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事情败露徒伤心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25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宇文晟脚步匆匆,一心想着赶紧去浣衣局找到徐氏,却不知自己身后芳华一路跟随!到了浣衣局门口,宇文晟停住脚步,芳华见眼前的身影停住,连忙找了个地方藏起来,目光注意着宇文晟的动作!也不知道他站在门口端详什么,此时从门口走出来一宫女,见着宇文晟的身影,连忙行礼:“参见太子爷!”

“去把你这的管事嬷嬷叫出来。就说我在旁边的树林里等着她!”

那宫女进入之后,宇文晟就朝着浣衣局后面的树林走去!芳华看着宇文晟消失的背影,连忙轻手轻脚跟了上去。树林里光线十分晖暗,幸好现在还没有到秋天,并无落叶,脚踩上去也没有声音,芳华静悄悄地跟在身后!

此时两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树林之中,浣衣局内嬷嬷刚刚将徐氏叫了出来,虽然太子口谕上是找自己,但来的次数多了,她已经明白,太子爷虽说是找她,不过也是我来遮人耳目而已!不过嬷嬷心中也是有些不解,以前多次太子爷都不会现身,此去怎么就亲自出现在浣衣局,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不成!

嬷嬷自己也猜不出什么,干脆不予理会,还是遵循命令把人带到就行!这般想着,带着徐氏就朝着树林方向走去!

到了树林口,嬷嬷回头看着徐氏:

“进去吧,找你的人在里头!”

徐氏闻言,抬脚朝着树林深处走去!嬷嬷左右观察了一番,确定四下无人之后,这才放心离去!

嬷嬷刚一走,不远处的假石后面就走出来一人,这人衣着华丽,但却不是宫中嫔妃打扮,看着嬷嬷身影消失的方向,嘴角的笑意扩大,看着徐氏刚才消失的地方,抬脚跟了上去!

徐氏一路低着头,刚刚被芳华所救,身体也只是恢复了一点,她也知道芳华救她一事定会掀起轩然大波,也不知道这次来找自己的人是谁,无论是谁,怕是这以后的日子不能平静了!

芳华一直跟在宇文晟身边,见他停住脚步,芳华连忙找了颗树隐藏起来,这地方离他不远,树干也粗,想必不会被发现,正好也能听到他们的谈话,正好一举两得。想必那个妇人很快就会来了!

隐约听见沉重的脚步声,芳华连忙将脑袋缩了回去,不一会儿,果真见一个衣着朴素的妇人朝着宇文晟走来,来到宇文晟面前,行礼:

“太子殿下!”

芳华连忙看了过去!

宇文晟沉浸在自己世界之中,完全没有留意到这树林里有其他人存在!妇人来到宇文晟面前,杨文秀就跟了过来,从小就学舞蹈的她走路轻盈,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巧妙的隐藏在宇文晟跟徐氏西南方向的树木之后,偷听着两人的谈话!

“你身子可好点?”

“谢太子爷关心,老奴身体恢复的很好!”

徐氏这么一说,宇文晟算是放下心来,叹了口气:

“哎,她知道了多少?”

徐氏早就知道宇文晟会询问此事,连忙主动跪了下去:

“太子爷,老奴并没有将事情告诉公主,只是公主她似乎已经对太子爷起了疑心,那日步步逼问老奴,还问了老奴荣华殿的位置!”

荣华殿?芳华怎么知道这个地方,宇文晟心中不好的预感十分强烈:

“她怎会知道荣华殿?是谁告诉她的!”

“太子爷老奴不知啊,不仅如此,公主还问老奴是不是跟她有关系,还问那前朝公主的名袆是不是叫李倾歌,那日公主的神色十分可怕,老奴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徐氏话落,宇文晟面色十分惊讶,连连后退,一只手也忍不住抖了起来:

“天哪!她到底知道了多少,她到底知道了多少?”

宇文晟不敢往下想!

