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悲喜参半噩耗袭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29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后周-太子东宫

在皇后宫中之时,宇文晟为芳华将剩下的板子系数承担,在场的嫔妃看在眼里,不由变了脸色,没想到太子爷对那女子的宠爱竟然是这般,太后虽然面上无异样,内心的嘲讽已是非常,杨文秀走出寝宫看到这幕,脸色已经能用惨白来形容!

一时间众人的面色各异,唯独宇文无极的神色正常。杖刑完毕,众人连忙停下手中的板子,一个都不敢多打,再看看宇文晟,脸色已经惨白,还是依旧做出护着芳华的动作,看的直叫人心疼!芳华的眼圈已经红肿,一场刑罚下来,两人甚是狼狈不堪!

“皇上,已经结束了!”张公公见此,也是明眼色之人,虽不知皇上是什么意图,但若是皇后今日在此,怕定不会让太子有任何闪失!如今打也打了,是时候该停止了,太子殿下是万金之躯,万一出了什么事,没有人能够担当得起啊!

宇文无极罚也罚了,该做的都已经做了,看着已经狼狈不堪的两人:“来人,将太子殿下跟芳华姑娘扶回东宫,让人好生伺候着!”

“是!”张公公领命,孙公公连忙带着人上前,立刻就有人抬着软轿上前,孙公公等人连忙将宇文晟跟芳华两人分别掺扶进去,一切准备妥当,软轿朝着东宫方向走去!今日,该有的惩罚也都有了,那些来看热闹的人也都如了他们的心意,是时候结束了:

“都回去吧!让皇后好生休息!周太医,皇后的身子你近日调理吧,其余人都散了,皇后的景夕宫,就都莫要前来打扰了!”说完不理会众人,率先离去!张公公连忙跟上前去!

周太医等人都是惊奇不已,怎么皇上刚才还十分责备自己,如今又将皇后的病继续交给自己负责,果真帝王心不是一般人能猜到。不过倒是可怜了芳华姑娘,将所有的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周太医心中感叹。太后见皇帝离开,也不再逗留,一个抬手,身后的杨文秀连忙上前,扶住她,一行人朝着朝夕宫走去!这两尊大神离去,众妃嫔也不多留,相继离去!

皇宫-御花园中

杨文秀扶着太后朝着朝夕宫走去,一路上脸色十分古怪,却走在太后身边默不作声。魏公公频频侧目看着杨文秀,生怕她出了什么事!太后将两人的表情悉数收进眼中,默不作声,心中却也是在做衡量!若是按照自己侄女以前的脾气,必定忍不了多久就会爆发出来,那么自己前几日的苦心就算是白费了,不行,今日是必须得好好观察观察她,再做打算!心中这般想着,也不管身边魏公公的动作,脚步放慢,朝着朝夕宫走去!

这一走就是半个时辰,眼看着离朝夕宫越来越近,杨文秀依旧没有任何不满,虽然脸色看起来不是多么高兴,倒似乎难道性子沉稳下来!太后看在眼中,却乐在心里。她心中知晓自己侄女不愉快,但成大事者就不能只顾儿女私情,今日自己并没有多加阻拦,她这个性子,年少不知愁滋味,今个总算亲身体会到了这其中的残酷,怕也是时候该醒悟过来,正好应了自己刚刚说给她的那些话语:

“秀儿!”

杨文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对芳华已经是恨之入骨,恨不得扒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今日宇文晟也好,芳华也好,就连那皇上宇文无极从头到尾都是那般羞辱自己,皇上当着众人的面叫自己一声皇妹,宫中人人不知自己想要嫁给宇文晟,成为这太子妃,皇上今日这般,还真是为了她好,要是不提自己皇妹身份,怕是所有人都已经忘怀,如今被挖出来,也不知道扬州城内又会传出怎样的风雨来!说是做姑姑的不要脸,勾引自己的侄儿!这还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皇上将芳华跟宇文晟同提为一辈人,难道是间接的认同了她未来太子妃的地位,不,如果真是这样,她杨文秀怎么能甘心!正在思索之时,耳边传来的声音让她连忙回神:

“姑姑!”

