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移花接木局中局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25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姜国皇宫的御书房内,此时已经乱做一团。姜王头疼的抚额,已经无力理会面前争吵的人群!头疼不已,焱儿到现在怎么都没有回来,再不回来这局面自己都要控制不住了,这袁齐袁大公子到底是什么回事,袁老现在病重,万一出了什么事,自己怎么给先皇交代!

一阵脚步声响起,只见宫人朝着御书房奔来,面露喜色:

“皇上,皇上,太好了皇上。”

门外传来的声音,让争吵的人群都停了下来,目光朝着门外看去!姜王无奈的抬起头,这时候谁在那里吵着嚷着:

“嚷什么嚷,成何体统!”

宫人来到姜王面前,径直跪了下去:

“皇上,太子爷回来了,太子爷回来了!”

“什么,焱儿回来了!”姜王眼中满是欣喜:“在哪里,焱儿现在人在哪里?”

“皇上,太子爷朝着御书房赶来!”宫人话音刚落,一阵脚步声响起,众人望去,淳于焱一身玄黄衣衫出现在众人面前,上前几步:

“儿臣参见父王,儿臣来迟还望父王恕罪!”

“起身,快快起身。”姜王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这下好了,淳于焱回来了,事情想必有解决的办法!

淳于焱刚刚起身,身后就有人开口:

“太子殿下,你带着军师跟众人一起押送军粮,那么如今为什么是太子一人回来,请问袁公子人现在何处!”

宫中朝中人人都知晓袁齐已经牺牲,如今这位大人在御书房这般询问太子,可见心中的愤怒有多深,责怪淳于焱之意多明显!

“赵大人,袁公子已经在途中牺牲,我已将袁公子的尸首带回了汴梁,命人交到袁府!袁齐舍生为己,英雄事迹必定会百家传颂,也算是死得其所!”

“哼!”淳于焱话一出,那大人直接冷哼声,眼中的嘲讽之意浓厚,丝毫不把淳于焱的话放在眼中,别过头去:

“人说姜国太子淳于焱,能文能武,满腹学识,乃是淳于辈中最年轻的翘楚,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打仗不赢,舍弃了那么多姜国将士的性命,最后却将打下下的城拱手奉还给敌人!

如今还在姜国内,太子爷带着众多粮草,最后竟然用姜国一等爵袁大人儿子的性命,保得了平安!传言也并非如此,真是可笑,可笑至极!”

这位朝臣也太放肆了点,竟然能够这般跟淳于焱说话,身后的众人不由的抹把汗,这大人是疯了不成!

“放肆,赵糸,谁给了这么大本事,竟然敢如此口出狂言,来人把他给朕拉下去,关进大牢,好好思过!”

姜王心中本就烦躁,这赵糸是袁大人门下最得意的门生,如今能有现在的这般位置,也少不了袁大人的提拔,虽然提拔之恩没齿难忘,但是君臣有别,纵使淳于焱有万般过错,也不能就这么指出来,看来这个赵糸是活腻了,那好,朕就如他如愿!

姜王话音刚落,就有人上前准备将赵糸带下去,这赵糸似乎完全豁出去了,报着必死的心,这时候还不醒悟,继续朝着众人喊着:

“所谓太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古有东方朔为武帝谏言,再有邹忌讽齐王纳谏。忠言逆耳,敢于听取谏言者皆都成了千古名帝!今日我赵糸只是说了真话,就落得这般地步,国不兴,国不兴矣!”

最后的话说出了几分凄凉,御书房所有人脸色更加不好,生怕赵糸再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因为正为上的姜王脸色已经难看的不成样子!

“站住!你们把赵大人放下!”淳于焱一句话出,众人疑惑的看着他,太子爷这是要干什么?

“你们还不把赵大人放开,赵大人乃是我姜国贤臣,怎能这般对待!父王,姜国能遇到这么一个敢说话之人,也是姜国的福分!”

