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百般为难贵客来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31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芳华从这东宫走了出来,一路朝着皇后的景夕宫赶去,这三日来自己一直卧病在床,没出过这东宫大门,今日难道出来走走,倒觉得这阳光照在人身上都暖洋洋的。

心情大好,芳华不由哼着小调前行,也不知道皇后的身子好了多少,这次能够对皇后的病有所医治,也不枉自己那几日的努力,也算是了了宇文晟心事,越想越觉得心情愉悦,脚步刚刚路过御花园,只觉得这花开的可真是鲜艳!

穿过御花园,前面不远处就是皇后的景夕宫了,芳华停下脚步,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情绪,抬脚朝着景夕宫走去!

迎面走来两个宫女,低着头不知道议论什么,由于道路比较窄,芳华跟这两人不能并排行走,礼貌性的退至一旁,让那两宫女先行!

“你听说了没,浣衣局那个哑巴妇人,今日在井边打水,也不怎地竟然掉到了井中,被人捞起来得时候半条命都快没了!这会儿怕是要死在浣衣局了!真是可怜。”

“呀,你也知道了,我还正打算说与你呢!那个哑巴宫女真是太可怜了,也没有个太医去瞧瞧,年纪大了身体本就不好,怕也是撑不了多久了!”

另一宫女附和着!

“可不是么,哎……”

宫女的身影远去,看着两人远去的方向,芳华的手抖了抖,眼中说不出的惊恐,那哑巴妇人定是上次自己见到的人,怎么会这样,这才几日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曾经时候自己提起那妇人宇文晟的脸色十分异常,还有那公主李倾歌,那妇人可是关键人物,不行自己绝对不能让她死去。想到此处,芳华连忙朝着太医局方向跑去!此刻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必须救活那个妇人!

脚步匆匆来到太医局,脸色匆忙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这时候芳华也不理会这么多,匆匆进了内室,拿过放在自己桌上的药箱,上次走的太急,药箱就被放在太医局,难道这么匆忙时刻,芳华还记得!

太医局当值太医看见芳华身影,面上一喜,要知道此次皇后的病好转,这功劳可是全部在她身上,太子爷更是对她十分疼爱,这女子日后不可限量,连忙上前询问:

“芳华姑娘,你……”

话还没说完,芳华的身影就消失不见。一心全在那浣衣局妇人身上,芳华自然没有时间理会那么多!出了内室,来到药房,无数目光落在她身上,芳华不理会朝着大门走去,刚走到门口,有一药童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余光划过,想到了什么,停住:

“你,快跟我走!”

那药童先是一愣,马上反应过来,连忙跟上芳华的脚步,朝着门外走去。这一来一回,众人心中起了疑惑,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看芳华的脸色,难道真的有什么大事发生!

皇宫——浣衣局

那两名宫女的话并没有说错,浣衣局那妇人,也就是李倾歌的奶娘徐氏,的确今日是溺水了。

不过要说来这徐氏怎么溺水,说来也是可怜,奶娘徐氏虽说身体也不差,但是常年生活在浣衣局这下等地方,地位本就低贱,生病之后也不会有人理会,长此以往落下病根也是正常,今早就是打水之时,眼前突然一黑,人就倒了下去!只听通的一声,伴随着木桶落地的声音,众人连忙回头,徐氏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显然众人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半死,连忙停下手中的活,跑到了井边,浣衣局的嬷嬷更是险些晕了过去,要知道这妇人可是太子亲自放在浣衣局的人,今日要是出了什么事,她可怎么跟太子交代: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人捞出来!”

众人一阵手忙脚乱!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那妇人从井中拉了出来,但是那妇人的脸色已经不对!

突然的溺水让所有人都乱做一团,徐氏被救上来之后,就被人放在地上,那嬷嬷连忙走了过去,见她已经昏迷,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快,快,你们谁会救人,赶紧上来救人!”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如何是好!无奈只好全都退到一旁,只怕那妇人的人会连累到自己身上!求助无果,嬷嬷都快要急死了,可是自己也不会救助,这可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的看着这妇人死去不成,嬷嬷越想心中越是慌乱!

由于徐氏溺水,多人不会救治,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这般躺在地上,脸色由最初的苍白慢慢变的苍白,人干脆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手的颜色也发生了变化,最后更是可怕,脸色变成了青色,身体也少许抽搐起来!嬷嬷急的快要哭了出来!

芳华带着药童赶到之时,就看到整个浣衣局的人都聚集在一起,将那妇人团团围住,里三层外三层,芳华心惊,连忙剥开人群,朝着深处走去:

“让开,都给我让开!”也不知为何,芳华心中说不出的压抑,这种感觉从来都没有过,为什么今日看到这场景自己会是这般!

剥开人群来到里面之时,就见那只有一面之缘的妇人倒地,身体也近乎抽搐,芳华心中咯噔一声,连忙上前,一把推开那嬷嬷:

“闪开!”