“今日之事,你有什么想法?”问题一落,太后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朝夕宫的门,杨文秀紧跟其后:

“回姑姑的话,秀儿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

太后明白自己侄女的心思,也不戳破,变着法子询问:“那今日姑姑说的话你可明白了?”

“姑姑苦心,秀儿明白。日后秀儿定当舍弃儿女情长,一心一意为姑姑,为杨家做该做的事情!”虽然心中颇有不甘,但是今日的事情已经足够让她明白,宇文晟心中根本就没有自己。对于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杨文秀没有什么可值得仁慈,芳华,我得不到的东西,宁可毁了,也不会给你!

“好好好,不错不错,你能这么想,哀家很是欣慰!你心中的苦,哀家都明白,但是为今之计必须舍弃,古有词舍得一说,有舍就有得,成大事者定也不能太过儿女情长,你放心,皇帝是哀家的儿子,他的性格哀家最清楚不过,那个芳华,来历不明,有没有强大的母族维系,就算宇文晟再怎么疼爱她,最多也就是个侧妃的位置,你又何必跟她置气!”

“姑姑,只是在秀儿看来,侧妃的位置她也不配!”终于这最后的一句话,将杨文秀心中压抑的情感全部爆发,是恨也好,是嫉妒也好,只要她杨文秀在一天,这芳华就休想得到宇文晟!

听到杨文秀这句话,太后并没有反对,也没有批评:

“无论你是何想法,就按照你心中所想得路子去做,就够了!”

“谢姑姑教诲,文秀谨记在心!”

“魏公公。”太后突然话题一转,看着一旁得魏公公!魏公公连忙反应过来:

“回禀太后,奴才在此,不知太后有何吩咐!”

“派咱们得人盯紧芳华,务必最快找到她得弱点!”

“是,奴才这就吩咐下去!”魏公公连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他这一走,太后面露笑容,上前拉住杨文秀的手:

“你放心,姑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定会让那宇文晟亲自来我这朝夕宫,求娶你为太子妃!”

杨文秀面露苦涩笑容,低头不语!

皇宫——养心堂

宇文无极从皇后得景夕宫出来,并没有直接去御书房,而是来到了养心堂。今日没有奏折,没有朝臣,淡淡得龙涎香充斥着整个房间,说不出得舒心!宇文无极坐在软榻之上,闭目养神!张公公站在一旁,仔细伺候着!

“去把那玉肌膏送到东宫去,交给太子,他知道怎么做!”

张公公愣住,有些不可思议得看着眼前的皇上,这玉肌膏是西域送过来得物品,非常适合女子用,具有生肌敛疮、促进皮肤修复,那可是上品中得上品。如今皇上竟然将这药物赏赐给芳华姑娘,难道是真的……张公公不敢想!

见眼前人不懂,宇文无极也不恼怒,突然轻笑出声:

“杨家门生遍天下,朝中重臣皆为杨家人,后宫有太后,嫔妃之中又不知有多少人早已投奔了杨家!如今,杨家还觉得不够,试图将最小的女儿送到朕儿子得枕边,若真是这般下去,这后周迟早是杨家的天下!”

“皇上所言臣都明白,不过真是若此就应该扶持一个母家权利十分显赫的女子,为何是那芳华姑娘?”

张公公满脸的疑惑,这芳华姑娘一不是权贵,二没有强大的母家,皇上为何还要这般偏袒下去。想不通,张公公实在想不通!

这般询问,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得答案:

“去把玉肌膏拿去东宫吧!”

张公公顿了顿,终是对着宇文无极行了礼,下去做自己的事情!

人走了之后,养心堂恢复了以往得平静,宇文无极缓慢的闭上眼睛,嘴角扬起笑意,宇文晟的性子他怎会不知道,十年之前,他宇文无极逼死李氏一族,那小子只有十三岁就跟自己抗衡,绝食不说,更是暗中静心布置!十年也不知走了多少地方,一直坚持那女子没有死,大概只有爱进骨髓,才会这般不顾生死!