淳于焱忍不住大笑起来,满室的人不说话,只是低着头,也不跟着附和,这个时候场面如此尴尬,谁都不敢多说一句,太子爷高深莫测,万一这个节骨眼上说错了什么话,到时候自身难保!

“赵大人一心为国为民,后周之事是我过失,我淳于焱不会推辞责任!不过袁公子这件事情,赵大人打算怎么处理?”

侍卫放开了赵糸,那赵糸整理下衣衫,看着淳于焱:“大辽人那么猖狂,竟然敢跑在咱们姜国的领土上来撒野,真当我们姜国好欺负不成!这个时候就应该果断派兵攻打大辽,以振我国国威!”

淳于焱眼中的笑意更甚,赵糸的话说完,良久都没有人回复,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就这般生生将他无视在那里!赵糸脸上有些不自然!

“赵大人果真是一心为姜国,不过有件事情我想大人忘了,后周的战争中,姜国已经失去太多兵力,一次战争就是一次高额的花费,目前姜国的实力,只适合修生养息。若就算真的能够跟大辽进行抗衡,你就不怕后周这时候来个突袭,打姜国措手不及!”

淳于焱这话一出,整个御书房更加安静,就连刚才咄咄逼人的赵糸都安静下来,姜王看着这个儿子,面上的不悦消失了不少,不错不错,看来这个儿子还是有帝王之才!

见众人不语,淳于焱再次开口:“再者说,袁公子这件事情,存在了太多巧合!不得不让人疑心好好调查调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疑惑更深!姜王目光深邃,看着淳于焱:

“焱儿,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回父王的话,儿臣也只是起疑,现在还没有找到证据!押送粮草之事,几乎是没有人知道。就算知晓,也不可能一天之内就传到大辽!而且我们那夜歇息的地方,虽然离关外比较近,但大漠到达边关也是需要时间,不可能就那般巧合!还有那些突然出来的狼群,根本就是人工饲养,真正的狼群又怎能轻易被人驯服!那日事情发生太快,快到根本就没有时间追查蛛丝马迹!仔细思考,这件事发生的太过顺利,顺利到让人觉得不真实!”

又是一片鸦雀无声,御书房的人沉默,太子爷这句话是变相的怀疑,那日随行的人中出了奸细,有人跟大辽里应外合,想要攻打姜国不成!人说君心难测,这太子年纪轻轻心思已经不是他们能揣摩的出!

良久赵糸似乎发现不对,收了刚才那番模样,连忙低下头对着淳于焱行礼:

“太子爷思虑周全,是臣唐突,并没有全面考虑这件事,刚刚说话太过刻薄,还望太子爷原谅微臣刚才得过失!”

刚才还是一副视死如归此番就转变成这样,淳于焱看在心中,面上带着笑容:

“赵大人这是哪里得话,大人一心为国何罪之有。不过嘛,大人为国事忙碌,操尽心思,为了说服众人连典故都用上了,可见用了心思。念在大人这般辛苦,不如回府中多休息几日,最近姜国事多,大人就好生休养,父王,不若给赵大人一个特权,让朝中大臣不去打扰才好!”

话落,赵糸的脸色变了变,正想开口被姜王打断:

“准!赵糸为国为民,劳心劳累,精神状态不佳。传朕旨意回府休养,众人不许登门打扰,汴梁街道也太过喧哗,赵糸你可少出门,别加重了病情,免得朕忧心自责!”

“臣惶恐!”赵糸连忙跪了下去:“臣定谨遵皇上旨意,养好身体!臣告退!”

赵糸说完,起身离去。赵糸一走,众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开口请辞!吵闹多日得御书房终于安静了下来,姜王起身,挥手示意宫人,众人行礼告退,宫中得太监总管更是为皇帝父子将门关上!

“焱儿,你是发现了什么不对?”