看着宇文晟这般表情,杨文秀一脸的不解,他们两人在讨论着什么,好像说什么前朝公主,不过那死丫头不是早都死了么,怎么又把她提出来!难道是自己跟太后派出东宫的人已经向芳华泄露了,若真是如此,那就是芳华此刻为那李倾歌再吃醋,而宇文晟不想让芳华知道,所以在尽力隐瞒,可这跟那妇人有什么关系?

不对,杨文秀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那妇人刚才一口一个公主,说的必是那前朝公主李倾歌,可是她已经死了啊,那公主之说从何而来!杨文秀努力思考,突然灵光一现,难道,难道……杨文秀的脸色不好,连忙朝着宇文晟两人看去!

徐氏第一次看到宇文晟这般慌乱的表情,知道太子此时心中的担忧,连忙开口劝到:

“太子莫急,也许公主如今还什么事都不知道,也不过是对太子起了疑惑,更何况老奴也不会多说什么,只要太子不承认,公主到最后也只是怀疑,所有事情无从说起,只要你我不开口,公主就不会知道!”

徐氏这么一说,宇文晟眼前一亮,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连忙上前几步:

“你说的不错,只要我们不将所有的事情说出来,芳华就不会知道,不会知道她公主的身份,不会知道那些年的恩恩怨怨!好,好,这个办法甚好!”

宇文晟恐怕是心中着急疯了,平时多么聪明的一个人,偏偏就在这时候出了差错,这样牵强的解释,真的能说服芳华吗?

“过几日就是中秋,等到中秋结束,我就想办法将你送出宫去,虽说那日华儿救了你,显得她关心宫女,一视同仁,但那些有心思的人怕是会找出什么端倪,你的身份要是暴露了,我这么多年所做的一切就是白费了!”

徐氏愣住,上前抬头看了眼宇文晟,咬了咬牙,太子没说错,自己留在宫中,迟早会出事,她这条贱命死不足惜,若是公主受了连累,她就罪孽深重了:

“一切听从太子安排!”

“好,这件事我会尽快准备的!我还有事,必须赶紧回东宫,若是芳华回来,我也不好交代!”

宇文晟总算稳定了心神,整了下衣衫,最后看了眼徐氏:

“这几日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一切安排好后我会派人来通知你!”

“是,老奴恭送太子殿下!”

宇文晟脚步远去,徐氏总算是松了口气!

杨文秀看着宇文晟朝着树林外走去,脸上震惊不已,真是没有想到,起初她只是以为到芳华会因为那李倾歌之事大吃飞醋,却没想到自己跟姑姑的无心之举,竟然揭开了这么大的秘密。怪不得除了那公主,世间还有人能得到宇文晟如此爱护,怪不得那女子会有那么好的机遇,原来这根本就不是巧合,这根本从头到尾就是同一个人!

杨文秀算是明白过来,震惊不已,宇文晟这般瞒着芳华,是怕她知晓当年的种种吧!忍不住再次朝着徐氏的方向看去,只一眼,杨文秀险些笑出声来,哈哈哈,真是天助她也,宇文晟一心一意想瞒住的人此刻就站在这里,将他们刚才的对话全都听了去!比起让芳华跟宇文晟彼此失和,今日的现状才是更好!

芳华,李倾歌,宇文晟,我杨文秀倒要看看,你们那自以为不破灭的爱情要怎么进行下去!嘴角诡异的笑容闪现,杨文秀收回目光,脚步朝着树林口走了出去,是时候回去向姑姑报告这一好消息了!

宇文晟跟杨文秀离去,他们俩人刚才的话尽数全部落入芳华耳中,若是起初芳华还有疑惑,那么现在就全部清楚了,李倾歌就是她,她就是李倾歌,那个前朝公主,而那妇人明显跟自己有关系,虽然她现在还不清楚!