芳华见状之这妇人再不去救助,只怕回天乏术,从药箱中拿出一根银针,直接刺入徐氏的人中,在伸手触及到徐氏的身体,对着身后跟来的药童:

“快,把她给我抱进房间!”

芳华抬头看着眼前的嬷嬷:“房间在哪里?”

嬷嬷先是一愣,顺手指着不远处的屋子:“那,那里,姑娘那里!”

那药童也是极有眼色之人,上前就将那妇人抱起,朝着房间跑去。芳华拿起药箱紧跟在其后:

“拿些皂角末,再打些热水来!”声音是对着那嬷嬷说的。芳华离开,那嬷嬷总算反应过来:

“是,是。”连忙去准备!

进了房间,药童将妇人放在了床上,芳华随后进来,再次将目光移上徐氏脸上,只见她牙关紧闭,芳华伸手欲将她嘴掰开,但似乎没有作用!

芳华心中也是焦急,索性直接坐上床边,伸手将徐氏扶起,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之上,用两手拇指顶住徐氏的下颌关节用力向前推,同时再用两手食指和中指向下扳其下颌骨,将口掰开。为防止徐氏已张开的口再闭上,看着一旁的药童:

“去拿个小木棒来!”

那药童连忙去找,不一会儿就将木棒交在芳华手中,芳华伸手将小木棒放在徐氏者上下牙床之间。一切准备妥当,芳华腾出右手,顺着徐氏张开的口就伸了进去,伸到喉咙部位,食指用力一按,那徐氏立马做出了呕吐状态。眼看这一方法有效,芳华面上一喜,连忙调整姿势。脱下鞋子上了床,扶住妇人身子,一腿跪在床上,另一腿屈膝,将徐氏腹部搁在自己屈膝的腿上,然后一手扶住她的头部使口朝下,此时刚好嬷嬷端着水进来,就看到这样的状态。

“快过来帮忙!”

看到那嬷嬷,芳华很是欣喜。嬷嬷连忙放下手中的水盆走上前去:

“扶住她的后背!”

嬷嬷照做。两人准备好之后,芳华按照刚才的方法,再次将手伸进了徐氏的口中,用力一按,妇人再次呕吐,芳华连续不断,那妇人终是干呕几次之后,吐出水来!不时发出了几声痛苦的声音!

等到徐氏腹中水已经吐的差不多了,芳华才将她重新平放在床上:

“药童,你出去吧。顺手把门关上!”

那药童得到命令转身离去,按照芳华的吩咐将门带上。药童一走,芳华的声音想起:

“劳烦嬷嬷脱她的上衣!”

嬷嬷再帮助徐氏脱衣服之时,芳华也没有闲着,将她带来的皂角末吹入了徐氏的咽喉中,待嬷嬷将她的衣服褪下,芳华拿出银针放在一旁的蜡烛上烤了会,灸入她脐孔三五十壮,立马就有水再次从她的口中流出,反复几次,终是再没有水溢出之时,芳华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将手中的东西当回远处,伸手过来为徐氏穿着衣衫,那徐氏原本青紫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不过是有些苍白,片刻后紧闭的眼睛也缓缓睁开,一旁的嬷嬷面色大喜!

“去给她煮点热粥来!”

“是,老奴这就去做!”见那妇人醒来,嬷嬷总算放下心来,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转身离去!

见床上的人醒来,芳华连忙拿起放在床角的被子,给徐氏盖上,自个儿翻身从床上下来。

徐氏昏迷前最后的记忆,就是自己昏了过去,迷迷糊糊记得自己掉进了水中,在醒来就是这般场景。看着眼前忙碌的女子,徐氏眼泪不由充盈眼眶,公主,竟然是公主救了她!

一时间想要感谢,却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公主,真没想到在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能够再见公主一面!

芳华下床之后,抬头就见那妇人一直盯着自己,眼神怪异:

“我救了你,难道你不应该感谢一下?”

声音说不出的熟悉,那跟萧皇后相似的眉眼,就眼睛就跟小时候一模一样,真没有想到公主竟然出落的这般水灵,怕是比皇后都要美艳几分。若皇后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

见妇人久久不回答自己,芳华心思一转,这个时候她的内心是脆弱的时候,问那些问题最合适不过了,她又怎会放弃这机会:

“不用再装了,我知道你不是个哑巴,宇文晟已经告诉我了!若不是如此,我今日也不可能这般救你!”

徐氏脸上一愣,终是摇了摇头,缓慢的开口:“谢姑娘救命之恩,奴婢无以为报!”

徐氏开口的那一刻,芳华心中还是震惊了一下,这妇人果真不是个哑巴,也就是说宇文晟的确是有事情瞒着自己了,不行,她今日必须问出个所以然来: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装成哑巴,还有你是不是认识我,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芳华的语气似乎十分着急,乱了分寸!

“姑娘是哪里的话,老奴不认识姑娘!”徐氏狡辩!

“那为何你见了我之后会十分惊恐,你跟我跟宇文晟到底是什么关系?”

“姑娘莫要再问了,老奴什么都不知道。姑娘是宫中的红人,又是太子爷心尖人,那日能够见到姑娘真容,是老奴惶恐了!”