“父王,儿臣命人去大漠搜查,的确找到了饲养狼群之人,这些狼并不是原生长大大漠得狼群,而是有一半相似。那日也的确有人在那饲养者手中买了多只,但那人是谁,买卖者也不知晓!”

淳于焱话落,姜王不由皱了皱眉头,思考着:“也就是说,唯一得线索断了!不过你今日让我将赵糸禁足,难道是怀疑他?”

“袁齐一死,就有人打着让姜国攻打大辽得注意,我们与大辽,素来没有什么交集,更是对他们一无所知,这般唐突想出得事情,定是有古怪!那赵糸更是一直坚持主张作战,不得不让儿臣怀疑!所以,今日才让人将父王将他幽禁!剩下的,只要派人去调查就行!”

“好,就按你说的办!”淳于焱能够这般思索,也算是没有辜负他得期望,暂且抛开袁齐之事,姜王喜上眉梢,伸手拍了拍他得肩膀:

“那女子找到了没?”

提起芳华,淳于焱得脸色变了变,摇了摇头:“找是找到了,不过人已经跟着后周太子去了扬州!”

“哦?那后周太子也不是什么平凡之辈,又怎能草率带一个女子回宫!看来这女子不简单!”

“父王,不管这女子简单与否,还是身后有多大来历,她都是焱儿认定得女子,不会有所改变!焱儿今生非她不娶!”

淳于焱眼中透露着无比得坚毅,这是他第一次在自己得父亲面前勇敢,他得幸福就要由自己来决定!

“罢了罢了,这件事情我也不能为难你,还是将那女子带回来再商议成亲之事吧!”姜王无奈,儿子得性子他也明白,若是强逼也没有什么好结果!若儿子跟那女子真的有缘,自己多加阻拦也只会让事情变得悲伤!

见到姜王同意,淳于焱高兴无比,对着皇帝行礼:“父王,儿臣,儿臣想去后周!”

“我会封袁齐为兵马大元帅,按照将军之礼,三日后下葬袁氏祖坟。三日后,你在离开吧!”

姜王抬脚朝着书桌旁走去,淳于焱眼中得欢喜闪现!

三日后

袁齐为救军粮,保家卫国乃是国之重臣,封为兵马大元帅,以将军之礼下葬,袁大人痛失爱子,特此封为一等公,袁氏一族有子为将,有女并入宫为嫔妃!世世代代,殊荣传承!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不管是不是安抚袁大人,袁齐离世这件事情,总算是再他灵柩入土的那一刻,全部结束!从此姜国再无袁齐此人!

大辽——国都

袁齐被为首得男子带走,马车一路向西北方向驶去,在路上行了三日终是到达了大辽的都城—金都。

进了金都,跟扬州、汴梁皆是相同,说不出得热闹,人声鼎沸,牧民们生活得十分闲适!

袁齐坐在马车之中,闭目养神丝毫不受外界得影响,为首得男子不知何时也进入马车之中,看着眼前得女子,沧桑的脸上多了几分幸福:

“齐儿,这么多年了,你总算回来了。可怜你母亲去得早,父汗没能带她回来,如今你回来也算是了了她一桩心愿!”

“你就怎知,母亲最后没有爱上那姜国男子!”

冷不防的一句话,让刚才开口说话得男子无言,面上十分尴尬,看着眼前人再次解释到:

“怎么会,你母亲得心都在父汗身上,当年那般不过也是为了保你们母子二人周全,并不是有意要抛弃你们母子二人!齐儿,父汗都是为了你们好!”

“不要说了,我能回来不过是各取所需,你只需要办到你许诺得事情就够了,至于我母亲,人死不能复生,莫要再提!”

袁齐脸上没有任何笑容,冰冷无比,凉到周围人都不敢多言!为首得男子只能止住话语,掩饰自己得尴尬,将目光转向一旁,心中也只能叹气!

