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恩威并施君相携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28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将手中的药方递给了孙徳海,孙公公连忙跑去前方药房,抓好药后更是命人亲自朝陈皇后的宫中送去。芳华跟宇文晟从太医局走了出来,周太医跟在他们身后,出了太医局,周太医上前来到芳华跟宇文晟面前:

“回太子爷,药已经给皇后娘娘送去,微臣也马上赶过去,再为皇后娘娘诊脉!”

宇文晟对着他点了点头,周太医离去!周太医离去之后,两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母后的事情,辛苦你了!”

“嗯?辛苦?”芳华眯着眼睛,看向宇文晟:

“何来辛苦一说,救你母后是我分内之事,而且现在皇后的病并没有完全好,你要感谢我也等皇后痊愈之后才行!”

这丫头,永远都是这么谦逊有礼,不过即然有人这么说,那他也就不客气了:“好,你都这么说了,那份心意我领了。不过该嘉奖的还是要嘉奖才对,你说想要什么奖赏!”

宇文晟的话落,芳华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做出深思的模样:“奖赏呀,那我可要好好考虑考虑了!”说完脸上故意做为难的表情,宇文晟看在眼里,笑容更甚!“我想吃扬州客栈里的四喜丸子,还想要风来客栈的糕点,要去看杂耍,还要去我没有去过的地方!”

宇文晟终是忍不住大笑起来,眼前的芳华十足的孩子气,真让人爱不释手!再次上前摸了摸她的头,眼中尽是笑意,宠溺不断:

“好,你要去等到母后病情好转,我就带你去!”

“嗯。”芳华眼中也是笑意不断,看着宇文晟也是充满了爱慕!就在两人相互对视,周围的氛围都温暖不已。

良久,一个声音传来:

“不好了,不好了,太子殿下,出事了,出大事了!”就在两人之间的氛围上升之时,远处急促的声音飘来,芳华跟宇文晟连忙转头看去,只见孙公公朝着他们跑来,两人一愣,宇文晟连忙上前一步: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孙徳海急匆匆跑到宇文晟面前,慌忙喘了几口气:

“太子,不好了。姑娘跟周太医给皇后娘娘熬的药,娘娘喝了之后不到片刻就晕倒过去,且面色痛苦,皇上很是生气,龙颜大怒,这会儿要将周太医砍了去!”

怎么会这样?芳华一脸的不解,事情怎么发展成这番样子,孙公公的话刚落,芳华的身影就消失在众人面前,宇文晟连忙追了上去。孙徳海一口气还没缓过来,再次跟了上去!

事情是这样的,话说周太医一早就去东宫找芳华的事情引起了宫中不少人的注意,接着就是宇文晟跟着芳华都去了太医局,众人更是惊讶不已,所有的目光都紧紧盯着太医局。这不太医局刚有动静,说是找到了可以医治皇后病的药方,大家目光更是寸步不移!

这宫中人多口杂,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很快就传到了宇文无极耳朵里!正为皇后的身体忧桑不已之时,突如其来的消息能不让他兴奋,再听说药物如今已经送到了皇后宫中,皇帝连忙扔下手中的政务赶了过去!

来到皇后宫中之时,陈皇后刚刚将药喝完,宇文无极满怀期待,哪知不到烧了,皇后突然昏了过去,脸色发白,宇文无极大怒!这哪里是什么救命之药,根本就是要人性命才对!看着陈皇后越加痛苦的脸,终是龙颜大怒:

“这药方是谁开的?”

一直呆在寝宫的周太医傻了眼,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般,难道是自己的方子真的有错不成,这不可能啊,这方子可是自己跟姑娘两人商议出来的,可如今看着皇后娘娘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周太医一时也不知所措!

听到龙颜大怒的声音,周太医连忙上前跪在皇帝面前:

“皇上恕罪,皇上恕罪!”

周太医的话落,殿中太后在杨文秀的掺扶之下,收到消息就连忙赶来,一进门就看到周太医的狼狈样子,还有已经气极的宇文无极:

“这是怎么了?”

气极的皇帝正准备开口治周太医死罪,听到声音抬头见太后走来,心中的怒气压制了些许:

“母后,你怎么来了?”

“哀家听说皇后出了事情,心中担心所以就从朝夕宫赶来看看。皇儿,皇后的身体现下如何了?”

这太后不提还好,这一提宇文无极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气瞬间又爆发出来,看着跪在地上的周太医:

“这药方可是你开的?”

“回皇上的话,是罪臣,是罪臣。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啊!”

“好!来人,把他给我拉下去,谋害皇后,死罪一条,拉出去,斩首!”

皇帝的一句话让周太医完全愣住,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旁的侍卫就已上前,将他朝着门外拖去!

“慢着!”一道女声传来,众人的目光全部回头望去,见芳华急匆匆的赶来!看到芳华的身影,杨文秀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眨眼间消失!

“皇上,这药方不是周太医开的,还望皇上明鉴!”

远远的就听见皇上盛怒的声音,一听周太医性命不保,芳华心中更是担忧,莽撞就冲进了屋子,跪倒在宇文无极面前!

