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吾家有女初长成

作者:m檀香雪 字数:598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是什么地方,你又是谁?”倾歌睁开眼睛,面前是张陌生的脸。头顶传来的刺痛让她不得不闭上眼睛,脸色也是十分的惨白。

“孩子,你醒了!”秦桓连忙上前,看着眼前人痛苦的表情,没有犹豫就握住她的手腕,手指放在寸关尺部位仔细的把脉,良久放下手,再认真观察了倾歌的眼球。原本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还好只是身体有些虚弱,气血不足。简单的开些补血养气的药物调理就好了,不过目前看来最严重的似乎不是这件事情:

“孩子,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倾歌的脑中乱做一团,隐约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脑中闪过,想抓住却什么也抓住,一片空白,越想脑袋还越疼。忍不住想用手抓住,奈何全身无力,使不出任何力气:

“疼,头疼。”倾歌痛的忍不住呻吟,艰难的转过头看着秦桓:“你,你是谁……”

话刚说完人就因为疼痛就晕了过去,秦桓连忙上前:

“孩子,孩子你醒醒,醒醒。”

三日后

李倾歌再次醒来已经是三天后,再次醒来的时候,头上的疼痛感也减轻了不少。睁开眼睛打量着四周,为什么这地方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起身从床上爬起来,小人儿艰难的下地,一身白色里衣,脸色也比前几日红润了不少!

李倾歌昏迷的这几日可忙坏了秦桓,又是煎药又是照看,几乎是整夜守在床前。还好这几日她的脸色慢慢红润起来,脉相也平稳了不少,秦桓总算可以缓口气了。不过这小人儿的脑袋受到了撞击,怕是从前的事情……哎,秦桓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手中的活。

身为一名大夫,对药材的把握也是十分重要的。对于秦桓来说药材就像生命一般,不仅在药物的采摘方面自己亲力亲为,就连药物的配置处理上面也是十分谨慎。平旦秦桓就早早的醒来,简单的吃过饭后就开始整理自己的药材,日上三竿,他就将准备好的药材拿在院中晾晒,李倾歌打开门,远远的就看到这么一幕。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倾歌眨巴眨巴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周围碧绿的一片,太阳照在自己身上暖暖的,空气也是那般清新。小人儿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不远处的人影,欢快的跑了过去:

“爹爹,爹爹。”

秦桓忙着准备药材,没有注意到倾歌的到来,身后清脆的声音让他停住手中的动作,头从药材堆里抬了起来,看着身后得小人,一声爹爹让他彻底愣住:感觉到面前人的不自然,小孩的心性最为敏感,脸上做出委屈的表情,拉着秦桓的衣服,撒娇:“爹爹,是孩儿做错事了吗?”

这番话是软到秦桓心中了,连忙蹲下来伸手拍了拍倾歌的头,笑了出来:

“你怎会做错什么?”

小人儿快要落下的眼泪瞬间收了回去,满脸喜悦的扑进秦桓的怀中:

“爹爹,人家可是很听话的。”

秦桓一脸尴尬,抱着倾歌的手臂不由的紧了紧,罢了罢了,如今这孩子失去了记忆,自己能救她一命也算是有缘,更何况自己膝下没有子嗣,就且将这孩子收为女儿吧,只希望她能好好的活下去。

心中悬着的石头总算落了下去,秦桓忍不住大笑出声。小倾歌从秦桓的怀中抬起头来,调皮的拽住他的胡子:

“爹爹,你再笑什么,快告诉……”说到这里她不由的愣住,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爹爹,你能告诉孩儿性命么,孩儿想不起来自己的名字了!”

倾歌又忍不住要哭出来,这么一提醒秦桓才意识到严重的问题,这孩子自己是偶然捡到的,如今失了忆,怕是什么都忘记了。这名字,该让他从何说起。沉思间只见自己的屋前百花盛开,阳光更是明媚,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你叫芳华,芳华。人间芳菲月,灿若华满园。”

不知为何芳华这名字似乎很适合李倾歌,不仅秦桓满意,小人儿再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也是十分高兴,快乐的在地上蹦了起来:

“是的是的,芳华可是爹爹的贴心小棉袄。”

悦耳的声音,还有那灿烂的笑容也感染了秦桓,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自从双亲离世,自己一个人也生活习惯了,对儿女情长这件事压根都不往心里去,这怕是第一次觉得有个孩子倒也是件乐事。看着眼前人儿的高兴劲,自己也在无形中被感染,或许这个孩子真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

欢笑过后的倾歌,哦不,现在应该叫做芳华,规规矩矩的站在秦桓面前,小脸变成了包子样:“爹爹,芳华饿了。”说完低下头两只手指对戳,那样子说不出的委屈。

秦桓再次被她的表情逗笑,一把抱住她朝着屋内走去:“好,爹爹这就给你做吃的去。”

父女俩这般欢闹前行。

秦桓收养了倾歌的消息一夜间就传遍了整个村庄,一想到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女孩,村里人惊讶之余更多的是好奇,不过这倒是又增加了她们接触秦大夫的机会,这不一大早就有人来到秦桓家献殷勤,咳咳,应该是献爱心才对。大早上芳华还没有醒来,秦桓就起来为她准备早膳,刚打开门就见篱笆外站满了人,而且重点全都是女子,无奈之余还是走了上去。

眼见秦桓走了过来,村民连忙迎了上去,女子甲:

“秦大夫,这是小孩衣服,给芳华穿的。”

女子乙连忙上前,抓住机会挤开女子甲,满脸的笑容:

“秦大夫啊,这是女子的发饰,都给你家芳华用,都给她用!”

