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几经周折惨别离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30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淳于焱,我不能跟你走!”

“为什么?”听到芳华的话,淳于焱似乎有些心痛!

看着淳于焱的表情,芳华心中也是有几分心疼,她实在没有想到淳于焱能为她来后周,这中间得多大的风险,不言而喻。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更不能对他有所隐瞒:

“我跟他,虽无夫妻之名,但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什么!”淳于焱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忙上前紧紧的按住芳华的肩膀:

“是他强迫你的对不对,是他强迫你的对不对!宇文晟你这个王八蛋,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淳于焱似乎是失了心志,发疯得朝着门外跑去!芳华连忙从身后拉住他的衣服,一脸的紧张:

“不,是我自愿的,是我自己愿意的!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芳华也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话不多,却像利剑,一根一根直刺入淳于焱的心中!

前行的步伐顿住,脸上的表情也是说不出痛苦,心痛到无法呼吸,怎么会,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是你心里所希望的人!”

似疑问似肯定,淳于焱艰难的转过身,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芳华的眼睛!不知为何,芳华的心也是一阵抽动:

“对,对不起!”

这三个字真是可怕简单,却轻而易举击碎了淳于焱心中的所有期待跟妄想!淳于焱得手紧了松,松了紧,身体似乎都发抖起来,强忍着心中的难受,苦笑:

“你可知在军营之中,见到你的第一面起,你就吸引了我全部目光,直到那天我受了伤,你在我身边照顾我,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喜欢上你了!尽管你是男子身!当我知道你女子身份时,天知道我有多么高兴,多么兴奋!这么多年,我淳于焱终于碰到一直等待的人,你可知道我在姜国军队里找不到你身影的急切,你可知道……”

这最后的话,淳于焱已经不知道怎么跟芳华来描述,眼前是自己爱的人,可是那人心中却没有他,真是可笑,可笑至极!

“若是当初我没有带着人先一步回到姜国,若是我当初没有让你跟军医离去,现在你心里的那人会不会是我!”

这番话说出,淳于焱带着最后的期望,希望能从芳华口中得到答案:

“倘若真的有那么一点可能,我淳于焱今生今世就算穷尽一生都不会放开你的手,不会让你离开,哪怕你已经,已经……这些我都不会在乎,淳于焱此生只娶芳华一人!”

芳华诧异的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淳于焱,其实从她来到后周之时,也并不是没有想过淳于焱,只是缘分这个东西不外乎遇见早晚,即使她现在失去了关于十年前的全部记忆,可她心中还是明白,自己心中的那人是宇文晟,不是淳于焱,就算一切可以重新开始,自己还是会选择宇文晟,因为她爱,她喜欢!

看着眼前久久不语的人,淳于焱苦笑着别过头去,其实答案他都知晓,不过是自己欺骗自己罢,终归是他的错,是他的错!

“淳于焱,谢谢你对我的心意,纵使时间重来,我选择的人依旧还是宇文晟,不是你不够好,也不是相遇的时间,而是我,我芳华心中就只有他一人!你对我的情谊我都明白,我只能说声抱歉!”

是啊,哪怕他是自己杀父仇人的儿子,自己还是没有办法恨他,还是要承认喜欢,承认自己心中也就只有他一人,那一日,那一句:尔斯吾斯,同生共死!值得她芳华愿意厮守一生!更何况现在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她要宇文晟亲口给自己解释当年发生的一切,所以她更不能离去!

看着淳于焱那痛苦的表情,芳华也心痛不已,但这件事本来就不能勉强,自己更不想欺骗他,终是狠下心来:

“后周危险,你的身份若是暴露了,没有任何好处!快些回姜国去吧!”

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愧疚之意,芳华朝着门外走去,时间太久了,宇文晟会担心!

芳华从淳于焱身边擦肩而过,淳于焱只觉得害怕,总有种今日一别,此生不能再见的感觉,慌乱间想一把拉住芳华,可是手在空中晃动,终是什么都没有抓住!再也忍不住,淳于焱上前一步,一把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在地!瓷器破碎的声音十分刺耳!

芳华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厉害,连忙转头朝着身后看去,同一时间,宇文晟破门而入,身后跟着淳于焱的随从!

进了房间看到这场面,宇文晟连忙上前将芳华拉进怀中,生怕她受到伤害。冷眼朝着淳于焱看去,不明白他这是要干什么。

身后门一连串动作让淳于焱冷静下来,看着地上的碎片,不由的恼怒自己刚才的行为,这是怎么了,怎么干出这么混的事情来!

良久的安静,身后两个淳于焱的随从十分紧张,就生怕出了什么事,良久,淳于焱总算是开口:

“带她走!”

宇文晟看着淳于焱颓废的身影,刚才两人在房间的对话自己听的是一清二楚,刚才这声响更是让他担忧不已,就怕出了什么事情!如今淳于焱这般说了,他也不做停留!拉住芳华的手朝着门外走去,行到门口,回头看着身后的几人:

“如今该见的人也见了,该死的心也就死了罢!后周水太深,风也大,还是早点离去的好!”