前朝跟现在的后周到底有什么关系,芳华根本就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她特别清楚,那就是宇文晟欺骗了她,不仅如此,他还打算要继续欺骗下去。宇文晟,枉我那般信任你,你怎么能这么欺骗我,今日必须要从这妇人口中知晓事情的真相,心中这般打算芳华朝着徐氏走了过去!

宇文晟一走,徐氏叹气,如今真是越来越不平静了,罢了罢了,一切都是命,她心中有预感,这件事瞒不了多久,但是从心底她还是不希望倾歌知道这件事情,公主那性子她也明白,哎,真是造化弄人啊。叹息一番,徐氏起身准备朝着屋外走去!

身体刚刚起来,徐氏脸上一脸的惊恐,不为别的,就为面前站着的芳华,正用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徐氏差点叫出声来,怎么会,公主怎么会在这里!反应过来,连忙低着头朝着外面跑去!

“你要去哪里?真打算要继续欺骗下去?还真以为能够瞒天过海,你跟宇文晟把我当什么,当傻子不成!是不是觉得这般你们心情特别愉悦!”

最后这句话芳华是吼出来的,泪早已经忍不住落下,心痛不已,宇文晟,你骗的我好苦!

徐氏前行的脚步顿住,终是忍不住回过头看着芳华,脸色也是不好:

“公主……”

忍住泪水,芳华嘲讽一笑:

“妇人不是说不认识我么,妇人不是说什么都不知道?这会儿一声公主又是叫给谁听,抱歉,芳华耳朵失聪,怕是听不明白!还望妇人好好给我解释解释,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我那日能救你一命,今日也就能让你无声无息死在这里!”

这话,芳华当真是发了狠!

这话听在徐氏心中痛苦不已,对着芳华跪了下去:

“公主是老奴一手带大,性子老奴最了解,纵使老奴隐瞒公主有错,还望公主不要说这么违心的话,公主想知道的事情,老奴全部告知就行!”

对不起,太子殿下!老奴养了公主六年,早已经将公主当作亲生女儿,虽然老奴深知地位低下,但与其让公主心生疑惑,这坏人还是让老奴来做,也不要让你跟公主继续误会下去!

“说!”芳华咬咬牙,四周静悄悄的只剩下心跳声!

“公主本名李倾歌,是后唐主李广跟萧皇后最小的女儿,很是受皇后喜爱。公主六岁那年,后唐发生国变,皇上惨死朝臣之手,从此后唐国破,公主不知所踪!”

徐氏解释的含糊,宇文晟说的不错,若是让芳华知晓她现在所爱之人是自己杀父仇人的儿子,要该怎么接受!

“你骗我。到现在你还在骗我,当真以为我没有办法知道事情的所有真相是吗?还是你们所有人都当我是傻子,父亲告诉我我是从山上滚了下来,你现在说我是失踪了,这时候你还不说实话,你到底要欺骗我到什么时候!”

芳华此时似乎是气到了极点,表情狰狞不说,更是上前一把拉住徐氏的衣裳:

“说还是不说,你要是不说,那我说!那朝臣就是当今皇上宇文无极,我们一家人的命运就是,父皇被人杀死,母后被人逼死,我李倾歌算是命大,从山上滚落下去竟然活到了现在!而你,就是一直守在荣华殿的宫人,在我很小就照顾我的宫女,是不是,我说的这些都是不是啊!”

徐氏一脸的惨白,芳华说的没有一个字是错的,全都正确,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公主,公主你全都记起来了!”

哈哈,什么记起来?古书上的前段不都是这样,成者为王败为寇,后唐落魄后周能仁慈,能够放他们一命!就算是后周肯放他们一命,他的父亲要怎么面对李氏列祖列宗,怎么面对他的百姓,若她是皇上,定会寻死了去!

原来,原来这一切都是骗局,宇文晟对自己那么好,不过是因为愧疚,什么荣华殿一直保存,什么苦苦找了十年,怕是觉得内疚,怕是为他父亲那无耻之行哭的愧疚!可笑的是他还能那么理直气壮的欺骗她,更可笑的是她竟然相信了!