今日自己不过简单一试,便已经知了答案!天下间能让自己那个冷心儿子这般心心念念保护的,唯有后唐公主李倾歌罢了!真没想到,这女子福大命大竟然活了下来,不过改名换姓,似乎对宇文一族没有任何恨意!也对,那时候她什么都不懂,更不会知晓那夜天翻地覆的变化!

说来也真是讽刺,这也全是苍天对自己的惩罚吧!宇文无极脸上得笑容有些自嘲,曾几何时,他只是想夺得这皇帝之位,并不想那女子死!奈何造化弄人,她依旧选择了辜负她一生得男人,都不愿意跟自己在一起!本想将她最爱得女儿留下,却不曾想那女儿也离去!

他当初那么反对宇文晟跟李倾歌在一起,潜意识得认为那女子一定会回到他得身边,成为他得妃子,万千宠爱他宇文无极悉数送上,到那时李倾歌跟宇文晟就会变成兄妹,也只能成为兄妹!可偏偏,这两人之间却完全脱离了他心中所想!最后才酿成那般惨状,罢了罢了,如今李倾歌还活着,就当自己还债罢了!

宇文无极苦笑着,一滴泪顺着脸颊落下,他宇文无极辉煌一世,奈何到头来却辜负了两个心爱自己得女子,命运果真是可笑,哈哈,可笑至极!

皇宫——太子东宫

软轿将两人抬回之时,整个东宫上上下下都紧张无比,生怕太子殿下出了什么事情!轿子刚到,就有人拿着担架出来,三三两两将宇文晟跟芳华抬了进去,他们刚进了殿中,身后就匆匆赶来三四位太医!

要说此时得芳华脸色正常,本来就没有几板子打在自己身上,只是有点虚弱,也算是受到了几分惊讶,抬眼看着另一个担架上得宇文晟,眼圈不由得又红了起来!

宇文晟脸色苍白,身上玄黄衣服后背方向颜色变得十分深,不用看芳华也知道必是出了血,更让她可气得是,宇文晟这家伙似乎是被打傻了,一个劲趴在担架上对着自己傻笑:

“你们把太子抬进去,赶紧帮太子帮衣裤换了,在用热水洗漱,再用酒进行消毒!孙公公,快去找太医,找最好得金创药来,动作都快点,天热莫要让太子殿下得伤口感染!”

刚才还在埋怨宇文晟那般莽撞救自己,这会儿就关心起来,恐怕芳华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现在虽然人在担架之上,说话语气见全是一副东宫女主人的风范,宇文晟眼底得笑意更大!不过也是难得,东宫的所有奴才都愿意听从芳华得安排!

芳华都开口了,孙德海哪敢怠慢,急忙指挥着人快速进行,要知道太子受伤,他也是十分担心!不过说来也真是的,明知道太子是万金之躯,那些打板子得人都不知道手下留情点么,所真的太子出了什么事,谁能承担这后果:

“都给我快点,别磨磨蹭蹭,将姑娘跟太子都送进房间,太医呢,快找太医来诊治!”

孙德海也急躁起来,一时间东宫乱做一团!太医远远得跟在身后,随时待命!

所有得事情处理好之后,太医离开东宫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索性宇文晟为芳华挡去了大半板子,不然按照芳华得身板也不知道现在成什么样子!

太医再给芳华治病之时,孙德海带着玉肌膏来到东宫,跟孙德海聊了聊两人的状态,得知宇文晟因救助及时,并没有发生感染,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倒是要在床上躺上个五六日才行!芳华就更不用说了,不过几下板子也打得不轻,太医建议最好在床上躺上两日,等到愈合之后,才可走动!

听了孙德海得汇报,张公公全是放下心来,嘱咐他将东西交给太子,转身朝着养心堂方向走去,自己得赶紧回去向皇上交代,免得皇上担心!

所有人都离去之后,喧闹得东宫总算是安静下来,不过宫中得众人都不敢掉以轻心,分守在两个房间,小心翼翼伺候着两人!

