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互生间隙现端倪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49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淳于焱听到芳华受了惩罚之事,心中十分担忧,且听到她并没有受到多大伤害,暂且放下心来。不过这事倒也是给淳于焱一个提醒,芳华不能留在这扬州城内,更不能留在那皇宫之内!

“去,找到一个让我混进宫的办法来!”

地上的两人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看着淳于焱:

“主子三思,后周不比姜国,且现在两国局势如此紧张之时,若是让后周知晓主子身份,岂不是十分危险!如此冒风险之事,还望主子三思啊!”两人极力阻淳于焱,被两人这么一提醒,淳于焱总算是冷静下来,那两人说的不错,这件事情急不得,还的好好思虑才行!淳于焱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朝着窗子前走去,且罢,此事还需在等等!

皇宫-朝夕宫

宇文晟与芳华养病几日,杨文秀也一直在朝夕宫之中,早在之前杨文秀也常常出入朝夕宫中,一住多日也不是怪事,最多在宫中住上半月,也是常事!芳华救助浣衣局妇人之时,不出一个时辰就传遍了整个皇宫,朝夕宫中也同时收到了消息。

此时杨文秀正陪着太后娘娘下棋,魏公公就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

“太后,可是出了件奇事,奴才定要说给你听听!”

魏公公面带笑意,杨文秀忍不住笑出声来,将手中的黑子放在桌上:

“姑姑,来这朝夕宫这么多次,秀儿竟不知魏公公原来还有这般幽默的时候,宫中今出了什么新奇事情,竟要公公开了口,来逗笑姑姑!”

“小姐莫要打趣奴才,今天这奇事可是真的有趣,那个芳华姑娘病好之后,竟然眼巴巴的跑去浣衣局给个奴婢治病!说来还真是菩萨心肠。”

太后将手中的白子落下,脸上没有多大变化:

“那奴婢是怎么回事?”

“回太后的话,听说那个妇人是今日打水失足掉进了井中,被人救上来时已经是个半死人了,也不知道那芳华姑娘是怎么得知的消息,赶了过去,就活了那妇人之命!”

太后跟杨文秀同时顿住,抬头目光交接在一起,魏公公说的兴头,自然没有留意到眼前两人的变化,倒是杨文秀跟太后眼中出现了异样!妇人?浣衣局离东宫甚远,她又怎会遇到那妇人,又怎会这般大发善心,怕是这其中有什么她们不知道的秘密吧!

“那后来呢?”杨文秀继续追问。

“后来?”魏公公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回小姐的话,后来听说那芳华姑娘当真就将那妇人给救活了,说来还真是稀奇!这芳华姑娘医术竟然如此之高,先前医好了玖嫔,接着是柳嫔,然后是皇后娘娘,现下又是宫人!看来日后这芳华姑娘定是要被宫中所有人都信服!”

太后冷笑,手中再次放下颗棋子,对着自己的侄女说到:

“秀儿,你若在不出奇制胜,这局你可就要输了!”

太后明面上说的是棋局,实则是什么杨文秀心中都明白,如今芳华抢进了所有先机,自己要是再不动手,可真就来不及了。不过,目前看来时机是到了!从容的拿出一枚棋子落在一处,笑容不减:

“麻烦魏公公派人多留意下那浣衣局的妇人!”

魏公公一愣,连忙回过神来:

“小姐吩咐,奴才哪敢不从,定将此事办妥当!”

两人的对话让太后很是满意,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

“不错,秀儿的棋艺多日不见突飞猛进不少,哀家很是欣慰,很是欣慰!”

“秀儿能有如此,全靠姑姑栽培,姑姑用意,秀儿怎可辜负!”杨文秀放下手中的棋子,上前一步对着太后行礼!

太后起身顺势将她扶起:

“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今日这棋局就下到这里,留着吧。哀家乏了,进去小憩一会,你且自便吧!”