这最后的话是出自宇文晟的肺腑之言,今日自己跟芳华都是穿着正装出来,淳于焱当众拉住她,两人在街上的争执众人都看在眼中,再加上这客栈的一出,不出明日,整个扬州城不知道会传出多少个版本,他们几人的行踪必定会惹人注意,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留下这句话,宇文晟就带着芳华朝着客栈外走去,一路上宇文晟紧紧握住芳华的手,生怕一不留神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

两人的身影消失,淳于焱全身无力瘫软在一旁的凳子之上,他迟了,他还是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放肆的嘲笑着自己!

宇文晟带着芳华走出了客栈,芳华脸色十分不好,尽管街上依旧热闹非凡,她却没有丝毫兴致:

“我们回宫吧!”

“好!”宇文晟也不多问,拉着芳华的手就朝着皇宫的方向走去,两人一路无话!

客栈中的淳于焱,嘲笑贬低自己不到一刻钟,总算是回过神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芳华的话再次回荡在他耳边,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起身,朝着客栈外跑去!身后的随从反应过来,一脸担忧的追了出去!

几经折腾,淳于焱总算是看到了芳华跟宇文晟的身影,从这个角度看过去,面前的两人是那般般配,相携的背影再次让淳于焱心痛,放慢了脚步,缓慢的跟着他们二人,芳华,这最后一程路,也算是让他淳于焱尽尽心意,他日等他回了姜国,我们之间,怕是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宇文晟拉着芳华的手朝着皇宫方向走去,淳于焱就这般默默的跟在身后,前面的两人也知晓身后的动静,并不拆穿,而是很有默契的放慢了脚步,一路上三人用这般奇怪的方式行走着!

走了半个时辰,芳华跟宇文晟来到宫门下,停住脚步,身后的淳于焱默默的隐在黑暗之中,注视着前方的两人,纵使心痛如刀割,这一路走来,有再多的不甘心,只要一抬头看着两人相携的背影,淳于焱心中再无任何期待!

芳华跟宇文晟就这般站在宫门前,等待着侍卫打开大门,终于芳华还是开了口,抬头看着面前的宇文晟:

“他的身份若是暴露,必会惹来更多的麻烦,今夜你就送他们走吧,就当是替我还债,他的心,原谅我芳华注定辜负!”

这话也是说给宇文晟听的,芳华也算是跟宇文晟重逢之后第一次对宇文晟坦诚自己的心意,虽然是在这种时候之下。

宇文晟明白芳华所说的意思,自然对她的建议没有拒绝,更何况淳于焱跟了他们一路,若真是有什么意外出现,也不是他宇文晟所希望的,若要真的发生什么,他宁可是在战场之上:

“你先回去吧,夜深了,我会连夜让他们离开的,你不用担心!快点回去吧,莫让我担心!”

同一时刻,宫中的大门打开,芳华点了点头,朝着皇宫深处走去,并没有看身后的淳于焱。黑暗中的人眼看着芳华的身影朝着皇宫深处走去,迈出一步想要阻止,可惜也只是一步,就停住了步伐,眼睁睁的看着芳华的身影消失在自己面前!

同样的,宇文晟也是看着芳华的身影消失,回头朝着身后的淳于焱看了过去,隔着老远,也能感觉到两人眼中的杀气!

宫门关闭,宇文晟转身朝着淳于焱的面前走去,脚步说不出的沉重!

扬州城——皇宫

沉重的宫门关闭,芳华再也忍不住抬起头来观望这对她来说既陌生又熟悉的皇宫。从前若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芳华对这个皇宫也只有陌生二字,而如今知道了真相,看着这场景说不出的心酸!

原来,只要自己走出这宫墙之外,对宇文晟的恨意就会减轻一些,可像今夜这般寂静之时,一步步走下去,越走越是悲伤!十年光阴,物是人非,这个时候宫宴还没有结束,人人沉浸在欢喜之中,又有谁知道这宫中曾经枉死之人!

她的父王,她的母后,她们皇室的所有人,下场都是如何,可恨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知情!也许是触景生情,也许是芳华根本就没有彻底放下仇恨,越想越觉得悲伤,趁着现在,自己必须去一趟那所谓的荣华殿!

打定主意,芳华加快脚步,朝着皇宫深处走去!虽然来了这里有三月,但是自己对着后宫却没有多么大的熟识感,只能凭借自己的感觉在宫中穿梭!

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处,芳华脑中就只有一个荣华殿,摒弃所有杂念,朝着那个地方莽撞前行!

也许是命运使然,也许本就是芳华应该遇见,根据奶娘徐氏的话语,终是在这皇宫穿梭了许久,在一个偏僻的宫殿门前停了下来!

黑暗中这宫殿门口没有任何烛光,一阵微风吹来倒让人感觉到寒冷,大概太久无人居住就是这番模样!一个用力,宫门被支呀推开!宫内的景象让芳华愣住,想必自己是来对地方了!

抬脚走了进去,顺手将宫门关上。宫内的景象完全不像宫外,漆黑一片,这殿中灯火通明,却没有任何声响,静的出奇,也静的可怕!

