中乱做一团,她无法想象,宇文无极亲手砍下自己父亲人头的模样,无法想象自己的母后被众人活活逼死的场面,更没有办法想象李家所有人惨死的模样!她以为,她身上只有简简单单的杀父之仇,结果她还心安理的跟宇文晟相爱,为他舍弃了仇恨!如今,真相就是她除了家仇还有国恨,宇文晟啊宇文晟,你瞒的我好苦,瞒的芳华好苦!

不知不觉,眼前的视线模糊,芳华就这么静静的趴在地上,眼前发生的一切都已经模糊,隐约听见一个冷厉,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

“动手!”

太后命令一出,那些宫人也就不客气,拉住徐氏的手,用银针朝着指尖刺去,人说十指连心,那纤细的针刺入指尖的疼痛也就只有自己明白!

强忍着那蚀骨的疼痛,徐氏一声不吭,尽管额头上冷汗直流!缓慢的时间,十根手指尖上全都扎满了银针,徐氏的脸色变得苍白!指尖上的血珠也不知道有多少滴掉落在了地上!

太后跟杨文秀真没有想到眼前的妇人竟然有这般骨气,不过这看在杨文秀眼前,无疑就是挑衅!从前她整治不了芳华,如今连一个小小的奴婢自己都管不了,那心中隐藏了所有的恨意,全在这一瞬间爆发,冷笑着朝着徐氏走去,来到徐氏身边,伸手强握住她的下巴,让她跟自己对视:

“好一个高风亮节的奴婢,不过你这么护主,你的主子竟然没有任何感激之意,真是可笑!告诉我,芳华是不是就是李倾歌!”

徐氏冷笑,干脆别过头去不看杨文秀!这下,杨文秀所有的恨意彻底爆发,看着身边的宫女:

“全都给我让开!”

那些宫女听出了杨文秀的不悦,哪敢停留,连忙离去!工宫人散去,徐氏被无情的摔倒在地!身前的杨文秀就像是变戏法,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个匕首来,晃动着手中的匕首,来到了徐氏的脚步:

“我在问你一遍,芳华可是前朝公主李倾歌!”

面前的人久久不回答,杨文秀也不再忍受,将手中的匕首晃动了几下,突然手握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徐氏脚踝处就刺了进去,匕首更是用力一转,献血立马就涌了出来!

“啊……”痛苦的叫声回荡在整个荣华殿中,左脚的脚筋就被杨文秀残忍的挑断!

这么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让在场的宫女不由的后退几分,记忆中的杨家小姐一直都是温顺的模样,何曾见过这么可怕的场面!不过太后倒是没有任何异样,也许是嫌弃场面血腥,转身直接走出了内室!

徐氏没有想到杨文秀竟然用这种方式对付自己,惨叫一声,身体立马松软下去,趴在地上,一个回头就看见藏在床底的芳华!

芳华眼见徐氏受到这么非人的待遇,心中气愤不已,正准备从床底下出来,视线正好跟徐氏对上,身体顿住。徐氏觉察到芳华的动作,立马反应过来,挥动着双手,拼命的摇头,赶紧将目光挪走,大喊:

“不要,不要。”身体拼命的朝着内室外走去,只是为了吸引杨文秀的注意,不让旁人发现床底下的芳华!

可这些动作在杨文秀眼中就像是求饶一般,更是激起了她心中的阴暗面,徐氏朝着门口爬去,杨文秀将左脚上的匕首拿了出来,朝着她右脚刺了进去,同样的方法,同样的手段,徐氏的双脚就这般废了!

“啊……”惨叫声再次想起,徐氏险些昏迷过去,脸色已经不能用苍白来形容,只是爬行的动作仍是没有停住,此刻她的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能让人发现床底下的芳华!

眼看着自己马上就要爬到内室外了,眼前就是一个门槛,下身已经失去了知觉,完全不能移动,徐氏不敢回头看,目光一直看着眼前的门槛!

杨文秀手中的匕首上,鲜血滴着不停,看着向前艰难移动的徐氏,嘴角的嘲讽之意更甚,缓慢的朝着徐氏走去:

“真应该让你主子好好看看你这忠心耿耿的模样,不过可惜了,真是可惜你今日这般演技!最后再问一遍,说还是不说!”