再次见到这个女子,宇文无极心中闪过几丝异样,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子:

“你说这药方不是周太医开的,有何证据!”

“皇上若是不信,且去太医局拿药方一观,方上的字迹根本就不是周太医所写,方子是……方子是我开的!”

宇文晟进来之时,就听到芳华说了这么句话,担心不已,紧张之余喊出来:

“华儿~”

宇文晟一开口,众人目光再次转向身后,就连宇文无极都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儿子。本来杨文秀看见宇文晟身影之后心中也是喜悦不已,正准备上前问候他,哪知宇文晟的眼光都在芳华身上,顿时杨文秀心中的期望就落空了去,看着芳华的背影,手握成拳!

“皇上,那药方的确是芳华所写,与周太医无关,还望皇上饶恕了周太医!”

“停!”宇文无极话落,拉着周太医离去的侍卫就停止了动作,周太医看着芳华的身影,眼圈有些范红:

“姑娘你……”

芳华头也不回,就直直跪在皇帝面前,低头一口咬定这件事就是自己所为!

皇帝低着头,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子,莫名的熟悉感让他胸中的气消了大半:

“为什么要毒害皇后?”

“回皇上的话,芳华从未想过毒害皇后,不知皇上能否能民女上前为皇后诊脉,好确定皇后的病情到底是什么原因所致!”

宇文晟站在远处,看着自己父皇跟芳华之间的对话,心中的担忧消失不见,还好父皇目前不是恼怒的状态,芳华无忧,芳华无忧!

“好,那你就……”皇帝的话还没有说完,被面前不远处的声音打断:

“姑姑,秀儿倒是第一次见着,有人说自己不是谋害就能洗脱了罪名!秀儿无才,却也听说过口说无凭这个词,若是今日皇上让芳华姑娘去给皇后诊脉,若姑娘在动一次手脚,我们也无从知晓!不过,现在皇后病重,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姑娘都已经让娘娘凤体违和,难道不该罚么!”

众人还真是没有想到,今日这番话会从杨文秀的口中说出来,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全都落在她身上,芳华也是难得回头,看着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女子!

殿中的火药味似乎大了些,宇文无极看着这两人,若有所思!宇文晟更是紧紧盯着杨文秀,生怕她搞出什么花样!

“杨小姐说的不错,皇后现在命在旦夕,若是你们怕我芳华动什么手脚,那就恳请皇上从太医局另外派太医前来为陈皇后医治!至于杨小姐说的口说无凭芳华也明白,今日陈皇后能有这般局面,是芳华的过失!还望皇上惩罚!”

芳华的话一出,在场的人有人欢喜有人忧,杨文秀眼底的笑容扩大,继续开口:

“芳姑娘果真是胆识过人,有担当!皇上,文秀愚钝,不知道蓄意毒害皇后可是什么罪名?”

杨文秀今日直直对准芳华,似乎用尽全力打压她,众人心中都明白所为何,竟然杨文秀想要明目张胆的跟太子爷心爱的芳华姑娘去争,她们也就顺手推舟,倘若有一人赢了也算是她们的本事,倘若两人都输了,那正好,正好解决她们心中的隐患!众人默不做声,观看着这场闹剧!

就在此时,太医局的另一位太医过来,朝着皇帝、太后等人行礼之后,就朝着内室走去!诊断了片刻之后,那太医来到众人面前:

“皇上,娘娘并无什么大事,只是娘娘所用药物的其中一个药量太过,才导致如此,容微臣在加一味药给娘娘中和药性就好!”

这位太医的话落下,满室的人变了脸色,语文晟眼中的笑意扩大!

“哈哈,秀儿还真是谦虚!芳华,文秀说你蓄意谋害皇后,你有什么要说的!”

宇文无极脸上表情有点让人琢磨不透,刚才还气极这会儿听了太医的话立马就喜笑颜开,人常说君心难测,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皇上,药物之间素来有配伍之说,所谓有单行者,有相须者,有相使者,有相畏者,有相恶者,有相反者,有相杀者,凡此七情者,合和视之。七情合和,才能使药物发挥到自己最大的功效!足以见得药物之心都如此难测,更何况是人心!”

芳华话落,在场的人中,周太医听懂了,宇文父子听懂了,太后本人也听懂了,其余人都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态度!太后心中冷笑,好一个伶牙俐齿:

“皇帝,竟然芳华姑娘已经承认自己的过失,虽说此次皇后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的症状,但仍是让人十分操心!这其中也不能没有她的过失,皇上应该一视同仁才对!”

“不错,无论怎样解释,今日的确也是你的过失!朕是九五至尊,赏罚分明,自然是有功褒奖,有过必罚,绝不偏袒任何人。不过,今日母后也在场,那依母后考虑,应该怎么处置才好?”

皇上跟太后两人都是成了精的人,如今这般将皮球踢来踢去,也不知道到底是要干什么!太后见皇上将此事推给自己,不由笑着开口:

“皇上乃是一国之君,怕心中早就已经有所计较,这后宫之事哀家早就不予理会!”