女子乙刚说完就被丙抢了过去,丙上前挤进两人的中间,拿出自己手中的物品:“秦大夫啊,这是娃娃穿的鞋子,给你家小闺女的,你就手下吧。”

为首的三人话说完,身后的女子们争着抢着往前挤,你一言我一语,秦桓的脸色瞬间变得不正常,干笑着接过众人手中的东西,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众人送完手中的东西之后,秦桓整个人已经都被包围在其中,众女子满心欢喜的离去。

不得不说村落的人都是十分淳朴的,虽然对于秦桓收养女儿的消息很惊讶,不过惊讶过后还是愉快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今日能来这般送东西,正是体现了这一点。众人这一走,秦桓艰难的将头从物品中探了出来,无奈的笑了笑,转身走进了屋中。

芳华在此村庄的生活还是十分惬意的,那日好心的村民送来的东西的非常实用,半月之后芳华就开始活蹦乱跳,更是没有几日就跟村中的小孩子打成一片,日子过得可谓风生水起。

村庄的生活宁静,没有外人打扰。芳华在此生活之时,由于她的样貌可爱,长得十分讨人喜欢,村中无论男女老少,个个都喜爱芳华,同时她的到来也为村庄增添了几分欢乐。这般惬意生活的同时,芳华也开始跟着自己的爹爹学习岐黄之术,走上了一条悬壶救世的医者之路。

两年后?屋中

芳华手持一本《伤害杂病论》缩在桌角看的是如痴如醉,一边看时不时的提起笔记录,坐在书桌前的秦桓看着自己女儿的认真的脸庞,欣慰不已,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

“芳华,身为医者需用何来诊治病患?”

看书的芳华连忙停下手中的动作,收了书,一本正经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自打她跟着父亲学习岐黄之术开始,这种对话已经很是常见,对此她也已经见惯不怪。思索了一会,开口:

“医治患者,需分四诊,望、闻、问、切,所谓望诊,即望患者的神色形态,头面、五官、躯体、肢体、皮肤,望排出物,望舌。闻诊主要是听声音和闻气味,问诊则是听取病患的不适,最后的切诊即是切诊和按诊!”

芳华一边说,秦桓一边直点头。不得不说,这个女儿真是聪颖过人,对诊治这一方面的要点还是掌握的十分清楚。

“不过这最主要的是,身为医者应该将这四诊出来的结果全部结合起来,对病患进行辩证的治疗,对症下药才能缓解病患之痛。”

终于将自己要说的话说完了,心中对刚才的问题答案相当满意,不知道爹爹怎么看,连忙看着眼前的秦桓,脸上一阵讨好:

“爹,芳华说的可对?”

“嗯,甚好,甚好。”秦桓可是相当满意芳华的见解,看到父亲满意的神色,小人儿心中都要乐开了花,低下头忍不住笑了笑,继续拿起书看了起来,被爹爹夸的感觉真好,她要努力让爹爹多夸几次,心中这般想着,思绪不久就进入了书中。

对于芳华的表现,秦桓简直是满意至极,古人云:孺子可教也!看来,当初让她走上医者之路,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如此这般尽得他心意。收回了感叹,秦桓也同芳华一般,认真的看起书来。

就这样,在村中的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已经五年光阴。芳华在村中过着安逸的生活,可这村外的五年光阴,依旧是那般血腥残忍。

后周•;皇宫

自那日宇文晟跟自己的父亲发生冲突之后,就被关在房间内。三日后宇文无极正式登基,后唐改为后周,宇文晟同升为太子。登基大典之日,身为太子的宇文晟并没有参加,只是从宇文府搬进了皇宫,继续被囚禁的生活。

皇宫之中,本就人多口杂,就连太子东宫内也是那般如此。被囚禁的几日,宇文晟从宫人的口中,才听到了那日所发生的事情,原来,那日的皇宫竟然是那般,那个所谓的父亲,真是彻头彻尾的欺骗了自己。一想到倾歌,宇文晟只觉得心中十分疼痛。

一个是自己最尊敬的父亲,一个是自己打小就深爱着的女子,而自己的父亲挥刀刺向了自己深爱女子的家人,这说出去是多么的可笑。父亲啊父亲,原来从头到尾你都在欺骗我,什么后周太子,什么东宫之主,他宇文晟不稀罕,他要李倾歌,要他深爱的小不点,他不要什么权位。心中越是这般想,宇文晟的愧疚就越来越深。