说完不由的抚了抚额头,朝着内室走去,魏公公连忙上前掺扶,杨文秀行礼相送!太后一走,文秀回头看着桌上的残局,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回头朝着屋外走去!

皇宫——东宫

芳华从浣衣局出来之后,神色就有些不对劲,也不知为何,那妇人总给她一种亲切感,似乎是在哪里见到过,但她却一点印象都没有!实在想不起来,不过今日几次试探,她赶肯定这妇人,还有宇文晟甚至那前朝公主之间必定有联系!曾经宇文晟喊自己倾歌,名字姓氏跟那公主根本就是一模一样,只是这身份为何大不相同,难道宇文晟真的是欺骗自己!

今日看那妇人脸色,确定是有事情瞒着自己,不知是不是她跟那李倾歌关系匪浅,答应替宇文晟保密,才不告诉自己不成!不行,当下自己还是必须找到那个荣华殿,好好调查此事才行!

一路思考,不知不觉芳华就走到了距离皇后景夕宫之处,这才反应过来,呀今个真是糊涂了,怎么把这大事给忘了,连忙朝着景夕宫小跑进去!

进了景夕宫之后,快要到皇后卧室之时,周太医更好从里面走了出来,芳华面上一喜上前几步:

“老师,学生来看你了!娘娘的身体最近可好?”

看到芳华,周太医也是十分的激动,上前来到芳华面前:“多谢姑娘,今日要不是你的方子、方法,老臣今日也不可能救了皇后!周某谢过姑娘,谢过姑娘!”

“老师莫要跟学生可气,只是不知娘娘的身子?”

“娘娘身子已经大为好转,近日来头痛倒是减轻不少,面色也红润许多,这会儿刚刚吃了药睡下!姑娘要进去瞧瞧么?”

听了周太医所说,芳华总算是放下心,如此一来自己也算是可以回去向宇文晟复命了:

“那就劳烦周太医好好照顾皇后娘娘,芳华现行离去,太子爷还需要人照顾。若是娘娘醒了,就说芳华代太子来过!”

“臣明白,姑娘慢走!”周太医应着,芳华转身离去!

皇宫——太子东宫

芳华离去了许久都没见回来,宇文晟不禁有些担心,手上的书也看不进去,辗转反侧。孙德海站在一旁看着太子这般烦躁,不由上前开口:

“太子爷,若是看不进去书,那就躺下休息吧。”

宇文晟抬头看着孙德海,脸上一脸烦躁:

“姑娘去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回来?”

近日在房间里养伤,倒是让宇文晟的性子变的急躁几分,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心口处太多不安,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看着宇文晟这个样子,孙德海算是明白过来,感情太子爷这是在跟姑娘赌气,暗自笑了笑:

“太子爷放心,姑娘许是跟周太医在讨论娘娘的病情,想必马上就会回来,太子莫急!若太子等急了,奴才这就去给你将姑娘叫回来!”

说罢,孙德海竟然真的要往外走,宇文晟见状连忙开口:

“站住,你给我回来。”

芳华若真是在忙,自己将她叫回来,倒显得他舍不得,太过儿女情长了点。算了,就当刚才他什么都没有说过。顺手将扔在一旁的书拿了起来,没有兴致看着。

一旁的孙德海快要憋出内伤来!

芳华背着药箱回到东宫之时,就看到孙德海这般表情,再看看宇文晟别过头去,手中拿着书,倒看不出什么表情来,心中疑惑,芳华开口:

“这是怎么了?”

听到声音的主仆二人同时回头,看着芳华眼中充满了笑意,宇文晟更是欣喜的试图从床上爬起来,被芳华眼疾手快按住:

“你这是干嘛,不要命了!”

“你这么担心是做什么,我这伤不算什么,现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还不让我下床,难道你打算要养我一辈子。”

宇文晟最后的话带着几分调戏之意,眼中的笑意更浓!

孙德海见状,很是实务的转身离去,难得太子爷跟姑娘这么恩爱,自己还是不要打扰的好!