马车一直行走,摇摇晃晃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车里说不出的安静,那男子再也没有开口!马车终是停了下来,车外传来声音:

“大汗,到了。烦请大汗跟公子下车!”

马车里得人不是别人,正是大辽的可汗耶律楚材,耶律楚材有五个儿女,三个儿子,两个女儿,不过年龄都在袁齐之下,最大的儿子也比袁齐小两岁!

其实袁齐本是耶律楚材得长子,当年耶律楚材为了登上皇位,跟兄弟自相残杀,为了保护当年怀有身孕的妃子,将那妃子交给了当时在大漠游历好友袁世忠手中,袁世忠带着那妃子回到了姜国,这一回就是十三年!

那妃子生下儿子不到五年,因为等不到任何耶律楚材得下落,终是郁郁寡欢而死!袁世忠战功赫赫在那妃子有生之年要娶为妻,奈何大漠女子忠烈,誓死不嫁二夫,死后被袁世忠娶进家门,进了袁家祖坟,到老未娶!袁世忠跟夫人得爱情故事也被传为佳话!

而袁世忠爱人不得,在那妃子死后也是恨透了耶律楚材,抹去了袁齐得身份不说,对外宣称他是捡来得儿子,无父无母,哪知天意弄人,耶律楚材找了十余年,还是找到了袁齐得下落!哎,果真是万般皆是命!

耶律楚材带着袁齐朝着皇宫深处走去,为了让儿子回到身边,他也是费尽可心思。早在袁齐回来之时,所有得一切都准备好了,更是一道圣旨早就将袁齐得太子之位定下,正式更名为耶律齐,入耶律一族族谱,更是进入皇室明录之中!

同样为了表示对自己妻子也就是耶律齐母亲得歉意,更是追加她为皇后,却被耶律齐拒绝,耶律楚材无奈,只好应了他得要求!

进了皇宫,耶律楚材也不打扰耶律齐,心中满是欣喜,自己的儿子能够回来,命人将耶律齐带回寝宫休息,而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舟车劳顿:

“齐儿,且让人带你回去休息,若是有什么事情我派人知会你!”

耶律齐也不做停留,跟着那宫人就朝着自己得房间走去,依旧是一身白衣,还是姜国得打扮,跟这宫中得一切显得格格不入!

走了不远就到了自己宫中,那带领自己得宫人离去,耶律齐将宫中婢女全都遣了出去,自行一人走进了内室!

顺手坐在一旁得桌子边上,也不说话,面无表情,一手敲打着桌面,声音在宽阔得房中显得十分突兀,良久只听窗子一声动静,耶律齐得面前出现一人:

“属下参见主子!”

“姜国那边处理怎么样?”

“回主子,一切大点妥当,证实主子的确是被狼群咬死,假死得尸骨也安排好了!”

耶律齐面上没有喜怒:“袁世忠大人,如何?”

他这么一问,黑衣人愣住,抬头看眼眼前人,迅速低下头:

“袁大人,病重!”

“吩咐在姜国的人,务必找最好得大夫治好他!告诉那人,等到合适时候将我得留书交给袁大人!”

“是,属下明白!”

“那女子可有消息了!”袁齐心中还是惦记着芳华得下落,当初他曾经说过,无论如何都会让那女子来到自己身边,如今依旧是那般!

“有,那女子在宜州城遇见了后周太子,被那太子带回了扬州,一直养在深宫之中!姜国太子淳于焱,昨日刚刚去了宜州城,今日匆匆离去回了汴梁,怕是已经知道了那女子得下落!”

宇文晟?这女子还真是不简单,竟然能被宇文晟带去宫中,还真是让人意外,不过一切似乎更加有趣了不是,既然如此怎么能少了他:

“派几个人去扬州,想办法混进宫中,我要掌握那女子得全部情况!”

“属下遵旨!属下告退!”那黑衣人起身,如来时般神出鬼没,消失在耶律齐面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