太子东宫每日人口密集,也不知出现过多少人,关于那日父亲夺宫之经过,前前后后宇文晟也明白了不少。那夜他虽不在宫中,那场面自己不敢想,父亲对李家人似乎恨之入骨,皇帝李广死后,萧皇后自缢荣华殿门口,整个皇宫乱作一团,人人都在拼了命的逃离。后唐覆灭,父亲也更是怕李家人会卷土重来,几乎灭了李家所有人,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些人里并没有他的倾歌,有传言说他的倾歌早已在宫中叛乱之时被诛杀,有传言说倾歌已经逃出了宫。不过在宇文晟心中,更加倾向第二种说法。倾歌,这天下之大,我宇文晟一定要找到你。

后周取代后唐这一件事在诸侯纷争的乱世中似乎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当日后唐在李广手中初期确实是十分鼎盛,可是众所周知李广后来荒淫无度,其他的诸侯国巴不得后唐早日破灭,如今倒是也遂了他们的心意。后周这个新生起来的政权目前还对他们构不成什么威胁,这样的态度对刚刚成立的后周来说,对他宇文无极本人来说,也是件十分有利的事情。正好借这个机会,修生养息,强大国力。

时间如白驹过隙,历史的齿轮继续旋转,一年又一年,宇文晟终是褪去了青涩,性情也跟着改变了不少,也许是因为年龄的增长,他的性格倒是成熟了不少。终日学习四书五经,治国论道,偶尔的在国家大事之上发表下自己的看法,也算是真正表现出了自己身为太子的责任。宇文晟的改变看在宇文无极眼中,那是说不出的欣慰,自己的儿子终于还是长大了。倒是身为皇后的宇文晟母亲,对自己儿子的改变喜忧参半,喜的是儿子跟丈夫间的关系不在像以前那般恶劣,忧的是那李倾歌怕是自家儿子心头上次的一根刺,心头刺这东西弄不好可是一辈子。唉,皇后不敢往下想。

就这般,宇文晟在装满李倾歌身影的皇宫之中努力将自己变强大,而李倾歌,如今的芳华跟着秦桓努力的学习着岐黄之术,时光匆匆,转眼间已经十余载,当初年幼的两人皆是长大成人,而命运会不会让两人再次相遇,芳华不知,宇文晟更不知。

十年后

十年春秋,转眼即逝。秦桓还记得当初捡到芳华的情景,似乎这些就发生在昨天,再一转眼,当初那个小女孩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女子,这容颜怕是自己见过最美的脸,想必芳华的生母定也是倾城倾国的绝色女子。秦桓的思绪飘了很远,耳边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他心中所想:

“秦大夫,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你快去救人吧!”

只见村民阿牛急匆匆的朝着秦桓跑来,脸上写满了焦急,秦桓连忙迎了上去:

“怎么了?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大夫,村中的老李下地劳作突然昏迷了过去,全身抽搐,看样子人快要不行了,大夫你快去瞧瞧吧!”

秦桓停了阿牛所说,心中也是焦急万分,连忙转身就朝着屋内走去,准备拿着药箱就前往老李家去。秦桓刚一转身,一身素白衣服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看清来人,两人同时愣住。

十年后的芳华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可谓是人间极品,秦桓跟阿牛两人都看呆了。来人一身素白衣服,头发随意的编在一旁,不施粉黛,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浓密的睫毛让眼睛更显得神秘,身形也是极好,一身素白衣服愣是让她穿出几分贵气。芳华本是在屋中捣制药材,听到门口的声音,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就拿着自己父亲的医药箱走了出去,十年来,爹爹救助病患的时候,自己都在现场,今日怎么能缺了她。一出门就看见秦桓的身影,芳华满眼笑意的迎接了上去:

“爹爹,药箱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快去李大叔家吧。”

银铃般的声音让两人回过神来,秦桓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接过芳华手中的药箱:

“走吧!”转身率先离去,芳华。阿牛紧跟其后,三人朝着老李家走去。

到了老李家,门外已经聚集了很多村民,众人都是一脸的焦急,无不对老李表示担心,好好的一个人还在劳作,就这般突然晕倒了过去,更可怕的是全身抽搐,感觉生命似乎也走到了尽头。就在众人焦急之时,阿牛带着秦桓跟芳华赶来,眼尖的人发现了他们的身影,一声众人齐齐回头:

“秦大夫来了,秦大夫来了。”

众人连忙回头,为秦桓让出道路,耳边低语不断,秦大夫来了就好,这下老李有救了,众人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秦桓跟芳华两人也不顾旁边站着的百姓,两人急匆匆的走进了老李家里,一旁的家属连忙散去,让秦桓为其诊治。秦桓两人看着此时躺在床上的老李,不由放下心来,还好,不是什么大病。

脑中不由闪过一个念头,转身看着一旁的芳华:“这病,你来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