一手搭在门槛上面,一手强撑着自己的身体,徐氏苍白的脚上出现释然的笑容,仿佛这一切都跟自己没有关系:

“公主,日后你一定要好好生活下去,九泉之下,老奴也好给皇后娘娘一个交代!”

话音刚落,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见一声巨响,徐氏就这般将自己磕死在了门槛之上,那额头上的鲜红,是留给芳华最后的记忆!

杨文秀跟太后都没有想到这妇人竟然会来这么一出,看着这困高,身后的宫人慌乱不已!太后听见声响连忙,走了进来,就看见面前徐氏的身影,在抬头一双眼睛直视前方:

“不用逼问了,芳华就是李倾歌!”

徐氏的死给了杨文秀一个很大的震惊,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忽然听到太后的话,一脸的不解,疑惑的看着眼前人!太后也看出了前方人的疑惑,一个抬手,杨文秀连忙回头!

身后的墙上挂着的那副画,就是很好的证据!画中跟芳华几乎一模一样的眉眼,完全不需要任何解释,杨文秀看着那副画中的女子,终是忍不住大笑起来,原来,原来这才是所有的真相,保存完好的荣华殿,殿中十年前一模一样的摆设陈列,最重要的地方还是这副画,是这幅画中的人!

宇文晟啊宇文晟,原来在你心中,没有一刻是没有她的!可笑的自己还以为,你爱的人终于换成了别人,为什么,为什么还是她,为什么还是她!

心在滴血,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那副画面前,缓慢的将她画拿了下来,太后的话从身后传来:

“这幅画带走吧,日后定会有用处!”冷眼看着这地上的徐氏:

“走吧,今日我们该做的事情已经完了,莫要留在这里,晦气!”

说完最先走了出去,身后的宫人巴不得赶紧离开,连忙跟上前去。身后的杨文秀将那副画拿在手中,最后看了眼内室的一切,朝着门外走去!握着画卷的手上,鲜血直流,指甲刺穿血肉的感觉,是这般的美妙!杨文秀的心,碎的一干二净!

芳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床底下度过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完整个场景的。耳边的脚步声远去,整个荣华殿死一般的寂静,内室充满了鲜血的味道,而床底下的人,就像丢了魂,不知道保持了这个动作多久!

最后,芳华完全忘记自己是怎么爬出来的,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徐氏面前,看着躺在地上的徐氏,眼泪已经不能形容她心中的痛!伸手,为她轻轻的闭上眼睛:

“奶娘,您安息罢!”

她永远记得当徐氏看到自己之后那惊慌失措的掩饰,为了不让自己被发现,竟然将自己的性命赔了上去。为什么,为什么她身边的人都是这般,为什么她芳华就这么无能,连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都保护不了!

芳华就这般,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地上的徐氏,手指握城拳头,保持着半蹲的姿势,没有语言,没有表情,只有红肿的眼睛,茫然的神情!

宇文晟找到荣华殿的时候,时辰已经过了子时,人还没有到内室之时,就已经闻到了刺鼻的血腥味,心里莫名的害怕,这里到底经历了一场什么样的灾难!

刚走到内室门口,就看到地上躺着的人,还有蹲在一旁的芳华,如今已经不能计较芳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现在最重要的是将她带离才好:

“华儿,你怎么在这里?快跟我回去!”

宇文晟连忙上前,一把拉住芳华的手欲将她拉走,手刚刚握住芳华的手,就被无情的耍开,宇文晟不解:

“华儿……”

“奶娘死了!”

简单的四个字,让宇文晟脸色大变,连忙回头看着躺在地上的人,只一眼就连连后退几步,在回头看着芳华,一时间竟哑口无言!

“父王死了,母后死了,哥哥死了,如今奶娘也死了,她们都死了,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李倾歌还活着,为什么我还活着……”

“华儿,你听我……”

“为什么你还没死,为什么宇文无极没死,你们为什么还活着!”芳华突然站起身,声音沙哑质问着宇文晟,面上表情近乎绝望:

“宇文晟,今日我才明白,原来我们之间,有着国仇,有着家恨。那为什么还要在一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