身体一软,芳华坐在地上,泪水已经止不住落下,面色说不出的古怪:

“哈哈哈,哈哈哈,可笑,真是可笑至极!”

得知真相的芳华心中难过,却不知当初后唐主李广的行径多么令人发指,但虽然是这般,可是仍跟自己杀妇仇人的儿子相爱,一时间任何人都接受不了吧!

徐氏看着芳华这般样子,十分担忧,向前挪去,不应该说是爬去:

“公主你怎么了,公主你不要这样吓老奴,公主……”

任凭徐氏怎么呼叫,芳华仍然大笑,无动于衷!

“公主,你心中莫要多想,太子殿下是真的爱你,如今大唐已不在,公主能活下来想必皇后跟皇上都很高兴,公主莫要记得那些曾经的过去,现下活着就是更大的欣慰了,公主,太子爷是真的……”

“闭嘴!”芳华止住大笑,对着徐氏说道!眼神十分可怕,伸手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净,强撑着让自己站了起来:

“你放心,我不会做什么傻事,今日你没有见过我!我也什么都不知道,中秋一过,离开宫好好生活!保重!”

说完,芳华朝着树林方向走去。看着她的背影,徐氏只觉得越来越远,公主的变化太过奇怪,她看不懂,总觉得一切发生太快,那背影更是越走越远,仿佛一眨眼救不见:

“公主,老奴……”

芳华前行的步伐停住,头也不回:

“告诉我,荣华殿在哪里?”

徐氏愣住,终是开了口:“从浣衣局西边的小道继续朝南走,穿过假山即可!”

话音落,芳华头也不回的离去!徐氏的心,犹如刀割!

扬州城—中秋佳节

那日从树林离去,宇文晟最终还是不知道芳华跟着自己去了那里,而芳华也并没有询问宇文晟任何,只是说来也奇怪,他们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古怪不少,宇文晟也察觉出来,不过在他看来,也许是芳华为了皇后的病太过操劳,再加上中秋佳节快到了,宇文晟伤好之后事情积累的较多,近日倒是特别忙!

而芳华自从知道了真相之后,虽然没有多么大的反应,但整日郁郁寡欢,也不开口,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众人看在眼中说不出的担忧!

太后的朝夕宫也是安静不已,杨文秀那日偷听到了事情的真相,想必肯定都尽数告诉了太后,她们正愁没有方法将芳华拉下水,如今好不容易她们自个送上门来,按照杨家人的性子又怎能轻易放过这次机会!不过到现在太后都没有动静,还真是让人疑惑!

不过,说来也奇怪,虽说大家都没有反应,皇宫中近来也是安静的出奇,唯独景夕宫那里不断有好消息传来,皇后娘娘的病如今是一天天好转,中秋节那日想必也是能够出席的!皇宫中安逸着,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似乎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

日子一天天过去,总算在大家的共同期盼之中,中秋节到了!中秋节,自古都是团圆的寓意,当然今日皇宫里也是十分热闹,今夜宫中会举办一次大宴,扬州城皇室的所有人,无论是外戚还是朝中大臣,今日都会来参加,这也算是芳华自来到扬州城参加的第一次盛大的宴会!

皇宫—太子东宫

晌午过后,芳华跟宇文晟用过膳食之后,宇文晟有事离去,芳华就在宫中小憩,也不知最近是怎么了,芳华只觉得自己很是疲惫,怕也是因为自己知道了真相之后,很难在跟宇文晟像以往那般相处,心中郁结所致!用过膳,便躺下了去:

“孙德海,到了时辰记得唤我一声!”

一旁的孙德海连忙答应,今夜宫中会有宴会举办,太子可是吩咐了让他照顾好姑娘,自己就更不能有半点疏忽。在芳华睡去之后,一直守在床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