没有记忆,没有感情,芳华什么都想不起来,走在这地方像是行尸走肉,没有因为这里出了奇的宁静而感到诡异,仔细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大厅内,陈列着的桌凳之上,没有任何的灰尘,再看看这屋中,也并没有长久的无人居住,生出异味出来!想必,这都是宇文晟的功劳吧!

收回打量的目光,芳华继续朝着内室走去,一如前厅的陈列,内室也是十分整洁,她虽然不知以前的荣华殿是什么模样,但如今眼前的宫殿,却是说不出的华丽,这宫中之物没有一件不是上品,若这当真是她李倾歌曾经住的地方,那足以见得父王跟母后对自己的宠爱,更是可以见得将这些全部还原之人的情谊!

“哎。”芳华终是忍不住叹气,宇文晟啊宇文晟,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才好?若是父王跟母后在天有灵,能不能告诉她该如何选择!

收回打量着四周的目光,芳华准备离去,一个转身不远处墙上的话吸引了她的注意,连忙走上前去!

只见画中是个五六岁大的小姑娘,满脸的笑容在花园间奔跑,一身火红,更衬的画中的小姑娘皮肤白皙。细看去,画中姑娘神态被这画画之人显露无疑!芳华忍不住,抬手朝着画中人抚摸过去!

画中人的神色跟如今的自己如初一辙,不用猜测也知道这幅画中人的身份。原来这就是小时候的自己,芳华忍不住微笑起来,手顺着画卷落下,角落的署名更是让芳华感动不已。她就知道能画出这幅画的人,就只有他,只有那个疯狂寻找自己十年的宇文晟!怪不得仅仅是一眼就能认出自己的模样,原来,不过是那眉目早就刻进了心中,刻进了骨子里,又如何忘却!

看着看着,芳华的眼眶有些湿润,从自己刚刚进宫到现在,宇文晟为她所做的一切,是否是真心实意,她心中都明白!今日这幅画更是勾起了所有的回忆,或许自己真的不该去怨恨他,两代人的恩恩怨怨,难道就真的要世世代代延续下去不成,冤冤相报何时了,她芳华不想过那样充满了仇恨跟报复的生活!

心中这般想着,也算是感到轻松几分,收回在画中的目光,原来宇文晟的丹青是这般出色,芳华笑了笑,转身准备离去!

突然内室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芳华心惊这个时侯是谁闯了进来,不行,绝对不能让人发现了自己的行径,不然没有办法解释,自己必须找个地方躲起来。芳华连忙四下观望,只听那脚步声越来越近,芳华也是十分着急,一个回头只见不远处的床,没有丝毫犹豫就朝着那地方奔去,人也是很快就藏了进去!

芳华刚刚在床底藏好,门外的人影就走了进来,透过床下狭小的空间,芳华还是看清了来人模样,是那个妇人徐氏!

只见徐氏朝着床的方向走来,芳华连忙轻巧的朝着后面退去,避免那妇人发现自己的身影,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宇文晟似乎说过今夜将这妇人送走的话语!

徐氏来到床边,看着内室摆放整齐的物品,面上是欣慰的表情,伸手抚上床上的被褥,自语道:

“公主你失踪了那么多年,离开了那么多年,这荣华殿内的种种都是太子一人处理,你看这里面的装扮,跟以前的荣华殿几乎是一模一样,如今公主回来了,也算是了了太子爷一桩心事!

皇后娘娘若是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公主跟太子殿下长长久久,莫要继续伤害下去才好!想必娘娘也是能够体谅老奴的用意,还望公主能够明白老奴的用心良苦。”

徐氏将床上的东西整理了一番,脚步离开,朝着芳华刚才看的那副画边上走去,来到画前,继续开口:

“那个时候的公主真是可爱,现在更是漂亮,那眉目如画,多少年了都没有变过,幸好老奴没有糊涂,一下子就认出了公主的样子。想必也是我哺育了那么久的原因,公主也是应该称奴婢一声奶娘!”

徐氏的话落,芳华算是明白过来,原来那妇人竟然是自己的奶娘,真没有想到其中的渊源会是这般,如今她也算是明白过来!

那妇人还想再说些什么,芳华竟然已经知道了真相,正打算从床底下出来,门外似乎有有脚步声传来,听着声音似乎不是一个人,芳华跟徐氏连忙将目光朝向门外,看清来人,两人同时惊呆,怎么会是她们!

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杨文秀跟太后两人!自从那日杨文秀偷听到了真相,徐氏的行踪一直被暗中监视,也是通过线人的禀报,她们知道了徐氏的行踪!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哀家的眼皮底下出现这种事,这是置我们宇文一族的颜面于何地!”

徐氏也是没有反应过来,这到底怎么是一回事,自己明明处理的很小心,怎么就让太后发现了踪迹,连忙跪了下去,也不开口说话,因为她现在还是个哑巴!

见眼前人不开口,只是这般跪着,杨文秀目光阴险,看着跪在地上的人:

“你若不开口,我就让芳华死无葬身之地!”

徐氏连忙抬起头,一脸惊恐得看向来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