孙德海这一走,宇文晟连忙拉住芳华的手,不似刚才那般逗趣,一脸的认真:

“你去了哪里?怎么在景夕宫呆了那么晚!”

宇文晟这般询问,芳华先是一愣,随即笑着,上前将自己肩上的药箱拿了下来,放在凳子之上:

“皇后娘娘身体好了不少,我便跟周太医好好研究了番,想知道那日到底问题出在了哪里?让皇后娘娘那般痛苦?”顺手拉过凳子,芳华坐下!

看着凳子上的药箱,宇文晟心中疑惑,他记得芳华的药箱那日是放在了太医局并没有带回来,今日怎么突然出现在她手中,难道她去了太医局,但为何芳华并没有提到!

“可查出是什么原因?”

“是那日我的那药方中将治疗头风的药物剂量开重了罢,你也深知皇后的病不是一朝一夕,突然的药量可能让她身体不适,更何况她的身体还那般虚弱,倒是我疏忽了,是我的错!”

见到芳华自责,宇文晟上前拉住她的手安慰到:

“莫自责,现在不都已经好了!”

芳华握住宇文晟的手,点点头。

“你今日除了去母后那里,可去过别的地方?”宇文晟还是忍不住试探芳华!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我不去皇后的景夕宫,还能去哪里?”微微一笑,遮住了自己心中的不安。芳华心中诧异,难道宇文晟知晓自己去了浣衣局不成,不,这不可能!一阵安慰,芳华总算是放下心来!

宇文晟心中疑惑更深,再次用余光看了眼那药箱,将话题转了过去:

“过上十来日就是中秋节了,我向父皇请命,带你出宫去玩可好?”

“好!若真的能出宫,真是一件好事!到时候我又可以吃那些好吃的东西了!”

芳华一脸无害,笑的纯真!宇文晟更是宠溺的摸了摸芳华的头,两人面上看着十分和睦,却不知人心之中竟生了间隙,也不知这间隙会让日后的情形变的如何?

不过总算这一天是过去了,接下来的几日倒是没发生什么不对,值得庆幸的是,宇文晟的身体终是在三日后好了起来,而皇后的病更是一天天好转!太子已痊愈,芳华自然不用贴身照顾,这几日倒是在景夕宫跟周太医一同给皇后娘娘治病!

这日宇文晟在床上躺了十日,今日难得可以下床,心情愉悦准备皇后的宫中探望皇后的身体,正好快到晌午,倒是等会可以跟芳华一同回来用午膳!心中高兴,朝着东宫外走去!

脚步刚刚穿过那回廊,一个转角,便看见众多宫女围坐一团,脸上都是欢喜模样,也不知道讨论着什么!宇文晟笑了笑,这种事情他早已见惯不怪,再说自己也不似后宫妃嫔,对她们这些宫女没必要太过严厉,她们爱闹就闹去吧,宇文晟可没有心思管这么多,收回目光朝着前方走去!

“咱们姑娘可是厉害,哎,你们几个都听说了没?”一宫女开口。

“听说什么?姑娘是真厉害,皇后娘娘多年的旧疾都要治要治愈好了!”另一宫女跟着附和!

“这算什么,你们是不知道,前几日姑娘可是救了浣衣局一个妇人,听说那妇人掉落井中,半条命都没有了,可多亏了姑娘,救活了那妇人的性命!”不知是哪个宫女开口!

“真的假的?姑娘的医术那么神乎?”似乎还有人不信!

“那是自然,姑娘当初能将玖嫔救活,医术定是上乘。我可听说了昂,姑娘救的那妇人似乎是个哑巴!”

“你听谁说的?”

“我进东宫之前有个关系较好的姐妹,似乎是得罪了主子被贬到了浣衣局,这件事可是她亲眼所见!”

宫女间说的有鼻子有眼,却尽数落入了宇文晟的耳朵中,刚刚在听到芳华之时,他的脚步就放慢了不少,等听到最后,宇文晟险些抖起来,那宫女口中的哑巴妇人定是徐氏,莫不是芳华已经见过她了,那那件事是不是也……宇文晟不敢想,连忙加快脚步朝着东宫门外走去!