“竟然母后这么说,那么儿臣就必须要找一个合适的人来处理这件事情!”宇文无极笑了笑,目光环视宫中,最后落在了杨文秀身上:

“依朕看不如这件事就交给文秀吧,文秀称母后一声姑姑,也就是朕的皇妹,晟儿也更是尊称文秀一声姑姑,芳华跟晟儿同属晚辈,今日就让文秀这个长辈拿主意,也算是给她个警示!让这丫头从此也长点心眼,这么简单的家事,文秀皇妹不会有什么异议吧!”

宇文无极的的话一出,全场倒吸口凉气,皇上真是太狠了,真是太狠了。这杨文秀长不了芳华几岁,按年龄算倒是跟芳华同是晚辈,奈何杨文秀出身实在是太高了些,如此一来倒是此芳华高了一辈,不过皇上这番话难道是承认芳华是他们宇文家之人,还是另有意图,那就不得而知了!

杨文秀只知道皇帝的话落,她的身体颤抖的差点摔倒在地,强撑着意志力,对着皇帝行礼:

“竟然皇兄这般看得起文秀,文秀也就不推辞!芳华做错事不得不罚,不过既然是家人也就不能太过残忍,不然倒有人说我欺负晚辈,不如就杖则二十大板,以儆效尤,皇上意下如何!”

那个皇兄一词,杨文秀差点将自己的舌头咬断,无法形容自己现在心中的感受,那是一种从来都没有过的耻辱,长辈一词就生生的打在她脸上,疼的却是心里!低着头看不出来她的任何表情!

“准了!来人,把芳华带下去,杖责二十大板!”

“芳华多谢皇上,多谢文秀姑娘!”芳华毕恭毕敬的行礼,起身朝着院中走去!

皇上也是移步出了皇后的内室,太后众嫔也跟在其后。杨文秀抬起头时,正对上宇文晟无比憎恨的目光,心中一晃,人已经没有了意识,更多的是不可思议,他以前就算厌倦她,何曾用这种眼神看过自己。今日为了那个女子,竟然,竟然这么仇视自己,可笑,真是可笑至极!就在宇文晟离开之后,杨文秀终是忍不住一个趔笡,幸好被一旁宫人眼尖扶住!

皇后院中,芳华就这般趴在长蹬之上,也不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一切准备就绪,皇上朝着他们点了点头,众人举起板子就朝着芳华的屁股上打去。

刺骨的疼痛传进脑中,芳华倔强的咬咬嘴唇,愣是不让自己发出一个疼字,尽管模样已经接近扭曲!宇文晟远远看着这一幕,心中疼痛不已,怎么能让芳华受到这种痛苦,终是在第三下板子落下之时,冲上去拦住了他们!

一个俯身将芳华抱在怀中,身体更是保护这芳华的屁股初,不让她受到一丝伤害。打板的众人看到这幕不由停住,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等待的疼痛并没有袭来,反倒有种压迫感传来,芳华睁开眼睛,就看到一身明黄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中,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心中焦急:

“你干什么?快回去!”

宇文晟久久不动,看着前方众人:“父皇,芳华药方之事是经过儿臣允许,更是儿臣监督的,出了差错儿臣也有责任,这剩下的板子儿臣愿意代芳华受了,还望父皇成全!”

芳华企图转身将宇文晟推走,更是要张口让皇上用人将他拉走,奈何宇文晟力气实在太大,自己怎么都挣脱不开,急的芳华都要哭出来:

“宇文晟,你走啊,你快走啊!”

宇文晟对着芳华甜甜一笑,附在她的耳边:

“尔斯吾斯,同生共死!”

“准!”宇文无极一声令下,板子再次落了下来,不过此次感觉疼痛的人不是芳华,而是宇文晟。

想必数年之后,宫中任然流传着这么一个佳话,太子跟姑娘恩爱情深,共同受罚,那日日光撒在他们身上,与世无争,仿佛世间就只剩下他们二人。倘若年华倒流,你可曾记得那日乱棍之中,他说的那句:

“尔斯吾斯,同生共死!”

杨文秀被宫人扶着走出来之时,看到这般场面,眼泪终是忍不住落下,只是一滴,也只有一滴,转瞬即逝!

姜国——皇宫

淳于焱本以为得知芳华消息自己就安心了,哪知知道真相之后更是担忧。整宿都没有睡着,第二天天刚亮就出了宜州城门,带着人原路返回进入郓城,火速朝着京师汴梁赶去!

一路上马匹飞驰,早就命人将袁齐的尸骨带了回去,朝着汴梁飞奔。路上多日来的奔波终是抵达了汴梁。也就是到了汴梁,才知道自己离开了几日城中已经变了天!

袁齐一死,袁大人卧病在床,宫中势力煽风点火,企图跟大辽发生战争,若是淳于焱再晚点回来,怕是整个汴梁真的要变天不成!

命人将袁齐的尸骨送回了袁府,淳于焱连忙进宫去面圣,有些事情必须要跟自己的父亲交代清楚,当然必须阻止这场不必要的战争发生才行!

心中这般想着,淳于焱的马匹朝着皇宫直直奔去!

关闭