东宫安静下来,皇后得景夕宫却沸腾起来,传出了喜讯!皇后在服药昏迷之后,经过周太医跟另一位太医治疗,总算是醒了过来!这醒过来不说,脸色倒是比以前红润了一丝,脉相也似乎有规律所寻!不过,皇后病久侵体已非一日,一剂药物也并不能快速解决,不过皇后今日得好转就已经足够证明一件事,那就是芳华得药方并没有错!这真是一件振奋人心得消息!

皇宫各处,有人欢喜有人忧,芳华得到来倒是让这个后宫显得更加活跃了几分,如今这各宫之人,也包括宫人哪个目光不是放在东宫之上。究其原因不为别的,还不是皇上将芳华跟宇文晟放在一起给杨文秀难堪,众人不禁猜测,莫非皇上已经同意芳华为太子妃人选,晌午过后,皇后得景夕宫更是传来消息,说皇后病初见起色!从现在皇上跟太子对芳华得宠爱程度,倘若皇后得病真的被她治好,这太子妃怕是非芳华莫属了!众人不敢想!

三日后——皇宫

整整三日,整个皇宫得人屏气凝神全都将目光聚集在两处,一处是太皇后的景夕宫,这另一处自然是太子东宫。

三日时间,芳华的身体已经基本痊愈,除了太医的药物,皇上送来的玉肌膏效果更好!伤好的同时,芳华第一时间就去看了宇文晟,三日不见,宇文晟气色好了很多,不放心的芳华亲自上前为他把脉,一切安好这才放下心来!

既然自己伤势已经没有了大碍,再加上宇文晟为救自己受伤,芳华理所应当留在他得身边进行照顾。今日午时,服侍宇文晟用完膳,将熬好得药让他饮下,孙德海就急匆匆得走了过来:

“好消息,太子爷,天大的好消息!”只见来人一脸得欣喜,芳华跟宇文晟同时抬头:

“怎么了?”

“太子爷,这件事你可要好好感谢芳华姑娘,皇后娘娘今日来身体一天天好转,如今双目清明,饮食规律有度,周太医说皇后娘娘得脉相已经接近平稳,在调养几日就可以下床走动了!”

“真的?”宇文晟脸上欣喜,连忙想要起身,被芳华连忙拦住:

“别乱动,小心伤口!”

“太子爷,是真的。你莫要着急,还是养好身体,免得皇后娘娘见了又得伤心难过!你受伤得事情,皇上下旨瞒着皇后!不然娘娘又得担心了!太子爷,今日之事,你可真的要谢谢姑娘了!”

孙德海满眼笑意看着芳华!

“芳华,我……”

“别说话!”芳华连忙伸手捂住宇文晟的嘴:

“你我二人难道还要分彼此不成,说什么感谢,真是拿我当外人!我来后周,承蒙皇上爱护,加上你庇护,救助皇后是我分内之事!更何况,她还是你的娘亲!再者,这可不是我一个人得功劳!”

芳华话一出,宇文晟脸上得笑意更甚:“竟然你说了,那就不谢!”

孙德海被面前得两人逗得忍不住大笑起来,从现在这个角度看过去,太子爷跟姑娘真是郎才女貌,十分般配!重点是太子跟姑娘之间给人得那种自然之感,就像认识多年得好友一样!

“你现在不方便,不如我去趟景夕宫看看皇后娘娘,也跟周太医聊聊,好告诉你皇后得具体情况,让你安心可好!”

芳华眼带笑意!

“好。”

见宇文晟答应,芳华起身朝着景夕宫的方向走去!一路走去,要看着景夕宫就要到了,路过花园之时,迎面走来宫女口中的话让芳华停住脚步:

“你听说没有,浣衣局那个哑巴妇人,今日在井边打水,也不怎地竟然掉到了井中,被人捞起来得时候半条命都快没了!这会儿怕是要死在浣衣局了!真是可怜。”

宫女话落,芳华手忍不住抖了抖,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