徐氏面色不变,心中却已经痛如刀割,公主对不起,不是老奴不认你,太子爷说得对,你我二人相认不得,相认不得啊!

见那妇人这般说辞,芳华心知也问不出什么来,不由的有些丧气:

“你不愿告诉我实情,我总会知晓。我且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也算是报我对你的救命之恩!”

“若是姑娘不在询问你我之间还有太子之间的关系,老奴便答应姑娘!”

“好,绝不问!”芳华眼底的笑意扩大:“你告诉我,荣华殿在什么地方?”

此言一出,徐氏的脸色变得色变得更加惨白,眼中也是十分惊讶,这,这,公主她,公主她怎么会知道荣华殿,难道公主,公主想起了从前的事情!不,不对,若真是想起也不会是刚才那般,徐氏故作镇定:

“姑娘说的地方,老奴不知!”

芳华嘴角冷笑:“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还是根本就不想告诉我,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还是说,你跟那前朝公主李倾歌之间,有着莫大的关系?你若是不想说实话,回去我便就告诉太子,是你告诉我,我芳华就是前朝公主李倾歌!”

最后一句话,芳华说的甚是狠厉,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那恶狠狠的表情,已经彻底惊吓到了徐氏,那一刻徐氏真就差点将一切算盘拖出,终是忍了下来,剧烈的咳嗽着:

“若是姑娘执意如此,那就大可放心在太子面前言论,老奴一条贱命,死不足惜,若是因此生分了太子跟姑娘,倒是老奴的错!”

就这般三言两语,徐氏就将芳华的所有话给堵了回去,芳华心中感叹,看来今日是真的什么都问不出来!罢了,收回刚才那番凶神模样,将目光移在一边:

“这几日你好生休养,不要再干活了。我会跟嬷嬷好生谈谈,等下粥来了,趁热喝了,对你身子好!”

交代完事情,芳华起身,朝着门外走去!听到开门的声音,接着就是脚步远去,徐氏握紧的拳头终是送开,眼角的泪水流出,表情已是十分痛苦,公主,莫要怪老奴,莫要怪老奴!

出了房间,就见嬷嬷端着粥朝着这里赶来,那嬷嬷瞧见芳华,连忙走了上去:

“姑娘怎么出来了,那妇人身子如何?”

“没什么大碍,不过日后还的麻烦嬷嬷留心照顾着,最近的那妇人手中的活还是停了吧。想必要是这浣衣局出了人命,若是上面责备下来,嬷嬷也不好交差!”

“姑娘的话,老奴明白,老奴明白!”那嬷嬷也是明事理之人,眼前的人怕不是别人,正是那位传言医术精湛,深得皇上宠爱的芳华姑娘才对,那妇人本就是太子爷的人,今个就算没有姑娘的话,她也会留心的!

安排妥当之后,芳华带着药童走出了浣衣局,一切就像她来时那般平静!

芳华今日此举,看起来事小,不过却日后成了重要把柄落在人手中。不过,若真的要去计较,只能说一句,造化弄人罢了!不到半日,芳华救助了浣衣局宫人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皇宫!

后周——扬州城

今日宫中倒是发生了大事,不过无论宫中生出怎样的变化,这扬州城内却仍然依旧喧闹无比!而今天的扬州城内,倒是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而这不速之客,不是别人,正是那千里迢迢冒着生命危险,从姜国赶来寻找芳华的淳于焱!

此行的淳于焱虽是来找芳华,不过如今姜国跟后周的局势这么紧张,他也不能贸然前来,只好化作一个富家公子,出入这扬州城内!

来到扬州城,淳于焱起先派来的人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淳于焱来到之时,一切都准备妥当!进了客栈,淳于焱打开窗户,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

“看来这几年在宇文皇帝的统治之下,后周的确强大了不少,单看这扬州城的繁华,就可见日后后周的昌盛!”

也足以见得,后周以后会是姜国多么可怕的敌人!这一句,淳于焱在心中默默说着!

“爷,他们回来了!”

身后声音传来,淳于焱关上窗子,回头只见面前对着两人,径直走向桌前:

“查的如何?”

“回主子的话,姑娘此时人在皇宫,入住东宫,且宫中有人回报,说是几日前姑娘在皇后宫前受了刑罚!”跪在地上的一个男子开口!

“刑罚?她可如何?有没有什么大碍?”一听到芳华出事,淳于焱心中说不出的疼痛,只希望尽早将她带出皇宫才好!

“爷,姑娘没事,听说是那太子为姑娘挡去了多数刑罚,如今太子躺在东宫之中养伤,姑娘想必是没有什么大碍!”

宇文晟竟然会替芳华挡着,真是太不可思议,淳于焱心中疑惑之余,更多得是震惊,不由想着芳华,难道她的魅力如此之大,但转念一想,这芳华跟宇文晟如今是朝夕相对,淳于焱就觉得别扭,不行他绝对不能放任如此,必须想办法见到芳华才行:

“去,找到一个让我混进宫的办法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