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离去,刚才背对着开口的宫女转过头来,嘴角微微上扬,看来小姐果真没有猜错,太子爷是认得那妇人的,如今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还是快点去告诉小姐去!

一番推脱,那宫女从人群中走去,朝着东宫的偏门方向走去!

宇文晟担心徐氏将消息泄露给芳华,所谓关心则乱,这一急着去见徐氏,倒是果真真露出了马脚。却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

皇宫—景夕宫

今日跟周太医忙碌了一中午,倒是整出了不少的东西,今日倒是难得清闲,竟然景夕宫已经没有大事,芳华也就不多留,打算回到东宫,跟宇文晟一起用膳!向周太医告辞之后,芳华朝着东宫方向赶去!

穿过御花园,要看着就要到东宫,芳华脸上微笑,不禁心想,今日早早回来不知道宇文晟会不会有惊喜!刚想到宇文晟,一个抬头就看见他急匆匆的走了出来,朝着自己的方向,芳华面上一喜加快步伐,准备叫住宇文晟!只见他面色不安,脚步也是匆忙,并没有朝着她的方向走来,而是直接从一旁的小路朝着南边走去!

看到这一幕,芳华前行的脚步挺住,心中大为不解,宇文晟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何事,这条路也不是皇后、皇上的宫中之路,更奇怪的是怎么没有宫人跟随,芳华很是疑惑!

上前朝着东宫走去,准备回去问问孙德海发生了什么事,突然脑中灵光一现,那条路是通往后宫的方向,难道那浣衣局的是事情已经知晓,宇文晟这般急着赶过去,是怕那妇人告知自己什么?心中这般一想,芳华眼前一亮,本要去东宫的步伐直接转了方向,跟着宇文晟的步伐离去!

皇宫——朝夕宫

此刻太后在软榻上休息,杨文秀一人在院中摆弄着花草,不远处一阵脚步声传来,甚是匆忙,一时好奇,杨文秀抬头看去,只见一宫女打扮的人直直朝着她的方向走来!不由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那来人!

那宫女来到杨文秀身边,福了礼,便附耳在她身边,也不知道低语了什么,只知道那宫女话落,杨文秀原本平静的脸上闪现出笑意:

“我知道了,你做的不错,回去吧,莫让人发现了!”

“是,奴婢告退。”

那宫女乖巧的俯身告退。宫女一走,杨文秀低头看着手庞盛开的鲜花,眼中的笑意再次扩大,一个用力竟将那花从枝上折了下来:

“此花虽好,却开的太过娇艳!太过美好的事物总是保存不了多久,今日也是时候该折了罢!”

“哼!”冷笑着,杨文秀将那花扔在地上,整理了衣衫,朝前走去,不偏不齐,脚步刚刚踩在花之上,杨文秀优雅离去,花却狼狈不堪,散落在地!

皇宫——浣衣局

那妇人三日来修养身子骨倒是好转了不少,再加上芳华临走之时特地关照过浣衣局的嬷嬷好好照顾,当下也不敢有什么疏忽!

这日,徐氏身体好转不少,便寻思着出来走动走动,这一出了房间,只见整个浣衣局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有些不适低下头去。脚步依旧朝前,刚走几步眼前突然出现双鞋子,徐氏连忙抬起头来。

只见浣衣局的嬷嬷站在徐氏面前,看着她:

“身子总算好些,你跟我来!”

说完转身离去,徐氏虽不知何事,仍跟着她朝着前方走去!出了浣衣局的门,那嬷嬷带着徐氏朝着后方的树林中走去,到了树林外面,嬷嬷转身:

“进去吧,有人在里面等你!”

那嬷嬷说完人便离去,徐氏连忙走进了树林,也不知道是谁今日来找自己,自从那日公主从这里离去之后,她就有预感,以后安宁的日子怕是没有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